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江苏盐城商会副会长陆云峰替受贿单位做协调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7月04日 来稿)
    
    
     (录音)

    苏州王颖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一案的举报材料
    时间:2014年5月6日
    人物:陆云峰 李春霞
    陆:动作挺快的
    李:嗯
    陆:两点坐飞机过来的?
    李;一点。
    陆:这是哪个?
    李:是我弟。
    陆:你先生没有过来?
    李:孩子小,他在看孩子。
    陆:你到我办公室来,包不要带,现在都给你搞怕了。
    陆:飞机几点钟?
    李:一点飞机,二点二十到上海虹桥机场,坐高铁坐到这。
    陆:我父亲出了车祸,所以我心情比较着急,摩托车跟汽车撞,要动手术。
    陆:我给你叫过来,给你简单的交流一下,有几个事情,一个是吴中区公安局刑警大队找过来应该是上个月,第二个事情关于网上投诉 ,第三个是跟你讨论一下沟通接下来怎么弄。首先,你这种方法难对付,跟我没必要,我跟丁总法律上没什么关系,但是只要事情往好的方向做,就不要去害人,你的目的告诉我,我们的想法也告诉你,大家谈到一起去最好,谈不到一起去,求存同异。如果同也不能求,异也不能存,那就一拍两散,第三个方案,没有其他路可走,我们先从上月谈话的情况我们来沟通一下,目前刑大找她谈的内容,一个呢,经取保脱保的情况,因为这个谈话我在现场,他单独谈我也在,然后谈完以后我们又去领导办公室,就是负责这个事的领导,这个事情脱保导致了他们要拘留,为什么要拘留呢?本来早就送检查院了,因为送检查院要连人一起送,检查官要跟你去交流,那你人不来这个材料你不能送检查院,那就要把人先弄过来,人不到案没法送检查院,到案才能送检查院,这个事情大家要面对现实,这是一条我已经确认过,第二条呢?公安、专家已经看了,王颖这个案件不具备取保候审条件,后来被取保侯审了,为什么取保候审?这里面有问题,他们组织上要去调查清楚,不具备取保,什么原因?组织上要求调查清楚,这个调查清楚要求公安去自查,你们可能举报到省纪委,苏州纪委也要求吴中公安要查清楚,不具备为什么取保?谁在里面做工作?这是第二个问题,第三个问题也是领导讲的肺腑之言,你们这个事情要停止影响XXX,XXX因为省纪委责成苏州纪委跟踪这个事情,并且要吴中公安随时向省纪委汇报,你查的情况要汇报上去,那么公安内部的意见,什么意思呢?你处理好,和举报人之间沟通好,不沟通好公安其实也怕,他觉的这个事情对谁都不好,为什么呢?无论是对丁总也好,对我也好,对你们也好,丁总拿不拿钱我不知道,但是有一点她肯定脱不了干系,今天公安刑警大队找她,明天纪委找她,后天我们苏州市政协找她,会一直有人来找,找到后来会把名声找坏,一个人的名声啊,人家外面的人会说你拿了钱没办事,或者办一点事拿了很多钱,对不对?这个名声出去是对丁总不利的,对于公安来讲,不管怎么样,你总是违规的办了取保候审,那么这里面调查,查也查不清,相关负责人都有影响不好的可能性,所以带来的后果是谁也不敢对这件事过问下去,谁过问就谁有嫌疑了,那就让他正常走下去,正常走,判实刑是很正常的,哪怕是一年半、两年半、三年半都有可能,判实刑就意味着在里面坐满,坐满就是服满刑再出来,他是三年以上不具备减刑条件,那么根据这些情况,我现在来给你沟通什么内容啊?直截了当,我首先要跟你坦诚相见,就是咱们要实事求事,你的目的就是要王颖少受罪,目前已经受了罪,对不对?接下来尽量少受罪或者出来。
    李:对。
    陆:这是一个问题,至于钱的问题我们再换个话题谈,作为我站在第三者旁观者的情况,虽然我老婆和我关系不好,但我也不希望她碰到麻烦,你比如你讲她诈骗也好,什么也好,即使不成立她也够烦了对不对?但是成立不成立是由公安或者法院去界定,不是你我说了算,基本上来判断,这个难度很大,但是她避免不了麻烦,我们这样损人利已的事情做了没有意义,但是你这样一弄对我触动很大,我觉得我做为一个第三人,我觉得对你不公平,不管是30万取保,60万放出来,毕竟现在人没有放出来,我觉得60万有点过了,这是我凭良心说,我也不愿意站到谁的立场说,我站在公平立场,那么30万确实取保了,取保以后不是她原因造成的,是她脱保造成的,那也就算了,30万拿走,但是后面还有,毕竟人没有出来到现在为止。所以我今天请你来也是领导要求我讲这句话,你相信我说的话是没有虚假的,因为从公安、检查院一周左右会去提审她,然后把材料退公安,他要让公安再补充,到补充材料时,公安也需要我跟你这方面谈妥,谈妥以后他补充,因为公安的材料很大决定于检查院要给建议,公安弄材料,决定权在法院身上,但是检查院和公安的环节是材料和建议,如果检查院建议,或者公安把材料比如说她主动退赃,主动举报什么其他讲清楚等等,他可以把这个情节上,我们要做的是什么呢?尽量不能实刑对不对?我们要往这个方向去,做为我来讲大家能谈到一致最好,谈不到就各走各的渠道,如果说拿钱30万这是应该的,毕竟做了工作了,至于后面情况谁也控制不了,后面这个情况什么时候拿呢?谈好了缓刑人出来,这一点我们双方能不能双方一致?
    李:能。
    陆:如果能一致,我们就往下进一步谈,下一步我可以做到什么呢?我可以做到30万我来想办法,但是我不给姓陆的也不给姓王的,因为我跟她们没见,我跟他们不发生关系,我只跟你,如果说钱拿去你不委托我们也可以,你去跟其他人联系,不管张三李四也可以,如果你愿意找我也可以,找我我有我的办法,你不要管我去找谁,但是我们的有关部门他不愿意涉及更多的人,比如你的举报再反映到其他地方,苏州这个地方太小,会让人感觉到里面有猫腻,会觉得里边有小动作,没有小动作判实刑很正常,就是三年以下也可以判,也可以判缓,那么决定权在谁,在法院,我们其他的只能做材料和建议,这个事情能办,但是我不希望你再制造任何事情,到时候我也不能保证百分之百,有一定的希望和把握,目前我觉得六到七成把握是有的,万一出现其他因素呢?或者有新的什么案情对不对?这个是我能判断的,估计在6月15号或6月18号之前,第一次开庭,我准备一开就判,如果说开一次不理想再开第二次,就是要往缓里走,对不对?判实了就没有意义了,我的意思是你愿意就委托,不愿意就拿回去随便找谁,委托也可以,这个前提是公平,不管30万也好60万也好,我们是成功了才能拿这个钱,不成功不拿这个钱,这个是公平的前提如果说正常可能花10万就可以委托一个律师对不对?成功你才能拿这个钱,不成功5万10万不得了了,这个如果大家一致也可以进展下去对不对?风险的概念就是那么个意思,所谓风险就是你花了这个钱,不成功了律师不能拿这个钱,他有保证,如果说后面,比如说你已经花30万了,那么后面你就不能要,只要一两万出庭就行,估计啊最多不能超过五万,这个是我判断,那么成功了你30万50万随你,双方只要愿意就行,这个价格是双方协商的行为,没有硬性规定,如果大家能达成一致,首先你愿意委托原来的律师走下去,这个你要考虑好,如果你有更好的发现也可以,我们这个事情是去协商的,不存在命令,也不会命令你,我要了解这个情况到了什么程度呢?7号昨天送检,他一个礼拜就要退,如果做工作马上就要,而且还要到检查院,公安检查院两个部门不一样,他面对的一个是检查官一个是警官,下面就要准备一个答辩状什么的,也要跟王颖见面,然后让检查院退到公安,公安补什么材料,因为检查院对他不利,公安必须,你是不是给我们发自内心去讲,说实在的领导很生气,真的很生气。
    李:我也不想这样。
    陆:生气的程度让我难以想象,用他的话咬牙切齿到什么程度,不管你是什么事,他从来没碰到过,苏州比河南发达,苏州几十万不算什么,河南几十万就是一个很大的天文数字,也可能是你们那里条件的事,但是到现在为止,我认为我站在公正我不讲谁对谁错,这个公平你认,我们就往下走,明天我再把李律师叫过来,如果愿意走下去,如果不愿意了我们就不说,钱我退给你然后我们一拍两散对不对?如果愿意我们连在一起谈好了我们双方就是一个委托代理协议的概念,就是你委托我办成了怎样,办不成怎样我们写清楚,这样我们会努力的把它办好,但是前提是你要停止网上的举报,网上的宣传,网上举报很烦你知道吧?
    李:我也不想,你也知道我只想我姐按我们以前说好的去弄,我其实一开始就不想把事情扩大化,我为啥也把录音视频给丁总,那网上才发多少?我实际上我手里都有百十段,我为啥不往上放?我只想让我二姐没事,但是我提前先给朱全英然后朱全英也给丁总了,就是我不想把事情扩大化,但是我觉得我们事先谈的是啥就应该咋做。
    陆:对,我知道有一点是对的,就是我们怎么谈的怎么做。
    李:你不应该办了一半不管了,那钱也出了,事也不办了。
    陆:她后来不管了?
    李;对。
    陆:那我不知道。
    李:不管了,也不接电话,后来我让朱全英去找她她让朱全英不要去管这件事,你说我生气不生气呀?
    陆:那你为什么不跟我说呢?
    李:她不是说你俩离婚了吗?她中间你知道不知道?本来小陆给你联系,她不让小陆跟你联系,那一段录音你不是也听了吗?她都不让跟你联系。
    陆:不管怎样但是我是公平的,我再不好,我要站到公正立场。
    李:是。
    陆:她对我再好,我也不能偏向她,因为人要讲道理,社会上不管你是公安还是纪委,不管你是黑道还是白道,社会上做生意的也要讲道理,你河南的还是苏州的都要讲道理,这个道理要双方认可才叫道理,不认可就是没道理。
    李:你说换一句话陆总,如果是你的话,你钱也花了,到最后没人管你了,弄了一半没人管了。
    陆:换了我,我肯定也不罢休,至少你在努力的积极去做,做了以后,至于最后的结果不怎么样,但是我心里这口气是顺的。
    李:对,对。
    陆:现在问题是她表态了不做了?而且你以为她收了钱了,对不对?这两个事情让你无法忍受,而且人还在里面。
    李:对
    陆:这是你的想法,我可以理解,这是一个,第二,下一个事情你找我不要找她,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一旦不是缓,或者人不出来,第一天或者第二天我就把30万给你,这点是必须的,或者你现在要,我明后天也可以给你。
    李:我现在不要,你既然给我叫过来我相信你。
    陆:就是什么概念?我不希望这个扩大,要保护好帮助我们领导,你连他都保护不好传出去社会上谁给你打交道?没人敢,苏州地方太小了,听说是昨天,昨天下午下班时,他们政协领导打电话给丁总,你知道吗?
    李:为什么呢?
    陆:他肯定是纪委,或者是公安反映到那边去,这个比丁总在苏州接受处分都严重,因为这个影响什么呢?组织上,领导上。
    李:丁总是政协委员。
    陆:对呀,你知道这个事情呀。这个影响对她是什么概念你知道吗?你想下面再连任不可能,如果传出去人家不知道的人,传出去很难听啊,人家会说你跟领导是什么关系?所以我不希望这个事情再发生,如果我们谈妥了,如果你相信我们,我希望你网上那个停下来。
    李:我网上可以撤了。
    陆:撤了,这样什么省纪委,什么苏州公安,这个事情是公平代理的事情,我们自行解决,你就跟陆云峰自行解决,不再追究其他责任,既然我已经弄了,你也不要跟其他人去讲这个事情,人出来是硬道理。
    李:我也不想这样,你想想如果一开始丁总是那个态度的话我只有感激,我可能不可能最后逼到那一步?我也不想那样?你想想我们花钱就是想把人出来。
    陆:还有个事情你要心里平衡,苏州没有抓王福升,为什么没有拘留他?没有拘捕他,原因有两点,第一,王福升在河南公安已经取保了,他的案件在审理期间,抓他已经没有意义,随时随地也可以通过河南公安找到王福升,所以你们心里要平衡,不抓他是对的,第二条领导给我讲,苏州的经营具体是由王颖负责,王福升仅仅是苏州开了一个分公司啊,你们要心里平衡,不要不平衡,领导讲了我相信他讲的是真话,所以王颖要承担责任,是主要责任不是次要责任,刑事犯罪和民事犯罪是两回事,民事犯罪是指钱多少,刑事犯罪只要你做过,比如说我打个比喻,我打了你,虽然没把你打死,但是我打了你就犯罪了,虽然我没有打死你,不因为你没死我就没罪,我这叫致人于轻伤明白吗?他的行为构成犯罪发生,不管你的钱是给了王福升还是张福升,所以你们应该清楚她承担责任是应该的,而不是你们说的讲讲课,这是领导分析的,如果这两点想通了我们再继续往下谈。
     陆:但是现在这件事变成,他们内部不行,不管你是公安还是纪委,因为大家都知道这你这件事走下去对谁都不好,那你怕大家都不开口,因为是可以判缓刑,便是判缓刑的权利在院长手里,判缓刑很正常,判缓刑需要一个解释,所以我们之间谈妥,我们达成一个内部的只有我们两个人之间的协议,然后我们就按着去做,明天上午把李律师叫来谈妥你就可以回去了,这边全部交给我们,你认为行不行?
    李:行
    陆:我要请你撤掉网上的,什么举报不举报,对人没好处的事情。
    李:我并不想这样做,你以为我很想这样的陆总?我前边来了几趟。
    陆:但是你要跟我讲啊,你从来没说丁总不管这个事了,我开始找陆总了,你跟我讲其实我现在跟丁总关系蛮好的,为什么?因为我觉得孩子在这里,孩子在外面上学,她也希望父母好,我也不希望丁总不好,这都是讲的真心话。她虽然背后讲了我很多话,但是这些事情都过去了,人要心胸开朗一点,一定要包容,那怕是对自己的仇人,敌人,你首先要去检讨让她感化,只有这样,也就是说丁总和你之间的交往,你威胁她她咽不下气,最后大家搞僵了,两败俱伤,那有什么意义呢?这就是你们双方都不好,心胸太狭窄,做为我来讲,刚开始我知道,你们开始找的我吗?最后李律师在办,丁总在设计你没有按照一步步来,后半部没弄好人家可以不理,有一说一有二说二。
    李:我们要的也就是缓刑,我们也没说无罪,不管咋说那300万是我们逼着王福升要过来的,要不一分他也不会给,再说我家还有钱在里面。
    陆:王福升这个事情他也到公安来过了,公安做了很大工作了,把王福升找过来,到银行去了,也找过他们小陆了,你们也去过吧?
    李:去哪儿?
    陆:去公安。
    李:没有还是我上次的时候。
    陆:你把上次那个举报过程说来我听听。
    李:上次你不是说让我去纪委哪,然后我问李律师,我说那陆总什么意思?我说他咋说让我把东西交到纪委啊?他说他听了也吓了一跳,然后我那时候看你那样说,然后丁总也不管,纪委一直给我联系,所以我就把东西交给他了。
    陆:纪委怎么会跟你联系?
    李:纪委是网上发贴,政府网上发贴,其实丁总不知道,我带到他办公室的都是一个河南日报的记者。我们本来准备把所有的录音视频剪辑,拣重要的拼成一个电影,一个片断放到网上去。
    陆:这个事情你们这样做是有你们的原因对不对?至少你们心里能平静一点,但是反过来想想,人要么求财,要么求气,你出一口气或者拿到钱都可以。你现在是出了一口气,但想开来大部分是错的,丁总是一方面,毕竟全力帮过你们,你可以要求后面的30万还给你们,这个我觉得是合理的,但是丁总这边不管是不对的,你既然承诺人家,那你就要解释好,你不做好解释工作你不弄好后序,又存在抵触性,只能说明一点你自己确实存在问题,存在什么问题呢?你拿的多了。
    李:你知道不知道陆总,还表示啥?我们当初可不是主要是让取保,我们当初是让没事,不然话刚开始我们逼着王福升拿的是500万,你知道为啥?因为我把王福升的东西放到网上了,当时已经影响到他的分公司了,所以他当时是必须拿这500元。
    陆:你们先早点休息一下,我来看李律师明天上午有没有空?
    李:我还住到这边?
    陆:方便,近一点吗?然后我们明天把这个方案定下来,既然你来我们写个委托把她弄出来,我们之间搞个委托协议,这事情就不要再去举报了,你举报到最后把他们搞臭了,能判实刑,为什么?领导说你们敢举报往上限判,这样有什么意义呢?我们也没好处,你也没有好处,领导为了显示没关系,他们非要判重,现在我们把重点放在法院去,跟公安没关系了,法院公安会间接的去做,所以这件事要悄悄的操作掉,不要再去声张,明天上午我们弄完下午就可以回去,这个事情交给我们,等她出来那天你们过来就行了。
    李:行,我晚上回去先把那东西删掉。
    陆:网上东西先删掉,原则就是,出来就算了,不出来我给你30万,但是既然做了我会努力的,我现在有七成把握,但是接下怎么弄,如果这么弄好了,我赶快让检查院退到公安,要操作了,我让南京的过来跟法院去沟通一下,预先沟通好,要缓刑要院长签字,不要再去搞其他的,你就跟我联系,我运作李律师出庭,南京的三个就够了。
    陆:我觉得你们这种亲情难能可贵,值得我们学习,丁总我也批评了她。大家一定要以诚相待。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32003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江苏盐城商会副会长陆云峰替受贿单位签协议(录音)
·实名举报:苏州市职业大学校长崔志明贪污受贿涉案达数亿元/顾莉
·举报:中科院副秘书长吴建国受贿,为情妇、亲属谋巨额利益
·徐崇阳系列举报:硚口区法院秘密受贿,对抗党中央
·徐崇阳系列举报:武汉市司法局官员秘密受贿构陷公证书
·徐崇阳系列举报:举报武汉市市政府官员秘密受贿,动用枪支
·实名举报贵州省安顺市市长王术君受贿索贿行为
·武汉余波联合国维权:受贿者被送上审判庭,行贿者确安然无恙 (图)
·武汉江夏区城建局造假护假、满口鬼话、涉嫌受贿/韩龙
·北京高法院长池强涉嫌受贿--致中纪委书记贺国强的公开举报(五)/吴业夫
·北京高法院长池强涉嫌受贿,中纪委却无动于终!/吴业夫
·官员受贿没满5千不用劳教,百姓犯了小错却要劳教
·塔尔寺古建维修队队长昂秀贪污受贿,堕落腐败,损坏塔尔寺的利益
·郴州林业局欧晓龙等7人莫须有的“受贿”罪名
·广西梧州警察受贿、做伪证、刑讯逼供,公安是土匪
·上海政协主席冯囯勤受贿两套别墅/郑恩宠、陈建芳等38人
·原湖南省邮电管理局局长张秀发一家的受贿丑行
·许锋:受贿“上交”岂能不受罚?
·冀文林等三名中国高官因受贿或通奸被双开 (图)
·湖北省政府原副秘书长彭勇受贿被开除党籍 (图)
·周永康前秘书等三名高官因受贿或通奸被双开 (图)
·徐才厚受贿四套房产 现金四千万
·徐才厚被开除党籍移交司法 通报显示其受贿四套房产现金四千万
·徐才厚直接和通过家人受贿 情节严重影响恶劣
·脱光再谈钱 来看官员受贿时的自保奇招
·湖南高管局原局长受贿千万元一审被判无期
·万庆良被查内幕:涉受贿包二奶 (图)
·徐才厚受贿太多 收贿一箱现金未打开 (图)
·中国高官许杰“受贿、通奸”被开除党籍 (图)
·开封市长原助理王受贿300余万一审被判15年
·云南司法厅原副厅长康晓东受贿逾5百万囚15年 (图)
·江苏徐州市原人大副主任丁维和涉嫌受贿被逮捕
·商务部副处长受贿被开除党籍 参加夜总会等活动
·苏荣被指授意删改桂松审讯光盘 其妻受贿逾千万 (图)
·安徽前煤官涉受贿315万判囚13年 (图)
·刘铁男被公诉仅涉千万受贿 未提情妇往事 (图)
·重庆原招投标办主任受贿千万囚终身
·先脱衣再谈钱 别把干部受贿前“安检”当笑话
·情妇送房不算受贿 贪官小伎俩很傻很天真
·抓受贿不抓行贿,“选择性执法”为哪般?
· 真实举报吉林省吉林市中级人民法院党委执法领导渎职失职受贿特大腐败案
·内蒙古一原副市长受贿千万一审死缓
·一些贪官受贿有“遮羞布”——哥收的是人情……
·派出所收保护费涉嫌受贿/郭兵
·打虎亲兄弟,受贿父子兵?/李辉
·受贿处分一年咋成了局长的“年休假”?
·行贿受贿:无关鸡与蛋,纯属狗咬狗
·“受贿”变“借款”,就算付息也难息事宁人!
·决策失误或比贪污受贿更可怕
·贪污受贿落马名利统统归零 "腐败代价账"的警示 (图)
·冼岩:论领导干部为什么要贪污受贿
·有权有关系 中国就是贪污受贿的天堂
·先抓几个受贿5000元的贪官吧
·评:海淀法院集体受贿非法强拆!
·重庆副县长受贿51万/邬锦晖
·从“抽烟”到“受贿” ,周久耕是如何倒掉的?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