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关于吴泾镇动迁问题给中央政府国家领导的情况反映信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7月13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中央政府、国家领导:
    
     您们好!我们是来自上海市区吴泾镇的动迁村民,集体上访已经多次,但是事情仍然没有解决。压制打击反而加大。

    
    
    
    这次“七一”,我们原都想去中南海庆祝党的生日并向中央有关领导诉说农民衷肠,无奈被区镇派人粗暴拦截,节前节后仅有个别农民潜逃入京,大家除了仍然想恳求中央领导能尽可能解决吴泾动迁户被镇政府侵害利益的诉求,还有一点是关于质疑上海市令各区镇政府实行“长效机制”的措施的真正目的,和不谈退还土地财产面临着大规模断子绝孙,古今中外何有如此区市责任政府?
    
    首先,我们非常感谢中央领导讲话精神,要地方政府实行“长效机制”,这对于农民长远生计有保障是很有帮助的 。但是有的甚至多数上海市镇政府却用这种“长效机制”来合并以至主要为处理之前犯下的错误是坚决不能认同的 称长效机制是镇政府为了解决之前动迁时因如吴泾镇政府“穷”所以在动迁时土地只能以“始终集体所有之理由”想收就收,不花一个仔,也不在解决“长效”范围之内。余下只有用拆1还0、7的方式的房屋补偿措施,(附注:事实上已经是血淋淋的“浦东经验”在南汇等多区所推行的还要苛刻的拆3还2,及拆迁户另在他处房屋一概超低价“带拆迁”等都是对 “穷镇”“穷百姓”极限“可”忍受度的强迫版),现在为了‘稳定’用“补救”方式补偿吴泾动迁当时户,在得到这样的通告后百姓不是高兴而是很气愤。原因很简单,吴泾镇政府把这种借口对失地农民长远生计保障的“将政府社会责任的民生措施习惯性换变成压迫和压榨农民利益的理由”的错误思维,作为镇政府对吴泾动迁农民之前动迁时所犯错误的解决方案,借解决失地农民失地以后的生活保障的民生问题,把之前的错误统统掩盖掉,不给失地农民还土地和给其与其子孙留下祖传生存后路,所以,百姓不愿签名,但镇政府动用警察跟在后面强行签名,在没有百姓愿意签的情况下,镇政府居然用人代签,冒名顶替,吴泾镇政府决意欺上瞒下,这种卑鄙粗暴行为不但违反了党纪党规,而且已经触犯了我国的刑法,窥一斑而见全貌,可见吴泾镇政府腐败抗法到了何种严重的程度,上级政府要求吴泾镇政府在6月15号前把动迁问题解决掉,镇政府为了不使强行签名的事暴露,使用黑帮严加看守上京上访人员,撇开这点不谈,在公正的前提下我们感谢并接受动迁后的民生帮助措施,但也必须要解决动迁农民根本利益受损的问题。两件事不能一概而论、混为一谈!
    
    区律师工作组曾下基层调查,调查的结果:凡驱逐出原地的每户动迁户唯一的“得益”是分配到了限额动迁房,它全都被减少了原自有居住面积的30%以上,这还是都又同时倒欠下了政府平均18万元此“分配房”购房款,还是都是用足了100%的动迁款买的70%面积--由原来永久的祖传宅基地平房变为70年使用权的农民嫌环境空间狭小、不方便、不实用、质量不可靠的高层动迁房,拆迁征地的所有评估算计办法和实施的手段令人螳目结舌,完全是赤裸裸打家劫舍,承包地、自留地、十边地、河流道路祖坟地一寸不剩都被乘机无偿没收,贪官说,土地是国家、集体、“共产党”的(本市有一镇土地所长亲属甚至宣称:“全是区市书记和土地官员的,从前给你们使用硬是便宜了你们”),村长书记们、警察公务员们粉粉传令:“谁也不得阻拦收地”,“谁阻拦就抓谁”,而且至少先采用断电断水断路断子女工作饭碗等手段,撂下如上述还得用原房产加上贷款帮助购买的安置房,替代并实际吸光了搬迁费的话,强逼农民从此全部葬送掉祖传来源的土地房屋财产,来个万亩千亩齐换主,千家万户赶搬场的暴力动迁的腥风血雨场景,拆得吴泾家家户户倾家荡产,拆得闵行几百平方公里土地从此农民无世代立锥葬身之地(也包括上海各区),拆得片刻之间可全部轻松成为官商地王假洋鬼子私产,拆得全上海面临生态毁灭,污染、下沉谁不知死日将至,拆得区镇村官员为了上贡争权上天堂,任意篡改当地地籍档案、抹掉所有历史痕迹、撕毁帐目,操纵选举、无计不施地配合上司欺榨掠夺尽百姓,并又企图逃避罪责的双面魔鬼,拆的农民统统被毁祖灭迹进入地狱成为奴隶,没有地方告状诉说 ,没有讲理讲法地方、而且上海竟有浦东区被夸是旗帜与榜样,有人揭露其中真实情况就给千方百计杀人灭口,谁说浦东式拆迁人、开发商里就没有当地近代“特产”-—名符其实的强盗流氓土匪海盗、甚至还有当年汉奸、潜伏特务们子女在乘机报复先烈、反攻倒算农民、野心夺权、掺入宗族分裂斗争,以及新的吃人的老虎和有毒的苍蝇们,不仅借拆迁“闷声大发财,还借居民农民无权无势落井下石,甚至兽性大发、借改革口号去干消灭种群之事?这是什么事啊?不是比大洪水、大地震还厉害的大毁灭吗?这些不都是挂着共产党为民服务招牌却誓与人民不共戴天的敌人与仇人?他们颠倒黑白骂维权市民是刁民,骂抗日英雄革命先烈及其遗孤是反革命,骂敢言劝导的知识分子是反动文人,并想一个个暗杀失踪,他们大建皇家别墅,大圈星级庄园,一人一次卖地吞地几亿几十亿,拆迁死了人,拍手称快说是”很正常”…黑道黑社会耀武扬威,恐怖袭击式维稳成为儿戏,“土地开发”“拆迁征地”攘成为恶权恶政疯狂、权力溃败私授、不少党员官员争相祸国殃民、不顾亡党亡国的可怕结果,眼见到处是道德崩溃,公平正义丧尽,,
    最后调查组负责人坦言查不下去了。
    
    
    
    党中央国务院,是否应当深入调查是谁把上海的党和国家的威信、诚信一扫而光,造成民怨沸腾、进入爆炸临界点!而且进入越镇压越爆发的状态,试问,全市全民突然失地失家园遭驱逐是否属于典型反人性、反人类?世上哪有本市的地方父母官如此迫害蹂躏本市的世代居民、毁其祖宗、捣其窝巢,掠尽民财,断其生息的,上海至今不打老虎连苍蝇也不敢碰,对贪官的宽容已经导致百姓上访是死,不上访也是死、随时会爆发官逼民反的危险!人民寄希望于习总,但如果等不来解决的希望,市民会发起募捐,为闵行等区与市几个贪官妄臣铸造大小模拟塑像,设法埋在重要街头巷尾、田边路沿,象秦烩那样几百年仍被众人唾骂,他们不遗臭万年天理实在难容啊!
    
    一年多来,吴泾的动迁村民一直要求镇政府公开动迁村民先提出的以下浅易诉求,但始终没有答复。
    
    1:要求镇政府书面公开各地块的征地价格,却始终不予理睬。2002年——2004年当时的吴泾的地价是50——60万一亩,2004年以后的土地价格更是直线上升,现在至超过千万,但是镇政府却以18—26万的价格低价卖出。。
    
    2要求镇政府公布镇政府领导所称的吴泾的动拆迁拆1还0、7是合法的依据,或是上海市政府的相关政策规定,并希望镇政府盖以公章确认,但是1年多来动迁百姓始终没能如愿,镇政府也始终回避这些问题,不能让你诉讼异议。
    
    3,要求镇政府公开上报到上级主管部门的动迁补偿价格,却始终没有书面答复。并在动迁村民出示建设银行调出 部分村民补偿价格给镇政府相关领导后,村民再去调阅却遭到拒绝,称是收到政府通知不允许动迁村民调阅。(部分村民 动迁价格上报相关部门为4000元每平方米,实际动迁户每平方米2300元不到,这是最低档次的环保动迁,其他的如国有土地动迁,上报价格还要高)
    
    4,动迁村民要求镇政府公开每个村征地的时间,以及拆迁许可证,也未能如愿,某些村拆迁许可证已经过期,却用欺骗的方式进行违法拆迁。更有一些村连拆迁许可证都没有就非法动迁。
    
    5,在种种不合理和不合法的前提下,动迁村民要求政府公开区政府以及镇政府以何种方式入股动迁基地上的紫竹高科技园区,区政府以及镇政府各占股份10%,动迁村民质疑;是否有人冒充二级政府、暗中用土地折价的方式私自入股科技园区,而且后台背景不小,还有地王老虎参与并有更多更大股份之嫌。
    
    6,在问及“拆迁人”是镇政府还是紫竹科技园区还是华师大时,镇政府答复不是政府,再问及那动迁补偿款予与动迁房关政府“穷”与“富”什么事时,却顾左右而言他。
    
    7,动迁村民去村里调阅各村集体资产时,为何遭到拒绝?某村领导为何被问到一些关键问题时,气急败坏的说每个村都有问通,并不是我们一个村有问题。就是说已经销毁帐目。
    
    8,长效机制以房产投资方式,每年1、2万元发红利,10年完成,先不说离表面 调查的欠18万的认定还有一定的距离,再说要盈利了以后才分发,镇政府在当前整体低迷的形势下如何保证盈利时,回答只说“长效机制”一定会让百姓得益,一边却私下到处拉各种关系让动迁百姓签字,而不是光明正大让百姓心悦诚服。
    
    9,要求镇政府牵涉到吴泾动迁的相关领导,公开把2002年之后的年收入及房产置业等相关信息,并一并提供家属的年收入以及相关房产置业信息,16个月来毫无信息,并对百姓嗤之以鼻。
    
    长达16个月的坚持集体上访吴泾的百姓还是保持一定的理智,并没有如同其他有的城市的受害百姓那样去走极端,始终遵循国家的法律法规,按照正常的程序上访寻求出路,始终相信国家、政府、党是永远一心为民的。我们苦苦等候真理、公正,也一直相信国家宪法赋予我们的权力——上访,是一条唯一光明的出路。希望得到政府的公正解决,是我们广大利益受害者的共同心声,尽管我们始终如一的相信政府相信党。但是,我们吴泾农民的温顺脾性以及历来循规蹈矩的心性却成为了镇政府强权黑暗的牺牲品。
    
    从2011年2月开始踏上寻求公正的道路,已经有太多的人饱受欺压,其中甚至很多是老人,从一开始的警察,到规定警察不允许参加动迁,到以后的城管,又因为城管都是本地人不能太多执行所谓公务,到之后现在的外省来沪社会闲杂人员(俗称黑帮),哪一批的手上没有吴泾动迁百姓的鲜血!?
    
    2012年5月16日,从吴泾镇政府大门冲出的一批着便装的外省人恶意驱赶上访百姓,并施行暴力殴打行凶,此次事件直接导致多名村民受伤,更严重的是闵行吴泾镇共和村16组9号杨贵明手臂严重骨折。作为失地农民真的不能理解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人民政府能做出这样的恶意行为,发出如此伤天害理的命令!如何谈为人民服务?作为农民只能哀叹!!
    
    当我们动迁百姓在正常合法的程序下申请调阅一些相关的动迁资料遭拒绝时,当正常的合法的上访得不到合理合情的解决时,当动迁百姓一面听着政府领导絮絮叨叨的说着政府如何如何的“穷”,一面却看到镇政府利用上级部门为解决动迁问题下拨的资金乱发物品奖金,奖励镇压动迁百姓有功人员,大包小包的往家里拎礼物,并大红包、小红包的分发着,当我们在镇政府广场日夜苦苦等待政府为我们失地农民解决问题的时候,看到的却是“声色犬马,夜夜笙歌”。我们动迁村民欲哭无泪,我们调阅资料无门,上访寻求公正又遥遥无期,寻求报刊杂志网络却始终不予接待,以及遭到和谐警告,镇政府一边调遣大量社会人员在各小区出路口恶意拦截上访动迁百姓,又恶意克扣动迁村民家中老人的每年养老金补贴来警告上访老百姓,并警告老人及其家属再上访一分钱也不给,子女的工作全部辞退,(在镇政府权力管辖与可及内),回头又对动迁村民口口声声称上访是合法的,这是百姓应有的权力。
    
    对于我们底层的农民在寻求公正得不到解决、在上级领导置之不理、上访遭到恶意阻拦之后,只能用我们农民认为可以让政府领导看得到听得到的方式,拉起横幅标语寻求另外的出路,当我们挂上:坚决响应党中央号召严惩腐败、当我们撑起:还我血汗、还我面积的横幅标语时,遭到的却是镇领导以及公安警察的警告,被告知这些是反党以及危害国家安全的标语,并恶狠狠的威胁警告动迁村民要“小心点”。我们农民是没文化,所以在被镇政府动迁时坑害了自身的利益而蒙在鼓里,但是我们再没文化也知道所挂的横幅上面这些的字跟他们说的反党反革命反政府以及危害国家安全搭不上边,我们农民再没文化却知道一点: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更知道一点:贪官污吏才是真正的危害国家安全。
    
    历时1年又4个月了,深受家乡先祖陆逊“厚忠”“廉洁”和中国文宗陆机之善良忍耐的中国文化传统影响的我们上海闵行区吴泾镇的动迁村民依然相信国家、党、政府,也相信党中央、国家中央政府能解决上海动迁百姓之忧,能还闵行动迁百姓以公正,能杀吴泾贪污腐败之风!
    
    此致崇高的敬礼
    
    上海市闵行区赴北京中南海喊冤的吴泾镇全体动迁失地农民敬上
    
    今次受吴泾镇全体动迁失地农民委托带信逃离监控到京的闵行拆迁户代表、并将在中南海为家里失地失房与为6岁女儿受报复报不上户口喊冤的蒋月飞电话15721467618
    
    2014-7-6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29051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上海闵行区金月林被派出所传唤
·上海市闵行区浦江镇农民黄玉琴写给俞正声书记的信(3)
·控告闵行区人民法院立案庭庭长渎职侵权/金月花
·上海闵行区金月花居住权被剥夺后又失去散步权(图)
·上海市闵行区新虹街道党委书记派保安暴力阻止当地居民上访
·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立案庭是这样办案的/沈佩兰
·上海访民沈佩兰申请立案被闵行区法院忽悠之全经过
·上海沈佩兰被绑架殴打反被罚款拘留 闵行区公安分局纵容违法事件
·上海访民沈佩兰举报闵行区马桥镇设黑监狱关押访民
·黄玉琴致上海市闵行区浦江镇镇长的信
·行政再审申请书/上海 闵行区华漕徐月兴
·上海闵行区被强拆户的生命得不到保证
·致中共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政府区委书记、区长的信/黄玉琴
·昔日江西女,今日拆迁户,独自面对行政案/上海闵行区黄玉琴(图)
·如此政府官员,百姓以何为生/上海市闵行区华漕镇的访民
·谈上海市闵行区华漕镇政府在强拆中的违法行为
·上海市闵行区华漕镇朱小琳行政起诉状
·上海市闵行区华漕镇被强拆户再次被上海高检愚弄
·上海市闵行区黑法院暴力驱逐公民代理恶行大曝光/上海许正清(图)
·上海七旬男子与妻告闵行区政府 索赔2.11亿元
·冯正虎: 约谈闵行区人大代表的通报(一)(多图)
·请关注上海市虹桥综合交通枢纽闵行区维权人士
·上海闵行区马桥镇失地农民第七十二次游行申请
·上海闵行区马桥镇失地农民曹玉燕、罗秀莲拘留30日释放
·上海市闵行区马桥镇失地农民被抓
·上海闵行区马桥镇失地农民第六十八次游行申请,浦江镇农民第十次游行申请
·上海闵行区吴泾镇农民静坐抗议5人被抓
·上海闵行区发生1.2级地震 市民反映震感明显
·上海金月花:致闵行区、颛桥镇信访办公开告知书
·上海市闵行区马桥镇农民的控告
·上海闵行区浦江镇农民黄玉琴写给俞正声的信(二)
·上海闵行区:如此地方政府官员,百姓以何为生?
·上海闵行区给农民造别墅?/黄玉琴
·闵行区镇长助理也是“临时工”吗/吴贤德
·为稳控中央政府应该打压谁?/闵行区金月花
·紧急求救/上海市闵行区马桥镇农民沈佩兰
·上海市闵行区华漕镇被强拆户顾秀琴不服二院判决提起申诉
·陈无忧:上海市闵行区华漕镇被强拆户不服闵行法院行政判决提起上诉
·上海市闵行区华漕镇被强拆户张龙其被上海检察院违法提起公诉/上海维权
·“感谢”上海市闵行区讲实话的区长/金月花
·举报闵行区马桥镇旗忠村支部书记勾结陈良宇搞圈地运动(续一)
·举报闵行区马桥镇旗忠村支部书记勾结陈良宇搞圈地运动(续一)
·上海市闵行区马桥镇农民致胡锦涛信;圈地强占土地一万余亩
·陈无忧:上海市闵行区华漕镇被强拆户不服闵行区土地管理局行政裁决提起诉讼
·刘红英对闵行区房地局知法犯法的控诉/上海维权
·控告中共上海闵行区法院行政庭庭长丧尽天良硬逼年近八旬身患严重心脏病的老人到庭审理/上海维权
·上海闵行区法院黄江继读作恶践踏中共法律/上海维权
·上海市闵行区信访部门私设黑监狱/上海维权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