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中国拆迁与征地观察(第三十六期)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6月06日 转载)
    2014年5月 编辑:子槟 发布:民生观察工作室
    
     【编者按语】:本月,北京抗强拆的赵勇被以“涉嫌故意伤害罪”刑拘;山西运城强行征地致60多位村民受伤;西安一位人大代表遭遇暴力拆迁,数十人拿刀往车轮上捅;拆迁维权领袖贾灵敏刑拘后失踪 十余律师联署愿为其提供帮助;看国外,非洲人不懂什么叫“强拆”。

    
    一、典型事件与报道
    1、北京抗强拆的赵勇被以“涉嫌故意伤害罪”刑拘
    (维权网信息员郝泉报道)本网信息员获悉,2014年5月23日凌晨5点,家住北京市朝阳区广和路2号楼的赵勇的家,被政府出动大批警察和黑衣人强拆,强拆过程中,当事人赵勇头部被打受重伤,在垂杨柳医院匆匆包扎后,被警察带走失踪。24日上午,赵勇的夫人王女士到辖区双井派出所要人时,被告知赵勇23日下午已被“涉嫌故意伤害罪”刑事拘留,已送往朝阳第二看守所羁押。
    王女士说“他现在被关在朝阳看守所,罪名是涉嫌故意伤害罪,刑拘通知书没给我。警方说,通知书以邮寄的形式发出来,但是到现在我也没拿到,跟他们要,他们说你就等着吧,通知书已经寄出了。”
    26日,王女士赶到朝阳第二看守所查询,接待人员告知王女士,人确实移交到他们这里来,因为人身上有伤,现在在公安医院治疗。王女士问他们赵勇伤恢复的怎么样,他们说只告诉我电脑上的东西,其他问题回答不了。
    王女士说“故意伤害罪?很莫名其妙!我们是受害者,赵勇头部被打两道伤疤缝33针,左手臂骨折,右手臂内侧开口缝十多针!他们的人既然伤着了,伤的怎么样?他们也没人回答我!然后给我们安一个涉嫌故意伤害罪,这不是反了吗?我们在家睡觉被人打了,这么严重的伤,完了我们成了故意伤害罪了,这道理从哪里讲的呀!我真的是闹不明白。
    今日上午,赵勇的代理律师前往第二看守所会见,看守所以各种理由推脱,最后双方协商才从新约到6月4日再次会见。
    王女士说:“房子被拆后,也没有跟我说这个事,也没人提赔偿的事情,我现在也不知道怎么办,委托律师了,也只能等律师走程序,关键是很多事情他们都不按程序走,报案了他们都不给回执单,一直推诿。双井派出所警号043580的姓刘的警察回答:我们从来不给报案人回执单,这个要给也只能是让律师拿着律师函来才给。我们找出相关规定说明回执单应该给报案人,他们又说有新规定,会给当事人,也就是我的丈夫,反正到目前我还是得不到一个报警回执单”。
    (来源:维权网 详见:http://wqw2010.blogspot.com/2014/05/blog-post_2749.html )
    
    2、山东:村庄400亩地被征建厂 麦子遭强推
    齐鲁网济南5月10日讯 据山东广播电视台公共频道《民生直通车》报道,再有一个月,农民种的麦子就可以收了,可是肥城市王瓜店镇金槐村却有不少村民种的麦子却被人偷偷的提前给收割了。
    记者来到肥城市王瓜店镇的金槐村,地里一大片麦子都已经被推的七零八落,村民告诉记者,这是4月19号晚上出的事。
    肥城市王瓜店镇金槐村村民:“19号晚上推了30多亩。”
    金槐村的村民告诉记者,这呀,都跟去年年底的征地有关系。
    城市王瓜店镇金槐村村民:“先上来是说租,以租赁的方式800块钱,一给13年的,俺这些人都不同意。”
    这耕地一旦建了厂子,那以后再想耕种,这地也没法在种了,村民们对于租地都不同意,但是,耐不住村里挨家做工作,知道今年的四月份,这片地只有十来户村民没有签字了,而这是,金槐村的领导发话了。
    (来源:网易新闻 详见:http://news.163.com/14/0511/06/9RUNO7BI0001124J.html )
    
    3、陕西:人大代表遭遇暴力拆迁 数十人拿刀往车轮上捅
    西安市人大代表高先生向媒体反映:5月24日下午,他和韦曲街办闫主任谈拆迁问题未果,就去深圳出差了。当天傍晚家人打电话说有人要拆房,他当晚赶最晚一班飞机回到西安。25日凌晨2点多,他赶到房子所在地时,现场已经聚集了数十人,手里都拿着家伙。
    见他来,几个人围住了他的奥迪轿车,上来用刀就往车轮上捅。他看情势不对,赶紧开车就跑,一直跑到长安区公安分局门口,才打电话报警。
    他在韦曲派出所做完笔录,大约凌晨4点多,回到他房屋现场,看到刚才还完好的三层楼房,已成一片废墟。韦曲派出所一位负责人证实了高先生的说法,接高先生报警,民警立即赶到事发现场,控制了两个参与拆迁的负责人,并带回派出所做了笔录。
    
    韦曲街道办对拆迁一事不置可否记者在韦曲街道办采访时,未见到与高先生商谈拆迁的闫主任。韦曲街道办张书记承认街道办参与了拆迁商谈的事,但对于谁实施了暴力拆迁不置可否。
    据韦曲街道办一位副主任告诉记者,高先生房屋所在地后面是长安区首帕张堡村城中村改造项目,也叫“风憬天下”小区。
    至于谁拆了高先生的房子,希望公安机关能将谁实施暴力强拆的事实弄个清楚。
    记者就此事在“风憬天下”售楼部采访时,售楼小姐回答说,负责人不在,让记者留下联系方式,截至记者发稿前,未见到开发商就此事的回复。本报记者王哲
    (来源:三秦都市报 详见:http://xian.qq.com/a/20140530/029699.htm )
    
    4广西:柳州一涉黑暴力拆迁案主犯被判15年
    今天,广西柳州柳北区人民法院对一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案(本报2013年12月18日7版以《暴力拆迁背后的利益驱动》为题予以报道)进行一审判决。柳北区人民法院判决被告人刘如刚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强迫交易罪、敲诈勒索罪,数罪并罚,判处有期徒刑15年,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100万元,并处罚金人民币30万元。被告人李润蕾、戴碧森、兰江、莫玉陆等人,以不同程度涉及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强迫交易罪、敲诈勒索罪,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6个月至11年,并分别处以人民币两万到13万元不等的罚金。
    经法院审理查明,柳州市聚恒房屋拆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聚恒公司)负责柳州市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中房公司)在柳州市柳北区胜利小区旧危房改造项目的拆迁工作。2012年2月底,被告人李润蕾得知胜利小区的拆迁工作因部分住户拒绝搬迁而受阻,在明知被告人刘如刚没有拆迁、动迁资质的情况下,仍从聚恒公司承接了部分未搬迁户的动迁工作交给刘如刚实施,并与聚恒公司达成每动迁成功一户被拆迁户就支付两万元劳务费的口头约定。尔后,被告人刘如刚在胜利小区成立“胜利小区动迁办公室”,并以该办公室为据点,逐步形成了以被告人刘如刚为首,被告人莫玉陆、戴碧森、范华元为骨干成员,被告人兰江、陆庆琪等人为组织成员的黑社会性质组织。
     (来源:中国青年报 详见:http://money.163.com/14/0517/04/9SDUL4SO00253B0H.html )
    
     5、山西:征地引发暴力冲突 山西60多名村民受伤
    南都讯 记者从山西省运城市夏县县委宣传部获悉,20日下午,夏县裴介镇裴介村发生一起因征地引发的暴力冲突事件,60多名村民在冲突中受伤,其中10多名村民伤势较重。
      接到报警后,运城市及夏县两级公安部门迅速出警,赶往现场制止了冲突,事态得到平息。
    
    (来源:南方都市报 详见http://news.sina.com.cn/c/2014-05-22/053030193388.shtml )
    
    6、河北:邯郸暴力强拆,百岁老人被暴力拖出屋内
    2014年5月5日下午17点左右,百岁老人正在屋里休息,突然闯进几名男子,抓住她的胳膊,把她硬拖出了房屋,一辆拆迁用的挖掘机将铁臂重重地砸向她居住的一间房屋,房屋屋顶瞬间破损。随后,镇长带队十几名拆迁队员上前,把这间房子推倒。据当地人介绍,当时拆迁的人开着车想要把另一间房子也拆了,被房主拦住,双方差点打起来。
      户主:拿出相关证明材料镇政府不承认,“他们说这些房子属违章建筑,但为什么开出相关手续并且收取房主费用,镇政府简直一点道理都不讲,房主称,第二日上午,拿着材料和费用单据,找到彭城镇镇政府。相关领导在审阅了证件后,并没有跟其谈任何赔偿或者拆迁通知和公告,只是告诉他们,这是省、市里下达的文件,房子必须拆除,有本事上省里告状,奉陪到底。
      据了解,房主并没有收到拆迁通告,“现在法律明确规定,拆迁一定要有公告和通知书,必须当事人签字才行,这些群众都能证明,根本没有公告过。当天房主拿着证件阻止拆迁,政府的人根本不理会。镇政府真是一点法律都不讲。
      镇政府称:尽快拆除,好完成任务保住官位,据知情人士透露,这次镇长亲自带队拆房,主要是区领导下达命令,凡是进展缓慢者一律停薪留职,为保官位不丢,只好抡起“大锤”砸向中国弱势群体。
      律师称:政府部门应该承担责任,“房主手中有相关证明材料和费用票据,政府部门应该跟对方进行协商办理,做出合理赔偿”,邯郸律师事务所的律师表示,所谓的违章建筑问题的说法根本不能成立,业主拥有当地政府开出的票据和证明材料,在法律上这两个均有效,能够证明房屋是属于业主,并不是违法建筑,物权应该受到法律保护,根据《物权法》和房屋拆迁条例,拆迁必须经过业主同意,否则就是违法行为。 当地镇政府必须承担责任。
    (来源:邯郸在线 详见:http://www.hdzc.net/html/news/handan/handannews/2014_05/09/218101108.html )
    
    7、江西:居民泼液体放鞭炮阻强拆 官方回应系拆违
    南都讯 记者张东锋 实习生徐露萍 昨日上午,一段强拆视频在网上热传,视频中的被拆者先后通过泼洒液体、放鞭炮的方式阻止强拆者,吸引大批人员围观。发帖者透露,事情发生在5月18日,江西省南昌市青山湖区,因拆迁补偿无法达成协议,当地官员“带人强拆并现场指挥”。
      对此,青山湖区委宣传部昨日向南都记者回应,当天实施的是拆违,并非房屋征收拆迁。据悉,户主罗某女儿在对峙过程中不慎溅到酸性液体致三度烧伤,后被执法人员送往医院治疗。
      网友:补偿不公遭强拆
      时长12分35秒的视频,记录了前来执法的工作人员和执法对象的对峙过程:一处多层房屋前,先是头戴钢盔、身着制服、手拿钢叉的工作人员将一楼门口的阻拦者强行拖离,眼见前者要踢门而入,楼上突然有人倾倒液体,一下子吓退了这些工作人员。见势,有人拿出干粉灭火器喷洒一通应急。
      随着灭火器喷出的烟雾逐渐散去,一位老者和手持钢叉的工作人员发生冲突,但也被强行拖离。
      紧接着,屋内人员和工作人员又进行了多次交锋:楼上数次倾倒液体、燃放鞭炮,而被激怒的工作人员则捡起砖头不时朝楼上扔去。其间围观者还一度用衣领捂住鼻子。
      视频上传者称,冲突发生在5月18日,“南昌市青山湖区政法委书记陶江华全程指挥暴力强拆”。该网友称,被拆的是当地居民拥有合法产权的房屋,只因为拆迁补偿不公,“同地段竟相差1万元之多”,结果遭到强拆。昨日,南都记者致电青山湖区区委政法委,其工作人员称区政法委书记一职暂时空缺,由陶江华暂管。公开信息显示,陶江华是该区区委宣传部长,兼任当地十字街旧城改造工程湖坊片区指挥长。
      回应:不在拆迁补偿范围
      昨日,青山湖区委宣传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否认强拆一说。其负责人称,昨日上午是依法对罗某家的200平米违章搭建依法拆除,“不在拆迁补偿范围内,所以不存在拆迁补偿过低而未达成协议的问题”。
    (来源:南方都市报 详见:http://news.sina.com.cn/c/2014-05-23/054030206154.shtml )
    
    8、湖南:村民不满征地补偿告市政府
     据新华社长沙5月24日讯近日,网络上有关湖南临湘“村民不满征地补偿告市政府和市长”的消息引发关注:“因对征地补偿有异议……政府有暴力拆迁行为,湖南临湘市横铺乡3个村的村民将市政府和市长龚卫国告上了法庭,该案近日于岳阳市君山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并未当庭宣判。”24日,记者获悉了湖南省临湘市政府的回应:此案进入司法程序属实,当地政府是依据湖南省政府相关文件制定补偿标准。
       据反映,让村民产生异议的,是国家高速公路路网中临湘至岳阳高速公路的征地拆迁项目。“被征地的村民普遍认为,面对这样一个国家重点工程,临湘市政府所执行的征地补偿要远低于湖南省所制定的标准。
    记者了解到,村民起诉临湘市政府和市长龚卫国的主要理由是不满征地补偿标准——“按照岳阳市最近定的年产值中值是,每亩基本农田1936元。基本农田每亩96800元,一般耕地每亩是61952元;但是临湘市政补给拆迁户的补偿是基本农田每亩26730元,一般耕地18700元”。
       湖南临湘市人民政府回应称,给予村民补偿标准水田为每亩26730元的情况是属实的。当时临湘市政府公布的补偿标准与湖南省政府文件规定补偿一致,在土地分区时把横铺等乡镇确定在第四级,其补偿标准水田为26730元/亩。
       临湘市政府声称,“临湘政府征地补偿标准制定,依据的是湖南省人民政府湘政发〔2009〕43号文件,房屋拆迁补偿依据的是岳阳市人民政府岳政发〔2009〕16号文件,这两个文件均为临岳高速征拆、安置公告时的最新补偿文件。”
       对于网上流传的“政府有暴力拆迁行为”一事,临湘市政府未给予回应。
    (来源:新消息报 详见:http://news.sina.com.cn/c/2014-05-25/104030227128.shtml )
    
    二、分析与评论
    1、光明网:拆迁该走向何处
    近些年随着城镇化的不断推进,关于因拆迁发生的各类事件一直持续不断。最近,百年名校贵州遵义四中,老师下跪求保留被拆迁的老校区,一时成为社会关注的热点事件。之后,福州因拆迁户未搬迁,六百名中学生活动房上课三年。5月23日,据《北京青年报》报道,湖南村民不满征地拆迁补偿告市政府和市长。
    如果这些只是关乎拆迁较为温柔的一面,那么还有在5月20日旁晚,山西省运城市空港开发区一工地在施工过程中与当地夏县裴介村民发生冲突,导致个别人员受伤、车辆损坏。之后媒体盘点了近十年强拆死亡事件。可谓是触目惊心。
    这些具体的个案,都有着自身的特殊性,但因均涉及到“拆迁”这个行为动词,使得社会观察个案的时候,背景选择了当下拆迁的纠结当中。很多人都提出,在社会稳定与发展的大局面前,需要化解拆迁死结,这当中有两条道路并行,一条是提高补偿,一条是法治化。
    关于提高补偿,尽管曾出台过规定,要求补偿金不得低于市场价;房屋征收部门不得以断水、断电及暴力手段胁迫搬迁。但这很难做到,除去其中的腐败盘剥外,更重要的是,如果地方政府按照市场价进行拆迁补偿,那么拆迁带来的差价将大幅缩小,这绝非地方政府大拆大建的初衷。此外,面对巨额的补偿,个别“钉子户”会选择用极端手段来谋求更大利益,博弈更加激烈。于是,在拆迁中发生恶性事件的可能性就不是减少了,而可能进一步增多。
    另外一条道路是法治化。新拆迁条例中,取消了行政强拆,取而代之的是交给了法院。在许多人看来,法院毕竟不同于行政部门,更具有中立性,所以,强制拆迁统一由法院来进行,将可能更公平公正。然而遭遇的现实是,在很多地方,法院不愿意就拆迁进行立案,不愿意接手拆迁这个滚烫的山芋。
    即便排除现实利益的考量,民众仍然会对法院实施强拆的公正性存疑。因为法院的人财物都在地方控制之下,地方政府追求“土地财政”的冲动得不到有效遏制,法院很难抵挡来自地方的压力。这一切,似乎又回到了拆迁纠结的起点。
    拆迁是否就这样,真的处于一个无解的状态?其实话说回来,无论现实多么糟糕,法治化的确是一条解决拆迁问题的有效途径。然而,要以法治来解决拆迁问题,必先明确拆迁问题中一个基本原则——以公共利益名义进行的拆迁,这当中公共利益该如何界定?谁来界定?
    我们看到,拆迁先决条件是否符合“公共利益”,而“公共利益”存在与否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补偿标准。问题在于,这里的公共利益,依旧是由主导拆迁的政府来界定的。可按照基本的常识来说,所谓的公共利益,是私人利益的总和,与私人利益并不存在一道截然分明对立的鸿沟。因而,某一项公共决策是否符合“公共利益”,是指公共决策带给我们众人的收益是否超过了因它受到影响的主体(譬如被拆迁户)带来的成本,而拆迁成本恰恰是由补偿标准决定的。
    换言之,公共利益的决定权在所有公众的手中。公共利益的界定,该是公众实质性地参与征收乃至规划决策过程才能完成的。进而,这还涉及到公开透明的公众参与程序,以及保障少数人意见的权利救济途径。然而这些化解拆迁死结的措施,我们又在哪起拆迁事件中看到过呢?
    
    (来源:光明网 详见: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59_99759.html )
    
    2、民主与法制报评论:拆迁“异变”
      《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正式实施至今,3年有余。这一新条例最大的制度进步——利用司法途径防止暴力拆迁。
      法律设计者的意图是让司法公正介入到拆迁领域的博弈中,在政府和公民之间引入第三方裁判机构,以实现维护拆迁的公平、公正的目的。
      在实践中,司法介入拆迁确实一定程度上实现了维护被拆迁者利益,改变了过去拆迁中政府为所欲为的局面。
      但是,司法的介入显然不是根治拆迁问题的灵丹妙药。
      随着时间的演变,各地拆迁演变出一些新的手段,比如以“拆违带动拆迁”“误拆”“偷拆”等等。
      此外,各地频频发明出的各种“柔性变身”拆迁手段,如“邻居强拆”“自改委”拆迁模式等,以多数人的利益为名,发动群众之间“没有硝烟的战争”解决拆迁难题。
      这无疑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产物。
      事实上,“柔性强拆”之所以越来越大行其道,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低成本、低风险,并且可以轻巧地绕过司法这道门槛。
      尽管法学界认为目前与拆迁相关的法律规定已足够健全,但由于执行不力,“新拆迁条例”实施3年来,并未能从根本上遏止暴力强拆事件的发生。湖南株洲、安徽阜南、山东平度等地仍然接连上演因拆迁而发生的极端悲剧。
      并且,在现行司法体制之下,人民法院在受理、审理、执行一些“强拆”案件时,背后仍然难逃行政推手的影子。
      而法院亦不堪重负。2014年两会上,最高法新闻发言人孙军工称,房屋拆迁行政诉讼案成为近年来行政诉讼案件中很重要的一类,并且案件数量急剧增加。这才促使最高法在4月份时表示,法院不再受理行政机关提出的违建非诉强拆。
      这当然不是强拆问题所面临的独有的司法困境,恰恰是当下中国启动司法改革亟须解决的现实问题。
    (来源:民主与法制报 详见:http://www.mzyfz.com/cms/benwangzhuanfang/xinwenzhongxin/zuixinbaodao/html/1040/2014-05-22/content-1029908.html )
    
    三、民间行动与倡议
    1、广西:钦州村民抵制强征土地 二百警察镇压多人被打被抓
    2014年,广西钦州市大寺镇那前村村民在5月16日抵制强征被200多名警察镇压,多人被殴打致重伤,30余人被抓捕。据海外的中国茉莉花革命网站刊载图片披露,钦州市东昌木业公司以1万元1亩的价格征收那前村2队农民的山岭和田地。因为补偿太低,村民不同意。当地政府为企业出头,出动警力暴力征地。有村民用手机录制现场经过的也被打,然后被拉上车抓走。政府对被打伤的村民不管不问。受伤者只好自行筹措医疗费用。
    
    (来源:自由亚洲 http://www.rfa.org/mandarin/Xinwen/2-05172014115925.html )
    
    2、 郑州:拆迁维权领袖贾灵敏刑拘后失踪 十余律师联署愿为其提供帮助
    河南维权人士贾灵敏被刑拘后下落不明,律师到看守所会见她,被告知查无此人。律师质疑当事人遭秘密关押,家属目前已向检察院对办案单位提起控告。众多人士在网络呼吁寻找贾灵敏下落。
    
    被称作赤脚律师,长期帮助遭遇强拆群体维权的河南郑州维权人士贾灵敏,上周四前往拆迁现场声援受害者,期间多次报警要求执法部门介入却反遭到梧桐派出所带走。家属之后收到《拘留通知书》,内容称贾灵敏被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刑事拘留,关押在郑州第三看守所。
    周日,家属和代理此案的王律前往郑州第三看守所申请会见,但却被负责接见的人员告知律师并没有关押贾灵敏。看守所方面手工核对了每一名人员后还是没有找到。律师和家属辗转了郑州多个羁押场所也没有下落。
    
    面对《拘留通知书》内注明的地址与实际情况不同,贾灵敏的丈夫于周一向河南省检察院寄去“控告信”,指控办案单位出具的法律文书与事实不符。贾灵敏的丈夫闫先生周一向本台表示:现在还没有进一步的消息,就是关着,不让见人,我们到了那个地方(第三看守所)找了,但是没有。我现在先把家里安顿好。
    
    记者周一也致电郑州市所有三家看守所,对方始终都没有接听电话。
    
    案件的代理人王律师周一向本台表示:家属现在就这个情况向有关部门(检察院)递交了(控告信)。这次公安搞出来的这件事让舆论都知道了,他们(警方)现在也是很被动很难堪。法定关押地点没有这个人,法律文书写羁押于第三看守所。除了电脑外,在手写的目录中也没有。
    贾灵敏在郑州的家于2010年被强拆,她在废墟上搭起窝棚暂住。到2012年,她的窝棚突遭当局人员强拆,气愤难当的她试图用自焚对抗强拆人员,最终在赶来网友的制止下惨剧没有发生。
    
    2012年之后,贾灵敏致力于法律知识的普及,只要河南哪里有强拆,她就前往与当局人员交涉,一时间成了拆迁问题访民中的“法律顾问”。她以“公民代理”的身份介入多起案件,在法庭中与被告针锋相对。她维权的足迹踏遍半个中国,在强拆严重的北京,江苏、福建等地也都有过她参与维权的案例。
    
    女权人士叶海燕在微博评价她说道“那些没有法律维权经验,信息不便利的农民们,总是被强权暴力打压,是贾灵敏冒着风险勇敢站在他们身边,给他们力量。”更多的网民及访民也呼喊“贾灵敏老师,你在哪儿。”
    
    贾灵敏两年来所经手的“案例”多达几十宗,她的朋友称她早已得罪当地政府。贾灵敏的好友,重庆律师郑建伟周一向本台表示,目前已经有包括郑州、北京、上海、广东、四川、陕西、广西共28位律师,愿意为贾灵敏提供法律帮助:贾灵敏在郑州普法,教大家监督警察,如何报警,依法维权。贾灵敏没有构成“扰乱社会秩序”。她是要求规范警察的行为,怎么能够说扰乱社会秩序,到底有什么社会秩序被扰乱了,老百姓拍摄警察是保存证据的行为,是监督的行为,警察抢手机反而是犯罪的行为,不存在扰乱社会秩序的事实。
    
    此外,周一网络中也有访民举牌寻找贾灵敏的声援行动在进行。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详见: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sy2-05122014120254.html )
    
    3云南:政府强征致人死亡 百人抬尸游街抗议
    云南省昭通市数百村民周二抬尸游行,抗议政府暴力强征,大批特警出动抢尸,上千人围观。此前的周日及周一,当地政府出动警察、城管、黑社会等数百人强征耕地,与富强村村民发生多次冲突,致使多名村民重伤,一名村民死亡。
    昭通市昭阳区的政府官员周日带领数百黑社会强征太平办事处辖下的富强村土地,与阻拦的数十村民发生冲突,导致1名村民被打死, 5名村民受伤。周二,愤怒的村民抬尸堵路讨说法,当局出动大批特警、武警到场戒备。
    与 富强村相邻的太平村村民王先生周三向本台记者表示:“他们(富强村)和我们的(征地后的安置)小区要搬在一起,现在村民都不满意。这一次发生冲突的是富强 村,政府在那边规划商业区,因为政府已经跟开发商签了合同马上要动工,但村民都站在自己的土地里面,阻挡施工,这样的情况已经持续了20多天左右,每天都有二、三十人,多的时候上百人,就坐在地里。前几天政府在驱赶他们的过程当中发生了肢体冲突,当时政府带着城管、公安,死了1个,伤了好几个。”
    据上传到新浪微博的现场图片显示,有村民用冰柜装着死者的尸体游街。另据图片显示,一具被抬的尸体裹着白布,附近挤满了抗议的人群。抗议的村民手拉红色长横幅,上面写着:“太平乡政府殴打富强村村民,请领导们为民做主,强占村民耕地,非法拘禁上访村民,还我合法耕地。”
    昭通市昭阳区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周三发布微博称,死者名叫贾其云,在周二突然倒地身亡,事发后,死者家属对死亡原因存在异议,于是抬尸体堵路。
    对 此,王先生说:“在街上游行示威是事实,那条路是我们这边通往火车站,连接老城区、新城区的非常重要的交通枢纽,堵车堵了四个小时,再加上大批村民举着红 旗、拿着标语彩旗在街上游行,影响是很大的。今天看昭阳区公安局发放的官方公告说,有部分不法分子将一具尸体抛在路中间,聚集了大部分人,导致交通中断四 个多小时。但从其他方面了解的情况是在抢尸体,执法人员把人打死了,他们想要毁掉证据。”
    就 村民所言,记者周三致电太平派出所了解情况,一名值班人员称:“如果你觉得村民跟你讲的就是事实真相,那你打电话来这里要确认消息就没有意义了。你要相信 他们就相信他们吧。现在有专案组在办这个事情,区公安局、市公安局、政府都在办这个事情,你要了解什么情况,你找我们区公安局政治部联系,新闻报道、宣 传、政工这方面的内容要他们告诉你们,在那里你就能得到准确及时的答复。”
    但去公安局政治部的一名负责人在回应记者查询时则称未参与事件。
    记者:“富强村前几天发生的征地死人事件处理的怎么样了。”
    政治部负责人:“我没有参加。”
    记者:“富强村是在征地吗?”
    政治部负责人:“在征的。”
    记者:“征地过程顺利吗?”
    政治部负责人:“我没管这个事情。”
    记者又致电太平办事处及昭阳区政府,但电话均无人接听。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详见: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xl-05142014104503.html )
    
    4、贵阳:遵义百年老校被逼迁3000师生罢课
    贵州省遵义市第四中学3000师生自周一起连续两天举行罢课,抗议政府为旅游开发强迁百年老校。因抗议无果,老师们集体在校门口下跪,要求政府关注。周二市长会见老师,答应重新研究。
    
    遵义四中建于1915年,距今已99年历史。去年,当地政府宣布,学校须在一年内整体搬迁至新校区,旧校区将由文化小学进驻,成为当地发展红色旅游业的一部分,引发师生及市民的不满,要求政府保留百年老校,但至今无果。自周一起,全校3000多名师生举行罢课,抗议政府逼迁。
    
    四中高二年级学生小王周二对本台记者表示,学校师生们发现,市政府承诺新校区占地400亩,但建好后却只有227亩,且教室和学生宿舍数量不够,而最近新校区又被曝光出现球场塌陷、教学楼墙皮脱落、房屋漏水、场地积水等质量问题:“四中有百年历史了,对于拆迁大家都是反对的。是要把一个小学搬进来。四中的新校在新浦区,当时政府说的是给四中400亩地,建一个新校区,但政府没有做到,只给了200多亩,而且质量非常差,才刚刚修好,有房子就已经塌陷了。四中的老师打电话给遵义新闻(网站),让他们播报,他们说政府打电话给他们让他们不要来,有政府压着,所以就引起了学校和学生的抗议。”
    
    记者:“抗议规模有多大呢?”
    
    小王:“大概有几千人,老师已经在校门口跪着求政府不要拆迁,因为实在没办法了,只有跪下来求他们,还有25天左右高三就要高考了。”
    
    记者:“这个抗议持续多久了?”
    
    小王:“三、四天左右,之前是通过发表文章反对,老师没有出现,持续一、两个月了,最近才进入最激烈的时候。本来政府开始说四中这块地用来建初中部,后来不知道怎么就让小学搬进来,政府这样太不守信用了。”
    
    据网络图片显示,大批身穿蓝色校服的学生站在校门口,手持各式标语,上面写着“市政府,没眼光,服务开发商”、“重经济、轻教育、名校去拓荒”;校内还竖着一块黑板,上面写着“保卫四中、四中加油”。另有图片显示,数十名老师跪在校门口外。
    
    四中的维权代表罗老师周二下午接受记者采访时称,市长刚离开不久,称需再研究:“昨天静坐,惊动了市委市政府,。今天市长来了,本来说见教师代表,我们不依,要求全体谈。市长答应,老校区重新研究保不保留。原来没这个话的,肯定不保留,已经通知文化小学来接收,斗争结果还有点乐观。当然这会不会是缓兵之计,我搞不清楚。但市长才走了20来分钟,他们马上派组织部的工作组进驻四中。老师们从昨天到今天已经守了两天了。”
    
    记者:“我(在图片上)看到有老师跪在校门口?”
    
    罗老师:“是啊,家长也声援、市民也声援,学生就不要说了,打出了横幅,喊口号叫老师加油、保卫四中、保留百年名校。我们也有很多校友在网上声援四中老师和学生,也有校友来四中贴了小字报,声援老师的正义行动。
    
    记者就此致电遵义市政府了解情况,一名值班人员称:“我们管不了四中这个问题。老师不上课你应该直接找群众服务中心。”
    
    而遵义市教育局及市城乡规划局的电话则均无人接听。
    
    罗老师还告诉本台记者,在四中分校建设与搬迁问题上,市政府决策随意、专断,丧失了公信力,在四中领导师生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将校区交给文化小学办学:“文化小学扩大为红色旅游的区域,文化小学搬四中,四中搬走。但政府三年以前的文件、人大通过的决议说是办分校,没说整体搬迁,政府言而无信,政府朝令夕改,头脑一热就拍胸膛解决问题。”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详见: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zhengzhi/xl1-05132014112317.html )
    
    四、官方相关的行动与立法动态
    1、云南:昭通被曝暴力征地事件 官方否认发生冲突
    “5月12日凌晨,昭通市昭阳区太平街道办事处富强村发生暴力征地事件”。5月13日,有网友在微博、论坛等网络平台上发帖称,当地政府采取暴力手段征地,并与村民发生冲突,有村民受伤。对此,昭阳区宣传部一名工作人员表示,村民长期在争议土地上的在建工地阻工,太平办事处当时正在执行对阻工设施的拆除工作,并未发生冲突,“具体要看相关部门调查结果”。目前,纪委、监察部门已对此事介入调查。
    
      网帖:百多人拉黑路灯打人
    
      据网帖所述,昭通市昭阳区太平街道办事处富强社区居民委员会六组,有总计1470亩土地为村民口中的“争议土地”。5月12日凌晨,太平乡党委书记(迟焕彩)、太平街道办事处主任(刘刚)太平街道办事处副主任(曹德飞)太平派出所所长(将仕新)等人带领了防暴队和派出所的民警“暴力征收土地”。
    
    村民在网帖中称,当对方来到时,“突然路灯全部都被拉黑了。”其称,有七八辆警车和十余辆微型车赶到当地,带来了百余名工作人员。“随后他们照着手电筒,拿着钢管,见人就打。有人反抗了就二三十个人围着一个人打,连老人也不放过。”网帖称,村民报警无效,在冲突中有数名村民被打住院,“有个村民肝被打炸了。”
    (来源:云南信息报 详见:http://news.sina.com.cn/c/2014-05-15/121830141491.shtml )
    
    五、法律法规介绍
    1、关于调整北京房屋拆迁补偿标准的有关规定
    市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
    你局《关于报送调整本市房屋拆迁补偿办法的请示》(京国土房屋拆字2000第323号)收悉。现批复如下:
    原则同意《关于调整本市城市房屋拆迁补偿办法的有关规定》(以下简称《规定》),请你局发布执行,认真组织实施,并注意及时研究和解决执行中出现的问题,总结经验。
    各有关部门和单位要积极配合,交通事故。确保本市城市房屋拆迁工作的顺利进行。
    北京市人民政府根据近期城市房屋拆迁情况,现就调整本市城市房屋拆迁补偿办法作如下规定:
    一、将拆迁人对被拆除非成套住宅房屋使用人的补偿计算公式调整为:
    补偿款拆迁补偿价格×原建筑面积+经济适用住房均价×拆迁补贴面积
    其中,拆迁补贴面积按照下列公式计算:
    拆迁补贴面积原建筑面积×拆迁补偿系数
    北京房屋拆迁补偿标准由各区县政府参照被拆除房屋所在地区届时普通住宅商品房价确定,并报市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批准后执行。经市政府批准,纳入本市计划的道路交通、供水、供气、供热、环境保护、污水管道和处理城市河湖、电力、邮政、电信等城市市政建设工程的房屋拆迁,你知道离婚后财产分割。拆迁补偿价格由市政府有关主管部门根据项目范围内届时普通住宅商品房平均水平确定;
    城区和近郊区的经济适用住房均价,由市政府有关主管部门根据本市经济适用住房的市场供应价格确定;远郊区、县的经济适用住房均价,对比一下交通事故。由区、县政府根据本地经济适用住房的市场供应价格确定。
    拆迁补偿系数一般为0.7,本市近郊区和远郊、县的房屋拆迁,当地区、县政府可以根据拆迁项目实际情况降低拆迁补偿系数;按市政府有关文件规定经认定的特困户的房屋拆迁,当地区、县政府可以决定增加拆迁补偿系数0.1至0.2。
    根据前款规定计算的被拆除房屋使用人的拆迁补贴面积仍不足15平方米的,并且符合下列条件的,可以按照15平方米计算拆迁补贴面积:
    在拆迁范围外别无正式住房;在拆迁范围内有本市常住户口并且长期居住人口在2人以上(含2人);
    不属于拆迁公告发布之日以前三年以内通过办理房屋租赁分户、析产、交换、赠与等手续新增的户;
    不属于原农民宅基地上房屋。
    二、拆除原划拨土地上的成套住宅房屋,对被拆除房屋使用人的补偿款中不含土地出让金。具体标准参照已购公有住房上市有关规定执行。
    三、拆迁人以回迁房及其在1992年6月以前取得的划拨土地上自行开发建设或者作为出地方与有关单位联建、合建项目中分成的房屋补偿被拆迁人的,补偿房屋参照经济适用住房政策管理。
    四、拆迁人提供的集体土地上的房屋,在依法补办建设立项、规划、用地等手续后,方可用于拆迁补偿。
    五、拆除住宅楼房,其厨房、卫生间齐全的,一律按照成套住宅房屋给予补偿。拆除有厨房而卫生间公用或者有卫生间而厨房公用的住宅楼房,分居几个月自动离婚。对被拆除房屋使用人加上其分摊的公用卫生间或者公用厨房的建筑面积后,按照成套住宅房屋给予补偿。
    拆除成套住宅房屋,其厨房、卫生间等由两户以上合用的,对被拆除房屋使用人按照成套住宅房屋给予补偿,其原建筑面积按照被拆除房屋使用人单独使用的房间的建筑面积加上其分摊的该套房屋合用的附属建筑面积后计算。
    (来源:搜房网 详见:http://zhishi.soufun.com/detail/bj_18146.html )
    
    六、国(域)外相关立法与动态
    1、非洲人不懂何为“强拆”
    
    “强拆”成为中国国年度热词,“钉子户”与“拆迁队”血战的新闻不时见诸报端,强拆已演变成一种与文明社会极不和谐的权力暴力。
    我曾作为世行埃塞俄比亚项目办公室主任、非行喀麦隆项目协调员,在非洲亲历了多次征地、拆迁工作,发现非洲没有“强拆”一词。
    政府征用土地 需酋长书面同意
    非洲土地开始属于酋长,也就是说,酋长带兵打到哪里,他的领土就扩展到哪里。酋长带兵打下了天下,就要让土地生产出粮食和果物等财富,于是,酋长允许村落里的人们在自己的居住地开垦荒地,农田是谁开垦的,就归谁所有,但每年要向酋长纳贡。
    从1885年开始,欧洲列强进入非洲,到1912年,这块占地球陆地面积五分之一的大陆除埃塞俄比亚外已被瓜分完毕。
    殖民时期的非洲,尽管土地所有权名义上归殖民宗主国或其君主所有,实际上,土地的传统所有权仍得到承认,也就是说,土地的所有权归土地上的“原始居民所有”,但要向殖民统治者缴纳税金。
    20世纪60年代,独立浪潮把殖民者逐出非洲,独立后的非洲多数国家虽然规定土地国有,但只是把土地的名誉所有权从殖民统治者手中收回,赋予独立后的国家,土地的真实所有权仍继承土地归“原始居民所有”的传统。
    根据我对非洲法律的理解,结合自己的在非洲从事征地、拆迁工作的实践,我认为,非洲土地的所有权实际上是个模糊概念,尽管宪法规定土地国有或公有,但实际上土地所有形式有三种:国家所有、村镇集体所有和公民个人所有。
    国家为了公共目的征用了的土地属于国有,包括原始森林、湖泊、河流等;荒地属于村镇所有,为了村镇的共同利益,村镇也会在自己的村民中征用土地用作教堂、学校、试验田、水库等,被村镇集体征用了的土地也属于村镇所有;农民从祖辈继承下来的土地或自己开垦的荒地则属于公民个人所有。
    结合法律和实际情况考量,可以这样理解非洲土地的所有权:就某块土地来说,国家使用这块土地,那就是土地国有,但要经过法律规定的程序征用;国家不使用这块土地,那土地就是私有或集体所有。
    
    (来源:刘植荣博客 详见:http://www.chuangxinpai.com/a/5295.html )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76105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广东韶关再次发生强制拆迁事件/郑存柱
·浙江瑞安莘塍镇下山根村蔡仕杰等19户村民房屋被强制拆迁(图)
·陈修琴与习近平书记谈:从我家两次被强制拆迁看行政腐败到司法腐败(图)
·洛阳农民失去耕地又面临强制拆迁,每平米住宅仅100元赔偿
·金海涛:从野蛮的强制拆迁说起
·福建晋江罗裳村民自杀抗议强制拆迁(17图) (图)
·福建晋江罗裳村民自杀抗议强制拆迁(17图) (图)
·上海长宁区政府作出违法侵权的行政强制拆迁
·山东省临沂市兰山区居民孙树仁被强制拆迁的详情
·广州女村民疑因强制拆迁跳楼身亡
·济南市花园新居抵制强制拆迁
·长沙100多名被强制拆迁难民向政府赠锦旗
·中国式“强制拆迁”是政体造就的癌症毒瘤/罗安平
·新拆迁条例难产 是否保留强制拆迁争议大
·强制拆迁,从“自残”走向“残人”/楚潇云
·每一次强制拆迁,都是对公权形象的伤害
·强制拆迁是中国房价上涨和中共贪官的根本原因
·强制拆迁 “活埋”国民/韩浩月
·反对滥用暴力,反对强制拆迁!/刘进成
·山东临沂强制拆迁案例(图)
·联系北美强制拆迁受害者,策划召开第一届记者招待会启事
·联络北美地区奥运强制拆迁受害者
·中共罪恶录:强制拆迁中“最軟的柿子”
·申请将8月8日定为反强制拆迁日的建议公告
·上海律师上书温总理 提出“强制拆迁”应废
·中共即得利益集团强制拆迁毫无法理
·陈修琴与俞正生书记谈:从我家两次被强制拆迁看行政腐败到司法腐败\上海维权
·公开召集美国在华因奥运被强制拆迁人士,共商大计
·留美博士遭北京朝阳区建委强制拆迁再思考,呼吁开展海外维权行动讨论
·留美博士遭北京朝阳区建委强制拆迁再思考,呼吁展开海外维权讨论
·留美博士遭遇北京朝阳区建委强制拆迁公开征求解决方案
博客最新文章:
  • 陈泱潮中共國【聖君立憲-光榮革命】之藍圖願景鳥瞰(全文)
  • 胡志伟轉戰千里,矢盡道窮
  • 孟泳新陈奎德先生必须给个说法
  • 胡志伟大陸民間與官方收藏的家譜總數已逾三萬八千種
  • 谢选骏全球化的时代就是一个玻璃缸的新时代
  • 胡志伟仓廪实则知礼节,衣食足则知荣辱
  • 谢选骏老赖商人和老赖政府
  • 生命禅院生命禅院的自由理念/经纬草
  • 谢选骏毛泽东的市值抵不上一间毛房(茅房、厕所)
  • 北京周末诗会陈士胜作品二/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 谢选骏如何衡量动物生命力的强度
  • 独往独来中共空军0:4败于泰军空军大校演讲泄真相
  • 滕彪瑞典国会议员要求将中国驻瑞典大使桂从友驱逐出境
  • 谢选骏小特朗普是一条恶狼
  • 胡志伟周恩來向楊淑慧索要周佛海回憶錄
  • 徐文立贺信彤中国民主党全联总海外第四次党员代表大会公告简要版本
  • 谢选骏共产党为何替特朗普哀嚎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