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尊敬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习近平阁下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3月29日 来稿)
    尊敬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习近平阁下
     您好!
    
    现就我和父亲各自依法在国务院信访接待室、最高人民法院信访接待室等信访部门正常信访,在没有任何违法违规行为的情况下,被河南省宁陵县公检法和商丘市中级法院等公然违背事实和《刑法》及其基本原则赤裸裸地编造“共同犯罪”假案来报复,迫害和依法律程序申诉维权险阻重重,至今未果一事,再次向您如实反映,希望能得到您的关注和正义支持。
    
    2008年在未到退休年龄的情况下宁陵县教体局等部门非法报批我父亲退休,我父亲因此多次向宁陵县政府教体局、人事局等依法信访,但均得不到登记、受理、或《信访条例》规定的书面答复,且还受到跟踪、威胁、恐吓,我父亲被迫到国务院信访接待室依法申诉后才得到解决。
    
    由于我作为原告人的邱某故意伤害案宁陵县法院于2002年在宁陵县看守所非法不公开审理后一直不下判决,多年来一再向审判长李豫要求依法裁判均未果,2010年底听说宁陵县法院已私自编造了一份我与邱某之间的假协议以我“撤诉”的名义非法结了案,随后我多次向法院领导提出查阅、复印案卷材料,但均遭拒绝。2011年3月我就邱某故意伤害案等宁陵县法院枉法办理的两案到最高人民法院信访接待室等部门,对宁陵县法院和责任法官提出申诉和控告,同时接受我父亲的委托就华堡乡政府拖欠我父亲22个工资问题向国务院信访接待室提出申诉。3月4日华堡乡政府补发了拖欠我父亲的22个月工资。
    
    2011年3月15日我在国务院信访接待室等对宁陵县法院和责任法官提出申诉和控告时,宁陵县公安局的王效贞、董辉等联系其他截访人员,他们共十人左右把我撕打到车上,拉到宁陵县看守所,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同日又以涉嫌敲诈勒索罪对我父亲刑事拘留。自此各司法机关开始了公然直接以我和父亲各自的依法申诉与控告的维权行为作为犯罪姿意滥造假案的疯狂践法过程。
    
    根据所谓的“案情”,我父亲向其提出申诉的国务院信访接待室所在地北京市丰台区这个信访地即为“犯罪地”,而司法机关又把我控告宁陵县信访行为一并作为犯罪情节枉法追诉,因此,依法本案只能由北京市丰台区司法机关管辖,但宁陵县检察院和法院对我先后三次提出的管辖异议均不作审查答复,非法强行管辖,而其所谓的“诉讼”过程完全被以公然全程践法假造所取代!
    
    各司法机关串通宁陵县看守所及其民警梁涛、赵玉先、张礼伟等,利用杀人犯及其他在押人犯或直接对我和父亲刑讯逼供、逼骗假供、编造假证、剥夺诉讼权利和折磨迫害;整个诉讼过程中各司法机关完全剥夺我的举证权、辩论权等,始终禁止我作无罪辩护;整个案卷和裁判的内容均是各司法机关在法定诉讼程序缺失或扭曲后的胡编滥造,或者甚至是在法定诉讼程序过后非法编造并强行折换或加入。现仅就司法机关令人震惊的极端践法行为向您作一概述,更详细节请您关注《中国法律和人权的血泪还要流多久》?等材料。
    
    (一)宁陵县公安局侦查员张胜等利用我父亲眼患白内瘴和不懂法,以在为我父亲办释放手续、假读笔录和刑讯等手段先后三次欺骗、逼迫我父亲在他们事先备好的假讯问笔录上签名,随后张胜等又公然违背事实地硬说对我也是以涉嫌敲诈勒索罪刑事拘留的,并以我和父亲共同涉嫌敲诈勒索罪报批了逮捕,这可调取我涉嫌敲诈勒索罪的拘留证存根证实;(二)2011年3月16日我母亲到宁陵县公安局找张胜问我和父亲的下落;张胜把我母亲拉到他那辆车上并强行拿住我母亲的手在他们事先备好的假证言笔录上按了指印;(三)赵玉先一再以各司法机关不依法办案的事实让我认清“法律治民不治官”的所谓“黑暗现实”,他多次对我“做工作”说,“只有办案单位说黑的就是黑的,说白的就是白的”才能“得到办案单位的同情”而“早点出去”,否则便是“以卵击石”,他曾指着看守所粘着白瓷片的墙进一步解释说,“如果办案单位说这墙是黑的,你就得说是黑的!”他还说,上访虽然不是犯罪,但上访就是跟政府斗,上访人就像以前的政治犯,以法律是抗争不过公检法的,说有个上访人在宁陵县看守所还被折磨得双目失明,每隔一段时间赵玉先都会问我“想通了没有”;为了使我放弃以法律抗争并屈从于司法机关把依法正常信访行为“认罪”,看守所所长梁涛还曾把我提押出监室以中国是共产党执政的一党制对我“做工作”;(四)2011年8月25日宁陵县法院出示的法庭笔录对于我当庭再次提出的管辖异议没有记录,对庭审过程作虚假记录,且拒绝给予补充和纠正,因此我和父亲都拒绝了签名, 2011年10月7日送达的宁陵县法院作出的(2011)宁刑初字第72号判决书是胡编滥造,它不但与起诉书和8月25日出示伪法庭笔录保持高度一致,而且还公然违背事实地在控方的证据中非法加入公诉人庭审中,没有出示的十多份后期编造的伪书证;判决还非法以“庭审中拒不认罪”对我们“从重处罚”,公然直接非法否定我们在庭审中有《刑事诉讼法》明文规定的辩护权;(五)我和父亲上诉后,2012年元月6日商丘市中级法院在宁陵县法院开庭,但在宣布开庭后不久便闪电般地非法终止了庭审,事实上直接取消了“法庭调查”、“法庭辩论”和“当事人最后陈述”这些庭审必有的全部法定庭审程序(有证人和录音证实),后直到送达终审裁定也没有提出让我和父亲在任何样式的“法庭笔录”上签名;(六)2012年2月8日送达的商丘市中级法院作出的(2011)商刑终字第213号裁定书更是疯狂胡编滥造,其中,我仅能通过上诉状和辩护人的辩护词(我和父亲及辩护人在上诉状和辩护词的每一页的页码处都按了指印)进入案卷的无罪辩护理由等在此裁定书中也被法院以分别编造的几十个字的虚假内容所取代;一审判决书以调取我父亲的户籍证明来证实我父亲是1951年出生,这是符合最高人民法院的法(办)发[1988]6号司法解释中的公民的“出生时间以户籍证明为准”这一规定的,但为了非法胡搅蛮缠,二审(2011)商刑终字第213号裁定书却公然违背事实地说一审判决书是以公诉人未曾出示过的“证人李大肾、李大臣、刘济勋证言”“证明”我父亲是1947年出生的,可见,商丘市中级法院公然违背事实和法律滥造假案已达丧心病狂的程度!(七)因在看守所被折磨得极度虚弱,投牢时我父亲血压高压220、低压140,所以商丘监狱拒绝接收,2012年3月20日宁陵县公安局的洪峰、杜振奇到宁陵县看守所,以提审为名,拿出事先编造诬陷我的许多假讯问笔录材料,和所长梁涛一起对我父亲殴打、辱骂,逼迫我父亲签名,可见,本案虽已是所谓的“诉讼终结,但司法机关对我们刑讯逼供和非法折换本案卷宗材料或加入后期编造的假证来假造案卷的活动仍没有停止!”
    
    我国《刑法》及其他法律均没有把信访(或者说上访)规定为犯罪,也没有把信访人提出的信访事项及诉求合法合理与否规定为犯罪,更没有把行政机关、部门办理信访事项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合法合理与否规定为信访人的犯罪情节追究刑事责任(若不合法合理便违犯了《信访条例》第三十二条等,这时便是它们在违法、渎取或犯罪)。从法律上讲,受害人向相关国家机关提出投诉请示的信访也就是申诉,这是《宪法》和《信访条例》等法律法规明文赋于公民的一项权利。《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条规定:“法律明文规定为犯罪行为的,依照法律定罪处刑;法律没有明文规定为犯罪行为的,不得定罪处刑”。因此,不但我和父亲各自在国务院信访接待室等部门的正常信访行为与敲诈勒索罪或寻衅滋事犯的构成要件根本不符,即本案没有“两罪”的犯罪目的,没有犯罪客体、没有犯罪情节,而且司法机关对我和父亲“判处”刑罚,也公然违犯了《刑法》第三条这一原则性规定。
    
    显然,本案是中国的司法机关公然全程彻底践踏法律和人权并全盘彻底胡编滥造案卷和裁决的极端冤假案,事实上,在中外司法案例中本案足以成为司法机关公然赤裸裸地践踏法律和人权最疯狂,最彻底并远超民众所能想像极限的极端冤假案!对于随便拿出一审判决书即可作为新证据推翻二审裁定这样一件极端冤假案,2012年我母亲到北京相关部门依法信访为我和父亲讨公道时,华堡乡党委副书记林伟等五人把我母亲撕拖到车上,拉到华堡乡政府院内,由乡政府干部60人分成十班轮换看管,对我母亲非法拘禁三个多月!同年我父亲提出申诉后,商丘市中级法院却根本不针对我父亲提出的申诉理由胡编滥造了徒有“驳回”之名的“驳回申诉通知书”;2013年1月9日我父亲向河南省高级法院提出申诉,依法省高院至迟应在2013年7月9日之前作出决定,但我父亲至今也没有收到任何答复;自2012年以来亲属一次次地向河南省检察院,最高人民检察院、最高人民法院、国务院、全国人大常委会等机关的信访部门依法提出申诉和控告,但至今均未果。
    
    可见,在当下中国铁的事实是,当国家机关以司法霸权公然践踏法律、法制和人权时,法律竞然形同虚设,而依法申诉维权对于普通公民来说又异常艰难,特别是对于信访人因信访遭到报复迫害的事件或案件,依法申诉维权更是险阻重重,而作为政府舆论工具的中国主流媒体一般也不会予以关注和报道,似乎具有某种政治性,这些中国法治现状和现实中的潜规则现在也再次得到验证。同时,本极端冤假案的出现和我们依法申诉维权艰险的现实则说明,中国司法机关及其司法人员对普通公民的侵权、报复或迫害可以公然完全抛开事实和法律及法律程序,它们只要手持公权印章就足够了;中国法院对于任何无辜普通公民,只需在印有“法院裁判”字样的纸张上随意写上一个罪名,再随便加上一些文字填充物,盖上印章,便可剥夺其任何权利;甚至即使没有公权印章,国家机关及其公职人员也可越位对普通公民肆意侵害。
    
    国家法律应该是国家的所有社会成员都必须遵守的基本规则,国家法律所保障和代表的民主与人权应该是这个国家当前所处历史阶段应该达到的民主与人权水平,法律是实现社会公平正义的保障,但迟到的正义就是不正义。一个国家如果普通民众不能依靠法律及时有效地对抗国家机关及其公职人员的侵权或迫害,或者不能及时有效地实现法律救济,那么这个国家绝对不能称为法治国家,这个国家因此也谈不上能实现人权保障和社会的公平正义。现在有人强调民众对法律的敬畏和信仰,但是,任何国家如果离国家机关及其公职人员对法律的敬畏和信仰,而大谈或强调普通民众对法律的敬畏和信仰,则必定是空谈和幻想。
    
    尊敬的习主席,从已被取消的“流氓罪”分化出来的“寻衅滋事罪”成了河南省地方司法机关打击、报复信访人的惯用罪名,而“把涉法涉诉信访纳入法治轨道解决”和“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也曾让许多遭打击、报复的信访人兴奋,但在河南官官相护,选择性执法,以官僚主义仅对官僚主义,以形式主义仅对形式主义,以人治和暴力取代法治的社会现状还没有根本改变。自2012年以来我们依法申诉维权可以说已穷尽了国内法救济途径,而河南司法机关依潜规则人为地阻却我们依法律途径申诉维权;把我们硬推向信访,本极端冤假案的依法纠正将会使许多参与造假案的司法人员被投入监狱和各司法机关对信访人呈打压态势的潜规测成为我们依法申诉维权险阻重重的主要原因。虽然目前中国反腐败的力度空前,但对于党的“十八大”之前业已出现的侵民腐败的惩治似乎仍在搞形式主义,特别是对于信访人受到国家机关打击、报复而出现的侵权事件和冤假案,中国普通公民依法申诉和控告维权更中国司法机关上下一致的非法压制,这是我们深有体会的。在中国法律刚性不足,且丝毫不为普通公民撑腰和中国的潜规则盛行的万般无奈之下,只好求助于您,希望能得到您的关注和正义支持,谢谢您。
    
    此致
    
    祝:工作顺利,身体愉快!
    中国冤民:李博振
    2014年2月22日
    附:
    1、《中国法律和人权的血泪还要流多久》复印件1份;
    2、(2011)宁民初字第72号判决书复印件1份;
    3、我的上诉状复印件1份;
    4、交给商丘市中级法院的“为李博振无罪辩护词”复印件1份;
    5、(2011)商刑终字第213号裁定书复印件1份。
    6、我父亲申诉时递交给商丘市中级法院的申诉书复印件1份;
    7、商丘市中级法院作出的(2012)商立刑监字第26号驳回申诉通知书复印件1份;
    8、华堡乡政府对我母亲非法禁时制订的“维稳责任表”1份。
    
    尊敬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习近平阁下
    尊敬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习近平阁下


    尊敬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习近平阁下


    尊敬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习近平阁下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922956035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旅日华侨致全国人大张德江委员长的公开信 (图)
·安徽兴邦公司投资户致安徽省高级人民检察院薛江武检察长的公开信
·安徽兴邦公司投资户致亳州中院王晓东院长的公开信
·安徽兴邦公司投资户致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张坚院长的公开信
·安徽兴邦公司投资户致最高人民检察院曹建民检察长的公开信
·安徽兴邦公司投资户致最高人民法院周强院长的公开信
·144公民发起签名声援被IBM公司违规解职的19名工友的公开信
·金月花致十二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代表公开信 (图)
·卞晓晖致司法部长吴爱英与全国人大委员长张德江公开信
·沈佩兰致十二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代表公开信
·致全国人大一封公开信朱金娣
·蒋援民律师2014致全国“两会”代表的公开信
·张燕生律师:念斌案律师团致人大代表的公开信 (图)
·张燕生律师:念斌案律师团致人大代表的公开信
·河南信阳商城灾民致习总记一​封公开信 (图)
·访民沈莲满给上海市高院院长的公开信 (图)
·周立新:(刘文军案)致瓮安县司法人员的公开信
·致平度广大被拆迁户的一封公开信
·致中国当政者的公开信/德国康纳尔
·62名妇女代表给习主席和夫人写的一封公开信
·中国民主党浙江委员会致马英九先生的公开信(多图) (图)
·方政呼吁“两会”代表对“天安门母亲”的公开信做出回应
·请守住法治的底线 ——就新公民案致十二届全国人大全体代表的公开信
·北京朝阳区民政局:已发函要求嫣然医院公开信息 (图)
·民政部要求嫣然公开信息 李亚鹏赴台集体失声 (图)
·民政部要求嫣然公开信息,李亚鹏赴台失声 (图)
·人权律师再联署致全国两会公开信 吁批准人权公约公开委员代表国籍 (图)
·清华教授肖鹰公开信:要求对冯小刚用春晚牟利问责
·清华教授公开信:要求问责冯小刚用春晚牟利
·请兑现对宪法和法律的忠诚:给审理公民权利案的法官诸君的公开信/新公民
·记者元旦给李双江发公开信 称电话拨通难以开口
·西北政法大學教授谌洪果辭職公开信
·就南乐教案致国家宗教局与全国两会的公开信
·叫板习近平 纽约时报弗里德曼发表公开信
·艾滋病感染者反映问题被拘,李喜阁给河南汝州市的公开信
·最高法谈薄案庭审:重点用新媒体公开信息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中国公民致习近平的公开信》第三十批签署人名录
·赵枫生致突厥斯坦伊斯兰党领导人的一封公开信
·就曹顺利女士之死给习近平的公开信/秦永敏
·陈伟华等日本华侨致人大的公开信 (图)
·致习近平主席的一封公开信
·致习近平及两会代表的公开信/监政会联署发起人乔延兵
·人权律师和公民致全国“两会”的公开信
·汪靖:中国脑控受害者致“斯诺登”先生公开信
·袁裕来:给有西的公开信:有律师妄言革命吗? (图)
·呼吁公平审理许志永、王功权等公民案件的公开信
·选举专家姚立法就衡阳贿选案致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公开信
·中国民主党人薛明凯给中共秘密警察系统(俗称国保)的公开信
·为了永不磨灭的光荣与梦想 ——就郭飞雄案致全体中国新闻人的公开信
·顾志坚致苏州中学张昕校长的一封公开信
·邵铎回复五毛公开信
·要求消除计生与户籍捆绑的联名公开信
·给中共官员们的一封公开信/范诚
·吉林冤民李秋伟致中央巡视组项宗西组长马瑞民副组长的公开信 (图)
·评三中全会(致习近平主席的公开信之八)/项守信
·保卫土地 刻不容缓:致80、90后民工朋友的公开信/独孤锐
·为许志永和李化平等写给常委的公开信/尹卫和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