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廖祖笙家半夜又两次被“人”拉电闸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3月25日 来稿)
    廖祖笙更多文章请看廖祖笙专栏
    作者:廖祖笙
    

    又来了!昨晚半夜近3点,我家的电闸又被“人”拉开。我下楼去合电闸。为了防身,我在拿了手电的同时,也顺带提了根木棍。正在坐月子的妻子因为担心我,不由分说穿上了棉袄,也拿着防身的东西站在门口。我用手电警惕地照了照附近,只有路灯在黑夜凄冷地亮着。我合上电闸后回家。
    
    这位或这伙半夜来拉人电闸的不速之客,真是不辞劳苦。到了半夜3点半,卧室里亮着的小夜灯又突然熄灭。我要再去合上电闸,妻子坚决不让我去。于是一家人就以手电为照明物,继续安睡。在这居住了多年,过去并没这样过。不是电路的问题,因为白天多种电器同时使用,尚且一切正常。
    
    我更多的是读着诗歌、散文、散文诗长大。这些年虽行文有些犀利,但在日常生活中,我是一个性情温和的人,待人友善随和,日常深居简出,与人无争。我夫人的邻居缘就更好。不论我们居住在哪,与邻居都相处得十分融洽。半夜一次次来拉电闸者会是谁呢?玩这频道,这玩的是哪一出?
    
    是想通过这般下作伎俩,让我夫妇俩感到恐惧吗?比这更恐怖千倍万倍的事情,我们都曾经历了,这般小伎俩显然还不至于让我们感到恐惧;我年迈的母亲半夜睡得迷迷瞪瞪,完全不知道这事,自然也不会因此感到恐惧;我尚未满月的女儿这时候除了吃就是睡,在呵护中无疑不会感到恐惧。
    
    是想通过这般下作伎俩,让我夫妇俩觉得难受吗?这些年来,经历了这许多事,大风大浪里我们都甘苦与共地走过来了,这点芝麻大的事,多经历了一次之后,在我夫妇俩的闲谈中就成了笑谈。妻与我睡前笑道,去买盏应急灯来,半夜也就再不用去合电闸,谁爱半夜拉电闸,就任由他拉去。
    
    是想通过这般下作伎俩,激发我的斗志,逼使我多写文章,而且最好是去批评党政最高领导人吗?短期内我肯定写得少。记得我在回乡前,与公司领导曾谈到,我感觉这一届的“新政”比上一届的“新政”要好,我应该给他们一些时间,先不去说我孩子的事,会尽量避免去批评他们中的谁。
    
    上午出去买菜,我顺便走进了一家超市,想买一盏应急灯,不料营业员却说该超市不卖这商品。她向我推荐了一款外形时尚的手电,看了商品说明书,知道了这手电充一次电,即可连续使用20小时,售价仅需13.83元,于是顺手买下。赶着回家给妻做点心,下次购物,再去看看哪卖应急灯。
    
    我没就这事报警。原因有两个方面:一是感觉报警未必有用,二是无需报警,警方也知道这事。我的言说地带被“兼管”作家怎么写文章者长期盯着,我的每一篇文字都会被其打印出来,并细加研究,这情形我是早就知道的。妻说,古人都说了,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我们就再忍忍吧。
    
    
    写于2014年3月22日(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邪党放任凶徒逍遥法外第2806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1107天!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不时操弄“不作恶”的谷歌……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的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
    
    廖祖笙邮箱:[email protected]
    廖祖笙谷歌博客:http://liaozusheng.blogspot.com/
    廖祖笙博讯博客:http://blog.boxun.com/hero/liaozusheng/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519208183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廖祖笙:把住房交给当局拍卖
·廖祖笙:在狂躁、阴毒的病人面前
·廖祖笙:被逼出故乡前的必要声明
·廖祖笙:豺狼当道的法与非法
·廖祖笙夫妇向潘基文等借款求生
·廖祖笙:魔鬼正在傲视黑夜和全球
·向联合国及多国首脑求助/廖祖笙
·贵州人权研讨会:作家廖祖笙广场卖房被拘留 (图)
·廖祖笙上街卖房再次被抢 被威胁“带过去”
·廖祖笙:岂可无视国际公约和本国宪法?
·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剥夺
·廖祖笙:向皇帝和宰相呈报我的幸福生活
·廖祖笙:强烈要求僵尸党自证清白
·廖祖笙之子廖梦君遇害72天,家属仍然拿不到尸检报告(图)
·廖祖笙哀告:廖梦君遇害的第58天,杀人凶手仍被包庇!(图)
·廖祖笙:半夜里拉电闸 烛光中等天亮
·廖祖笙:举报党政公安联合造谣!
·廖祖笙谷歌博客已恢复
·廖祖笙:夜色还是这般浓黑
·廖祖笙:孔子成了孤魂野鬼 孔庙倒得支离破碎 (图)
·廖祖笙:曲阜国公然宣告曲阜独立
·廖祖笙:悲愤于薛明凯之父的被“自杀”
·廖祖笙:许志永、赵常青、丁家喜之“有罪” (图)
·廖祖笙:东厂和西厂的火拼
·廖祖笙:从“反庙集团”到“蛀虫集团”
·廖祖笙等:若策动谋杀的不是你中共
·3个政法败类中就该枪毙1个/廖祖笙
·廖祖笙:更惨党使得全民“智商还不如猪”
·廖祖笙:过去的一年,是……
·廖祖笙:“维稳”是蠢党挖坑自埋的游戏
·廖祖笙:大肆掠夺民财后不懂得如何收场
·廖祖笙:郭飞雄、许志永、张林何罪之有?
·廖祖笙:“二中央”的反扑
·廖祖笙:连年几千亿的“维稳”经费开销在哪?
·廖祖笙:“维稳”经费用途宜全面公开
·廖祖笙:国民党用空口白话推动保障人权?
·廖祖笙:向堕落的国民党要人权是指雁为羹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