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孙云月:苏州昆山被强拆的血泪举报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2月25日 来稿)
     我叫孙云月,住江苏省苏州昆山市。1980年参加工作,1994年调到客运公司(公共交通有限公司)。1994年我离婚后,单位分了一套房子给我,玉山镇朝阳西村3号楼203室,我带着女儿在此生活。在2000年我把这套房子买了下来,有了《土地证》、有了《房产证》,其中在《土地证》上写着“终止日期:2070年3月”。(我想我的这套房子应当受宪法保护了)。
    
     2003年后开始老城区改造,江苏省中创置业公司负责我们这片地区的拆迁、开发。因为我是单身女人,又带着一个女儿,无依无靠;动迁办副主任蔡风标对我说:“你不能和邻里一样安置”(邻里都是原地安置)。就因为我是单身女人就要受到这样的欺负吗?我感到很不理解,我坚决要求得到同邻里一样的安置(在原地安置)。

    
    我认为我的要求很正当、合理,仅仅是按动迁合法要求原地90平方米。
    
    为此,我找到了动迁办主任(正主任)张晓明,他也是说:“你不能和邻里一样安置”,并说:“人民路上一个疯子,以后就两个了”,来威胁我,也就是说,就是我为拆迁的事情急疯了,也不会给我公正的安置,不会像邻里那样地来安置我。
    
    果不其然,在2010年1月5日,昆山市建设局在我家大院门口外的公告栏里贴了一个布告,说要在1月12日强拆我的房子。我认为这很可笑,如果开发商(包括拆迁办、建设局)真要强拆我的房子,应当到法院起诉我呀,最后由法院贴出布告,来强拆我家房子呀,这才合法呀。
    
    我没有把这布告当回事,我坚持要求像邻里那样的来安置我。为此,那几天,我多次找到动迁办主任、副主任、其他工作人员,以及建设(副)局长张建元,可是他们都不接待我。
    
    2010年1月11日晚上6点,他们打电话给我,让我到动迁办张主任办公室。我去了,他们与我谈到(12日)凌晨2点。当我回到家时,我发现我的房子已经被强拆了(半夜强拆捣毁了),我无法在此居住了,家里所有东西都没有了,也不知道都被他们拉到那里去了(至今也不知道去向)。
    
    在没有给我安置任何一处居所的情况下,我的家被强拆了,我没有家了。从我那一天开始,我一个单身女人带着一个女孩子,开始了无家可归的生活,我们曾露宿街头,我们曾寄人篱下,这些年来我经历了很多常人难以想象的痛苦。
    
    我仅仅要求和邻里一样的安置,怎么就不可以呢,就因为我是单身女人,就欺负我吗。为此我开始了上访生活,我到过苏州(市)的有关部门,到过江苏省的有关部门,还到过北京的有关部门。
    
    可是这些年来,我的问题一直没有得到解决,房子不安置我,我家的东西也不还给我。我绝望了,难道我的问题就得不到解决了,难道就没有说理的地方了。
    
    在此,我想对有关领导问一句:你们如何能让我这个单身女人别再过这种无家可归、颠沛流离的生活了?
    
    孙云月 2016年2月25日(户籍所在地(原住址):江苏省苏州昆山市玉山镇朝阳西村3号203室。电话:18301598606)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18174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江苏苏州昆山访民孙云月血泪申诉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总统套房犹如监牢
  • 美国人不知道染发致癌吗
  • 实验学校测试亡国奴受毒的极限
  • 我们这一茬人的道德标准是什么?毕汝谐(作家纽约)
  • 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的人不是人类
  • 反川普就是去毛化
  • 波音公司研发自动飞行的新技术
  • 中德联手就能击败美日同盟
  • 致敬开启中国违宪审查首案的滕彪、许志永和俞江博士
  • 国王是无需选举的
  • 马恩列斯四大狗头到底姓“中”还是姓“西”
  • 别了,独评
  • 别了,独评
  • 苦难三部曲之二《兽影》(长篇小说节选8)
  • 中华民国为何弱智
  • 人性是欺善怕恶、欺软怕硬的毕汝谐(作家纽约)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共产党中国人缺乏基本常识
  • 滕彪形形色色的黑监狱
  • 李芳敏1440002願他從聖所幫助你,從錫安扶持你。
  • 台湾小小妮113
  • 吴倩你们亲爱的耶稣:最后,犹太人将得到显示,看见“我父的盟约
  • 毕汝谐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十三至二十四毕汝谐(作家纽约)
  • 王者博客滥用“辩诉交易”空子背后的“神逻辑”
  • 晨雷病入膏肓郭瘟鬼无药可医不自知
  • 伊阁谈谈蚂蚁帮的“精忠报郭”
  • 钱家后院期望无限美好奈何世道无常
  • 阿钟观“蚁窝月考”有感
  • 甲子如心向深渊,必被深渊所噬
  • 宗教信仰请远离演技派嫌犯
  • 平宽译室舊書新讀:今天的美國和中國(28)
  • 曾节明为什么有的同学群比南极还冷?
  • 徐永海被批捕的维权人杨秋雨需要大家的关心
  • 给政治立宪第七章印度经济特区的发展历史及其启示
    论坛最新文章:
  • 美国芯片制造商不愿被纳入中美贸易采购协议
  • 荷兰枪击:警方找到一封信更向恐袭线索靠近
  • 中国结婚率创新低 越发达地区越低
  • 巴黎:世界生活最昂贵的三大城市之一
  • 日本防卫相表明将运用远程空对舰导弹
  • 德国拟以中间道路应对华为设备的安全风险
  • 加拿大棘手的芬太尼危机
  • 特朗普与巴西“热带特朗普”博索纳罗在白宫会晤
  • 法国半导体创新材料公司Soitec卯足劲拓展中国5G市场
  • 德国今起5G频道竞标 华为设备未被排除
  • 习近平与方济各的关系空前密切
  • 社会风潮不断 法国香槟销售猛降
  • 黄背心暴力重创法国经济
  • 习近平到访欧洲 欧盟峰会呼吁贸易公平对待
  • 港媒调侃今年两会上演“死虎当活虎打”戏码
  • 马化腾香港豪宅升值快年租值逾千万李泽楷马云亦不示弱
  • 中国接受人权报告但拒62条建议 民主派斥“狡猾离谱”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