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大连访民王春梅以敲诈政府罪被送上法庭
请看博讯热点:访民动态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9月23日 来稿)
    (大连访民)王春艳
    
     2014年9月23日

    
    “警惕官员与黑恶势力的结会或合二为一,也就是警惕政府司法部门的‘西西里化’”一一(中国经济时报)2006年7月5日。
    
    一、
    
    2005年大连市动迁办强迫我家接受509平方米的土地房屋补偿款80万元(每平米均价1570元,现大连市房价每平方米12000元)。在谈拆迁协议的过程中,动迁办突然暴力拆迁,将我全家老少三代11口人暴力凈身扫地出门,流落街头。暴行导致我父部受伤缝了多針;我妹王春梅重伤住院18天后勉强出院,留下严重的精神后遗症一一癔症;我弟王亚新出现幻听、幻视,经医院确诊为:“精神分裂症”。
    
    这悲惨的遭遇只是个开头:
    
    在大连市多方申吿无果后,为了活命,迫不得已,年迈的母亲带着我、弟弟、妹妹和4岁的小姪女进京上访,我们在京举目无亲,露宿街头。
    
    从2008年开始,我一家经常往返于北京和大连之间,由于常年风餐露宿,积劳成疾,母亲病倒了,因暴力强拆时我家11万元钱被甘井子法院抢去,无钱交手术费,我那滿头白发的老母亲于2010年5月2日死在了北京天坛医院(尸体至今未火化)。
    
    2012年6月2日,我以敲诈政府罪被关进大连看守所,弟弟妹妹也被关看守所。我是关了101天,弟弟妹妹被关了68天。城下之盟,我答应了协议,法院、政法委、公安局协调之事。可是出狱后,我找有关部门(信访局)还是拖着不给解决,直到现在。
    
    2014年2月1日我弟弟王亚新死于大连高铁旁(死因不明),从此我那可怜的小姪女失去了父亲,她才只有8岁。
    
    在上访路上,我家已失去两口人,我们走投无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答,我和妹妹王春梅不得不留在北京上访。我们是依法信访、上访,可是我妹妹王春梅却多次被训戒。(即使是被训诫,我们也没有违法,因为训戒不是法律行为,而是行政事实行为。是一种不产生法律效果的行政活动。)
    
    二
    
    我妹妹的户籍一直在老家吉林省辽源市。今年辽源市信访局工作人员盖丽群来到北京,找到我妹妹王春梅。说她们是家乡的人,是政府的人,因为看到我们一直在北京上访,希望我们暂时先不要上访了,他们来帮助协调解决。因为我家实在生活困难,她们给了我妹王春梅5000元钱。
    
    家乡的政府出面了,表示给我们解决上访所涉及的问题,所以我和妹妹王春梅很高兴,我们安心地等待着,没有再去上访。我们十分相信家乡的政府,能够帮助我们解决问题,我们既然已经答应了家乡的政府,我们自然遵守了这个承诺,自然也没有再去上访。
    
    又过了几天,辽源市信访局工作人员盖丽群又找到我妹妹王春梅,希望我妹妹回到家乡去,到了家乡那里,家乡的政府会尽量帮助解决问题,如他们可以解决我小姪女上学问题。他们还让我妹妹提出要求,我妹妹提了6个要求,希望家乡的政府帮助解决。辽源市信访局工作人员盖丽群知道我们生活十分苦难,又给了2000元路费。我妹妹当时真是感受到家乡的温暖。
    
    我们收到路费后,我和妹妹王春梅买了车票,于2014年4月15日到了家乡——吉林省辽源市。可是,我们死活没有想到,一到家乡,我妹妹王春梅就被抓进辽源市泰安公安分局,以寻衅滋事被治安行政拘留10天。
    
    4月17日又转为刑事拘留,送到看守所,因王春梅病重,看守所拒收。2014年4月20一一22日两次进看守所,第一次因病重拒收(心脏病、高血压、精神疾病),第二次,王春梅被走后门送入看守所。
    
    如果我们知道,收了辽源市信访局工作人员盖丽群给的钱,就成了敲诈勒索政府,我们死活不敢要这些钱。而且,政府工作人员都是应当懂法律的,如果当时发现王春梅接受了钱,就是敲诈勒索政府,应当就在北京报案呀。为什么当时不报案,事发是在北京呀。
    
    早在2011年6月2日,中央联席办、国家信访局对王春梅三跨三分离,有过批示,大连负主要责任,根据此批示辽源也应无管辖权。
    
    三、
    
    几天前,法院给王春梅的律师余文生律师来电话,说是在2014年9月12日开庭,以“敲诈勒索罪”起诉。可以几天后,法官周凤武又来电话,说不开庭了,案件要退回检察院了。可是又没几天,又来电话,说必须开庭,据说有人给法院施加压力。故在2014年9月18日开庭审理。
    
    在开庭前,周凤武法官对我(王春艳)说,开庭时不要说大连市强拆和给你家造成两死一伤的事。对于王春梅以“寻衅滋事罪”拘留,后又以“敲诈勒索罪”起诉。我一直在想,难道法律是橡皮泥,想怎么揑就怎么揑吗!
    
    我不得不去想,这完全有可能,是有预谋的设计陷害。信访局是政府的下属机关,庭审中的所谓证人就是辽源市信访局工作人员盖丽群,其他所谓证人都是信访局的工作人员,他们只是听到过盖丽群曾说过此事。他们不具备独立的第三人资格,他们的“证言”在证明“政府是被害人”,同时也证明了辽源市政府伙同泰安公安分局设计构陷王春梅。
    
    在法庭上检察官路冰辉诱供王春梅,我(王春艳)提出反对,他才停止。
    
    王春梅面对的是政府,盖丽群是政府工作人员,政府有强大的国家机器做后盾,王春梅一个弱女子如何能敲诈政府?这个政府也太脆弱了吧?
    
    王春梅在法庭最后陈述中说到:
    
    “我家乡政府父母官,说能给我解决信访问题,能帮助我解决工作和生活问题。让我在大连效区租房办暂住证,这样做大连就要给我解决问题,我提出的6奌要求,他们也帮我督促大连解决,这样做辽源市了也不用来回找我了。他们说的在情在理,这几年的信访,风餐露宿,苦不堪言,我的母亲和我的弟弟死在了上访路上,至今未下葬,我对不起他们,不能使他们入土为安。我自己也重病在身,我实在不想再访下去了。我想尽早解决问题,我相信了家乡的父母官,我也不想给家乡添麻烦,于是我自己回到了家乡。他们骗了我,不但沒有给我解决问题,反而把我送上了法庭,我多年都是依法信访,在北京我沒有任何违法记录,为什么?为什么这样对待我,我沒有欺骗过任何人,为什么要害我?看在我失去母亲、弟弟的份上,请求法庭实事求是,依法审判!”
    
    王春梅最后声泪俱下的陈述,感动了所有在场的人,看来人们还是有良知的!
    
    从整个案件过程不难看出王春梅无罪!也不难看出真正的“犯罪嫌疑人”是谁?
    
    开庭时王春梅被带到被告席,戴有脚镣、手銬,中间有有铁链连结,只有重刑犯才戴镣铐,王春梅一个弱女子,重病在身、走路都困难,为何戴有镣铐?
    
    王春艳电话:15810046477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82143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上海访民欲瞻毛遗容被拘二则
·上海访民9月17日在上海市信访办排队信访(13图) (图)
·各级领导和工作人员不是在忽悠访民,是在忽悠习近平
·黑暗政府杀贫济富,济南访民高勇焦方平北京被截访后失联
·上海黄浦区访民坚持向中央巡视组控告前区长“沈晓初” (图)
·8.29久敬庄身份证登记作假:上海访民联名反映、投诉至中央巡视组(9图) (图)
·云南省访民请注意
·上海访民蔡文君联合国抗议(2014.9.12.) (图)
·河北访民在中央巡视组驻地被打 并强行带走 (图)
·陕西访民吴忠琴的控诉材料
·上海市普陀区的警察对抗中央迫害访民韦开华
·访民王春梅涉嫌寻衅滋事案于9月18日开庭 (图)
·上海访民周有兰因悼念毛泽东忌日被拘留五日
·紧急关注上海访民韦开华
·上海访民蔡文君联合国上访抗议(2014.8.29.) (图)
·十五月亮十六圆,上海访民没家咋团圆 (图)
·武汉访民薛廷祥联合国上访维权记
·河北访民王军平对违法拘留提起再审请求 (图)
·最新消息马家楼最近几天不能绑架访民/伍立娟
·访民曾九子、胡玉花失踪数日无消息 王默、宋宁生坚持寻找 (图)
·江苏省各地访民赴南京反映当地政府腐败问题 (图)
·访民翟海贵82万赔偿金被信访局高官贪占 求告无门 (图)
·河北六访民在中央巡视组驻地拉横幅抗议官商勾结强占房屋 (图)
·湖广访民十一前抱团在京多地举牌维权 (图)
·安徽芜湖三访民在北京青年报社喝农药自杀(4图) (图)
·沈阳沈北新区非法扣留76岁访民侯东风 不签字不让回家 (图)
·河北访民成功拦截中央巡视组 (图)
·联大开幕后首例 中国访民进入联合国内抗议 (图)
·成都访民在中央巡视组驻地喊冤 (图)
·四川问题多多 中央巡视组巡视两月访民仍人满为患 (图)
·长沙拆迁维权访民天安门自杀未遂被关马家楼 (图)
·数百维权访民声援律师王成诉律协名誉侵权一案 (图)
·访民被逼无奈联合国开发署门前“告洋状” 数人被抓 (图)
·洛阳副市长下落不明 被举报建训诫中心关访民 (图)
·访民到联合国机构请愿 有29人被警方拘留
·在京访民声援郭飞熊 坚决支持郭飞雄庭前声明 (图)
·河南光山县政府保安打断访民手肘被拘留10天 (图)
·数百访民中纪委举报维权 被如临大敌般看管、驱离 (图)
·刘红霞:在京访民支持港人自选港路 (图)
·众访民从北京前去吉林去旁听王春梅的开庭/徐永海 (图)
·俞梅荪:黄浦江心水多少访民泪!——上访中央巡视组上海接待站
·刘红霞:访民上街打条幅合法化引导(1) (图)
·刘红霞:看北京对访民游行的恐惧
·于新永:公民与访民
·查建国:访民自杀,根在哪里?(与环球时报争鸣之122)
·辛昊:访民变歹徒 警方猫腻多 真相何处寻(八)
·辛昊:访民变歹徒 警方猫腻多 真相何处寻(七)
·辛昊:访民变歹徒 警方猫腻多 真相何处寻(六)
·辛昊:访民变歹徒 警方猫腻多 真相何处寻(五)
·辛昊:访民变歹徒 警方猫腻多 真相何处寻(四)
·辛昊:访民变歹徒 警方猫腻多 真相何处寻(三)
·辛昊:访民变歹徒 警方猫腻多 真相何处寻(二)
·辛昊:访民变歹徒 警方猫腻多 真相何处寻(一)
·刘红霞:郑州三看受访民持续围观 (图)
·刘红霞:浅论访民聚众扰乱社会秩序
·吕耿松:杭州圈地大王王光荣被抓,访民称大快人心 (图)
·法无明令逮捕访民,习近平比胡锦涛更加残暴/杜阳明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