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安徽兴邦公司投资户致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张坚院长的公开信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3月20日 来稿)
    
    供稿:鸣冤
    

    尊敬的张坚院长,您好!
    
    我们是亳州兴邦公司全国28省市的投资户代表。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提出“要健全错案防止机制”,最高人民法院出台了《关于建立健全防范刑事冤假错案工作机制的意见》,充分展示了中央推行依法治国、纠正错案的决心和力度。我们注意到,自您主持安徽省高院工作以来,安徽省法院工作已开始出现新的转机。最近,您在安徽省十二届人大三次会议作法院工作报告说,“省高院强化审判监督指导,加强分类指导,完善改判与发回重审案件实名通报制度,建立健全发回重审、指令再审案件信息反馈机制,坚持依法纠错”;张宝顺书记在讨论省高级法院工作报告时也明确指示:“涉法涉诉的上访案件都要通过法律的途径来解决。要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实现公平正义,就要依法独立行使审判权,要坚持疑罪从无,有错必纠”;在2月27日省高院召开的全省法院刑事审判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上,“注重把握六个‘特别需要’”的讲话中您又再次强调:“特别需要加强监督指导,在适用法律、贯彻政策方面最大限度地达成认识上的统一,确保办案质效”。作为兴邦吴尚澧集资诈骗案件的受害者,我们兴邦公司全国投资人欣喜地看到了安徽省及其省高院正在把“践行司法为民,加强公正司法,提高司法公信力”付诸实施,进而看到被最高法院已经发回重审14个月却迟迟开不了庭的兴邦吴尚澧冤假错案即将迎来纠错的曙光。
    
    加强公正司法,提高司法公信力绝不仅仅是司法机关的大事,作为公民,我们理当积极参与;既然安徽省高院已经直面问题、强力纠错,作为兴邦冤假错案的受害者、兴邦案件的知情人和见证人,积极支持和强力配合我们更是责无旁贷。为此,我们特向您陈述我们所了解的兴邦案件实情,供高院监督指导兴邦案件重审时参考。
    
    一、兴邦吴尚澧集资诈骗案是一起典型的冤假错案
    
    根据最高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朱孝清在《对“坚守防止冤假错案底线”的几点认识”》一文中明确的“冤假错案”的标准(见2013年7月8日《检察日报》),亳州市兴邦公司吴尚澧集资诈骗案就是一起典型的冤假错案。
    
    1、兴邦吴尚澧集资诈骗案是一起典型的假案。
    
    其一,吴尚澧个人并没有集资,集资是兴邦公司行为;其二,兴邦公司按照国家法律允许、政策鼓励的项目融资是合法融资,是与公司内部职工及其亲友(特定对象)“项目融资,合作共赢”,不具有非法集资罪的法定犯罪构成,说兴邦公司及其吴尚澧非法集资本身就是一个伪命题;其三,吴尚澧并没有非法占有兴邦公司及其投资人财物的事实和证据;其四,兴邦公司及其吴尚澧在“项目融资,合作共赢”过程中并没有采取欺骗的手段获取投资人投资款的事实和证据。因此,所谓“兴邦吴尚澧集资诈骗案”本身就是“客观上不一定存在刑事案件,进入诉讼程序的案件或被追诉人是假的”,是一起典型的假案。
    
    2、兴邦吴尚澧集资诈骗案同时还是一起典型的错案。
    
    兴邦吴尚澧集资诈骗案从2008年12月15日兴邦公司被查封、吴尚澧等39名公司高管被刑拘而案发,经过亳州市中院一审、安徽省高院终审,判处吴尚澧死刑、报最高法院复核,耗时近4年,直到2012年11月1日,终经最高法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程序违法”撤销终审判决、发回安徽省高院重审;2013年4月9日,安徽省高院又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撤销原判、发回亳州市中院重审。这已经说明本案“不符合起诉、审判的法定条件,但当作符合条件的案件来起诉、审判”,“将犯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疑案作为犯罪来追究”,“把疑案当作犯罪处理”,“从法律规定来衡量也属于错案”。
    
    本案首先是“把人搞错了”,同时又把疑案当作犯罪处理。把没有犯罪事实的人当作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来追究,使兴邦公司及其董事长吴尚澧等人蒙冤。因此,是一起典型的冤假错案。
    
    二、本案重审的重点和重点判项应该是兴邦公司及吴尚澧项目融资是否合法,我们坚信兴邦公司项目融资合法
    
    1、兴邦仙人掌项目立项、资金自筹有政府文件明确批复。
    
    亳州市谯城区计划发展委员会《关于兴邦科技开发有限公司2万亩食用仙人掌种植项目的批复》(计基字[2004]33号)、《关于转报兴邦科技开发有限公司建设仙人掌果酒厂项目申请立项的请示》(计基字[2004]49号)、亳州市发展计划委员会《关于亳州市兴邦科技开发有限公司建设仙人掌果酒项目立项的批复》(计工交[2004]79号)、亳州市发展计划委员会《关于兴邦科技开发有限公司仙人掌饮料项目立项的批复》(计工交[2004]80号)等政府文件有案可查。
    
    2、兴邦公司项目融资合法有充分的政策和法律依据。
    
    《民法通则》是高位法,《中小企业促进法》是专门法,《民法通则》第六条和《中小企业促进法》第四条、第十六条是兴邦公司项目融资合法的法律依据;国务院按照《中小企业促进法》第四条法律授权先后制定了包括项目融资在内的许多鼓励中小企业直接融资的政策,国发[2004]20号文件第一、(二)条及第二、(五)条,国发[2005]3号文件第十一条是兴邦公司项目融资的政策依据。兴邦公司项目融资既有充分的法律依据,又有充分的政策依据,显然是合法的融资行为。
    
    3、“项目融资,合作共赢”的兴邦模式经过国务院有关部门组织专题研讨肯定,建议完善推广。
    
    地方政府及其有关部门及时发现并上报兴邦公司项目融资进行产业化经营创新模式,促成2003年3月29日国务院有关部门在京组织召开了“农业产业化和中药现代化——兴邦模式研讨会”。来自国务院政策研究室、国务院西部开发办、中财办、卫生部、农业部、财政部、国家医药管理局、中国政策研究会、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中国农科院及中国农业银行等部门领导和专家学者50多人,对兴邦公司项目融资的兴邦模式进行过认真研讨予以肯定,并建议完善推广(网址:http://www.zgtax.net/plus/view.php?aid=231148)。
    
     4、兴邦公司项目融资并不具有最高法院《司法解释》确立的非法集资法定犯罪构成要件,不属于非法集资行为。
    
    (1)兴邦公司项目融资不具有非法集资罪的“非法性”法定犯罪构成要件:
    
    其一,兴邦公司项目融资是发展实体产业而不是成立金融机构和从事金融业务,并不需要银行监管部门批准,不侵害中国人民银行对设置金融机构的批准权;其二,兴邦公司“项目融资”并不是在“以远远高于同期银行数倍的利息向社会募集资金”,不侵害中国人民银行对利率的决定权;其三,兴邦公司项目融资既不违反国家货币经营特许制度,也不侵害合法金融机构对商业银行业务的专营权;其四,公司实体、实绩有目共睹,项目各方合作共赢,是名副其实的项目融资、合法经营而不是“借用合法经营的形式吸收资金”。
    
    (2)兴邦公司项目融资不具有非法集资“公开性”、“社会性”法定犯罪构成要件:
    
    国家及地方政府主流媒体长期宣传的是兴邦公司及其新兴的仙人掌产业;媒体及兴邦公司自己对融资具体方案并没有公开宣传,而是通过公司内部职工(包括店长及公司招聘的销售员)自己参与,并向自己的亲友互相传递信息,邀约参与项目合作。即:公司项目融资的参与者是公司的内部职工及其亲友,属于特定对象。“兴邦模式”的实质是“项目融资,合作共赢”,是通过项目实施把对仙人掌产业感兴趣的人组合在一起,优势互补,共同发展这个新兴的产业,实现合作共赢。这些人既是兴邦公司内部职工及其亲友,又是兴邦事业合作伙伴,兴趣、目标、利益一致,当然属于特定对象。符合“未向社会公开宣传,在亲友或者单位内部针对特定对象吸收资金的,不属于非法吸收或者变相吸收公众存款”的司法解释。
    
    5、政府对兴邦公司项目融资一直在监管、鼓励和支持。
    
    政府相关职能部门(亳州市银监会、公安局、政府政策研究室、安徽省公安厅查处非法集资领导小组等)对兴邦公司的融资项目及其融资模式进行了长期、持续的调查和监管,一直没有指出兴邦公司融资项目虚假和融资行为违法,甚至没有任何警示。
    
    政府及其有关部门连年向兴邦公司颁发了众多荣誉和奖项给予表彰和鼓励(见兴邦公司获得的部分荣誉目录及照片);兴邦公司融资项目得到国家及地方主流媒体的大量宣传和报道(见部分报道目录及照片)。
    
    6、兴邦公司项目融资真实可靠、成效斐然。
    
    兴邦公司为了构建仙人掌产业,根据产业发展不同阶段的需要,出台了相应的合作项目,以国家允许和鼓励的直接融资方式,探索解决民营中小企业融资难问题,从公司内部职工及其亲友开始项目融资,寻求资金合作,共同发展实体产业,由此建成了完整的仙人掌产业链,构建了6大支柱产业,开发出5大系列产品,成为国内仙人掌产业龙头。通过“项目融资,合作共赢”的兴邦模式发展产业和企业经营,国家获得了4200多万元税收,解决了社会上1万多名下岗人员再就业,使4千多个家庭脱贫致富,企业在合同按期诚信履约的情况下,不仅产业得到了迅速发展,而且企业资产从50万元增长到30多个亿,产品销售从国内走向国际,成为“安徽省农业产业化省级龙头企业”、“全国民营企业500强”,投资人也从投资合作中获得了满意的收益,各方真正实现了合作共赢。“项目融资,合作共赢”是兴邦公司探索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的成功实践,构成了兴邦公司十年产业发展和企业经营的主旋律,贯穿企业十年成长全过程。兴邦公司通过十年艰苦探索和实践,终于找到了一条能够合理合法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的产业化发展新型模式——兴邦模式,为探索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创造了第二个“小岗村”,价值和贡献不可忽视!这才是客观认知兴邦公司项目融资的基本事实。
    
    因此,无论事实证据还是法律适用,兴邦公司项目融资都合法。
    
    三、要认真分析和找到兴邦冤假错案形成的原因,切实纠正
    
    1、查封企业、抓捕高管甚至起诉和判决都来源于长官意志,先入为主、有罪推定。
    
    兴邦公司被政府公开支持表彰10年,却一夜之间被突然查封。从兴邦案件发生的突然性和戏剧性,就能明显看出长官意志、先入为主、有罪推定的成分非常浓厚;案件发生后还未经法庭审判,罪名及结果早就出来了;从案件发生到审判终结,案件在安徽省XX委、XX办统一部署下,围绕既定罪名,左右协调,上下通气,公检法联合办案,完全违背了司法独立的宪法原则,司法公正被肆意践踏,被告人、投资者和民营企业的合法权益被非法侵犯。
    
    2、原审法院没有严格依法办案,有法不依,对中央和安徽省的政策也拒不执行。
    
    习近平指出,“要加强宪法和法律实施,维护社会主义法制的统一、尊严、权威,做到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中小企业促进法》是我国现今唯一针对中小企业发展的专门法律,至今没有被修改,更没有宣布作废;法律的权威和生命在于实施,执法者必须忠实于法律。在审理兴邦公司直接融资类案件中,《中小企业促进法》和《民法通则》应该是首选适用的法律,应该有法必依。
    
    习近平指出,“要正确处理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的关系,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都是人民根本意志的反映,在本质上是一致的”。国务院依法制定的鼓励中小企业直接融资相关政策理当贯彻和执行;但原审法院却有法不依,对中央和安徽省相关政策也拒不执行。
    
    3、原审法院没有正确认知兴邦公司项目融资客观事实,错误地适用了法律。
    
    本案中,原审法院先入为主、有罪推定,置国家法律和政策予不顾,对兴邦公司“项目融资,合作共赢”和政府十年监管、鼓励支持的基本事实视而不见,更缺乏正确认知;既不深入实际调查,也不安排法庭调查,却肆意阉割历史,误读误判兴邦模式,错误认定“兴邦公司作为吴尚澧等人集资犯罪的载体,其主要经营活动即是非法集资”、“兴邦公司发展的历史背景和过程与本案无关”、“兴邦公司成立后是以实施违法犯罪为主要活动”,将合法融资错判为“非法集资”,致使本案原审判决丧失了公平正义的基础。
    
    在审判中,原审法院肆意扩大了“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适用范围,对非金融业务的直接融资——项目融资,错误地选择和适用了金融监管法律,人为地造成了国家法律与国家政策相互冲突,以至于“以事实为证据,以法律为准绳”两方面都出现了极大的偏差,最终酿成了这起全国罕见的冤假错案!
    
    4、任用贪官审清廉,枉法裁判是必然。
    
    人民法官作为公平正义的守护者,是办案的主体,只有心存良知,胸怀法度,才能办公正之案。本来,“死刑案件的审判代表着刑事审判的最高水平,在整个刑事审判工作中居于核心地位”。“科学的刑事司法理念和原则最集中最鲜明地反映在死刑案件的审理中。宽严相济、疑罪从无、人权保障、程序正义、证据裁判、非法证据排除、以庭审为中心等科学的司法理念和原则,在死刑案件审判中得到了最集中、最充分的体现。”但是,负责一审的亳州中院领导及审判法官全部由一伙贪官把持(一审后全部涉贪判刑),审判中根本没有忠实履行宪法法律赋予的职责,抛开刑事司法理念和原则,对兴邦公司合法融资基本事实缺乏正确认知,对政策鼓励的项目融资适用法律错误,合法融资被错判成非法集资,成功的探索者、全国优秀企业家、中国杰出徽商被判死刑。在人命关天的死刑大案判决中,在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程序违法的情况下居然判人死罪,实属草菅人命。这是一桩典型的任用贪官审清廉,枉法裁判形成冤假错案是必然。
    
    5、程序违法,审判质量控制体系和错案防止机制没有形成。
    
    一审是基础,二审是关键。但是,基于本案形成于个别人的长官意志,在先入为主、有罪推定等违法办案情况下,在地方和部门保护主义泛滥之时,两级法院没有依法独立公正行使审判权,二审程序违法,而且审判质量控制体系和错案防止机制并未形成;法院及法官不敢坚决排除一切法外因素的干扰,让这起冤假错案得以顺利通过终审。后经吴尚澧委托陈有西等京衡律师依法申辩,全国兴邦投资人代表数十次到最高法院依法上书上访,呈述案件真相,为兴邦公司及被告人吴尚澧鸣冤,最高法院最终依法裁定撤销原判,发回重审,为安徽司法机关迎来依法纠正兴邦冤假错案的最后机会。
    
    四、希望安徽省高院把握时机,拿出勇气,严格督导,分类指导,公平公正重审兴邦案
    
    现在,最高法院依法裁定撤销原判、发回重审,及时终止了兴邦冤假错案的最终坐实;兴邦公司项目融资有充分的法律依据和事实证据,而且在亳州中院本案重审“庭前会议”上,亳州市检察院已经公开表示“没有新的证据补充”,已经基本确定了本案的错案性质。本案发回重审是安徽重塑司法权威、重树政府在人民群众心中形象地位的新契机,也是纠正兴邦冤假错案的大好机会;但这需要安徽司法机关敬畏法律,崇尚法治,恪尽公正之责,勇于认错和诚心纠错。制造兴邦吴尚澧冤假错案已经给当事人造成了无法弥补的巨大伤害,给安徽司法形象和司法权威、给政府诚信度和公信力造成了巨大伤害,给投资人和国家都带来了巨大损失,也给社会带来了无尽的不安定因素。兴邦冤假错案重审开庭在即,省高院应该审时度势,抓住机会,“特别需要加强监督指导,在适用法律、贯彻政策方面最大限度地达成认识上的统一,确保办案质效”,坚持疑罪从无原则,“既要尊重下级法院的自由裁量权,又要依法纠正下级法院的错误裁判”,在严格审判监督时加强分类指导,做到履职尽责,有错必纠,不要再为某些制造这起冤假错案的人继续背书。我们期待新的安徽省高院拿出勇气,排除一切法外因素干扰,坚决守住防范冤假错案的司法底线,公平公正重审兴邦案,把司法为民公正司法的理念内化于心,外化于行,“让有理有据的当事人打得赢官司”,“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
    
    五、兴邦投资人对本案纠错的信心和态度
    
    尊敬的张坚院长:我们兴邦投资人绝大多数都是各行业的退休职工和老年人,投资兴邦我们尽其所有,查封兴邦让我们一贫如洗!我们并非就不懂法律和不了解国家政策,我们深信兴邦公司项目融资并不违法,我们依法投资兴邦公司参与项目合作并不违法;我们对兴邦公司项目融资合法坚信不疑,对兴邦冤假错案的纠正充满信心和期待。我们定然不会相信,在十八大后新一届党中央高调宣传和务实推进依法治国、依法纠错的今天,这个基本事实不清、基本定性错误、基本审计虚假、犯罪主体搞错、基本证据没有的荒唐死刑案件还会继续荒唐下去!我们也深知,法治进步、司法改革不能靠恩赐,也不能靠机遇,它是深思熟虑的行动和顽强不息的奋争,推动法治建设和司法改革的是一次次理性负责的公民运动;正义虽然不在当下,但我们争取得到!既然在您主持下新的安徽省高院已经决心直面问题、强力纠错,重塑安徽司法公信力,出于共同推进我国法治建设、维护司法权威和爱护人民法官的良好愿望,作为兴邦冤假错案的受害者、兴邦案件的知情人和见证人,我们愿意积极支持和强力配合,共同推动安徽重新走上法治轨道,加快法治进程,开创安徽依法治国的新局面!
    
    此致
    
    敬礼!
    
    兴邦公司全国28省市5万投资户代表 呈上
    
    2014年3月6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319199003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安徽兴邦公司投资户致最高人民检察院曹建民检察长的公开信
·安徽兴邦公司投资户致最高人民法院周强院长的公开信
·安徽兴邦案发回重审于本月16日召开首次庭前会议
·安徽兴邦公司投资户致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第六封信
·安徽兴邦公司投资户致亳州市人民检察院的第五封信
·安徽兴邦公司投资户致亳州市公安局的第二封信
·安徽兴邦公司河南投资户写给周强院长的一封喊冤信
·安徽兴邦投资户为吴尚澧请愿书 (图)
·安徽“兴邦案”吴尚澧家属向京衡律所赠送横匾以表“救命之恩”
·鉄流:也说“空谈误国,实干兴邦”
·习近平:空谈误国实干兴邦
·辛子陵:政改兴邦 脱苏入美[1]——致中共十八大新领导人
·兴邦案罪与非罪:合法融资,还是非法集资?/探路人
·变形金刚,多难兴邦/杨子
·张洞生:习近平‘亡党兴邦’才是正路
·由兴邦案发回重审,评当地司法公正问题
·兴邦公司投资户对兴邦案件的一些基本看法
·牟传珩:习近平未脱中共历代党首夸夸其谈老调——江泽民早有“实干兴邦,空谈误国”忽悠
·牟传珩:歌功颂德误国,批判反思兴邦
·上海大火可否纳入“多难兴邦”工程/汪刚强
·“多难毁邦”容易,“多难兴邦”很难
·《太阳报》中国宁可不要多难兴邦
·“多难兴邦”是对灾区人民的轻视
·蒙冤的四川省环保局长郭兴邦/谯文璧
·不是多难兴邦,是祸国殃民
·致中国领导人公开信:期待“改革兴邦”!/李鐵
·党忠阳:如此兴邦,岂不多难?(图)
·虚舟:“多难兴邦”新解
·“多难”何以“兴邦”
·康新贵:多难兴邦——多难如何才能兴邦
·为什么多难可以兴邦/羌中华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