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不平则鸣]
   

无锡市维权人士杨国英状告“两府”在南京悄悄开庭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1月19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2016年1月14日,无锡市锡山区锡北镇45岁的杨国英,起诉无锡市人民政府与江苏省人民政府的庭审,在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第二十七法庭静悄悄地开了庭。
    
    这场“民告官”的庭审没有众多的围观者,杨国英的两位好友参与了庭审法院没有阻拦。
    
    无锡市人民政府委派的一位工作人员,与江苏省人民政府委派的两位工作人员参与了庭审。
    
    案由:
    2006年,无锡市金锡房屋拆迁有限公司在没有合法手续、没有与业主谈妥签订协议的情况下便实施拆辧,遭到业主杨国英的拒绝。
    
    在2007年1月1日趁家中无之际把58号合法房屋偷拆,从此杨国英走上了漫长而又艰辛的维权之路。
    
    杨国英走正常信访渠道官方给了信访终结;走司法途径民事起诉《确认合同无效》一案,受到无锡市锡山区人民法院设的圈套。立案庭非要在立案之前写诉讼的标的,否则不予立案。
    
    杨国英认为她起诉的是合同无效,没有要求赔偿的数据,不是经济赔偿,所以不存在标的额。之后杨国英在6月20日向上级人民法院投诉之后,在6月28曰打电话催交诉讼费134元。
    
    2015年6月2日,杨国英向江苏省无锡市人民政府(以下简称市政府)申请《锡锡土资出[2006]313号文转为国有土地的时间。
    
    市政府收到申请人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书,置之不理,属于未履行法定职责,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二十四条之规定。
    
    2015年7月6日杨国英向江苏省人民政府提起行政复议申请书,7月9日省政府收到杨国英的行政复议申请,7月17日省政府正式受理。
    
    杨国英提出行政复议期间,7月14曰市政府作出答复,答复内容已经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二十一条第四项规定。
    
    2015年8月13日杨国英向省政府行政复议机构,査阅被申请人提交的书面答复和作出具体行政行为的证据、依据,遭到省政府行政复议机构的拒绝。
    
    市行政不作为、程序违法,显然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二十三条第二款规定。
    
    2015年9月6日省政府作出《决定延期答复书》[2015]苏行复第203号,9月30日省政府作出《江苏省人民政府驳回行政复议申请决定书》[2015]苏行复第203号申请决定书。
    
    10月12日向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起诉状》。
    
    2015年10月21日收到法院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案件通知书》[2015]宁行初字第00315号通知书;11月9日收到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传票》通知书,案号(2015)字行初字第315号;案由《政府信息公开》一案,2016年01月14日14:30第二十七法庭,开庭审理。
    
    诉江苏省无锡市人民政府和江苏省人民政府《信息公开违法》一案。
    
    本案的争议焦点:
    1、江苏省无锡市人民政府的答复是否合法?
    2、江苏省人民政府行政复议申请决定书是否合法?
    
    庭审中针对两个焦点展开调查,市政府称2015年7月13日才收到杨国英通过信件提交的信息公开申请,并且7月14日作出答复。(答复内容:您申请的信息属于咨询性问题,建议您咨询锡山区国土局)。
    
    杨国英当庭提供市政府签收曰期的原始证据,并且要求合议庭调查取证;对市政府的答复,程序违法并且已经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二十四第二款;第二十一条第四项之规定。
    
    省政府称2015年7月10收到杨国英行政复议申请书,7月17曰作出[2015]苏行复第203号受理通知单并向杨国英邮寄送达,并且载明:在行政复议过程中:第1条申请人有权查阅被申请人提出的书面答复,作出具体行政行为的证据、依据。
    
    杨国英当庭提供2015年8月13日南京的车票,证明去省政府行政复议处查阅,并且当庭申请调取13日在复议处的监控视频。省政府程序违法、行政不作为,违反了《行政复议法》第二十三条第二款之规定。
    
    杨国英请求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市政府公开的信息违法,一定期限内重新作出信息公开;对省政府复议申请决定书违反,依法予以撤销,并责会其重新作出行政复议决定。
    
    最后审判长宣布:今天的庭审结束,合议庭将在庭后进行合议,择曰作出宣判。(本院听取双方的意见,双方都同意网上公布。双方看一下笔录,无误签字。休庭!)
    
    杨国英维权经历:
    
    “我叫杨国英,女,1970年5月出生,江苏省无锡市锡山区锡北镇斗山花苑198号601室(该小区为农民拆迁安置房,至今无产权证,属于小产权房)。现已离异,无固定居所。
    
    拆迁之前我家原有两套均有房屋产权证,一套在锡山区八士大通渔业村69号;另一套在八士万安渔业村58号(离婚后由法院调解归杨国英所有)。”
    
    2006年3月对万安渔业村58号一套房屋进行拆迁,由于之前69号安置的房屋有质量问题,多次向小区物业、村委、拆迁办、开发区、建设局等部门反映时,其前夫在单位上班经常遭各部门骚扰和威胁,“下班回来时一不顺他意就大发脾气,摔东西、打儿子、骂我、打我······导致夫妻感情破裂而离婚”杨国英说,离婚时58号房屋经法院调解归杨国英所有。
    
    拆迁时,杨国英强烈要求拆迁单位提供拆迁许可证,他们不但不提供,反而在未予达成仼何安置补偿协议;也未双方协商共同委托评估公司评估(违反法定程序,单方面擅自委托与他们有利益关系的评估机构评估)。
    
    2007年1月1日上午,趁杨国英家中无人之际,拆迁人员将房门撬开,把家中的私有财产和贵重物品及金钱洗劫一空之后,他们将杨国英的合法房屋进行野蛮偷拆。
    
    “早上出门时一个完整的家,等到下午回家变成一片废墟”。杨国英当时就气晕倒地。
    
    等清醒后,她感到非常不解与绝望,为什么在法治和物权法的社会,竟然会发生这种令人发指、无法理解的事情?!
    
    她无奈之下向当地锡山区东亭竹辉派出所报警,接电话民警对她说:“政府行为,我们管不了”。说完把电话挂了,打过去再也不接电话。
    
    为此,杨国英便开始依法维权,她说“在这其间我多次遭到他们(政府维稳人员)的谩骂、污辱······”在极度伤心和绝望中,并于2007年1月12日,在拆迁办遭到工作人员陆萧萧污辱,陆萧萧曾一本正经说“杨国英,你的房子是我们拆的,你敢怎么样?有本事到联合国去告我们,在中国可以我们说了算”。
    
    “当时我说是不是共产党有权就任性,可以逼死老百姓吗?”杨国英说。
    
    陆萧萧说:“你可以去死啊,没人拦你”。
    
    杨国英说:“怎么死”?
    
    陆萧萧说:“你可以跳楼”。
    
    话音刚落,杨国英感到眼前一片漆黑,绝望地拆迁办的二楼办公室跳了下去,顿时休克。
    
    后经无锡市第三人民抢救,诊断为腰椎压缩性骨折和胸肋骨折,至今需长期服药医治。
    
    “为了我家合法房屋被无故偷拆和身心伤残的事情,我多次找过村委书记万志新、开发区、区领导的相关人员要求解决给个说法,可是没人理睬,天理何在?”杨国英绝望地说。
    
    2007年5月,在身心伤残和绝望中杨国英走上了艰辛的维权上访之路。“记得2007年8月份在国家信访局去递交信访材料时,遭到无锡驻京办的工作人员张振志等人拦截下来,张振志电话15201345645,将我强行绑架到无锡关押在锡山区党校,还有锡山区体育宾馆等黑监狱。途中先抢手机和身份证,非法搜身、信访材料。
    
    以法制学习班为名关押在房间,与家人失去联系,限制自由写保证书和承诺书今后不准上访。”杨国英回忆说。2013年7月3日,杨国英在北京府右街寄信时遭到警察盘问。“他们让我上一辆在等候的大巴,我上来后看到不间断的有人上来,大概等了二十分钟过后人满了就拉到府右街派出所访民集中营大棚里,交完身份证后再由大巴拉到马家楼救济中心。
    
    进了江苏厅大约是下午四点多,大概到了晚上十点钟,就由几个带北方口音的男子冒充江苏省人民政府的工作人员,说来接回无锡解决事情,我不理他们,到了深夜十一点半来了一群十几个不明身份(有身上纹身的,有头发漂染的),就把我从江苏厅抬头抬脚绑架上一辆车牌为京E64774面包车上,手机被抢强制押回无锡。在4日下午三点半左右到了无锡,我被关在臭名昭著的黑监狱基地——新区坊前新芳园宾馆103室。一开始由锡北镇信访局主仼孙中元(电话:13338777819),他与押送人接应,我看见孙中元付了面值一百元一沓人民币给绑架我回来的黑社会人员。
    
    过了大概半个小时,孙中元同锡山区信访局工作人员小张(小张是驻京工作人员张振志儿子,名字叫啥不清楚,大家皆知张振志儿子),在无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将我关在黑监狱内法制学习班,便给我宣读《信访条例》。
    
    他们限制我的自由,不我离开座位,大小便都有人看管。”杨国英叙述说。到了7号下午两点来了自称警察的便衣,让杨国英在传唤证上签字、按手印,然后强行让她二十四小时坐在审讯凳上。
    
    “坐的时间久了,陈旧性骨折复发,腰部开始剧烈疼痛,他们开始嚷嚷、谩骂,我开始呕吐,手脚不停地擅抖,下身开始在下坠,大小便敝得胀痛难忍。我不知招供什么,他们偷拆了我家的房子,逼得无家可归,才走了上访的维权之路。
    
    他们威胁我,并且在高温下戴全封闭的头盔,喷生姜水、涂辣椒,叫我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期间发烧不给药吃、睡觉。没有合法手续,没有审讯监控,对我进行酷刑、刑讯逼供。
    
    窗帘帷幕始终是拉着的,也不知道白天黑夜,满屋弥漫着呛人的香烟味,每天吃一个馒头地苟延残喘维持生命。到22号下午我被戴上黑头套去一个派出所信息釆集,举着自己的名字,拍正面和侧面照,然后釆血样、量身高体重、留下笔迹、扫描双手手印、脚印、步伐等继续押回坊前新芳园宾馆也黑监狱。
    
    直到26号下午四点半送我去东亭派出所将近五点钟,等了半个小时换了一个警察直接送到无锡市拘留所对我行政拘留五天,之前我没有拿到任何法律文书!对此我已向锡山区法院所诉讼和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诉讼和上诉。区法院和中级人民法院都是枉法判决。”
    
    对于无锡当局的迫害,杨国英有着惊人的记忆力,每一个时间段与细节现在回忆起来她都记得清清楚楚,或许这种迫害对于她来说是刻骨铭心的。
    
    2013年7月31日走出无锡拘留所后,在10月15日针对58号房屋问题,杨国英向无锡市国土资源局要求政府信息公开。
    
    “我对他们作出的答复不服,便向江苏省国土资源厅行政复议。在2014年2月13日作出的行政复议决定书,从中调取到一份无任何委托手续的拆迁合同书,(由殷静妹签字,杨国英前夫殷庆伟的姐姐)。2015年2月17日(小年夜)上午杨国英去北京府右街邮局寄信,遭到警察搜包看到举报材料。
    
    “他们让我排队上大巴车拉到府右街派出所访民集中营后,再由大巴拉进马家楼救济中心下午二点进入江苏厅。等到晚上十点多,一名警察号为063231带着一群(五六十个)不明身份的小年轻黑压压的一片,警号063231指挥把凡是江苏厅的无锡访民全部强行拉走,无锡九位访民被绑架到一辆车牌京AH6634面包车里限制了人身自由,手续被抢后途中不让吃东西和讲话,谁讲话就被挨打。
    
    18曰(大年夜)下午三点,进了当地无锡市锡山区八士派出所,被传唤时长达二十三个小时。
    
    19曰(年初一)下午三点钟送到无锡拘留所行政处罚拘留十曰。为此,我对无锡市锡山区八士派出所行政处罚决定不服,便向无锡市政府行政复议后,向无锡市锡山区锡山法院提起诉讼,对一审枉法判决不服,又向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受理后在12月31曰下午询问开庭。
    
    最不理解的是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有限制旁听人员的‘特权’,每次开庭只限五张旁听证,是心虚还是······?
    
    我的房屋在无任何拆迁手续偷拆已有八年之久无人问津。我去北京举报、寄信却遭报复,办案人员黑白颠倒,行事责任人不去追究,而反来惩罚受害人,中国的法治在哪里?”杨国英无奈的说。
    
    2015年4月14曰,杨国英在中国司法部门状告无门走头无路,便到联合国开发署寻求帮助。“警察帮我登记后就把我到了北京亚运村派出所,没有传唤就把我关在铁笼子里。
    
    后来有一民警喊:‘杨国英去做材料’。我就把偷拆迁房屋的事实经过叙说了一遍。然后他们又将我关到了铁笼子里,过了半个小时又叫我的名字跟他上了警车,送到北京朝阳拘留所对我进行体检之后,在行政处罚决定书上签名,并且写上《此决定书我已收到,服从不申诉》对我进行五日行政拘留。”杨国英说。
    
    2015年6月,杨国英向无锡市锡山区法院提起诉讼。在立案之前,法院曾多次刁难不予立案。
    
    理由1、一份无委托手续的拆迁合同签订是在2003年1月份签订,超过起诉期限;2、撤销拆迁合同首先要写标的额收费。
    
    “之后我多次向上级法院举报和投诉后,法院才同意立案受理后通知我交诉讼费134元。到9月21日通知开庭,被告方律师有事请假。
    
    在10月16日法院寄来一张民事裁定书(2015)锡法民初字第00628号,文中本案不宜适用简易程序继续审理,即转为普通程序申理。
    
    又延期到11月3曰下开庭,被告方认可无相关拆迁手续,可是他们违法拆迁是事实。
    
    12月17日又收到法院的传票,本月21号上午在锡山法院质证内容是提供证言。证言就是未经仼何人委托签订合同殷静妹的丈夫沈纪林,其沈纪林在2006年拆迁时仼双桥村委主仼兼渔业村拆迁工作,沈纪林当时为了达到自己利益,在没有任何相关拆迁批文的情况下,叫老婆殷静妹签订了一份无法律效力的拆迁合同来掩盖非法征地、违法拆迁的事实真相。
    
    将近10年的抗争,8年的上访维权经历,杨国英对她每走一步司法程序所经历的艰难险阻充满了困惑、无奈与愤怒。表面柔弱、却倔强而又坚韧的性格,也决定了她要将这场旷日持久的官司进行到底。

    

    

    
    无锡市维权人士杨国英状告“两府”在南京悄悄开庭
    
    无锡市维权人士杨国英状告“两府”在南京悄悄开庭
    
    无锡市维权人士杨国英状告“两府”在南京悄悄开庭
    
    无锡市维权人士杨国英状告“两府”在南京悄悄开庭
    
    无锡市维权人士杨国英状告“两府”在南京悄悄开庭
    
    无锡市维权人士杨国英状告“两府”在南京悄悄开庭
    
    无锡市维权人士杨国英状告“两府”在南京悄悄开庭
    
    无锡市维权人士杨国英状告“两府”在南京悄悄开庭
    
    无锡市维权人士杨国英状告“两府”在南京悄悄开庭
    
    无锡市维权人士杨国英状告“两府”在南京悄悄开庭
    
    无锡市维权人士杨国英状告“两府”在南京悄悄开庭
    
    无锡市维权人士杨国英状告“两府”在南京悄悄开庭
    
    无锡市维权人士杨国英状告“两府”在南京悄悄开庭
    
    无锡市维权人士杨国英状告“两府”在南京悄悄开庭
    
    无锡市维权人士杨国英状告“两府”在南京悄悄开庭
    
    无锡市维权人士杨国英状告“两府”在南京悄悄开庭
    
    无锡市维权人士杨国英状告“两府”在南京悄悄开庭
    
    无锡市维权人士杨国英状告“两府”在南京悄悄开庭
    
    无锡市维权人士杨国英状告“两府”在南京悄悄开庭

    

    

    
    
    无锡市维权人士杨国英状告“两府”在南京悄悄开庭
    
    无锡市维权人士杨国英状告“两府”在南京悄悄开庭
    
    无锡市维权人士杨国英状告“两府”在南京悄悄开庭
    
    无锡市维权人士杨国英状告“两府”在南京悄悄开庭
    
    无锡市维权人士杨国英状告“两府”在南京悄悄开庭
    
    无锡市维权人士杨国英状告“两府”在南京悄悄开庭
    
    无锡市维权人士杨国英状告“两府”在南京悄悄开庭
    
    无锡市维权人士杨国英状告“两府”在南京悄悄开庭
    
    无锡市维权人士杨国英状告“两府”在南京悄悄开庭
    
    无锡市维权人士杨国英状告“两府”在南京悄悄开庭

    
    
    无锡市维权人士杨国英状告“两府”在南京悄悄开庭
    
    无锡市维权人士杨国英状告“两府”在南京悄悄开庭
    
    无锡市维权人士杨国英状告“两府”在南京悄悄开庭
    
    无锡市维权人士杨国英状告“两府”在南京悄悄开庭
    
    无锡市维权人士杨国英状告“两府”在南京悄悄开庭
    
    无锡市维权人士杨国英状告“两府”在南京悄悄开庭
    
    无锡市维权人士杨国英状告“两府”在南京悄悄开庭
    
    无锡市维权人士杨国英状告“两府”在南京悄悄开庭
    
    无锡市维权人士杨国英状告“两府”在南京悄悄开庭
    
    无锡市维权人士杨国英状告“两府”在南京悄悄开庭
    
    无锡市维权人士杨国英状告“两府”在南京悄悄开庭
    
    无锡市维权人士杨国英状告“两府”在南京悄悄开庭
    
    无锡市维权人士杨国英状告“两府”在南京悄悄开庭
    
    无锡市维权人士杨国英状告“两府”在南京悄悄开庭
    
    无锡市维权人士杨国英状告“两府”在南京悄悄开庭
    
    无锡市维权人士杨国英状告“两府”在南京悄悄开庭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27001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无锡访民汪荷娣被公安强制关押精神病医院18天
·无锡访民何凤珠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九天
·无锡访民陆秀凤举报警察邓劲松寻衅滋事耍流氓
·无锡访民到无锡东降派出所要说法/王振华
·无锡访民市府前抗议非法拘禁时再被抓捕 /视频
·无锡访民天安门放鞭炮鸣冤 上海访民中南海撒传单
·无锡访民殷国琴在火车上遭苏州截访人员暴打 (图)
·苏州截访民警恣意妄为列车上殴打无锡访民 (图)
·维权人士罗茜被强制带离北京 无锡访民皆被上岗 (图)
·无锡访民营救黑监狱反遭刑讯判刑
·沈爱斌遭不明身份人员群殴受伤 无锡访民声援 (图)
·无锡访民孙静中南海上访遭截后 被拘留十天 (图)
·无锡访民孙静被截芳回来绑架上车的过程(视频)
·无锡访民“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前寻“中国梦”
·无锡访民许海凤一家在联合国驻华办门前被抓
·无锡访民许海凤祖孙四代五口北京西单商场立交桥撒传单被抓(10图) (图)
·无锡访民许海凤一家因上访被限制自由近三个月有余
·无锡访民丁红芬等人才被解救后又失踪/视频 (图)
·无锡访民劫黑监狱成功后遭公安及黑社会绑架下落不明
·紧急关注-刚刚解救被关黑监狱的无锡访民吴国新的领头人丁红芬被绑架
·国际人权日无锡访民无人权
·无锡访民丁红芬获释后寻找失踪的丈夫
·无锡访民陆凤娟北京上访被关“学习班”恐遭劳教
·江苏无锡访民袁天放等被关押
·无锡访民邹建华获释,吴世明继续在北京上访
·无锡访民袁天放对施酷公安的新年寄语
论坛最新文章:
  • 中国捍卫其在新疆的镇压政策
  • 美国媒体为什么步步起底神秘华裔女子辛迪.杨?
  • 新西兰清真寺屠杀惨案直播影片难根除 脸书挨批
  • 德国外长警告人们不能天真应对中国
  • 吞并克里米亚五年 普京见证启用新发电站
  • 荷兰电车枪击案 警方已逮捕37岁土耳其男子
  • 黄背心:巴黎警署署长被总理革职
  • 比利时一信鸽卖天价 中国买主有想法
  • 多伦多机场着火酿2伤 飞美航班延误
  • 习近平将访罗马推一带一路 意大利有自己的算盘
  • 习近平访欧前 王毅斥西方针对华为
  • 荷兰突发枪战 3死9伤 警方追捕1土耳其男
  • 达瓦才仁:血写的历史不能让墨写的历史掩盖
  • 巴黎书展:罗马尼亚作家与中国作家的故事
  • 737MAX坠机:波音宣布修改重要软件
  • 美国向中国发出最严重的人权警告
  • 成都七中学生家长呼吁公布家长证据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