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朱金娣请问上海市市长杨雄地方政府官员不讲法我该怎么办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7月24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朱金娣请问上海市市长杨雄地方政府官员不讲法我该怎么办???
    
     昨天是2014年7月22日星期二陆家嘴街道打电话给我我沒听到,后来我女儿打电话来跟我说陆家嘴街道找我,因我做地铁电话听不清楚,

    我跟女儿说街道有什么事叫他们发短信。
    
    后来我收到陆家嘴街道发来短信叫我2014年7月23日星期三下午两点来到陆家嘴街道参加动迁矛盾化解。
    
    今天下午2:00点钟我准时来到陆家嘴街道会议室当场被挡在门外不让进,没有时间的叫我等在外面。
    
    我等了40几分钟问他们是怎么一回事,后来将近3:00点钟才让我进去。今天来了好多人我一看他们根本没有承意解决我家动迁之事。
    
    我要求他们依法解决我家动迁之事,地方政府工作人员说他们不讲法讲法沒人帮我家解决矛盾。地方政府还帮我介绍一名律师。
    我跟地方政府工作人员说你们是强者又有权力还有律师。
    
    这太不公平了,我问他们这名律师叫什么名字什么律师事务所的,他连证件都没有拿出来叫我怎么相信他,即然地方政府都不讲法了还派什么律师,提了很多不公平的条约叫我们怎样接受,如果我们接受了再等40天。还对我说我家的事没人肯出来承担,我们家商铺被非法强拆了至今未得到分文的补偿。
    
    现在我前夫和儿子他们已失去了劳动能力,谁对我家的事负责,请问杨雄市长我们怎么办???
    
    
    2014年6月11日星期三下午两点我准时来到陆家嘴街道等待区领导与我约谈,并跟我们说“他们回去准备协议叫我们等待,至今没有回应”。
    
    2014年7月7日星期一下午
    
    我去拿生活费,陆家嘴街道工作人员李敏华拿一张签收单给我签字,我一看上面写着矛盾化解,以前上面写着生活补助,这次写着矛盾化我当场就质问李敏华,你们什么时候帮我们动迁矛盾化解了?在我的质问下从新打了一张签收单,上面写着房屋被强迁至今未得到分文补偿。
    
    2014年7月4日星期六下午动迁公司打电话来要我提供我家的产权证和营业执照的编号,我对他说伱们对我家商铺裁决时产权证和营业执照编号都有怎么还要跟我要产权证和营业执照编号呢?,他跟我说他在工地上为了方便叫我提供一下好在星期六星期天帮我家的协议在他休息两天做好再给领导批。一晃又是一个月过去了至今没有音讯,我们也发了几百封信至今石存大海。杨雄市长恳求您在百忙中抽点时间来关注我们家的壮况,派包案领导有责任的领导来解决我家动迁之事,恳求您叫地方政府不要再搞欺骗了,现在地方政府除了欺骗还是欺骗。
    
    写信人:朱金娣
    
    手机号:13042111402
    
    2014年7月21日
    
    
    一2014年6月11日星期三下午两点我准时来到陆家嘴街道等待区领导与我约谈,但今天在场的并没有区领导我再次受到欺骗,我对地方政府彻底失去了信心。
    
    陆家嘴街道信访办人员李明华谢银华,拆迁管理所的方志伟,动迁公司两位,区里两位工作人员参加,陆家嘴街道信访谢银华拿出一张白紙叫我签名我说不签,要签你们现签。
    
    陆家嘴街道信访谢银华气愤的把白纸拿走了。后在拆迁管理所的工作人员主持下跟我说,对我家提出的解决方案要经过多方领导的举手同意,他说区里面也有领导不同意的。
    
    我对他说那位领导不同意叫他出来当面跟我说,问题没解决就叫我们写承落书,开发商没有商铺叫我开价,叫我写申请,接下来不知道还有什么花样,到现在我都没有见到一位区政府领导。我问他们?你们到底谁拍板,我说你们强拆我家的商铺手续有吗?这基地没有任何手续怎么发放拆迁许可证的。还要叫我写下不平等的条约交给领导批,还跟我说
    
    2012年本来可以帮我家解决的找借口说找不到我们,2012年8月28日我去北京最高法再审,出法院大门被沪东街道人员与警察被非法强制带回上海后用黑头套将我关押在黑牢房,
    
    2012年11月6日被送进上海浦东新区看守所,至今没有任何手续,还找借口说找不到我们人。我今天特地向陆家嘴街道信访办谢银华提到儿子昨天发病还打了我,没钱就医,你们管了吗?你们把访民非法关在宾馆就有钱了,这笔开支是谁出的,我儿子就医没钱你们不管了,2010年陆家嘴街道派信访办工作人员晚上八点多到我家来骗我把诉求提出说帮我家解决商铺与住房安置事宜,我天真的告诉他们诉求,望眼欲穿地死等!最后等来了对我家的进行第二次裁决。今天又用同样的手段来欺骗我们。请求上海市长杨雄好管管地方政府不要再搞欺骗了。希望上海市长杨雄继续关注。我说的是事实。他们会造假我有录音了。
    朱金娣
    
    2014年6月11日
    
    13042111402
    
    今天是2014年6月10日星期二,上星期五陆家嘴街道打电话约我叫我明天也就是星期三下午两点到陆家嘴街道有领导来再与我约谈,因我对地方政府已失去信心,每次都在欺骗我,从来就没一个领导出来,一直用下面的人员来欺骗我,政府的公信力被这些基层官员丧失殆尽,我的精神也由此行将崩溃、、、、、、今天下午我想通过12345这个平台希望他们联系有关领导当面约谈,第一次打过去是一位男士接的电话,我向他反应我家的商铺沒有任何手续被非法强拆了,这位男士态度恶劣叫我打110,我跟他说帮我联系一下让领导出面,他说这事不管,我没办法电话只好将电话挂掉。第二次又打电话是一位女士我将情况又向他反应,她叫我等一会,后来告诉我说我家的动迁事宜已被终结了,我问她什么时间终结的,她跟我说是2014年4月15日。第三只电话是一位男士我又问他,同样回答我终结了,我问他是什么地方终结的,他跟我说是上海市住房保障局,我跟他说我们根本没有去过上海市住房保障局只有到北京去上访。
    
    我还是叫他帮我联系领导。因我真的很气愤,第四只电话又是一位女士。我跟她说我们这地块没有任何法律手续,叫她帮我联系建交委领导,我要问建交委领导我们地块没有任何法律手续房屋拆迁许可证是怎么发放的,过一会街道打来电话问我我把这事向他反应,我说我打了12345,我跟他说了把反应的问题向领导反应,他叫我不要抱老大的希望。因今天电话的谈话被儿子听到,我儿子在边上受到打击,还报了110说了不是正常人的话,110打电话过来问我,我把儿子的病情跟110说了儿子发病狠狠的打了我,我现在又没钱看医生,没人管我们死活。
    
    2013年10月16日开发商沒有商铺,因我救子心切陆家嘴街道做红娘叫我开价,我价也开了。他们自己也说接近了只要我前夫到场,一个星期签约,还叫我们保正不变挂,上星期五陆家嘴街道打电话通知约我明天也就是星期三下午两点到陆家嘴街道,关照我区里来人叫我们不要上访,我跟他说帮我们解决了我们自然就不上访了。
    
    明天下午两点在陆家嘴约谈希望扬雄市长关注我家的事态发展,我说的都是事实。
    
    朱金娣2014年6月10日
    
    
    2014年3月26日有陆家嘴街道的领导,拆迁管理所的工作人员一起约动迁组与商谈”。跟我说基本接近了但要向领导汇报,只要沈金宝出来确认一个星期就帮我们解决掉,就这样我又等一个月。
    
    2014年4月21日因儿子发病沒钱就医我到陆家嘴街道要求补助点钱带儿子看病街道不管,5月4日我又到街道要求补助点钱带儿子看病,原来管我家事的领导不管了。
    
    就叫信访办谢银华来应付我然后把我打发走。
    
    5月19日去陆家嘴街道找新上任的书记,周书记开会我一直等到中午,周书记也看到我儿子的状况,我要求书记一个星期给我说法,书记说不需要当场说给我一天时间,
    
    5月20日信访办谢银华打电话问我沈金宝,沈金宝5月21日就被驻京办接回上海后被关押在梅园派出所,
    
    信访办谢银华说她不知道,我说你信访办不知道谁知道。沈金宝在梅园派出所关了一天一夜,到了下午街道派四名保安将沈金宝押回借住地看管。
    
    5月21日我为了特地确认一下沈金宝被监控宾馆里,第二天5月22日街道打电话给我要我去,下午沈金宝也去了,我们到场都意见一至了,我又打电话问征收征用办的工作人员,街道没有把我们的事跟征收征用办的工作人员说,街道为了应付我们一直在欺骗我们,5月30日我又找了书记,6月4日书记不在我没办法找了街道主任,街道主任叫信访办再去联系,我找街道一次撘一次平台从一二年骗到现在,不知道还要用谎言来骗我们到几时,请求上海市长杨雄派专职的领导来解决我儿子的住房与商铺之事。请继续关注我家的后续。
    
    朱金娣2014年6月9曰
    
    
    我是上海市民朱金娣,原住浦东大道651弄3号102室,同前夫育有一儿一女于此经营着一家餐馆。生活富裕。怎料,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好似把我从高楼硬生生地踹下,摔得半死不活。
    
    2008年,拆迁人借世博地下通道配套工程之名,强拆我们赖以生存的店铺,至今未得寸地分文的安置补偿。更令人愤懑的是,世博会结束后,该地块仍无任何响动。世博“城市让生活更美好”,我们却被美好的无家可归,家破人亡。
    
    六年多来,全家过着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难民生活,个中苦涩非言语所能表达。
    
    我家的商铺位于上海市浦东新区浦东大道陆家嘴地段,西面东方明珠,北面黄浦江,游轮码头,东面五牛城,南面浦东大道,周边还有几所重点中学和小学。是上海的龙头。
    
    因非法强拆,儿子精神受到极大伤害得了精神分裂症,我到陆家嘴街道找领导,请求解决儿子的安置看病事宜。街道领导称“帮你们搭一个平台,
    
    2012年我儿子宊发得了精神分裂症至今我每次主动到街道找领导才帮搭一个平台。
    
    从2012年到今年的3月26日,有陆家嘴街道的领导,拆迁管理所的工作人员一起约动迁组与商谈”。至今已有两个多月没有消息,近来儿子病情加重我生命得不到保障,又沒钱看医生,我多次找地方政府都沒人管,我现在每天提心吊旦生活着。每次重大节日叫我们不要到北京去
    
    称“帮你们搭一个平台,找人帮你谈,谈一次换一个领导和动迁公司经理,等重大节日过去了,再去街道找这位领导说我现在不管你家的事了皮球踢来踢去从08年至今一共换了六位领导和动迁公司经理,
    
    ,每次我亲自到街道才帮我安排约谈,每次都有不同的人来应付我,我很气愤问他们你们到底谁管我家的事,后来帮我安排了一位什么增收办的人员,我经打听原是动迁公司,现改名为增收增用。我家的商铺是政府行为,我们这块基地根本没有什么项目,没有任何法律手续,地方政府各别官员官商勾结开发商利用手中的权利将我家赖以生存的店铺非法强拆。
    
    2013年10月16日约我谈商铺之事,因沒有商铺他们叫我开价,因儿子精神受到伤害,我为了救子心切,开了最低价在我们上海浦东陆家嘴地段连一套住房也买不到的价钱都沒有落实。古人有句老话,家有百万不如商铺一间。今年我又到街道请求解决我儿子与前夫的住房商铺与儿子的医疗费事宜。街道领导称“帮你们搭一个平台,十五天内约动迁组与你们商谈”。
    
    今年3月26日在陆家嘴街道工作人员与拆管所增收增用工作人员叫把我前夫沈金宝叫来确认,他们跟我说只要我前夫沈金宝确认我朱金娣开的商铺价,我前夫确认了他们说在一个星期内就好帮我们签约。
    
    5月22日陆家嘴街道打电话叫我与前夫确过去确认,但到现在没有消息。前几天我找街道又打电话给他们,他们又在找种种理由来应付我,耍花昭来欺骗我。我无数次找他们谈,他们无数次要向领导汇报,几年汇报下来都没有结果。至今没有一位包案领导出面。现在我儿子无家可归,看病又没钱,请求杨雄市长百忙中抽出时间下基晨与我面对面的了解我家的真实情况。借点钱给我好带儿子看病。尊敬的上海市长杨雄我朱金娣说的都是事实,请关注我家的后续情况。
    
    手机号;13042111402
    上海市浦东新区东波路585弄11号101室
    朱金娣
    2014年6月6曰
    
    今年3月26日,我到陆家嘴街道找领导,请求解决我的吃饭和过渡费事宜。街道派了一位姓夏的主任接待了我们,这位夏主任称“帮你们搭一个平台,十五天内约动迁组与你们商谈”。
    
    我翘首以盼地等来了约定时间,却被告知12月15日之前谈。到了15日,又叫我们近日去看安置商铺。望眼欲穿地死等!我母亲从20日给夏主任打了不下30个电话,这位夏主任硬是不接电话。政府的公信力被这些基层官员丧失殆尽,我的精神也由此行将崩溃、、、、、、
    
    无奈之下,只好写信给您。我对政府某些官员的失德之举表示强烈愤慨之余,请求您百忙之中抽出宝贵时间,在我的精神尚未崩溃之前,关注我身陷绝境的严重事态!
    
    我是上海市民朱金娣,原住浦东大道651弄3号102室,同前夫沈金宝育有一双儿女于此经营着一家餐馆。生活富裕,天伦之乐。怎料,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好似把我全家从高楼硬生生地踹下,摔得半死不活。
    
    2008年,拆迁人借世博地下通道配套工程之名,强拆我们赖以生存的店铺,至今未得寸地分文的安置补偿。更令人愤懑的是,世博会结束后,该地块仍无任何响动。世博“城市让生活更美好”,我们却被美好的无家可归。
    六年多来,我全家过着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难民生活,个中苦涩非言语所能表达。
    
    
    
    我到陆家嘴街道找领导,请求解决我儿子医疗费和生活困难事宜。街道王书记接待了我“帮你们搭一个平台,约市信访办,区信访办拆迁办与你们商谈”。
    
    去年10月16日,由市信访办,区信访办拆迁办约我谈我要求对我全家用商铺来安置,因我全家就靠商铺生存,他们说没有商铺政府指导价180万,我要他们拿出法律依据,陆家嘴街道司法科榭银华说不按政策,按政策没人和我谈。
    
    我要求他们依法办事我们应该得的给我们不应该得的我们也不要,他们说不讲法。就这样不了了之结束了
    
    结束后街道李敏华要我开个价,因我儿子经受不了精神压力已得了精神分裂症,无奈之下,我随口开了一个价。
    
    2014年2月19日下午2点在陆家嘴来了与我家动迁毫无关系的人叫来,约我谈这次张经理,明天王经理,
    
    这么多年跟我谈一次换一批人来对付我,而且谈了以后都是我无数次再找街道。
    
    我翘首以盼地又等来了约定时间,被告知2014年2月19日下午谈了以后我很气愤我说你们如果真要帮我家解决问题不是我找你们而是你们打电话约我,街道王书记说今天就约你下次放在3月5日。我说是不是开两会了,因为每次开党的会和全国两会才会和我们谈,会议一结束就没有人管了。这次放在3月5日我没去,原因是他们每次和我谈这次叫张三下次叫李四所以沒去,
    
    2014年3月26日又约谈了一次但现在他们还是叼难我们。他们即不讲法,又不按政策,
    
    又到了4月21日下午我又去找街道王书记,王书记说你们不是谈的慢好的吗,近日去街道。望眼欲穿地死等!王书记调走了,从开始到至今已有五任毎次都快了领导换了,政府的公信力被这些基层官员丧失殆尽,我的精神也由此行将崩溃、、、、、、
    
    无奈之下,只好写信给您。我对政府某些官员的失德之举表示强烈愤慨之余,请求您百忙之中抽出宝贵时间,在我的精神尚未崩溃之前,关注我身陷绝境的严重事态!
    
    世博难民:朱金娣
    
    电话:13042111402
    
    联系地址:浦东新区东波路585弄11号101室
    
    
    今天是2014年6月11日星期三下午两点我准时来到陆家嘴街道等待区领导与我约谈,但今天在场的并没有区领导我再次受到欺骗,我对地方政府彻底失去了信心。
    
    陆家嘴街道信访办人员李明华谢银华,拆迁管理所的方志伟,动迁公司两位,区里两位工作人员参加,陆家嘴街道信访谢银华拿出一张白紙叫我签名我说不签,要签你们现签。
    
    陆家嘴街道信访谢银华气愤的把白纸拿走了。后在拆迁管理所的工作人员主持下跟我说,对我家提出的解决方案要经过多方领导的举手同意,他说区里面也有领导不同意的。
    
    我对他说那位领导不同意叫他出来当面跟我说,问题没解决就叫我们写承落书,开发商没有商铺叫我开价,叫我写申请,接下来不知道还有什么花样,到现在我都没有见到一位区政府领导。我问他们?你们到底谁拍板,我说你们强拆我家的商铺手续有吗?这基地没有任何手续怎么发放拆迁许可证的。还要叫我写下不平等的条约交给领导批,还跟我说
    
    2012年本来可以帮我家解决的找借口说找不到我们,2012年8月28日我去北京最高法再审,出法院大门被沪东街道人员与警察被非法强制带回上海后用黑头套将我关押在黑牢房,
    2012年11月6日被送进上海浦东新区看守所,至今没有任何手续,还找借口说找不到我们人。我今天特地向陆家嘴街道信访办谢银华提到儿子昨天发病还打了我,没钱就医,你们管了吗?你们把访民非法关在宾馆就有钱了,这笔开支是谁出的,我儿子就医没钱你们不管了,2010年陆家嘴街道派信访办工作人员晚上八点多到我家来骗我把诉求提出说帮我家解决商铺与住房安置事宜,我天真的告诉他们诉求,望眼欲穿地死等!最后等来了对我家的进行第二次裁决。今天又用同样的手段来欺骗我们。请求上海市长杨雄好管管地方政府不要再搞欺骗了。希望上海市长杨雄继续关注。我说的是事实。他们会造假我有录音了。
    
    
    本人朱金娣是上海浦东新区的居民,原来我们居住的地方是杨浦区浦东大道1981号私房,我与前夫沈金宝育有一儿一女,全家四囗用自家私房开了一家饭店。
    
    生活平静,因拓马路我们的生活发生了变化,1987年我们用自家私房经营的饭店动迁后将我们安置在浦东大道651弄号102室。我们家从私房动迁变
    
    成了工房。从此一家失去了生活来源,
    
    后来在杨浦区区长和工房局局长的关心下我们继续又开饭店。就是现在的浦东新区浦东大道651弄3号102室
    
    全家四囗的生活来源全靠自家的饭店生存,2010年因世博配套工程,2008年我家经营的饭店动迁,当时动迁公司都没有和我们谈过,
    
    2008年在我们不知情的情况下将我们家的房屋非法强拆了,这一天我全家老小不但失去了生活来源,连安身的地方也没有,后来靠情朋好友帮忙借钱借房,
    
    最后实在没办法,多次到街道补助一点钱免强生活,而且我家商铺根本不在拆迁范围,至今这块土地空闲着。在这期间我们无数次找地方政府要求用商铺来安置,因为全家老小靠商铺生存。
    
    他们跟我们说没有商铺。政府指导价180万,我要求他们按政策法规,陆家嘴街道司法科谢银华说不讲政策,假如按政策沒人帮我家解决
    
    2013年10月16日在陆家嘴领导的培同说有市信访办和区信访办领导跟我谈,我问他们姓名都不肯说,就这样不了了之下,
    
    
    出来后街道要我开价因我救子心切,随囗说出280万。在我们陆家嘴地段买一套住房都买不到,我家的商铺位于浦东新区陆家嘴地段黄浦江的两岸。
    
    交通便利。出门走几步就是车站地铁。而且我家从来没有享受国家福利。动迁没有改善我家生活,动迁只给我家带来了灾难,因非法强拆
    
    我儿子因经受不了打击在2012年宊发得了精榊分裂症,现无钱就医,请问上海市市长杨雄谁来承担我儿子的医疗费。
    
    
    
    假
    
    今天是2014年6月10日星期二,上星期五陆家嘴街道打电话约我叫我明天也就是星期三下午两点到陆家嘴街道有领导来再与我约谈,因我对地方政府已失去信心,每次都在欺骗我,从来就没一个领导出来,一直用下面的人员来欺骗我,政府的公信力被这些基层官员丧失殆尽,我的精神也由此行将崩溃、、、、、、今天下午我想通过12345这个平台希望他们联系有关领导当面约谈,第一次打过去是一位男士接的电话,我向他反应我家的商铺沒有任何手续被非法强拆了,这位男士态度恶劣叫我打110,我跟他说帮我联系一下让领导出面,他说这事不管,我没办法电话只好将电话挂掉。第二次又打电话是一位女士我将情况又向他反应,她叫我等一会,后来告诉我说我家的动迁事宜已被终结了,我问她什么时间终结的,她跟我说是2014年4月15日。第三只电话是一位男士我又问他,同样回答我终结了,我问他是什么地方终结的,他跟我说是上海市住房保障局,我跟他说我们根本没有去过上海市住房保障局只有到北京去上访。
    
    我还是叫他帮我联系领导。因我真的很气愤,第四只电话又是一位女士。我跟她说我们这地块没有任何法律手续,叫她帮我联系建交委领导,我要问建交委领导我们地块没有任何法律手续房屋拆迁许可证是怎么发放的,过一会街道打来电话问我我把这事向他反应,我说我打了12345,我跟他说了把反应的问题向领导反应,他叫我不要抱老大的希望。因今天电话的谈话被儿子听到,我儿子在边上受到打击,还报了110说了不是正常人的话,110打电话过来问我,我把儿子的病情跟110说了儿子发病狠狠的打了我,我现在又没钱看医生,没人管我们死活,
    2013年10月16日开发商沒有商铺,因我救子心切陆家嘴街道做红娘叫我开价,我价也开了。他们自己也说接近了只要我前夫到场,一个星期签约,还叫我们保正不变挂,上星期五陆家嘴街道打电话通知约我明天也就是星期三下午两点到陆家嘴街道,关照我区里来人叫我们不要上访,我跟他说帮我们解决了我们自然就不上访了。
    明天下午两点在陆家嘴约谈希望扬雄市长关注我家的事态发展,我说的都是事实。
    朱金娣2014年6月10日
    
    2014年3月26日有陆家嘴街道的领导,拆迁管理所的工作人员一起约动迁组与商谈”。跟我说基本接近了但要向领导汇报,只要沈金宝出来确认一个星期就帮我们解决掉,就这样我又等一个月。
    
    2014年4月21日因儿子发病沒钱就医我到陆家嘴街道要求补助点钱带儿子看病街道不管,5月4日我又到街道要求补助点钱带儿子看病,原来管我家事的领导不管了。
    
    就叫信访办谢银华来应付我然后把我打发走。
    
    5月19日去陆家嘴街道找新上任的书记,周书记开会我一直等到中午,周书记也看到我儿子的状况,我要求书记一个星期给我说法,书记说不需要当场说给我一天时间,
    
    5月20日信访办谢银华打电话问我沈金宝,沈金宝5月21日就被驻京办接回上海后被关押在梅园派出所,
    
    信访办谢银华说她不知道,我说你信访办不知道谁知道。沈金宝在梅园派出所关了一天一夜,到了下午街道派四名保安将沈金宝押回借住地看管。
    
    5月21日我为了特地确认一下沈金宝被监控宾馆里,第二天5月22日街道打电话给我要我去,下午沈金宝也去了,我们到场都意见一至了,我又打电话问征收征用办的工作人员,街道没有把我们的事跟征收征用办的工作人员说,街道为了应付我们一直在欺骗我们,5月30日我又找了书记,6月4日书记不在我没办法找了街道主任,街道主任叫信访办再去联系,我找街道一次撘一次平台从一二年骗到现在,不知道还要用谎言来骗我们到几时,请求上海市长杨雄派专职的领导来解决我儿子的住房与商铺之事。请继续关注我家的后续。
    
    朱金娣2014年6月9曰
    
    
    我是上海市民朱金娣,原住浦东大道651弄3号102室,同前夫育有一儿一女于此经营着一家餐馆。生活富裕。怎料,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好似把我从高楼硬生生地踹下,摔得半死不活。
    
    2008年,拆迁人借世博地下通道配套工程之名,强拆我们赖以生存的店铺,至今未得寸地分文的安置补偿。更令人愤懑的是,世博会结束后,该地块仍无任何响动。世博“城市让生活更美好”,我们却被美好的无家可归,家破人亡。
    
    
    六年多来,全家过着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难民生活,个中苦涩非言语所能表达。
    我家的商铺位于上海市浦东新区浦东大道陆家嘴地段,西面东方明珠,北面黄浦江,游轮码头,东面五牛城,南面浦东大道,周边还有几所重点中学和小学。是上海的龙头。
    
    
    因非法强拆,儿子精神受到极大伤害得了精神分裂症,我到陆家嘴街道找领导,请求解决儿子的安置看病事宜。街道领导称“帮你们搭一个平台,
    2012年我儿子宊发得了精神分裂症至今我每次主动到街道找领导才帮搭一个平台。
    
    从2012年到今年的3月26日,有陆家嘴街道的领导,拆迁管理所的工作人员一起约动迁组与商谈”。至今已有两个多月没有消息,近来儿子病情加重我生命得不到保障,又沒钱看医生,我多次找地方政府都沒人管,我现在每天提心吊旦生活着。每次重大节日叫我们不要到北京去
    
    称“帮你们搭一个平台,找人帮你谈,谈一次换一个领导和动迁公司经理,等重大节日过去了,再去街道找这位领导说我现在不管你家的事了皮球踢来踢去从08年至今一共换了六位领导和动迁公司经理,
    
    ,每次我亲自到街道才帮我安排约谈,每次都有不同的人来应付我,我很气愤问他们你们到底谁管我家的事,后来帮我安排了一位什么增收办的人员,我经打听原是动迁公司,现改名为增收增用。我家的商铺是政府行为,我们这块基地根本没有什么项目,没有任何法律手续,地方政府各别官员官商勾结开发商利用手中的权利将我家赖以生存的店铺非法强拆。
    
    2013年10月16日约我谈商铺之事,因沒有商铺他们叫我开价,因儿子精神受到伤害,我为了救子心切,开了最低价在我们上海浦东陆家嘴地段连一套住房也买不到的价钱都沒有落实。古人有句老话,家有百万不如商铺一间。今年我又到街道请求解决我儿子与前夫的住房商铺与儿子的医疗费事宜。街道领导称“帮你们搭一个平台,十五天内约动迁组与你们商谈”。
    
    今年3月26日在陆家嘴街道工作人员与拆管所增收增用工作人员叫把我前夫沈金宝叫来确认,他们跟我说只要我前夫沈金宝确认我朱金娣开的商铺价,我前夫确认了他们说在一个星期内就好帮我们签约。
    
    5月22日陆家嘴街道打电话叫我与前夫确过去确认,但到现在没有消息。前几天我找街道又打电话给他们,他们又在找种种理由来应付我,耍花昭来欺骗我。我无数次找他们谈,他们无数次要向领导汇报,几年汇报下来都没有结果。至今没有一位包案领导出面。现在我儿子无家可归,看病又没钱,请求杨雄市长百忙中抽出时间下基晨与我面对面的了解我家的真实情况。借点钱给我好带儿子看病。尊敬的上海市长杨雄我朱金娣说的都是事实,请关注我家的后续情况。
    
    
    
    
    手机号;13042111402
    
    
    
    上海市浦东新区东波路585弄11号101室
    
    朱金娣2014年6月6曰
    
    
    
    
    
    
    今年3月26日,我到陆家嘴街道找领导,请求解决我的吃饭和过渡费事宜。街道派了一位姓夏的主任接待了我们,这位夏主任称“帮你们搭一个平台,十五天内约动迁组与你们商谈”。
    
    我翘首以盼地等来了约定时间,却被告知12月15日之前谈。到了15日,又叫我们近日去看安置商铺。望眼欲穿地死等!我母亲从20日给夏主任打了不下30个电话,这位夏主任硬是不接电话。政府的公信力被这些基层官员丧失殆尽,我的精神也由此行将崩溃、、、、、、
    
    无奈之下,只好写信给您。我对政府某些官员的失德之举表示强烈愤慨之余,请求您百忙之中抽出宝贵时间,在我的精神尚未崩溃之前,关注我身陷绝境的严重事态!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38063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上海访民蔡文君联合国上访抗议(2014.7.11) (图)
·中共上海市委开会,上海访民有话说 (图)
·上海访民蔡文君在中国驻纽约总领馆抗议(2014.7.1) (图)
·上海访民在中国驻纽约总领事馆抗议纪实/杉本華 (图)
·上海访民蔡文君联合国上访抗议(2014.6.27)
·上海访民蔡文君联合国上访抗议(2014.6.28) (图)
·上海访民在纽约与中共小丑陈光标唱反调/杉本華 (图)
·上海访民蔡文君联合国上访抗议(2014.6.22) (图)
·何来的正规渠道 上海访民蔡文君在中国驻纽约总领事馆 (图)
·上海访民蔡文君联合国上访抗议(2014.6.18) (图)
·上海访民请求上海市长杨雄叫地方政府不要演戏了
·上海访民许国治被中纪委拒之门外,视苍蝇似的被驱散 (图)
·上海访民裘美莉6.4起失踪至今
·上海访民蔡文君联合国上访抗议(2014. 6.6.) (图)
·上海访民蔡文君在中国驻纽约总领事馆抗议 (图)
·上海访民蔡文君联合国上访抗议(2014. 5.23) (图)
·人权白皮书助纣为虐,上海访民遭疯狂迫害 (图)
·请紧急关注上海访民周雪珍 (图)
·上海访民用行动回击北京公安和央视 (图)
·“领导接待日”上海访民李雪美要求会见 又被保安扔到马路上
·上海访民李雪美等人在“领导接待日”要求会见领导,被保安从信访办扔到马路上
·上海访民国家信访局第16次大集访 (图)
·顶着烈日,上海访民集体到国家信访局 (图)
·名医焦东海及上海访民探望刚获释谈兰英女士 (图)
·上海访民第十次集访中纪委 控告地方政府不作为和乱作为 (图)
·上海访民蔡文君联合国上访抗议(2014. 5.30) (图)
·上海访民获“自由” “六四”前被警告威胁但仍赴北京 (图)
·亚信峰会上海访民遭遇‘软’暴力 韩正借力扰习
·关注:上海访民蔡培奋今天南京西路行走被捕
·上海访民在亚信峰会封路前,在陆家嘴迎寻习近平主席 (图)
·上海访民陆福忠案5月19日开庭
·亚信峰会成压信疯会,上海访民被疯狂打压(博讯独家) (图)
·老外支持上海访民要求公布官员财产 (图)
·老外支持上海访民要求官员公布财产(博讯独家) (图)
·上海访民连日打横幅举习近平谴责信访新规 (图)
·五一前夕上百上海访民到市政府前集会示威 12人被抓 (图)
·上海访民被押送北京市久敬庄/视频
·上海访民近日维权片段/视频 (图)
·上海访民郭益贵给“习总”一封信 (图)
·图 上海访民何茂珍的控诉 (图)
·从北京街头一道亮丽的风景到2013年11月上海访民再次集体访后续 (图)
·上海访民宋志华被强拆的听证会19日在虹口召开 (图)
·图片 上海访民程玉兰因要求官员公布财产被捕前的“罪行” (图)
·上海访民在人民广场打横幅强烈要求释放吴玉芬 (图)
·图片 抗议沈阳警方扣押观摩全运会上海访民拘留赵广军 (图)
·上海访民在“社展馆旧址”举牌鸣冤 (图)
·上海访民自由进出久敬庄 是停止考核还是交易的结果/尹慧敏
·《岁末年根上海访民坚持控告上海市政府》 (图)
·从上海访民的横幅看侵权与腐败的关系 (图)
·上海访民如何看郑恩宠的“事实与反思”
·上海访民徐佩玲无辜拘留 看信访处长王家军的“功夫“/何天
·访民是什么?——上海访民迎春寄语
·新征收搬迁条例会货真价实吗?/上海访民
·上海访民孙玉兰至全国政协委员吴光正先生的公开信
·为何对《劳教规定》提违宪违法审查/顾国平等上海访民
·冯正虎先生:上海访民喊你回家过年!/上海许正清
·郑恩宠等上海访民祝冯正虎获奖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