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南京军区徐州市鼓楼区武装部政委王广礼收钱不办事不退钱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9月01日 来稿)
    
    
     声明:我写的一切都是真实的。我急盼中国军队、各级党委、政府、个人采取法律手段追究我说假话的法律责任。请你们关注,我每天都会向国际网站发布真实的进展。直到有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共产党,勇敢的站出来。

    
    我叫李广亮,举报南京军区徐州市鼓楼区区常委、武装部政委王广礼与他表哥,沛县民政局的邵险峰一起,帮我儿子办理一个“全额财政拨款,行政附属编”为由,标价收受二十五万。3年过去了,不仅儿子工作没着落。收钱不办事又不退钱的事情。
    
    具体情况如下
    
    11年2月23号,邵险峰对我说:“他老表是鼓楼区武装部政委,区委常委。很有能力,叫他帮着孩子找个工作,闺女婿在部队往上提,都是他给帮着办的”。 我说:“你先问问再说”。
    
     3月8号:险峰对我说:“广礼媳妇说了,要十七万元整,行政附属编,全额财政拨款”。
    
    4月:广礼叫人从徐州带了,1事业单位补充人员审定表。2聘用制干部审批表。3合同。险峰对我说:广礼说叫小孩填了,要户籍证明,未婚证明,给广礼送去。
    
    16日:把孩子的档案袋带到徐州,交给了广礼媳妇。
    
    险峰和我一块给广礼打电话,广礼对我说:“孩子的事在跑手续,不要到徐州见他,这个事情,不便于公开,需要怎么办,会给险峰说,会给他安排怎么办。叫我有什么事,直接给险峰说”。
    
    5月3日:广礼来电话说:“把孩子安置到统计局。和公安局副局长商量。小孩户口落户的事。具体办事的,要走动走动,需要一些费用”。我给险峰说:“需要多少你给我说一声,先从我借给你的钱里出”。
    
    5月:我在邵险峰办公室的时候,邵险峰接到广礼媳妇的电话,当时广礼媳妇给邵险峰说孩子安置情况时,我就站在邵险峰跟前。
    
    5月3日:险峰对我说:“广礼说了,小孩的工作只有几个人知道,手续怎么办的不要你们管,不叫你们问。该叫你们来的时候,来就行了。别对谁说,手续办到哪一步了不要乱打听,电话中不要提钱的事,这是人情,不是买卖。出了事对谁都不好”。
    
    7月:险峰和我一块给广礼打电话,说点给孩子办的事,广礼在电话里对我:“现在正在办手续,怎么办的,有什么要办的,我给险峰说,叫他告诉你”,
    
    8月:小孩原单位要签合同,险峰说:“问问老表,回话别签了,快办好了,要不了多长时间了”。小孩辞了工作,在徐州找了个活,人家给交保险。
    
    12月:险峰对我说:“广礼媳妇说了,要二十五万办好,说春节前后就能上班了”。我说:“行,小孩工作都辞了,只要能抓紧时间上班就行”。
    
    11年12月:险峰对我说:“广礼说在东海部队疗养院,给区长买画要二万四千元”,邵险峰叫我将“二万四千元通过银行打入广礼提供的卡号里”。
    
    12年7月6号:我给险峰说:“你给你老表说好办不,时间长了就别办了,别耽误了孩子,你把卡给我吧”。
    
    7月7号:险峰说:“广礼回话了,找了这么多人,费多大的劲。钱都花了不少啦,怎么给领导说,你给老表说,这有什么犹豫的,是常委会通过的,咱是财拨的,行政附属编,这个不能变的。快办好了”。
    
    8月:徐州要叫小孩干储备经理,单位叫签合同,险峰对我说:“广礼说,10月份就能办好,别签了,等着吧”。小孩辞了工作,在家呆着。
    
    12年9月:广礼说,他媳妇十一陪着区长媳妇,去南京看房子,要二万元费用。说是年底上班”。我给险峰说:“你从我这借的钱,拿二万给他打过去”。
    
    12年10月:险峰对我说:“广礼叫我用我的名字,在徐州办的交行的卡,专为孩子办事用的。咱不是已经给他四万四吗。他叫我把剩下的二十万存到我的卡里,以后为了便于叫我会给他。他怕出事,这中间钱的事,不叫出现小孩或小孩家里人的名字”。我给险峰说:“你从我这借给你的的钱里,拿出二十万元,存到广礼专为孩子办事用的卡里面。
    
    13.1.2:险峰给我说“徐州的钱在我卡上来,到徐州给他说清,密码,用的名字一直没动。去掉给徐州汇的四万四千元。剩的二十万都在我卡里。还是从二十五万里出。你弟弟他俩的低保下来就给你。11年12年还有137户,办过的四千多户,包裹大病救助才发到元月份来,今年还没有安排来,每年省拨的到咱沛县了,怕有影响,谁发了谁没有。怕出事。13年给12年的,年年都打卡上去”。
    
    13.2.6日:险峰说:“以前给书记一把买的东西,买的包,手表,咱不给广礼钱了吗,(副主任香港旅游送给广礼的包、手表)。还有八月十五部队买的画。咱女婿往上提,调市里来,都是他给帮着办的。咱女婿的调令下来一年多了。广礼媳妇和广礼口气一样,这不是买卖,是人情。他们这些人,上新疆多少钱,上空军多少钱。都是明码标价的”。
    
    3.14险峰说:“我刚从居委会过来,今年省里验收,你弟弟卡号我有,居委会的能错了,当时人多,两人混了,居委会又乱,人家拿走了,居委会7点半给我打电话,说你看看是这个不。这个他媳妇姓胡,你弟弟卡号不对,这个是67年的人,你弟弟的是为了应付省检查,作为拆迁户报上去的。你弟弟的叫别人领走了,这一个找着了1967年的人,怕啥不,要是找不到,叫别人领了,要不发到别人扣局里分。这个追究考核制的,昨天我给城镇财政所发低保的一说,他说你赶快找,别叫人领走了”。
    
    3.14:险峰说:你弟弟低保一个在这来放着来,第一季度发下去我来领。另一个叫人领走又要过来了。为了应付省检查,得到第三季度才能发,因为他是按无房户的租房户办的。国家规定任何人不能带领。俺一查他们害怕了,谁没有亲戚、朋友。谁没有冒领。
    
    险峰说:“广礼来电话,明后天你们安排到湖里转转,中午安排吃顿饭,加上副部长四家,都带着家属,加上俺你弟妹,我给你准备好东西,把东西放到副部长车里,封上口,给谁的都写上明。副部长给他两条烟,一箱酒,看来几个人,定好船。把小孩带着去”。
    
    4.9:险峰说:广礼说了,“星期五去河南。全部私家车,发改委3家,编办2家,副部长跟着。你等着拿钱就行了“。
    
    在举报中有,鼓楼区常委会通的,行政附属编,财政拨款,13个小孩,牵着主任的侄女,3个没有多大问题,外地的二三个人,11年报的,12年批得,13年按12年手续办的,13年10月转正。不公示了,都是往前提的,单位申报从去年10份计划,那两个走的也是10月份补的。财政局说工资要从去年10月份补发。很正常整编。
    
    险峰说:广礼说了:“两个小孩提副科,一个没提成。做做工作看都提起来,两个小孩都让出来。报两个批一个。那个小孩也有后台,关键给两个小孩让个位”。
    
    险峰说:广礼来电话说了:“准备请客吧,行政附属编批下来了。那个小孩副科级提了。位置已经让出来了”。
    
    3.15:险峰说:“广礼电话,叫咱到徐州送礼,书记给过东西了,没说多少钱,他亲自去的。关键是主任那里,不符合要去的人家也给办了。去年我给主任安排的专武提干的事。我给他办这么大的事,我也没接收他的。俺俩有一种意思默契”。
    
    险峰说:“广礼说,到他家去安排送东西。广礼说,不要买卡,我这有。等他电话”。险峰说:“他那一冬季招兵收的东西,叫咱在他那里拿。啥都有,他们去玩在广礼那拿的酒,烟,拿的衣服卡,金鹰卡。广礼说,我就是方便点,在电话里别提钱的事”。广礼给我说来:“向他这样的,一千二千拿不出手去,我该给他买的给他买了。我安排别人去,副部长去,他敢接。书记敢接,都敢接。副部长给书记关系好,他不是在南京买房子了吗。把一个大给他的送去”。
    
    广礼说:“不算去安徽,安徽的解决了。发改委主任为主,老乡协助,和下面人员。就是买的东西,买的包,买的衣服,买的卡。书记亲自办的,别的不知道,亲眼见到的,就这些”。“编委,人事局,财政局,医保处,社保处,住房公积金,缺一个不行。还有发改委主任、副部长、咱老乡、编委副主任、编委办公室主任、人事局副主任”,
    
    险峰说:“广礼来电话直接说白的。都是委托人家,办的两个小孩的事,都是发改委主任自己花的。最近买的物品,产生费用。两家花了四五万块钱。几个人知道。叫咱上主任家去,给人家送钱去。另外取三万现金,仅主任留,所有档案,工资,社保,都是从12年10份开始。从10份补签合同,一年试用期,13年10月转正。7月份工资、社保等其他手续都到人事局了,人事局也报市里批了,市里都背过备案了,也都进入个人电子档案系统了。区领导也签过了”。
    
    险峰说:“广礼来电话说,在区长那压了10了天了,人事局有些费用要发改委解决。工资,社保,要签的合同都在人事局压着。要几万块钱帮扶费用,人事局要代培费。就差一步到单位了,还是领导之间没有协调好,明天他给协调一下,人家自筹自资都到单位了。
    
    险峰说:“广礼说了,他给主任商量了。领导给咱批过了,主任亲自去书记家去一趟,给他表示表示。广礼说咱去区长家去年给他的画,加上去南京。书记都表示过了。
    
    险峰说:“广礼说了,人事局要的代培费,原来六万,今天要了八万。申报过了,给分管的已经批过了”。
    
    险峰说:“今天广礼出面了,关键老表媳妇和区长媳妇都出面了”。
    
    11.7日:险峰说:“广礼媳妇,想洗白自己,我给他说了,那个卡一直都是我的名字。我给他说没事。广礼又打来电话:没动过,他想把钱先转到别的账号,我他说那都是你的,广礼的意思,以前许给一把的。他不是在南京房子吗。广礼听说他在南京定的家具,货单,票据已收到,不超过两个五,他问个卡号,叫给他转过去”。
    
    因为实名举报徐州鼓楼区贪官污吏,威胁我判了刑家庭孩子后边来。在江苏省各级党委政府不受理,因为网络举报我的人身受到徐州军分区威胁。
    
    问徐州市委书记?省纪委?省委书记?徐州市纪委不受理。鼓楼区常委会通的,13年13个人到市局备案。区委书记、区长,发改委主任、书记、编委副主任,人事局副主任,有关部门领导,他们的属地管理是谁。我向哪一级纪委举报。他们是属军队职权范围吗?至今为什么没有任何,纪检机构向我询问,调查。我还要等待到何时。
    
    12年到14年:徐州市批了多少个“行政附属编,财政拨款,自筹自资”,进了多少人。一个鼓楼区13年,13个人到市局备案,又批了多少自筹自资。鼓楼区有多少人参与办理。
    
    我的实名举报信,送到徐州军分区已经5个月了。至今没有给我回执,调查回复。他们说不知道我的举报信的事,调查的找不到了。南京军区纪委02580883089、江苏省军区纪委02580855370、徐州军分区纪委051683345220,三级纪检,不接我的电话,不对我做任何询问、调查。对我的实名举报不做任何处理。
    
    6月17日我在北京中南海,询问中纪委地址,被警方关进马家楼接济中心。从北京回来已经多天了,至今无任何纪检机构,对我询问调查。
    
    他们剥夺了我的言论自由,不准我在国内网站发布真实的,检举、控告,军队地方组织,官员、贪腐、相互保护,打压举报人事情。他们删除了我在多家网站的发帖。他们不准我在网站发出呐喊,发出任何的呼声。在中国已经禁止了我的言论自由。
    
    。
    
    详情网上请看:1、举报鼓楼区武装部政委王广礼收钱不办事不退钱,威胁我判了刑孩子家庭在后边来
    
    2、受到军方威胁警告你网上要在反应,徐州军分区我们人家要采取强制手段
    
    3、徐州军分区、徐州市纪委,这样接收实名举报。叫被举报人警告威胁我判了刑孩子家庭在后边来拿我的家庭,我的孩子警告我,威胁我。
    
    李广亮电话:13605225585
    
    2014年8月20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8063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大陆和香港之间是否也算“文明的冲突”
  • 才女之子毕汝谐对决妓女之子邱国权(巴山老狼)之二毕汝谐
  • 才女美屄赋
  • 中共与民主法治是敌我矛盾评毛泽东的“三论”16
  • 李昌钰的口技胜过刑侦技术
  • 11天1038万点击量!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全一
  • 直言不讳:台湾再怎么民主也是中国的一个省
  • 语言巫术不懂能指和所指的区别
  • 巴山老狼开天辟地第一诗!毕汝谐找老狼赛诗吗?请!
  • 才女之子毕汝谐对决妓女之子邱国权(巴山老狼)毕汝谐(纽
  • 才女之子毕汝谐对决妓女之子邱国权(巴山老狼)毕汝谐(纽
  • 才女之子毕汝谐对决妓女之子邱国权(巴山老狼)毕汝谐(纽
  • 才女之子毕汝谐对决妓女之子邱国权(巴山老狼)毕汝谐(纽
  • 监狱就是艰苦的一线
  • 窝里斗无底线评毛泽东的“三论”15
  • 再论美国有一个卖国集团——反川普的狂吠暴露其行踪
  • 博客最新文章:
  • 毕汝谐13天1366万点击量!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全一
  • 徐永海耶稣就是上帝我们要走好耶稣的十字架道路——2019-7-16圣
  • 邱国权巴山老狼开天辟地第一诗!秒杀杜甫、李贺、白居易!
  • 生命禅院生命绿洲(第二家园)无与伦比的八大财富
  • 璋㈤夐獜鏂囬泦绂诲哺淇℃墭鑳藉鎶靛尽涓ュ垜鎷锋墦閫间緵璐骇鍚
  • 祷告中国为了科学与信仰请来参与脑科学研究
  • 谢选骏暴力对抗是中共唯一擅长的事情
  • 生命禅院生命绿洲(第二家园)优越于传统家庭的地方
  • 谢选骏斗而不破是共产党的软肋
  • 毕汝谐才女之子毕汝谐对决妓女之子邱国权(巴山老狼)之三毕汝谐
  • 李芳敏14400013我還是相信,在活人之地,我可以看見耶和華的恩惠。
  • 谢选骏澳洲是中国的殖民地
  • 徐文立贺信彤終結中共專制統治,是我們和香港民眾的共同責任和義務
  • 谢选骏学习共产党过滤低端人口
  • 邱国权《才女美屄赋》:巴山老狼千古奇文改写中国文学史!
  • 滕彪中共用校園“七不講”窒息年輕人
  • 苏明张健评论共匪的话绝不可听,绝不可信
    论坛最新文章:
  • 勒梅尔:改造国际货币秩序不然面对中国支配
  • 有港警称不愿当夹心饼 香港律政司长将访北京
  • 北京驳斥特朗普推文“因经济放缓欲速达成协议”
  • 五云山用扶贫基金建私人高球场跑马场独门别墅
  • 世界报:韩国瑜党内初选成功的秘诀是什么?
  • 世贸裁决美11起对华反补贴制裁违规 中美表态
  • 恐特朗普政府放松对华为压力 国会议员提限制案
  • 张伦:胡锡进“相对宽松自由”后意在强调维稳
  • 美国从16日起停止接受中美洲移民庇护申请
  • 美国纪念阿波罗11号发射升空50周年
  • 默克尔再次坐迎国宾
  • 挥霍纳税人的钱宴请亲朋 法国一部长辞职
  • 陆渔船趁黑在韩海域游击式捕捞 数量增六成
  • 华为监视系统即将进入菲律宾 中方提供贷款
  • 洪水来了:中国近400条河超预警线 多地被淹
  • 美国韩国将进行联合军演 朝鲜警告
  • 伊确认捕法伊双国籍学者 巴黎政治学院抗议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