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蔡瑛律师赴黑龙江支援被拘禁四位律师系列消息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3月24日 综合报道)
    来自作者博客(按发表时间排序)
    
     一、

    
    2014年3月22日上午,蔡瑛律师得知唐吉田、江天勇、王成、张俊杰四位被困黑龙江建三江,有可能被行政拘留,甚至关黑监狱。受过网友和律师同仁声援的蔡瑛律师,当即决定从湖南奔赴黑龙江,用行动回报声援,支援四位。同行的还有热心的维权公民小彪、遭受刑逼虐待的维权公民肖疑飞。
    
    1、2014年3月22日下午5点,蔡瑛律师同热心的维权公民小彪在长沙黄花机场,乘坐飞机去哈尔滨。
    
    2、3月23日凌晨,蔡瑛律师一行到达黑龙江哈尔滨,同其他赶来的律师回合。
    
    3、3月23日晚,声援律师和公民,就案件的基本情况,以及如何展开营救等问题开了一个短暂的小会,蔡瑛律师有幸可以建言献策。
    
    4、【粤、鄂、京、湘律师代表会见被拘四律师】3月24日上午,蒋援民、张科科、胡贵云和蔡瑛四省市律师代表赶到了建三江七星拘留所,准备会见被拘禁唐吉田、江天勇、王成、张俊杰律师。七星拘留所如临大敌,说是要等开会后再说。公民朋友正陪律师在门口等候。
    
    5、建三江农管理局七星拘留所咨询电话5808072,投诉电话5808071。我们等了一个多小时候了,里面的人要么不应,要么今天没空。过了很久出来一个公安局领导模样的人,查看了蔡瑛的律师证,问“什么时候到的建三江啊”,就走了。后来胡律打通了电话,拘留所的人说,“要等十二小时候后回复。再打电话,”律师说,“你们没有接待我们,什么都没有看,都不知道我们的诉求,你怎么回复”,对方无语……,然后挂断了电话,不再答理我们。现在已赶到七星公安分局,正在交接手续。
    
    二、
    
    昨晚(3月23日)六时许,我们一行到达富锦市,路上我们已获悉,唐吉田和江天勇被拘押在建三江七星拘留所,王成和张俊杰律师仍无消息。至本文发布之时,距离他们被控制已经三天。
    当地的朋友告诉我们,富锦市离建三江七星拘留所还有一个多小时的路程,为了安全,我们决定今晚在富锦市住下,并选择了一家比较隐蔽的饭店慰劳大伙的肚子。
    吃饭的地方类似于地下室,手机信号全无,很多关注的律师和朋友因为我们手机集体失联非常着急。我们感动,并不断知道自己的前行不孤独,感动之余更多的是对中国法制不可抑制的悲哀和对强权地方当局的愤怒。
    今早五点,继续出发,北国的天气还是寒气袭人。我们在上班前赶到了建三江七星拘留所。上班后,七星拘留所大门紧闭,我们前去交涉多次,问有人值班否?里面要么无人回应,要么传出一声“没空”。过了很久才有个领导模样的人出来,查看了我的执业证,问了一句与案件毫无关系的话“你们什么时候到的建三江”,转身就走。之后胡桂云律师再打拘留所值班电话,电话那头撂下一句“开会,十二小时后再答复”嘟嘟嘟挂了。
    《拘留所条例》第26条规定“拘留所保障被拘留人在拘留期间的会见权利。被拘留人委托的律师会见被拘留人还应当持律师执业证书、律师事务所证明和委托书或法律援助公函”。
    《拘留所条例实施办法》第52条规定,“被拘留人委托的律师会见被拘留人还应当持律师执业证书、律师事务所证明和委托书或者法律援助公函。拘留所民警应当查验会见人员的有关证件、凭证,填写会见被拘留人登记表,及时予以安排”,“被拘留人委托的律师会见被拘留人不受次数和时间的限制,但应当在正常工作时间进行”。
    如此明确的规定,建三江七星拘留所面对全国众多律师围观敢于公然违背,抛出“十二小时后再答复”的狂言,足可见其对法制的藐视,对公民权利的践踏。
    无奈,我和张科科律师、胡贵云律师、蒋援民律师商议后,决定赶往建三江公安局七星分局反映情况。
    寒风中,众律师和公民继续围观,见证中国律师的坚持,推动中国法制的进步。
    待续。
    
     蔡瑛律师
     2014年3月24日十点三十分
    三、
    在七星拘留所会见受阻后,我们来到建三江公安局七星分局。出示律师证件表达来意,门卫即告知我们,领导在开会,我们只能在门外等。
    大约十一点半,终于有人开门引领我和胡贵云律师到了会议室,七星分局的郭玉忠局长和另外一位警官接待了我们。
    查看我们的律师证件后,郭局长提出案情重大,必须要调查我们是不是跟一些不明真相的人有联系云云。我们明确提出:
    1、我们只负责依据国家法律、法规依法代理,请安排会见,我们千里迢迢赶来,时间很宝贵,会见与否,只要给个答复,我们不会在这里耗时间。
    2、所谓不明真相的人与我们执业无关。如何处理他们是你们公安局的职责,不能以此侵犯律师执业权!
    同时我们注意到,会议室有明显新安装定位的录音录像设备。对此我们不在乎,律师的工作经得起任何考验和审查。
    郭局长说我在威胁他,气氛一度紧张。胡律接着说,要求安排会见是很平常的事,不属于威胁。这时郭局长又提出会见必须经过批准,我们提出律师会见被行政拘留的当事人,没有法律规定要经过批准,律师持合法手续,拘留所就应当及时安排。
    此后,我很诚恳和冷静的向郭局长表达了如下意见:律师依法介入,按照程序代理唐吉田等人的案件,对承办案件的公安机关来说不是坏消息。律师根据案情,提出代理意见,更利于正确处理案件。正确处理案件,应该是双方的共同目标。
    郭局长对此认同,留下我们的联系方式,答应下午给我们通知。我们离开公安局时,郭局长谈起他也是一个微博高手,有很多粉丝。
    希望下午的工作有良好的进展。
    
     蔡瑛律师
     2014年3月24日中午
    四、
    
    下午两点半,我们再次来到建三江七星拘留所,依然是大门紧闭。无奈,我们开始使用不斯文的方法,张开嗓子大声呼唤。好一阵,才有一个人慢腾腾的走出来,接过我们的会见手续和律师证,一副早知我们会来的神情,波澜不惊的说十二小时后再给你们答复。我们只得继续联系郭玉忠局长,郭局长实在是忙,电话不是忙音就是接不通,直到三点四十分,郭局长的线路终于畅通。局长很关心我们律师的冷暖,一再询问我们是否冻着,却对律师的会见权被拘留所侵犯无明确答复,只称将向上级汇报处理。
    眼看下班时间将近,我们立即赶往建三江农垦公安局,该局一纪检领导刘东(音)和另一名警官(警号151505、151607)接待了我们,他们称尚未收到七星分局关于律师要求会见的申请材料,材料来了后再研究批准。
    对此,我们当场提出,律师会见被行政拘留的人没有任何法律规定必须经过批准,七星分局和七星拘留所的作法明显侵犯律师和当事人的权利,农垦公安局应当立即纠正,责令七星拘留所安排律师会见。
    遗憾的是,该局也未给予任何答复。
    一天奔波下来,我亲身领教了建三江公安上下的办案风格和法制氛围,传说中的“法制教育基地”、“黑监狱”在这里出现,有其必然的原因。唐吉田、江天勇四人在这里被拘押,我也毫不意外。中国的法制与民主,何其任重道远?
    我因为26号在湖南有案件开庭,今晚必须开始返回。夜色中,我离开了建三江,与即将到来的张磊、李金星、李国蓓、王胜生等第二批律师擦肩而过。虽然身体极为疲惫,心绪却很坦然,我相信,在拘留所里的唐吉田、江天勇他们此刻也绝不是慌乱、恐惧的,因为我们无愧于心,无愧于法律。
    建三江维权,继续!
    
     蔡瑛律师
     2014年3月24日晚于途中
    
     [博讯综合报道]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523063222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SOS:江天勇律师因“参加邪教”被拘留
·中國人權律師團關於唐吉田、江天勇、張俊傑、王成四位律師被非法拘押的嚴正聲明
·紧急关注唐吉田王成江天勇张俊杰律师在建三江被围
·紧急关注:江天勇、唐吉田多名律师被警方控制
·著名维权律师江天勇警告北京国保
·秦永敏、江天勇分别被国保要求见面
·江天勇律师可能再次被限制人身自由
·江天勇指陈光福星期五晚外出后失踪
·江天勇离京换家人自由
·江天勇被虐:正常电话无法接听 朋友被喝斥
·江天勇至今尚未能就医
·参与殴打江天勇律师致耳聋的北京国保曝光
·看望陈光诚江天勇律师遭国保警察暴打
·深圳律师庞琨交涉江天勇被打案遭警方带走传唤
·因为关注陈光诚,江天勇的耳朵被国保打聋了
·维权律师江天勇因见法国大使 再次遭遇北京国保堵锁眼
·腾讯微薄邀滕彪、李庄、江天勇和刘卫国四律师议吴英案
·江天勇律师:去年今天,我正在被3人殴打和侮辱
·江天勇:国保要求我在李旺阳案上发言谨慎
·艾未未、江天勇异见者沉默后的沉重证词/陈维健
·公民力量对北京警房殴打、骚扰江天勇及其家人的声明
·法治的胜利——我已通过律师执业证年检注册/江天勇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