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上海尹慧敏要求周强院长彻查《不再审通知书》“黑幕”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4月21日 来稿)
       我于2010年5月7日后收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法院下发的不再审通知书(事实是上海市高院下发的《不再审通知书》,有邮政快递邮戳为凭证),我是全中国获得非法不再审通知书的受害人之一,这一份地方高院下发的《不再审通知书》,引发我奔波于上海北京之间已经8年多,在控告维权过程中,父母被害家破人亡,我已经8次被上海地方当局行政拘留,三次被上铐手铐脚镣,遭受到地方公安酷刑、体罚、虐待和刑讯逼供等法西斯暴行。
    
     在2014年全国“两会”召开前,曾经多次威胁我欲送我进劳教所和长宁区精神病院的上海长宁区法院信访主任(张枫),恬不知耻的跟我说什么“现在最高法院和国办都不给你登记了,你还没有感觉到吗,你的父母是精神病,你会被遗传”我回答他“我父母得精神病是被你们长宁区法院和长宁区公安分局害的,没有你们的非法拘禁和拘留,我的父母不会得精神病早死,我们家族没有精神病史。”信访主任(张枫)所称的父母精神病会遗传于我,意将我往精神病方面靠拢,言外之意我将和我父母一样,他居心叵测动机不良。但是,他不是不知道我从小被父母领养,我和我的父母根本没有一点血缘关系,他所说的精神病会遗传丝毫与我沾不上边。

    
     对于最高法院下发的《不再审通知书》我的感触颇深,对它不仅仅是气愤。我得到的是立案一庭的公章,没有国徽图标,没有法律效力。最高检察院信访接待人员称,要我到最高法院索取实体性的法律文书——判决书或者裁定书。自2010年到现在毫无结果。2013年12月,我走访了最高人民法院,交表窗口的接待员称:最高法院电脑里没有显示你要的终结案号,你可以到上海地方高院去询问”其后,自2014年小年夜起我到上海地方高院信访了数次,2014年4月2日,上海高院信访接待员徐竹林称“谁告诉你的,你就跟谁要去”在将我的信访登记表还给了我之后,对我的一连串质询一言不发不予理睬。
    
       但是,这么多年来我还没有放弃控告维权,我希望有一天中央有关部门能查出最高法院通知书的“黑幕”,还我们司法腐败受害者一个公道。下文:《控告最高法院出具非法通知书 包庇地方终结信访申诉蒙混过关》是我于2007年5月7日,自得到最高法院《不再审通知书》至今,一直未放弃对非法通知书的书面控告材料,控告人请求周强院长和纪委等有关部门彻查最高法院《不再审通知书》“黑幕”,并请求周强院长彻查最高法院违法“通知书”背后是否有“许杰”之流存在。
    
    司法腐败受害人:上海长宁区尹慧敏
    
    联系电话:15000791985
    
    2014年4月20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419265170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尹慧敏:上海维权界联名抗议胡军被中国电信无端断网
·绝不会轻生或自杀/上海长宁区尹慧敏
·尹慧敏:控告最高法院出具非法通知书 包庇地方终结信访申诉蒙混过关
·上海尹慧敏要求最高法院彻查《不在审通知书》“黑幕”
·上海尹慧敏要求上海市地方政府落实中央指示精神
·不惧打压 上海尹慧敏马年春节给中央领导拜年8进8出马家楼
·尹慧敏:给习总书记的一封公开信
·上海访民戴口罩迎接遭酷刑遍体鳞伤的尹慧敏出狱 (图)
·尹慧敏:露股抗议上海长宁分局长宁拘留所干警令人发指的酷刑体罚和虐待
·尹慧敏:泣血控告上海长宁分局拘留所干警残暴的不法行径
·上海访民尹慧敏遭酷刑,遍体麟伤出拘留所 (图)
·上海尹慧敏拘留期满出狱遍体麟伤 上海警方拒出具验伤单
·尹慧敏:上海法院信访主任都成了恶徒和强盗
·尹慧敏:上海法院和上海公安相互勾结滥用职权权大于法
·访民声援尹慧敏吁上海徐汇区中心医院两起医疗事故求公道 (图)
·尹慧敏:在京乘坐公交车获罪岂有此理 (图)
·尹慧敏:要求纪委彻查未予兑现的司法救助款下落 (图)
·上海尹慧敏对乘坐公交车获罪的再审申诉意见
·抗议上海长宁区法院违法“维稳”借维稳名义打击报复控告人/尹慧敏
·上海尹慧敏至财政部申请财政政府信息公开 (图)
·尹慧敏:50余访民玉泉山请愿遭警控制驱赶
·上海访民目睹尹慧敏遍体麟伤走出长宁区拘留所
·博讯镜头 尹慧敏拘留所遭酷刑与众访民到上海公安局举报遭拒
·图片 上海访民尹慧敏酷刑惨不忍睹
·博讯镜头 今尹慧敏上海开庭 法庭外民众打横幅声援
·在京上海访民尹慧敏:我与园博会同行
·郑重声明绝不会轻生或自杀/尹慧敏
·上海访民自由进出久敬庄 是停止考核还是交易的结果/尹慧敏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