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死囚复活”徐浩杀人冤案母亲赵克凤因上访饱受迫害
请看博讯热点:访民动态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5月19日 转载)
    (维权网信息员陈华报道)5月12日,湖北省襄阳市第二十中学退休职工赵克凤老人,因其儿子徐浩被枉判入狱15载,现尚在狱中,再次到襄阳法院询问案件申诉情况。法官袁富强对赵妈妈说:我们管不了你的案子,你要告就去告。想到被枉判入狱的儿子,赵妈妈悲愤难抑,抓起水杯砸在桌子上,又抓起椅子,将桌子砸了一个洞。围绕徐浩故意杀人案,襄阳公、检、法上演了一场“死囚复活”的司法荒诞剧。
    
     1997年7月24日,襄阳市传染病院员工李峻被人杀害并抛尸在襄东加油站路边花池内。凶手张文华向李峻的女友韩静以及朋友郑卫东、马东讲述了其与初中同学、后在襄樊迎旭小学当音乐老师的徐浩共同杀死李峻的经过,并在逃亡途中,向当时的襄阳县公安局,检举了徐浩为李峻案共同作案人。后张文华一直冒用其表哥唐建敏的名字,继续在外作恶。2006年6月6日,张文华因犯抢劫罪,以唐建敏的名字,被判处死刑。湖北省高级法院以【2002】鄂刑令字第98号,下达了《执行死刑命令》。而真实的唐建敏,其家人在收到宜昌中院的死刑文书和领尸通知后,本不以为然,因为这并不妨碍唐建敏还活着。但在两三年之后,因唐建敏的户籍被注销,在外打工极为不便,回到原籍宜昌,要求法院恢复其户籍。宜昌警方派人到襄樊核对。至此,一场“死囚复活”的司法荒诞剧才真相大白。

    
    徐浩却在1997年7月31日被刑拘,后公安、检察院以逃亡犯张文华的揭发信和郑卫东、马东、韩静听到张文华传述的证言以及徐浩遭刑讯逼供的口供为证据,指控徐浩犯故意杀人罪。两次开庭,都因证据不足、事实不清,被法院退卷要求重新侦查。1999年,襄樊检察院下达撤诉诉书(樊检刑撤诉99—2号),次日1999年3月19日,襄樊中院下达了(1999)襄中刑初字第27号裁定准予撤诉书。但在二十天后,1999年4月9日,襄樊检察院、襄樊中级法院在没有任何补充新证据的情况下,对徐浩案开庭,10日后的1999年4月19日下达死缓判决。据一知情人士说:“这是市委政法委组织公、检、法三家坐下来进行协调的结果。”从此,徐浩母亲赵克凤为给儿子讨回公道,踏上了漫长而辛酸的上访伸冤路。期间,赵克凤被9次关黑监狱,受尽折磨和凌辱。
    
    2011年5月19日,赵克凤到北京上访。湖北驻京办主任马宗亮、姜爱民对赵克凤说要为其儿子办理保外就医,赵克凤信以为真,就与樊城区法院印法官、郑主任以及教委的张书记一起回到襄阳。晚上7点多钟,赵克凤到菜市场买菜,一直跟踪在后的樊城区法院庭长陈晓丽对着赵克凤大喊一声:“赵老师我请你吃饭。”赵克凤还没来得及回答,猛然被四个大汉抬架到早已停在路边的车子上,按住身子捂住嘴,送到“襄阳平安医院”,也就是襄阳精神病院。赵克凤要求电话通知儿子和女儿,遭到拒绝。在精神病院,赵克凤被强行灌药打针,让其整天昏睡。有一次,赵克凤偷偷把药吐掉,被值班护士张倩看见,上前就打赵克凤的嘴巴子,直打得满嘴流血。因赵克凤被绑架到精神病院,没有换洗衣服,只好在厕所里洗衣服。护士张倩看到后,就凶残的对年已古稀的赵妈妈扇耳光,直打得赵妈妈耳朵失聪,至今听不到声音。在精神病院被关了20多天后,赵妈妈实在忍受不住他们的残酷迫害,就暗中求一位病人家属写了一封求救信,通知了娘家的弟弟。其弟弟得知后从河南带着侄子侄女火速赶到精神病院要人,医院通知了襄樊政府。政府官员却逼着赵妈妈的弟弟和儿子写保证书,要其儿子做担保人,要求在三年内不准伸冤申诉。其儿子无奈写下保证书,赵妈妈才走出精神病院。
    
    被枉判入狱的徐浩一直喊冤,拒绝认罪。徐浩还对前来看他的赵妈妈说:“妈,他们冤枉我,说我杀了人。我要承认了,我还是个人吗!?”2004年春节,一直为儿子伸冤的徐浩的父亲徐新玉因思念儿子,突发脑溢血去世。得知父母为给自己伸冤,吃尽苦头,甚至累死,徐浩痛苦万分。2009年8月24日,狱中的徐浩给湖北省高院写了一封信,信中这样写到:“尊敬的省高院法官,我徐浩真的没有杀人。十多年来公安未找出一字能证明我杀人的证据,却判我死缓。我父母因法院用无一字能证明自己儿子杀人的证据,却被冤判死缓,而一直为儿鸣冤。我父亲为我鸣冤已经累死。我不想让母亲再继续鸣冤受累。请省高院法官找出一字证明我有罪的证据,让母亲停止鸣冤。我知道自己没有杀人,世上根本就不存在我徐浩杀人的证据,所以要找到我杀人的证据是不可能的。但若没有一字证明我杀人的证据,母亲就不会停止鸣冤。我知道我的案子不好改,我也不想给法官添麻烦。请尊敬的省高院判予我立即执行的死刑,这样我母亲就用不着鸣冤了。我早就想让母亲停止鸣冤了。早在2001年我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的死刑期到期时我就在梦里等着法院执行死刑了,请尊敬的省高院法官这次能助我执行死刑事实。”
    
    为了给儿子讨清白,赵克凤在全国各地寻找陷害徐浩的主犯张文华的下落。2008年,赵妈妈在襄樊政法委即将要退休的姚家联书记处得知,逃亡主犯张文华在宜昌抢劫作案被抓,被判处死刑,被冒名唐建敏于2002年6月6日验明正身执行枪决。宜昌警方曾派人来调查核实过,但襄樊中院一直隐瞒这惊天消息。其目的就是让错案永不能翻案,让公、检、法逃脱追究枉法责任。2011年9月,徐浩杀人冤案得到新闻媒体的广泛关注报道,100多位知名法律专家评论,全国网友成立《徐浩冤案关注团》,强烈要求再审“死囚复活”徐浩冤案,还法律公正,还法律尊严。迫于压力,湖北省高院吴义文法官对赵克凤说:“只要不再和记者联系,不再上访,就想法让徐浩走出监狱。”但三年过去了,法院对“死囚复活”徐浩冤案仍无动于衷。2014年3月6日,赵克凤又一次向法院递交了刑事申诉状,请求重审“死囚复活”徐浩杀人冤案,并提出申诉理由:
    
    有证据证明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错误。(本案案发的时间、地点、人数认定错误)
    原判决、裁定据以对徐浩定罪量刑的证据不确实、不充分,证明本案事实的主要证据之间存在矛盾;
    
    原判决、裁定错误适用法律,违法认定事实,主观臆断。用可证明徐浩无罪的证据,枉法判定徐浩有罪。
    
    5月12日,赵克凤到襄阳市法院询问徐浩案情,法官袁富强对其说:“你这个案子我们管不了,你要告就告去。”听到此,十几年的冤屈涌上心头,赵妈妈抓起桌上的水杯,愤怒的砸在桌子上,又举起一把椅子,狠狠的砸在桌子上,将桌子砸出一个洞。赵妈妈说:“真想把法院砸了。”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91061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柯文哲满脑子流寇主义、毛泽东思想
  • 韩光头可能输掉台湾
  • 詩五首
  • 追寻高智晟
  • 韩光头可能输掉台湾
  • 中国反对派应当正视现今大陆民众不堪的现实
  • 香港下一步 可能從打人變成打死人
  • 权贵资本主义杀人不见血
  • 徐文立:首罵五毛,長沙JingshengChang
  • 切尔诺贝利就是共产主义乐园
  • 28.北大荒的风与夏威夷的风
  • 28.北大荒的风与夏威夷的风
  • 共产党就是“精苏族”、“精俄族”、“汉八旗”
  • 日本侵华是代替满清在组织中国社会
  • 满清不是中国而是中国的灭亡
  • 美军是雇佣军还是占领军
  • 博客最新文章:
  • 台湾小小妮遙橋古堡
  • 点滴人生港事隨筆:黑警
  • 谢选骏共产党中国人不是中国人
  • 倪玉兰的博客这个问题绝对能挑战你的高智商
  • 谢选骏共产党里的好人
  • 吴倩你们的耶稣:你们求就会得到。要是保持沉默,三缄其口,我
  • 穿越精神的戈壁现今福音事工的进路与承传
  • 谢选骏港督就是共产党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无相思维
  • 陈泱潮大兵壓境,香港人民2019與神同行英雄樂章三部曲
  • 高洪明支持中央及港府确保香港一国两制下由乱到治
  • 谢选骏香港权贵资本家觉得已经闹够了
  • 人民最大国泰挖底之二:国泰航空“一软”差点把我骗了!
  • 张杰博闻香港抗议示威引发激烈的大陆舆论阻击战为什么中共会输得很
  • 徐永海上帝的科学一——前言 我的十字架道路促成我的科学研究
  • 谢选骏中国的大饥荒大杀婴对于科学研究的贡献
  • 高洪明中国政治反对派:我的认知和言行
    论坛最新文章:
  • 美国推动对台军售 北京称将强烈回应
  • 特朗普想要美国买下格陵兰岛
  • 中国勘探船重返争议海域 越南抗议促中方船只撤离
  • 被指为逃避美国制裁 中国油轮航行途中更名
  • 9中国船员被指在喀麦隆海岸遭绑架 中使馆:无中国籍船员被
  • 韩国劝朝鲜在对话框架下提出并讨论问题
  • 美推动对台80亿美元军售 中国外交部:必将强烈回应
  • 乌干达、赞比亚否认华为帮助监控国内政治对手
  • 台湾外交部长称台湾与所罗门群岛关系坚如磐石
  • 印度影射改变不先使用核武器的承诺
  • 郭台铭心结未解柯文哲趁势撩拨 台湾大选情势诡谲
  • 特朗普竞选集会上辩解经济和对华贸易政策
  • 四川凉山山体滑坡再冲击成昆铁路 17人失踪
  • 朝鲜再射飞行物 回绝与韩对话 青瓦台表遗憾
  • 以色列宣布禁止两名美国民主党议员入境
  • 柯文哲爆料:郭王都有意选总统并请他当副手他都拒绝
  • 纪念普罗旺斯登陆75周年 马克龙吁荣耀非裔英雄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