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抗美援朝的老共军,如今80多岁不给办退休而上访
请看博讯热点:涉军维权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4月27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山西运城宋俊财.五三年为了保卫祖国我去朝鲜拼命;还好我捡了一条命成了幸存者;现在每月 五百多元!【五年时间】
    
    五八年开始到地方政府工作并且给我发了【粮油供应证】,在我的努力下使二十多平方公里由原来的无通讯区变成村与村单位与单位相互联通的通讯区;并且一人修理三十多部电话两套转换机,还有近百里的线路维护。那时连自行车都没有,每天背着脚扣、查线机、紧线器、铁丝等共计四十多斤的工具,行走在村庄之间的田地里;难的就是到三十多里的大山里边,少则两天,碰到刮风下雨甚至都要四、五天。后来还帮助各村庄安装广播、电灯。就因为如此后来广播局、供电局、邮电局等单位的领导曾多次向我单位【人民公社】要求把我调走;无奈领导不同意!可我想在哪里都是一样干革命,就此一干就是二十六年;八三年在一次高空作业时,发生意外,电杆砸断了我的腿!住院期间单位报销了医药费;因为当时没有合适人选用,就让在家务农的大儿子参加了工作。而我每月四十多元的工资也一分为二,他三十元我十元【他从事线路维护和高空作业,室内修理他不会修的我去修!】到了1993年后因为手摇电话淘汰,号码电话普及我失业啦!通讯设备全部归属邮电局,大儿子也回家务农;就此大儿子工资到此为止;而我还保留着每月十元的工资!等到了退休年龄时,政府领导竟然说我是社办人员、临时工!!!!后来因为粮站没有啦,村里也给我分了一份土地!
    
    现在我的十元工资已经涨到了三十元;可竟然连工伤遗留的医药费都不给报销啦!无奈之下小儿子到北京国家信访局和劳动部一问,答复是能办退休,够五十五岁就能办理!
    
    如今一年多过去了,政府竟然说我五八年参加工作没有正式招工录用手续!
    
    以上事实所产生的问题是我造成的?
    
    在十八大以后的今天政策口号还是上下不一致?
    
    难道也要让我这个八十多岁的人也成为【职业访民】?
    
    难道为共产党干一辈子还留下伤残的人为办理退休一事还要打出走上法庭????
    抗美援朝的老共军,如今80多岁不给办退休而上访


    抗美援朝的老共军,如今80多岁不给办退休而上访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922954124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中国准备杀多少贪官换来第二次抗美援朝的胜利?
·地震重灾区四川绵竹抗美援朝老兵的愤怒呐喊
·一个抗美援朝老战士家庭的不幸遭遇
·谁在掩盖抗美援朝战争的真相?——简评《真相》一文
·抗美援朝战士失去四肢 回乡带村民开荒打井挖渠
·何方:抗美援朝的得与失
·透视中国:央视纪录片纪念抗美援朝
·全国红色网友汇聚丹东隆重纪念抗美援朝60周年
·北京市民用歌舞纪念抗美援朝60周年/视频
·李源潮访问朝鲜 北京弃抗美援朝说法
·李源潮凭吊毛岸英等抗美援朝志愿军阵亡者
·中国资深外交官:抗美援朝内涵已变
·中国官方弃用“抗美援朝” 意味深长
·重庆30多位抗美援朝老兵祭拜战友 (图)
·在京访民 要求政府停止抗美援朝 向朝鲜宣战
·中国明确表态不会再抗美援朝/何新
·山东临沂抗美援朝遗属遭遇强拆,全家被殴打投诉两年未果
·抗美援朝老兵被劳教:真比杀了我还难受
·抗美援朝80岁老兵被劳教临死不甘
·抗美援朝老兵寻死抗议 上海马桥农民四十次游行申请不被受理(附多图)
·景山议政 抗美援朝空战10比1志愿军惨败 (图)
·景山议政:抗美援朝真实本意和部队死亡人数之谜/视频
·景山议政 百姓中的抗美援朝内幕/视频 (图)
·姚监复:建国以来的最大错误是抗美援朝
·抗美援朝,请胡海峰先上战场/杨才军
·抗美援朝,百害一利
·“抗美援朝”——中朝两国的“别扭故事”拾零/淳于雁
·「抗美援朝纪念日」韩战谎言何时了?/张成觉
·共产党对不住抗美援朝志愿军/赤松子
·"抗美援朝保家卫国"这是一个冷笑话/林云海
·抗美援朝导致美国干涉台湾/沈志华
·胡锦涛和梁光烈“第二次抗美援朝”用心安在?/梁信
·“抗美援朝”回顾见闻点滴/淳于雁
·孔庆东:韩国人意识中被歪曲的中国抗美援朝之战
·抗美援朝导致台湾不能统一/邓蜀生
·刘宝强:抗议撤消抗美援朝战争馆
·军博馆内的《抗美援朝战争馆》不见了
·抗美援朝老战士十七大期间关进“黑监狱”/上海张师君(图)
·北冥鲲:揭穿“抗美援朝”的画皮——读穆正新先生的韩战系列文章有感而作(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