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王海娟:污染下乡——“砷中毒”的大爆发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4月20日 转载)
    
    家乡,让我们魂牵梦萦的不就是那青山绿水吗?但是今天,它被现代工业污染破坏得千疮百孔。可是,说好的青山绿水呢?
    

    一、千年古镇遭遇“砷中毒”大爆发
    
    我的家乡大王镇位于阳新县的东北方,依幕阜山脉北麓的笔架山,东临太子镇,北濒大冶市大冶湖。该镇因三国时期吴王孙权曾到此赈灾而得名。为纪念吴王,这里的人们就给山名、殿名皆冠以“大王”二字。千百年来,该镇就有了一个响亮的名字——大王殿。大王镇是典型的南方丘陵地区,鱼米之乡,山清水秀,是环境非常优美的一座千年古镇,有一条涓涓溪流从镇中穿过,绵延千年。
    
    据传,有一次,孙权的儿子孙登在此赈灾时,突发痢疾,吃了很多药都无济于事,百姓很着急,就将当地的泉水送到孙登住处。孙登喝下后,果真水到病除,便问是何 神水,当地百姓告诉他,崇村有一口泉水,常年不枯,水质甘甜,百姓常用此泉水治病。孙登来到此泉一看,果真神奇,该泉水从一块平地之上涌出,深不见底。官 兵喝了此泉后,痢疾全都好了。孙登十分感动,率领官兵继续赈灾。百姓为了感谢孙登,后将此泉叫做吴王泉。王崇矿泉水被当地群众奉之为“神泉”,其检测指标达到国际饮用水标准,如今吴王泉的泉水被当地人开发制成矿泉水。
    
    2013年国家级黄石市经济技术开发区接管大王镇和太子镇,准备在这里打造环大冶湖生态新城,开发成旅游风景区。正在此关键时刻,一名70多岁的老人长期以来四肢发麻、无力,到武汉四处求医但病因未查明,直到10月 初才在武汉市职业病医院查出为“砷中毒”。一些村民也有类似症状,赶紧到武汉检查,又陆续有村民被发现为砷中毒。消息传开,周围几个村的村民去外地进行砷 中毒检查,发现自家在小学上学的孩子砷超标中毒,同村发现砷中毒的小学生已有二十多人。现在更有甚者,一家九口有八个中毒;还有的是有一家三口无一幸免都 中毒了。目前据查,砷中毒涉及到大王镇30多个行政村中的14个村。
    
    农民发现离化工冶炼厂越近的村庄中毒的村民越多,离厂近的几个村种的菜都不能吃了,水都不能用了,农民只能买菜,买桶装水。这些厂子平时排出的浓烟,刚靠近厂就闻到一股刺鼻的气味让人想吐,每到下雨过后地上就出现一层黄色的粉末,100多亩果园里的,挂果的季节却看不到果树果子,有些结了果,过不了一个月就全部掉落!“砷中毒”的罪魁祸首就是这些小型的化工冶炼厂。
    
    所谓“砷中毒”俗称砒霜中毒,多因误服或药用过量而中毒,生产加工过程中吸入其粉末、烟雾或污染皮肤而引起中毒也比较常见。一般先头晕,再手脚发麻,再是全身发软。严重病儿可于中毒后24小时至数日发生呼吸、循环、肝、肾等功能衰竭及中枢神经病变,出现呼吸困难、惊厥、昏迷等危重征象,少数病人可在中毒后20分钟至48小时内出现休克、甚至死亡。
    
    二、地方政府的“热点回应性决策”
    
    地方政府如何处理“砷中毒”事件的呢?因自上而下的经济考核指标压力,地方政府对这些高污染的企业是欢迎的,尤其是中西部不发达地区,发展动力更加强烈。大王镇几家规模比较大的冶炼厂是政府招商引资来的。地方政府并没有经济实力和动力去治理污染,即使环保部门多次关停违法生产的企业,然而这些企业总能死灰复燃,让污染企业成了“打不死的小强”。
    
    当今年出现砷中毒事件时,为了避免事态扩大,地方政府只能尽量遮盖。一是阻止农民上访,鹤鸣畈村有几百名群众前往黄石市政府讨说法,但是上百名群众在黄石市政府附近遭到一百多名武警特警的拦截,政府派武警、特警在大王镇轮流值班。二是农民只能到指定的医院检查,由医院配套防止事态进一步扩大,黄石医院一名教授表示:必须要大王政府开证明来,才能跟大王人体检。村民告知,全湖北省的医院都是如此。一些农民看到地方政府这样的态度,对政府制定的检查结果并不相信。由于“砷中毒”事件涉及地域范围内人口超过6000人,村民们不相信黄石医院能够忙得过来,比如怕尿样搞混,也怀疑政府掩盖砷中毒真相,纷纷到武汉检查,甚至到湖南、河南和江西检查。
    
    在11月 份,几家靠近路边的规模较大的明显的几家化工冶炼厂拆毁了,大量的小型冶炼厂暂时关停,还有那些隐藏在山里,或者偏僻地方的不被发现。我到附近的乡镇和乡 村走动,发现大量的小型工厂藏在山边、湖边、坡边。这次大王镇发生污染事件,家乡附近乡镇的很多地区的农民也是人心惶惶,怕大王镇砷中毒污染事件重演,十几户与大王镇已经定亲的农民都退亲了。
    
    实际上,冶炼厂污染问题,这几年群众反映极多,但是一直没有得到解决和重视。当出事了,在媒体上曝光,惊动了省政府,成为热点问题时,政府才出政策解决,地方政府这种治理污染的逻辑即是“热点回应性决策”。这是一种“头疼医头,脚疼医脚”的方式,地方政府只解决热点暴露出来的冶炼厂产生的污染问题,而不解决普遍的污染下乡问题,更不解决产生污染的根源问题。如 果按照这样的治理逻辑下去,大量没有成为热点的问题无法得到治理,等待我们的,就是“小事”演变成为热点事件,就是下一次的规模更大的污染事件,损害的是 更大范围和更深层的人民生命健康。我们长期在外面生活,可以避免的,但是我们的父母亲友邻居都将成为污染下乡的牺牲品。
    
    三 “无知”农民与下乡工业污染扩大化
    
    面对工业污染下乡,大部分农民是无知的,也是手足无措的。得知中毒事件后,我赶紧打电话问家人是否去检查,妈妈说,“其它人没有去,我们村的都没有去检 查”,同样的姐姐家所在的村庄也没有人去检查,当然也没有采取什么措施,就好像这件事情没有发生一样。春节回家十几天,也没有家人和亲戚谈论这件事。而在我们村口就有一家稍大的冶炼厂,本村的一个亲戚带着在家的儿子和上堰村人一起去检查,发现儿子砷中毒。从亲戚那里得知,上堰村不同程度中毒的村民有70%。
    
    政府组织农民免费检查和治疗的村庄只有14个,其它村庄的农民自行检查和治疗只能自己掏钱,包括我所在的村庄和上堰村都不在政府组织的范围内。政府不来组织农民,中毒还没有显现出来时,农民不知道要去检查和治疗,更何况农民不愿意自己掏钱。
    
    这些冶炼化工厂都在2003年之后建立起来的,当时是全国第三次产业转移的高潮。产业转移到中西部地区的是高能耗、高污染的产业,尤其是那些本来应该被取缔的低效和污染产业,无法进入县市的工业园区统一管理,在地方政府经济考核指标的压力下,被“迎接”到农村中。相对于工业园区的企业,散落在村庄中的工业污染更加难以管理,他们本身个头不大,地方政府没有积极性,监管的成本更大,农民也不清楚情况。农民只知道工厂能够提供数百个就业机会,是本地挣钱的地方。
    
    而“砷中毒”这样的事件是农民从未想象的,对于“砷”这一典型的化学产品,农民在日常生活中是难以接触到的。事件爆发后,一些长期在工厂劳动的工人开始意识到工作环境的险恶,因为他们从来不知道这样一种矿物质并不同于传统的煤炭、石灰石等,而是含有毒性的砷化物。
    
    学过中学化学的我们知道,砷是化学上的重金属元素。砷污染是砷化物深入地下水、土壤、空气、农作物对人体造成的污染。砷中毒往往是慢性的、后发的,既然是慢性中毒就可以潜伏体内,不是中毒之后可以马上体现出来的,只有到带来显化的严重后果以后,才被农民身体感觉到,最终经过科学检测才能意识到就是“砷中毒”。但是当农民已经知道时,农民已经付出了生命和健康的惨痛代价,已经不可挽回,且对大部分农民来说,未来他们如何应对工业社会的高风险,依然是无知的、手足无措的。
    正是农民对工业社会的高风险缺乏明显的知识,因此例如砷中毒这样的污染下乡进一步扩大化了。农民毫无抵御之力。现代化给农村带来的除了文明与经济的繁荣,还 有污染。远在这次中毒事件爆发之前,我都能明显的感受到污染下乡。家门口的池塘,曾经是小时的乐园,碧荷连天,清波荡漾,鱼虾在其中游弋。挖藕、捉鱼、钓 龙虾成为童年最深刻的记忆,每到吃龙虾的季节,我就会想起自己与玩伴从鱼塘中钓龙虾与嬉戏的场景。妇女洗衣服的棒槌声和欢笑声是村庄的音符,夏天,村民搬 着竹床睡在池塘边,乘凉、听蛙声、数星星、聊天。围绕池塘,形成了村庄的公共空间和娱乐场所。2000年左右,鱼塘干枯,不能养鱼、种藕,不多的水也发黑发臭,没有人再来洗衣服,晚上也不能乘凉了,鱼塘反而成为家门口的毒瘤。家乡的污染下乡,远在这冶炼厂落地之前,污染下乡的源头也不仅仅是这些冶炼厂。污染无边界,风险大家共享,污染下乡,污染的不仅仅是我的家乡。
    
    四、叫我怎么回得去家乡
    
    家乡,就是那青山绿水,尤其是当2013年的城市重度空气污染—雾霾袭来时,我们首先想到和怀念的就是家乡的美好环境。当农村被城市文化贬损成愚昧落后的代名词之后,青山绿水成为我们不多的家乡自豪之一。回到家乡,我下车的第一件事,就是看看映入眼帘的家乡秀美,深深吸一口新鲜空气,和家乡打一声招呼,“我回来了”。上车离开的时候,我回望的还是家乡的山水,吸一口新鲜空气带走,与家乡道别。
    如今的大王镇虽是我的故乡,如今的状况是:大半个大王镇中毒了,树木庄稼成片死亡,肥沃的土地再也种不出健康的粮食,“神泉”变成毒药,已不见往日的秀美。故土不再是能养育人的沃土,而是一个毒物,在张龙舞爪。砷,或者其它的污染,潜伏在家乡的五脏六腑,让人产生莫名的恐惧。
    
    家乡,我怎么去爱你?这片曾经养育我们大王人千秋万代的土地,受到了这样的伤害,我们欲爱不能,再也回不去。
    
    可是,说好了的青山绿水呢?最近“美丽中国”成为中央的乡村建设目标,对于我的家乡而言,这已经成为奢望。这对大冶湖生态新城建设和旅游区开发,又怎么不是一个讽刺呢?当一个个村庄如同我的家乡一样没有美丽的希望,美丽中国又从何而来?
    我们真是应该警惕现代工业污染下乡,不要在城市治理污染,而让乡村承接这些污染,由于监管无力和农民科学和环境保护知识缺乏,那会造成更加严重的环境污染事件。农民对现代工业污染的类型和后果还非常无知,这增加了高污染企业在农村的生存空间,直到污染事件爆发出来造成严重后果,我们还应广泛宣传教育农民懂得自觉团结起来维护环境生态权益。
    
    请时代记住家乡大王镇的这次砷中毒大爆发及其它造成数千个家庭的痛苦,及对我们的警示。
    
     2014-2-12日
    
     最后修改于 2014-04-20
    
    来源:搜狐博客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723204153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钟亚芳被停发病假工资,浙江桐庐当局要活活饿死核污染母女 (图)
·浙江核污染被害钟亚芳被当局强制不准去杭州反映冤情与求救 (图)
·浙江核污染被害钟亚芳母女将被断水电趕出家門 (图)
·浙江病重核污染钟亚芳回家又被非法剥夺人身自由 (图)
·举报环境污染被陷害入狱 /侯帅
·维权网”声明:广州当局应立即释放抗议朝鲜核爆污染的维权公民
·杭州核污染受害者钟亚芳《无民事行为能力》裁定被撤销 (图)
·浙江核污染钟亚芳再次向桐庐县政府并陈国妹县长求救
·上访被伪造成肇事精神病人 求生不能/遭核污染的钟亚芳
·人命关天!紧急求救!核污染受害被关精神病院7个月/钟亚芳
·河北冯军告污染企业案4月23日在廊坊中院开庭
·曲阳县污染太厉害了
·古都洛阳的新伤口:揭开伊川县电力集团违规扩建“高污染”工程的疯狂黑幕
·河南省台前县的化工厂污染很厉害
·武汉市置人民死活不顾引进高能耗高污染的小型炼钢厂
·从七九二矿破产,遣散职工到惊暴核污染扩散内幕
·亏他们想得出来:武汉要将污染的湖水“出口”到长江
·水变色官员不敢喝,群众神秘死亡,官员说不是污染:如此代表人民利益?
·中国水污染恐怖 自来水仅剩冲马桶功能
·土地污染:中国人面临更大危险 (图)
·怎么活?中国1/5耕地土壤被证实污染
·中国披露严重土壤污染问题 “不容乐观” (图)
·内蒙古牧民抗议矿业污染8人被抓 当地企业月前曾发生夺命事故 (图)
·中国土壤污染调查历经9年发布 重金属污染问题突出
·环保部国土部公报称全国16%土壤面积遭污染
·内蒙古赤峰牧民维权抗污染被镇压 (图)
·盘点10年间水污染处罚:47起水污染仅6起追刑责
·环保举报热线涉及大气污染问题的案件占66%
·江苏如皋化工厂爆炸7人失联 未造成空气水体污染 (图)
·京津冀及周边空气重污染过程基本结束
·近千学生反污染堵路抗议 警以催泪弹对付 (图)
·兰州水污染源:发现27年为何仍未根治 (图)
·天津工业污染占比超京冀 3年内拟关停企业700家
·兰州水污染 市长被人肉:曾戴20多万名表 (图)
·兰州水污染调查:市民或已饮8天苯超标水
·兰州水污染系偶然发现 市民或已饮8天苯超标水 (图)
·媒体称兰州水污染事件原油泄漏说法不成立
·兰州水污染事件凸显中国原油管道问题 (图)
·北京污染严重 已接近不适合人类居住 /郑义 (图)
·长江的污染,可谓触目惊心/ 毛开云
·基督教能解决中国的污染/谢选骏
·陈竺:中国每年因空气污染导致早死35万-50万人
·石家庄大气污染如何治理?/龙凯锋
·北京的空气污染吓跑了多少外国人? / 风青杨 (图)
·评论:治理空气污染不能仅靠万亿投资
·全地球人都要为中国的污染买单 /郑义
·胡一帆:污染是笼罩中南海上空的乌云
·中国多地遭遇环境之痛:雾霾水污染等
·朝鲜核爆1000公里污染圈生存工程
·公开环境污染信息,没什么大不了
·公开环境污染信息,没什么大不了
·土壤污染信息是“国家秘密”?
·监控地下水污染还应再快一点儿
·蔡慎坤: 谁能揭开水污染背后的真相?
·治地下水污染应鼓励公民监督
·谈中国大陆的水污染问题/郑义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