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结党营私欺下瞒上:基层官员目无中央自立王国?
请看博讯热点:圈地毁田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6月20日 来稿)
    被拆迁户的“中国梦”诉求
    
     结党营私欺下瞒上:基层官员目无中央自立王国?

    ——揭露涟源借省运会骗地顶风强拆背后隐藏多少罪恶!
    
    正值热烈响应习总书记与党中央号召老虎苍蝇一起打,中纪委要求媒体增强对社会舆论监督,全国反腐情势不断走向高潮,问题官员接连落马之际,湖南涟源部分不法官员互相包庇违法骗地、顶风强拆肆意妄为,严重损害了群众利益,割裂了党政和群众的鱼水关系,与全国正如火如荼开展的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大唱反调。
    
    2013年4月19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决定在全党开展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 11月,中央印发了《关于开展“四风”突出问题专项整治和加强制度建设的通知》。《通知》要求,整治侵害群众利益行为。坚决纠正征地拆迁中损害群众利益行为,严肃查处补偿款不按标准及时足额发放问题。12月,湖南省国土资源厅联合省监察厅、省公安厅下发了《关于开展坚决纠正征地拆迁中损害群众利益行为专项整治行动的通知》,启动为期四个月的整治行动,重点对不依法安置、补偿款不按标准及时足额发放的,不按规定、以非法方式强行征地拆迁的行为进行严肃查处。
    
    可是,就在整治行动期间,围绕涟源市“幸福城市棚户区改造工程”,记者调查发现如下惊心动魄的事实:幸福城市棚户区改造工程实为房产开发、制造虚假文件骗取省(2013)第432号批文、在具体实施时采取威胁恐吓株连公职亲属停职、不需共权人签字强签“安补”协议、安置实行“官亲”好友优惠弱民不予安置、公安介入强拆民宅、执法人员违法非法拘禁公民、五千万拆迁款去向不明、法院听证会当事人与法官密谋等。如此目无中央,难道涟源不法官员要自立王国?
    
    毫无疑问,这不仅给涟源地区的社会发展与构建和谐社会增添极大负面因素,严重损害了党和政府在该地人民群众心目中的地位。如此等同目无中央、自立王国的恶政与害群之马任由肆无忌惮横行,不断加剧割裂社稷赖以安身立命的民心基础,党又如何能够领导国家与人民实现民族复兴的中国梦?这起错综复杂的案件,通过记者多次调查取证,逐渐一一还原出来。
    
    一、四次征地农地全失的农民交不起社保成“负翁”
    
    1996年,涟源市曾经爆发五千农民包围涟源市政府的反贪腐群众行动,西方反华传媒将之称为“农民起义”。贪腐恶政一度逼迫农民忍无可忍,自发团结起来讨说法。而今,历史去之不远,涟源市的部分官员依然变本加厉,对农民敲骨吸髓式的盘剥压榨,这不禁让人想到共产党的核心创始人毛泽东曾经说过的:“大民主也可以用来对付官僚主义者……有些人如果活得不耐烦了,搞官僚主义,见了群众一句好话没有,就是骂人,群众有问题不去解决,那就一定要被打倒……如果脱离群众,不去解决群众的问题,农民就要打扁担,工人就要上街示威,学生就要闹事。凡是出了这类事,第一要说是好事,我就是这样看的……我们一定要警惕,不要滋长官僚主义作风,不要形成一个脱离人民的贵族阶层。谁犯了官僚主义,不去解决群众的问题,骂群众,压群众,总是不改,群众就有理由把他革掉。我说革掉很好,应当革掉。”
    
    作为改革开放的总设计邓小平曾指出:“社会主义的目的就是要全国人民共同富裕,不是两极分化。如果我们的政策导致两极分化,我们就失败了;如果产生了什么新的资产阶级,那我们就真是走了邪路了。我们提倡一部分地区先富裕起来,是为了激励和带动其他地区也富裕起来。……提倡人民中有一部分人先富裕起来,也是同样的道理。(《一靠理想二靠纪律才能团结起来》1985,P110- 111)
    
    可是,纵观涟源市对蓝田办事处罗家佃社区四个组村民的征地事件不难看出,脱离群众的官僚主义异常严重,政策实施过程中导致两极分化在走邪路。
    第一次征地,打着建设涟源市体育馆的牌子征用了涟源市蓝田街道办事处罗家佃社区四、五、六、九组村民的几十亩地,当时征地价格是三万元(含青苗费)/每亩,而后又把大部分土地以三四千万的价格卖给曾树华搞房地产开发,建成了“卓越建材家居城”。此事,至今也不见查处,影响极其恶劣。
    
    第二次征地,以修环城北路的名义征用四个组一百多亩地,价格是包括青苗补偿在内每亩三万零八百元,其中村里还要收取两千五百元/每亩的管理费。由于价格太低,造成村民不服,遂以谭学元、谭顺成、谭孝禄等人上访到省信访局。期间又补偿了几百万元人民币,可是,四个组的村民没得到一分钱。
    
    第三次征地,社区以建设摩托车市场的名义征用了十多亩地,价格四万元一亩,其中村里又收取两千五百元/每亩的管理费,而后又以每亩125000元卖给“黄金海岸房地产公司”刘民超搞开发,但由于没有合法手续至今未动。
    
    第四次征地,打着“罗家佃社区幸福城市棚户区改造”的旗号,2013年5月份又以每亩近六万元的价格再一次征用了四个组一百多亩地。至此,该社区四个组的农民土地全部被政府征收。
    
    而根据上级政府的相关文件精神,征收征用土地时,可依照城市标准将失地农民纳入社会保障体系,长期发放生活保障补偿金。但根据涟源市“2009年以来被征地农民补建补缴15年相关数据测算表”,涟源的失地农民将要缴每人72072元的社保费。可是,让人嘀笑皆非的是,每人所得的征地补偿款仅几千元或一万多元,一旦交完这72072元社保费,失地农民全都是“负翁”。
    
    
    二、四次上访申诉成“空梦”:法理确凿的弱势群体“中国梦”诉求
    2011年1月21日,国务院公布实施《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规定,国有土地房屋征收必须“补偿先行”;暴力迫使被征收人搬迁可追究刑事责任;征收范围确定后“违建”不补偿;新条例改“拆迁”为“征收”,突出保障被征收者权益。
    
    2012年1月1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行政强制法》,当日起施行。该法第13条规定:“行政强制执行由法律设定。法律没有规定行政机关强制执行的,作出行政决定的行政机关应当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可是,涟源市人民政府似乎在行政上不隶属中央人民政府,2013年4月14日竟然作出决定,调动了公安局与交警大队、城管局、规划局、国土局、拆迁办、电视台等各行政单位,分工明确,统一行动,开始奔赴涟源市蓝田办事处罗家佃社区进行强拆。
    
    记者手头拿到一份罗家佃四组村民联署姓名集体上访揭发涟源市国土资源局以及相关部门的申诉材料。那红红的密密麻麻的指模格外刺眼,记者心情格外沉重。村民们纷纷向记者吐露苦水,对于他们而言,习总书记的中国梦给他们带来阳光与希望,可着眼现实来看,在党中央的英明领导下,他们的“中国梦”诉求就是能够维护自己起码的合法权益不受侵害。
    
    材料显示时间为2013年12月21日,内容为《请求解决罗家佃棚户区改造工程中因房屋拆迁人员安置不公平、不公正、公示有假等问题的报告》、《请求查处涟源市人民政府“幸福城市棚户区改造工程”在拆迁具体行政行为中存在严重违法违纪问题并以权暗箱操作导致安置不公平的报告》等等,累积起来的文件显示,他们呈送涟源市、娄底市、湖南省三级纪委、监察局、信访局等部门,以及中央第十巡视组。
    
    材料不仅论述详细,而且法律依据清楚。在2014年4月16日上午涟源市人民法院的听证会上,记者亲历了法官认真检查了谭玉康作为村民代表反映涟源市国土资源局三处弄虚作假的文件。包括征地报批听证弄虚作假、项目环评弄虚作假、所调查对象弄虚造假的各种复印文件。
    
    借省运动会召开,涟源承担有体育运动项目之际,立项前期没有召集村民会议通过,就虚造村民通过的法律文件向上级申报批文。这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590号令第11条、《国土管理法》第21条、2014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全面深化农村改革加快推进农业现代化的若干意见》深化农村土地制度改革第20条、《宪法》第41条、《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9条等,项目前期申报弄虚作假,欺骗上级,骗取批文,程序违法导致该批文为无效公文。
    
    
    听证会上,村民提供的确凿的证据显示,涟源市国土局在幸福棚户区改造中非法越权,擅自改变土地性质、用途。
    根据《国土管理法》第4条第4款、第13条、第56条之规定,严格按土地确定的用途使用、不得改变。在湖南省人民政府农用地转用,土地征收审批单[2013]政国土字第432号建设项目中名称为“涟源市幸福棚户区改造”;涟源市人民政府征地公告涟政土公[2013]19号建设用地项目中名称为“涟源市幸福棚户区”改造,批准用途为住宅用地。而在涟源市国土局拟征地告知书中,征地用途为商住用地。后者将征地用途擅自改为商住用地,改变了用地性质及用途。违反了《国土管理法》第26条的规定。
    
    村民向记者反映,指挥部一些领导干部称“我想怎样就怎样”。果真如此嚣张,没有党纪国法约束,以征地名义进行掠夺,砸碎群众的“中国梦”?
    
    记者调查了解发现,涟源市幸福城市棚户区改造工程过程中,人员安置采用多重标准。改造项目指挥部表面上坚持严格执行娄底市人民政府颁发的《娄底市集体土地上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办法》(娄政发[2012]1号文件),但实际上在房屋拆迁与人员安置上采用多重标准,采取欺蒙、威逼、压制、卡扣等手段损害社员应得利益;群众反映,指挥部工作人员甚至当着群众面公开扬言称“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如此一幅天高皇帝远的扭曲心态,毫无人民公仆的形象影响积极恶劣,好比重锤砸碎群众追寻共富向往民族复兴的“中国梦”;毫无疑问,一群与民为敌的贪官污吏是无法领导人民实现中国梦的。例如,谭屏藩,户口外出几十年.此次房屋拆迁,他家实际安置7人却只公示5人;梁乐姣(半边户)家实际安置6人却只公示3人,并且她家有些户籍都不在本社区;谭兵生家实际安置9人却只公示8人,谭业(半边户)家实际安置3人却只公示2人,谭快秀家实际安置2人却只公示1人,等等。有些非本集体成员的享受了本集体成员的待遇。同时还采取“株连式拆迁”等方法逼社员签字。本次被株连的有:谭孝禄的女婿、市工贸中专职工肖欢华、谭顺池之女、涟源市农业银行职工谭志芳、谭吉庆的女婿、市园林局职工、谭顺洗的女婿市民政局职工、肖友校在民政局与房产局上班的两个女儿。比如吴先成,本是涟源市石马山镇马头山村村民,至今其户籍仍在石马山镇马头山村,家里有田有土有房屋。十几年前在罗家佃社区五组购得住房一间,大概 20多个平米,这次房屋被征收后,获得了3口人的人头安置费。同样,罗家佃社区六组村民李玉梅与吴先成一样,也购得房屋一间,却只给了4700元的房屋补偿费。为何同样的条件,不同的安置?群众向记者反映,原来吴先成跟拆迁办的副指挥长张年丰是亲戚。如此不公平、弄虚作假之事,数不胜数。
    
    一方面可以不补偿的,有关系也可以趁机补偿。应该补偿的,无关系就可能得不到合理补偿。 依据2014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全面深化农村改革加快推进农业现代化的若干意见》深化农村土地制度改革第18条、第19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590号令第3条之规定。谭修芝的房屋均系老屋、老宅基地,并于1989年城镇房屋登记发证,产权性质为私产,证号为“涟集建1989字第0102208号,权属合法,其后又历经多次的土地、房屋登记发证工作。按涟源市征地拆迁安置整体推进工作领导小组涟征推发[2013]2号关于幸福城市棚户区改造项目房屋拆迁有关问题会议纪要规定:符合《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补偿要件。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590号令第12条、第15条、第19条、第21条、第16条、第25条、《物权法》第八章第93条、第97条的相关规定。项目建设没有充分征求被拆迁人的意见,剥夺了公民的知情权、参与权、监督权。虽后期进行过听证,但对公民意见与建议置之不理。更没有按相关政策、法规及时修改补偿方案。市国土局何力先生在2013年7月11日听证会上讲“幸福城市棚户区是涟源市报批省人民政府的一个名称”,将此项目当儿戏看,实则是早有预谋。没有按照房屋所处的区位、市场价格及社会发展等因素实行公平补偿原则实施补偿,也没有坚持公开、公平、公正原则。房屋结构没有遵循原有的历史事实,也没有征求被拆迁人的意见,出入较大,补偿因人而异,标准五花八门,有失公平、公正原则谭修芝同志的两处房产(一处系祖传),既没有充分征求谭修芝本人及儿女们的意见,也没有将房屋(均系二层)的结构核实清楚,将一处房屋草率地做一层处理并以此来计算补偿费用,人为地侵吞私有财产。更没有综合考虑区位、供求、经济社会发展水平等多种因素,特别是社会保障等因素来实现“实行与国有土地同等入市、同权同价,公平补偿”的原则来补偿。为此谭修芝家坚持以房屋、宅基地、土地作为股本金入股,参与棚户区改造的后期管理,造福子孙,完全合符情理,也符合中央改革、发展的要求,并不与法相悖,可是以上种种,皆完全得不到法理解决。
    (左配图为强拆未遂的谭修芝家的住房。在经历一轮博弈后,高建成领导职务撤职后,涟源市法院已核准国土资源局的请求准备拆除。)
    
    谈起上访四次的经历,村民们一脸无奈。其中,最后的上访是去北京,在天安门差点被涟源相关部门截访押走。好在机智,及时打的士逃走了。第一次是2013年7月29日,市委副书记宋建明同志接访时当面承诺签约一户公开一户,但所签约的家庭,拖了半年多都没有进行公示。以致群众多次到指挥部强烈要求,指挥部工作人员却总以各种理由作为借口来搪塞而不予公示。这是不是涟源某些基层干部已经不听从涟源市委的领导,公开漠视抵触市委主要领导的批示,党领袖提出的“权为民所用”的要求无法贯彻已经司空见惯了。第二次是10月14日,市委副书记、市长谢学龙同志接访,村民再一次按程序递交了诉求,谢市长在解答村民诉求时,也强调要公平、公正、公开,要让全体社员满意,不要因为拆迁而导致鱼死网破,两败俱伤。第三次是10月8日,就“征地拆迁请求公正”揭露涟源市国土资源局存在诸多问题事项,罗家佃社区六组村民谭长兴向娄底市委书记龚武生写了一封信,但非常荒诞的是,此信却转落造成强拆民愤的当事单位涟源市国土资源局,被举报的问题单位自己又如何处理呢?这种高高在上、极端官僚的地方行政,把党的群众路线完全遗忘。既不能深入群众做调查也不派得力骨干查处落实,甚至还不如击鼓鸣冤当堂开审的中国古代的行政司法体系,结果可以想到的结果就是,这个“问题单位”又装模作样做了一通解读,为自己解脱责任。
    正所谓,“民无信不立,政无信不威。”这些恣意妄为的干部已经既无组织纪律也无国家王法,全然是一个团伙利益黑暗联盟,在加速剥离民心,狠挖共产党的墙角。以习总书记为首的党中央要求反腐必须老虎苍蝇一起打,涟源到底有多少“权为己所用,利为己所谋,情为己所系”的披着公仆外衣内装官僚主义灵魂视民为草芥的小老虎与苍蝇?海内外华人都在深切关注。
    
    三、国土资源局领导与法院领导听证会后午餐密聚
    
    2014年4月16日上午8:30分-11:30分,围绕该土地行政强制非诉执行听证会在涟源市人民法院第三会议室举行。记者接到电话一大早赶到现场参加旁听。行政审判庭庭长高建成、审判员吴建红(缺席)、谭芳(缺席)、书记员谭琛和申请执行人涟源市国土资源局征地拆迁事务局副局长何力、法规股股长刘爱红参加了庭审听证会。
    记者敏锐地怀疑可能存在官官相护与利益黑幕交易,于是决定观察他们是否存在幕后密谋。大致11:40分记者在法院门口看到高建成庭长驾驶一辆车牌号为湘KC7431的银灰色别克小车向郊区驶去;11:45分何力、刘爱红上了一辆车牌号为湘KG6591的黑色东风本田越野车也随之离去。
    
    记者尾随沿着207国道进入了财溪黄土边村路边的一家名为“问客杀鸡”的土菜店。高庭长、何局长的车赫然停在路边。一行人走进了早已预定的包厢。12:50分,记者拍摄到高庭长、何局长四人用餐的镜头。餐桌上一共用了六套碗筷,六个人用餐共点了十道菜。他们对此毫不在意,素以为常。
    
    下午记者一行来到涟源市纪委,纪委办公室工作人员带着记者来到举报中心,该中心主任将记者反映的情况做了登记。17号上午,来自涟源市法院石姓副院长的消息称,法院正在调查此事,市纪委领导已作出批示,纪委效能优化办正式立案查办此事。可是令人遗憾的是,问题仅仅停留在表面,高庭长被停职了,何力受党内严重警告处分,问题官员并没有获得深一步的追究,这背后究竟藏有多少与民争利混入党政队伍抹黑共产党形象的苍蝇呢?
    
    四 、法院变本加厉加速强拆:有人放出谣言威胁村民“要搞死几个”
    
    2014年5月中旬,记者收到村民发来的涟源法院执行强拆的决定书。
    
    法院裁决的依据是590号令,而计算房屋及宅基地却又不按此令,说一套做却是另一套。与此同时,因为撤职一事,记者听到村民反映,有关人士放出谣言威胁村民要“搞死几个”。一时百姓听之莫不寒心,社会传之对地方司法刮目相看。人民司法何时已经不为人民服务,却只听从资本的使唤!涟源市法院在撤掉违纪的高庭长之后,依然缺乏深度反省,执意作出执行裁定书。可是,根据《国土管理法》第16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法[2012]97号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认真贯彻执行《关于办理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决定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的通知所指出的:明显不符合公平补偿原则,严重损害被执行人合法权益,被执行人基本生活、生产经营条件没有保障、严重违反法定程序或者正当程序的。……坚持程序合法性与正当性审查标准,坚决防止滥用强制手段和“形式合法,实质不合法”现象的发生;新旧规定衔接问题:凡存在补偿安置不到位或者不宜强制执行情形的,不得裁定准予执行。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办理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决定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2012年4月9日]第6条征收补偿决定存在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裁定不准予执行:(三)明显不符合公平补偿原则,严重损害被执行人合法权益。……(五)严重违反法定程序或者正当程序;(六)超越职权。
    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办理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决定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的实施意见第一严格依法确定案件管辖权。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66条规定……凡被征收房屋涉及由政府组织实施的保障性安置工程建设和旧城区改造的,应当由被征收房屋所在地的中级人民法院管辖。因此,涟源市人民法院受理此案,违背了省高院关于此类案件管辖权的规定,应当予以移送。
    
    可是,让人瞠目的是,堂堂涟源市人民法院在接受高庭长撤职一案后,亦没有慎重考虑从中吸取教训,依法驳回涟源市国土局的强拆申请,或按规定将此案移送至娄底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反而是顶风逆上。
    
    涟源市法院到底是读不懂最高人民法院的通知?还是心目中从来就没有最高人民法院的权威呢?!与之相应的是,涟源市国土资源局作为知法执法的国家行政机构,怎么能够这样漏洞百出的鱼肉百姓!?须不知,人民群众才是真正推动历史进步的力量。党的群众路线教育春风何时真正能够教育约束这些胆大妄为的基层干部!?记者翘目以待。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08053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新疆呼图壁县最牛违法建筑,毁林圈地,11万伏高压线下建房/马兴龙 (图)
·江苏灌云遭暴力强拆圈地的农民致邓质方张海迪等呼吁书 (图)
·上海世博会与圈地运动/张奋奋
·举报村官非法卖地村霸圈地持枪对抗村官政府不作为
·揭开拆迁圈地的遮羞布/普人
·举报村支书勾结陈良宇搞圈地运动(续三)/—— 揭露、举报马桥镇联工村村支书陆顺芳家族利用权力贪污、洗钱
·桂林市正在进行大规模的圈地运动/来稿
·北京告急!一个巨大黑金利益网正大规模地圈地和掠夺老百姓的财产!
·济南市天桥区水屯村民抗圈地/于新永
·权贵土豪圈地 陕西农民起义分田 (图)
·《博讯》杂志深度曝光李鹏家族腐败:离岸公司和海南圈地铁证
·海南圈地黑幕:20年不开发 升值60倍
·海南闲置土地黑幕:房产公司圈地不开发为倒卖
·李鹏之女博鳌装聋作哑 拒绝回答海南圈地报导
·李小琳否认在海南圈地传闻 斥责有人别有用心
·李小琳回应“海南圈地和离岸公司”传言 (图)
·博讯镜头:圈地运动 (图)
·互联网巨头跑马圈地 网上药店成香饽饽
·打车软件"争圈地"致不用APP群体打车难
·换重犯性命圈地洗钱,藏獒变贿赂贪官新宠
·海南圈地运动后遗症爆发,土地闲置现空城
·千亿项目“侏罗纪”玩法——圈地“造城热”
·明治奶粉不投钱推广败走中国 欧美厂家砸钱圈地
·黑龙江方正县,圈地运动风起云涌
·知名企业圈地万亩调查:村民称未知情就被流转
·以援疆名义圈地、圈资源的现象依然严重
·部分工商企业入农被指跑马圈地
·曹建海:“跑马圈地”“大拆迁” 大崩溃
·宏生:圈地运动在英国
·撤村圈地:谁的资本?谁的积累?
·“反哺农村”成为圈地的窍门/汪滢
·举报闵行区马桥镇旗忠村支部书记勾结陈良宇搞圈地运动(续一)
·举报闵行区马桥镇旗忠村支部书记勾结陈良宇搞圈地运动(续一)
·上海市闵行区马桥镇农民致胡锦涛信;圈地强占土地一万余亩
·致海外正义志士的一封信:希望能阻止这次非法圈地
·郭泉:让耕者有其田:从“晋江圈地”谈中国必须保护农民的土地所有权/民主先声165
·一个新的流氓体系在暴力圈地中诞生
·秦晖:给农民地权对抗圈地
·秦晖:给农民地权对抗圈地
·牛刀:大肆圈地的开发商可能面临重拳
·“圈钱”“圈地”在进一步吹大两大资产价格的泡沫/易宪容
·官方圈地与民争利民怨难伸
·牧鸽:新圈地运动
·非法圈地与野蛮拆迁透视——中国土地制度走向危机/牟传珩
·政府吞噬民财以自肥的“圈地运动”/何清涟
·张祖桦:制止无耻的“圈地运动”-还给农民土地财产权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