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举报辽宁人大代表袁守富等涉黑涉恶
(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6月02日 转载)
    
    最近被全国扫黑办挂牌督办、严厉查处的云南孙小果及其保护伞涉黑重点案件、黑龙江“曹园”案和河北省“袁府”案等,而与这些案件如出一辙的——辽宁省海城市袁守富、苏丹、刘玉兰等涉黑涉恶分子,及其保护伞海城市副市长张政民、审计局长韩光群、派出所所长胡明伟等涉黑涉恶案件,其背后贪污腐败、滥用职权、徇私舞弊的黑幕更是惊人!这些人至今仍然逍遥法外,对上访举报人更是堂而皇之打击报复。
    

    袁守富,贯籍为辽宁省鞍山市海城市市民,文盲,黑道号称:小兰。在1983年和1984年的“严打”期间,他曾因涉黑涉恶被判刑,然而,袁守富在海城市副市长张政民、审计局长(时任财政局长)韩光群、时任派出所长胡明伟等人的包庇下,竟然堂而皇之地摇身一变,成为富甲一方的中共党员、海城市人大代表,并且他们联起手来继续涉黑涉恶至今!
    
    张政民、韩光群为了达到霸占国家永久性基本农田、侵吞国家财产、诈骗国家财政各项补贴优惠政策和银行贷款的目的,他们俩自己不敢在大庭广众下明目张胆作案,便将曾被判刑入狱的黑社会分子袁守富(黑道号称:小兰)网罗到自己的手下充当爪牙,并把袁守富推到前边当白手套和挡箭牌,而张政民和韩光群则躲在幕后当起真正的老板。为了掩盖袁守富曾经被判过刑的历史,达到霸占农田和诈骗的目的,王石镇派出所长胡明伟在暗中私自更改袁守富的户口和身份证,以漂白其曾犯罪的历史,并把其户口从海城市区迁到王石镇中沟村,从城镇市民摇身一变,成为农民,以方便霸占土地之需,由此打开了潘多拉之盒。
    
    袁守富的这两个身份证的号码分别是:原来的号码:210319580208043;改后的号码:21038119600208043X。这两个身份证同时使用至今。
    
    身份漂白后,在张、韩授意指使下,袁守富向政治渗透。变为农民身份后,袁守富不但自己补假手续成为共产党员和海城市人大代表,而且,这一黑恶势力腐败集团的另一骨干分子也被安插成为海城市政协委员。
    
    袁守富和其手下的骨干分子袁广潮(袁守富的儿子、鞍山市岫岩消防大队大队长)、苏丹(袁守富的儿媳妇、袁广潮的妻子)、刘玉兰(袁守富的前妻)、耿某(袁守富的外甥);侯野(袁守富的姘头,因诈骗被网上追逃)等人,利用漂白后的身份,为其以后的犯罪大开绿灯,开始了霸占土地并利用农民的土地进行各类疯狂诈骗活动。例如,袁守富用这两个不同的身份证,同时与两个不同的女人登记结婚等等。
    
    按照公安部的规定,海城市公安局王石镇派出所所长胡明伟徇私舞弊,给袁守富私改户口和身份证漂白其犯罪历史身份的事实,与犯罪分子同罪,应开除,并追究其刑事责任!
    
    这个涉黑团伙主要成员有:
    1、张政民:辽宁省鞍山海城市副市长(曾任王石镇党委书记、海城市财政局长)。
    2、韩光群:辽宁省鞍山海城市审计局局长(曾接任张政民为王石镇党委书记、海城市财政局长)。
    3、胡明伟:辽宁省鞍山海城市公安局王石镇派出所所长
    (张政民与韩光群的关系非同寻常,只要张政民每换一个职务,空出来的职位一定是留给韩光群来担任,从王石镇党委书记,到海城市政府办公室主任、再到海城市财政局长都是如此!他们是互相掩护、互相保护、互相利用的权力小圈子,属于人身依附的职务犯罪关系)。
    4、袁守富,黑道号称:小兰。籍贯为辽宁省鞍山市海城市市民(文盲,中共党员、海城市人大代表)。
    5、袁广潮(袁守富的儿子、鞍山市岫岩消防大队大队长);
    6、苏丹(袁守富的儿媳妇、硕士研究生);
    7、刘玉兰(袁守富的前妻);
    8、侯野(袁守富的姘头,因诈骗被网上追逃)。
    9、耿某(袁守富的外甥);
    
    以上这些人结成涉黑团伙之后,在张政民和韩光群的授意、指使、支持、协助下,袁守富、苏丹、刘玉兰就于1998年无偿霸占海城市王石镇中沟村和海城市南台镇王二官村国家永久性基本农田,总面积合计为:39.574113万平方米(约等于594亩)。
    
    它们分别是:
    1、霸占鞍山海城市王石镇中沟村两块面积分别为:32.06万平方米和6.2万平方米的国家永久性基本农田。合计为:38.26万平方米土地。并在这些土地上修盖了门牌号为:中沟102、323的源泉种鸡基地;
    2、在海城市王石镇中沟村霸占的另一大片农田和山地上,盖起了门牌号为1组310号的别墅,面积比袁守富的海城市源泉养殖有限公司所占土地还要大。
    3、霸占鞍山海城市南台镇王二官村面积为:13141.13平方米国家永久性基本农田,并盖起了源泉孵化大楼。
    
    中央有明确规定:占用30亩以上耕地,必须上报省和中央批准并备案。
    
    2007年,当张政民、韩光群、袁守富、苏丹等人得知受害人于春搏等人,开始举报他们霸占基本农田的犯罪事实后,为了将霸占的594亩国家永久性基本农田永远归为己有,慌忙在暗中利用手中的权力,指使有关部门个别领导,帮助疏通上下关系,贿赂相关人员,弄虚作假,私自变性,先拆分,将这些农田耕地化整为零,一块块儿分割,采用阴一套、阳一套的手段,将这些基本农田以“海城市扩大镇级规划用地”为幌子,采用狸猫换太子的手段,改变土地使用区域和性质,套用省里批件,一小块儿,一小块儿分批次突击补办假手续,用以避开中央土地法规的红线,妄图掩盖他们违法犯罪的实质。
    
    并将这些土地都批给了袁守富、苏丹、刘玉兰一家人用作了所谓的工业开发(实质上却用在了修盖庄园、别墅和空壳公司上)。他们这种以“先占后批”、将早已经霸占十年之久的594亩基本农田耕地,弄虚作假,私自变性,突击补办假手续据为己有的行为,已经严重践踏了“国家永久性基本农田绝对不允许改变性质用于工业开发用地”的土地法规红线。
    
    事实上,即使他们补办了这些假手续,也绝对否定和掩盖不了他们将国家永久性基本农田私自违法变性,并用于工业用地进行开发这一基本犯罪前提、事实和属性。因为:一是霸占国家永久性基本农田这个大前提和基础就是违法的,二是为违法的结果补办假手续行为本身也是违法。他们自以为是地在用貌似合法实则违法的形式妄图掩盖违法的实质。
    
    他们私自变更土地性质的部分权证号如下:
    1、霸占海城市王石镇中沟村的权证号【海城国用(2008第108号)】面积为2411平方米;
    2、权证号【海城国用(2008第110号)】国有土地使用权;
    3、权证号LB-200-0511、FB-200-0511、FB-200-0510,面积为3430,97平方米;
    4、霸占海城市南台镇王二官村的权证号分别为:FB-300-0080、FB-300-0081、FB-300-0082、FB-300-0083,面积为3560.55平方米;
    5、权证号为:【海诚国有(2006)第34号LB-300-0079】,等等。
    
    袁守富、苏丹、刘玉兰在得到这些违法办下来的国有土地使用证后,就开始了空手套白狼式的左手给右手互相担保、诈骗贷款、诈骗国库的违法犯罪行为。
    
    他们诈骗的套路是:在海城市源泉养殖有限公司已经诈骗很多贷款,再也不方便诈骗的情况下,又以空壳公司——“海城源泉养殖有限公司”作为诈骗母公司,先后以这个公司的名义以及非法获得的土地使用证作为抵押担保,以自己的左手空壳公司给自己的右手空壳公司担保的形式,分别给他自己注册的公司、其前妻刘玉兰注册的公司、和其儿媳妇苏丹注册的公司等空壳公司做抵押担保,诈骗银行贷款。
    
    他们仅在海城耿庄农商行就分别诈骗七笔贷款,共计2410万元贷款。分别为:
    (1)、袁守富本人诈骗120万元;
    (2)、刘玉兰(袁守富的前妻)诈骗330万元;
    (3)、海城市源泉养殖有限公司(袁守富自己注册的公司)计四笔分别是:300万元、350万元、420万元、350万元;
    (4)、海城市玺阜农业科技有限公司(法人代表为袁守富的儿媳妇:苏丹)540万元。
    
    而且,张、韩授意指使袁守富、苏丹、刘玉兰所有的贷款诈骗,都是以私改土地性质霸占的土地并违法弄到手的土地使用证作为抵押担保。
    
    张、韩还授意、指使袁守富及其儿媳妇苏丹和其前妻刘玉兰,将他们所有注册公司的历年账目、财务凭证、税务申报表以及向国家财政和银行申请贷款的所有报表都进行造假。而且,刘玉兰既是袁守富的前妻、又是海城市工商银行的会计,同时也是袁守富所有公司的主管会计,她凭借本人是会计的专业优势,成为袁守富、苏丹以及自己所有公司账目造假诈骗行为的总指挥。
    
    袁守富为了转移霸占的土地资产和诈骗到的巨额财产,还密谋与其妻子刘玉兰离婚,并将所有财产和资产大部分转移到刘玉兰、苏丹和袁守富其他孩子名下,妄图逃避司法机关的查处和严惩。
    
    在霸占这些农田后,袁守富、苏丹、刘玉兰及其保护伞张政民、韩光群等人,就开始用这些农民赖以活命的土地进行各种疯狂诈骗活动,并且还疯狂迫害当地的村民。
    
    由于袁守富及其保护伞们疯狂霸占国家永久性基本农田,造成大批农民无地可种。袁守富就曾放出“豪言”:“我多狠,让这些村里的农民都没有地种!”在当地引起了极大的民愤!被逼无奈的大批农民只好到辽宁省和北京上访,则被张政民和韩光群等直接负责截堵、威胁、恐吓、打击。
    
    对于张政民、韩光群指使袁守富、苏丹霸占耕地之事,当地的老百姓从一开始就到北京、辽宁省和当地政府进行告状,但告不动,都被张政民和韩光群打压下去,受到张政民、韩光群的打击,有的当年坚持上告的农民都含屈而死。
    
    非但如此,张、韩还授意、指使袁守富内外联手勾结,同样用霸占的土地作担保,以:“海城源泉养殖有限公司”扩大再生产和流动资金的名义,用两个非法获得的土地使用证作为抵押,把诈骗的罪恶黑手伸向了国库和国家各类财政贴息、无息贷款等,其中仅一次就诈骗科三贷款190万元。科三贷款,即科学三项(新材料、新技术、新产品)贷款。而袁守富的海城市源泉养殖有限公司早在2002年就已经停业空置。不只是种鸡场和孵化基地连一只鸡都不养,从没生产,更与科学三项毫不沾边。张、韩却指使袁守富做假账,在2010年海城市规划委员会第二十九次会议上里应外合,诈骗科三贷款190万元的钱私分了。
    
    这仅仅是被举报人发现的其中之一笔,袁守富对办案的警察说:自己记不住是哪笔了。他拿出来的收据也不是这190万元的,对不上号,办案的警察看到这种情况,认为案子办不下去了,上边领导也指示这名办案警察停止办理这个案子。所以尚待侦察的诈骗国家财政无息和贴息贷款还有很多笔,被掩盖的事实真相将十分惊人。
    
    同时,张、韩授意、指使黑社会分子袁守富擅自改变林地用途,有组织地偷采矿石,大肆破坏生态环境。他们没有任何国家审批开采手续,肆无忌惮、明目张胆地指挥手下疯狂开采中沟村属山地矿石。在警察立案调查时,竟然欺骗说是挖鱼塘,并补办了挖鱼塘的假手续。
    张、韩还授意指使,涉黑分子袁守富用非法手段霸占海城市“公、铁、水”运输,强占广州到西柳的货运线等等。
    
    最后,广大受害人希望中央巡视督察组对海城市的涉黑涉恶腐败分子一查到底,还受害人一片蓝天!
    
    来源:民生观察
    
    `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62070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举报河南洛阳台商陈胜忠夫妇诈骗张泓等46位台湾摊贩
·陕西访民因集体举报省纪监委书记王兴宁而遭上门威胁
·陕西省88名访民实名举报省纪监委书记王兴宁充当贪官黑保护伞
·詹志华:举报借贷宝涉嫌套路贷合同诈骗
·举报在睡梦中实现“中国梦”的单县信访局长
·举报泰州泰兴滨江村官刘某工作日带头饮酒 (图)
·举报单县审计局原副局长孟庆亭违规经商巨额财产来历不明行为
·浙江诸暨报复举报人
·实名举报山东省科学院李海舰王英龙刘孟德严重贪腐
·徐崇阳举报武汉法院销毁原始卷宗档案、行贿受贿
·徐崇阳:举报陈晶律师伙同法官弄虚作假
·实名举报湖北省随县高城镇前进村书记刘某涉嫌渎职和违纪行为
·举报山东省科学院党委书记王英龙巨额贪污腐败违法乱纪
·举报湘潭市检察院廖维微检察官严重违法事实
·举报朔州市山阴县河头村“村霸”赵有安 (图)
·举报湘潭市经信委工会副主席以教科书级骗局 (图)
·对湖南郴州桂阳公安局长期充当李小华黑恶势力团伙保护伞的举报
·法院院长公然违法抗法,中纪委监察委接举报无动于衷
·致中央监察委主任杨晓渡先生举报信
·举报深圳中院故意刁难国家赔偿请求人
·被儿子前女友举报贪腐扬州贪官黄道龙获刑10年半  (图)
·文革再现?遭学生举报教授被贬 (图)
·民警吴永强因举报贪官遭打压
·深圳加强打击「三非」外国人举报一人奖励500元人民币 (图)
·汇丰举报违禁 孟晚舟庭讯前疑与汇丰切割 (图)
·落马官员拼命举报他人获减刑 结果被发现有漏罪 (图)
·43亿元只挖了一个大坑 村民举报郑州中原区政府违建 (图)
·43亿元只挖了一个大坑,村民举报郑州中原区政府违建
·落马官员拼命举报他人重大立功获减刑 (图)
·黑洞相版权争议视觉中国网站将设「举报键」 下架敏感有害内容 (图)
·收贿赂不办事 吉林公安厅前干部被举报
·吉林公安厅一女干部获刑:2次收钱办事没办成被举报
·网易首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 > 正文 妹妹实名举报亲哥贪腐:带情妇回家 殴打9旬老父 (图)
·孙政才前大秘遭妻举报拥60情人首现身回应否认指控 (图)
·多位陕西访民因集体举报王兴宁而遭上门威胁
·黄新被妻子举报有60情人 花巨资嫖娼 (图)
·南通崇川区数个行政机关合谋挪用公款,三位居民向江苏省巡视组实名举报
·华融高管被妻子实名举报涉贪受贿:拥60多名情人 (图)
·华融高管被妻举报:60多情人 巨资嫖娼 (图)
·华融公司高管黄新被妻子实名举报:有60多名情人
·昔日红卫兵忏悔:举报母亲反革命致其被枪决 (图)
·原海军副司令王守业贪污上亿 遭情妇举报案发
·原山西省人大代表刘月发实名举报贺欣的事实真相
·广州赏万元奖金举报「非法活动」 牧师:文革时才出现 (图)
·王林清法官实名举报最高法院院长周强的公开信 (图)
·葫芦:崔永元举报上海警察 张艺谋影片触及文革退展
·张鸣:如果听任举报横行,大学里将没有一个完整的课堂 (图)
·北美《世界日报》总编谈中期选举报导
·纸上建筑: 举报被拘留,通奸无下文?
·公刘:谈谈爆料和实名举报
·查建国:举报、谴责周子瑜者卖国也(与环球时报争鸣之284)
·廖昌永:对我的举报严重失实 聘请了律师
·朱永杰:匿名举报者被收监乃法治之耻
·被举报的领导干部,请慎用“诽谤”二字
·黎则奋:实名举报港共反习反党集团
·“检察官自我举报”属于泄密?
·苏星河:该死的微博:从删帖封号到主动举报 (图)
·张鸣:令人不寒而栗的群众举报 (图)
·木然:举报的群众是什么群众? (图)
·黄伟国:反占中举报罢课是恐怖热线? (图)
·从阿里举报IT时代周刊看媒体公信力
·赵缶:苏荣落马是因为下属举报所致吗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