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李加富:黄、赌、毒、武装控制​浙江、温岭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3月06日 转载)
     李加富,温岭市人大独立竞选人: 我是浙江温岭泽国湖亭李加富,因追查郑云兵等地痞赔偿我78万元下落,2013年9月18日,我去泽国上街购物,被四个武装贩毒集团成员绑架、关押看守所。在看守所残酷非人折磨我李加富。三个月后,又把我转关精神病院进行迫害、灭口……这次绑架与温岭公安局无关,和泽国派出所无关。他们是武装贩毒集团成员。具体如下:
     2013年 9月18日,第二天是中秋节,我骑自行车到泽国镇集市购物,在离我家不到500米的三叉路口,停着一辆农用小面包车,坐在车上的是四个曾经在我湖亭村赌场看场子的人(即2011年3月4日温岭公安局,出动200多警察,成功抓捕赌徒61个,其中女人17个,死了一个,一人带枪,子弹已上膛,缴获白粉,冰毒,赌资上千万元)我没在意,他们开车跟着我,刚到四份村村部,没有人,他们就把车停在我身边,绑架我上车,不让我动弹,车到一级公路上行驶时,领头的要求我,删除我在网上发表的贴子,我问他删除什么,他要我删除(科技在发展、农民在哭泣)(杰出形象)这两篇博文。我说;我发在人民网,新华网上的删不了,[现人民网不让我发帖子,新华博客也不让我说,我个人资料也遭删除,重新发表,不允许]。接着他又要求我,不要追究东海塘卖地款的去向。不再追究郑云兵等地痞,赔偿我个人的78万元的下落,我当却就拒绝,此时车已到温岭公安办案大厅外,只见办案大厅大门紧闭。
     我是6点半左右从家骑车出发,到四份村应该是6点45分,到温公安办案大厅,应该是7点10分到7点20分,车一到,领头的下车按门铃,没有回应,接着他就开始打电话,我不知他打了多少电话,我要打电话他们不允许,到8点整,只见看门的民警,慢吞吞的过来,很不情愿的把门打开,他们就押着我进去。搜走我身上所有物件手机、手表,并要求我在空白的拘留单上签名。我不签,他踢我两脚(伤痕现在还在),同时对我说,不签字就给我打针,我无法,只好签名,一会儿他们把我押到刑审室,留下两个人看着我,大概9点半来了两个民警,他要审问我,我指着墙上的字说“我要找律师”,这两个民警立即走了。下午3点多,又来了两个民警,他们把我当犯人,我就不回答他们,指着墙上的字告诉他们“我要找律师”,他们说;可以。接着他们就问我,关于网上我发贴的事,我就告诉他们“科技在发展,农民在哭泣”“杰出形象”都有证据。我发贴子都是以共产党党章为原则,以党刊、党报、人民政府的公章为准则,不信你可以去查,最后,他们要我签字签名,我拿过来一看,虽然不是我的本意,但确实是我讲过的话,我签名了,他们告诉我,要对我进行24小时拘留。上午一班到11点,下午一班到17点,晚上一班到21点,这6个人分三班,但他们都不知道,他们的顶头上司的电话号码,晚上9点,来了十几个穿警服的人,他们还是不给我打电话,却以‘诽谤’罪,把我关在温岭市看守所。

     从早上起来,到看守所我没吃过一口饭,没喝过一口水。19日下午,民警来提审,我还是坚持昨天说的话,民警要我签名我签了,民警说;对我延长3天的拘留。
     18日,我没有吃饭,我怕他们害我。
     19日,在看守所我没吃饭,理由是;我朋友、家人都不知道我在这里。
     20日,不吃饭,值班所长来了,我提出,我要电话通知我家人朋友,我在这里。
     21日,不吃饭,也一样。晚上7点,他们又要我在空白纸上签名,此时我的头脑已经麻木,眼睛看不清了,心想反正签不签都是一样,于是我签名了。
     22日,管教民警找谈话,他问我为什么不吃饭,我说我朋友家人都不知道我在这里,我早晚都是死,我为什么要吃饭?再说,我怕他们给我下毒。民警说;“这里面的食物外面进不来,你的安全我保证。”接着,我给了他,我朋友的电话号码,他说这个不行,我只能给你家里人打电话,于是我给了他,我妹妹的电话。接着我说,为什么老拿空白的拘留单让我签名?我可不可以不签?民警说;空白的拘留单你可以不签。11点,民警又要我在空白的拘留单上签名,我拒绝了。从此他们就不来找我谈话了。晚上7点,我看到我穿过的衣服给我送来了。
     23日,我开始吃饭,此时我已经整整5天5夜没吃过一口饭,没进过一粒米。
     26日,他们把我转关到病号间了。他们要我剃头、剪指甲,我就是不剃头,不剪指甲,在病号间,穿警服诈骗犯张欣,天天找我,帮我拉关系,找熟人出去,我说;我犯了罪,依法服刑,没有罪自然会出去。用不着拉关系。几天后,张欣对我说“共产党都对你这样了,你还相信共产党?”我说,抓我的人不是共产党,他们是赌博开场子的人,和共产党,人民政府无关,和公安局派出所无关。就是这句话我得罪张欣等人,从此后,他们要我倒垃圾、洗厕所布,睡厕所边。白天恶毒的语言攻击,夜里不让睡觉等残酷非人的折磨——
     朱警官、颜警官、吴夫标检察官找谈话,我请求他们依法办案。11月10日,民警提审我,我还是坚持原来的说法,警官让我签名时,此时我已经看不清他写的字了,于是他就读给我听,我听着差不多,就签字了。
     11月12日,他们押我去杭州做精神鉴定,鉴定师,问我什么,我就说什么,最后鉴定师说“你所说的每句话都要负法律责任”我说“我说过的话我当然要负法律责任,我都是以共产党党章为原则,党刊、党报、政府公章为准则,因为我是共产党、人民政府养的。”鉴定师说“如果人民政府的公章是假的?”我不好回答,这是颠覆国家政权罪。鉴定师连问两次,我只能说我负法律责任。最后鉴定师告诉我,他把我这个案件,转交给省公安厅和省检察院,省公安厅,省检察院确实立案调查了,不知为什么,不了了之。
     我在看守所又一个月,12月11日,下午5点,他们让我在无罪释放证上签名,让我把9月18日改为19日,我要手机,手表他们不给,我要自己走,他们不允许,又把我强行绑架到温岭市精神病院关押,精神病院不接收,2小时后,强行把我关入精神病院。
     2013年9月18日我刚进看守所,穿短袖唐装时体重是158斤,到12月11日进精神病院,只有128斤了。减去羊毛衫,羊毛背心,羊毛裤,我实际体重不到123斤了。2014年1月28日,放我回家过春节,我体重已不足120斤了。
     2013年 12月12日下午3点到4点,他们找来了我父,妹签名,强行要给我吃药,我拼命拒绝,加上我朋友的抗议,武装贩毒成员,虽然没有强行给我用药。却在我朋友送我的水果上下药。
     12月11日,我刚进精神病院时的血压是180——120,两小时后回落到140——80。
     12日,是130——70,
     14日,140——80,
     16日,血压升到170——110,我一想不对,我心情平静,不可能有这么高的血压,我没吃过什么东西,只吃过水果,于是我就不吃水果了。
     17日,血压还是170——110,从此后,我就不让他们给我量血压了,指甲血液也从原来的清晰变混浊。17日变灰色,
     18日夜,22点我全身大面积骚痒,我拼命咬牙忍住,3小时后也许累了就睡了。
     19日,起床一看什么也没有了,22点又开始全身发痒,3小时后又没有了。
     20日,白天正常,22点又开始骚痒,24点后就没事了,从此后就不重发了。我的指甲血液颜色也开始恢复正常清晰了。从此后我吃东西很小心,外面的食物、单独给我的食物都不吃。
     2014年1月28日,我在众多的正义之士,网友的强烈抗议下,他们不得不放我回家过春节,我到家发现,我的电脑,手机,相关资料,上网密码本都不见了。我不知他们要我上网密码本做什么。在此我声明:9月18日前我说过的话,我负责,9月18号之后,打着我李加富旗号发表过什么,篡改过什么,诈骗过什么,我都不负责。伤害网友的人和事,我只能说声遗憾。
    主要原因是:
     从98年开始,我就喜欢记录一些道听途说的,关于贩毒集团,军火走私集团真假难分的新闻,同时也记录一些,比方说,他们谋杀全国先进个人王妙增,打死张明申,周桂花,以莫须有罪,判李家柱律师,一级画家严正学,记者朱峻标等有期徒刑,可惜呀可惜,这些记录都在我上访,特别是去北京上访时,放在家中丢失。当我回到家中发现,我记录的东西丢失,就问我父母,他们从来不跟我说,我邻居告诉我,我出门上访时,我家门庭若市,有开警车穿警服的,也有穿便服的,我邻居都不认识他们。他们是谁、干什么的我都不知道。可我到家后,我家门庭冷如冰。什么人都不来了,我16年的上访,我出门上访时,开警车,穿警服的人,到我家搜查十几次,几乎每年都有,穿便服的就不知道了。这都是过去的事不说了。
     就说这次的事吧,在2012年大概10月份,我得到一张手机内存卡,当我听了卡里的谈话录音,吓得我手脚发抖,坐卧不安,怕,怕,怕。因为我在1998年,因得到半张10元上面有外国文字的钱,我把它装在空药瓶中,放在鱼篓里,藏在我家楼上三角顶上,被搜走后,我被追杀16年。现我如果把它说出来,我还有命吗?于是我决定保持沉默。
     2013年4月底,我继续追查郑云兵等地痞赔偿我的78万元钱的下落。出门找战友、网友帮助,我刚到广州深圳,网友,数学狂人,说我已到广州,请我到他家去作客,不去看不起他,于是我就去广东雷州,即遭绑架。我在雷州市委市政府的关注下,雷州雷高派出所民警,把我从数学狂人陈鹏魔掌中解救出来。却(广东雷州历险记)我立刻起身离开广东,经湖南,湖北,安徽到北京。到北京后,我想把这个手机内存卡交给公安部,结果发现没带出来,还在家中。7月,我回到家中发现,我手机内存卡不见了,电脑也遭人为破坏。我问我父母,谁到家中来,谁拿走了我的东西,谁动了我电脑,我父母就是不告诉我。我问邻居,邻居告诉我,有警察开警车穿警服,到我家来搜查过。至于拿走了什么,他们不知道。我知道问题的严重性,不想死得不明不白,不得已发表了“科技在发展、农民在哭泣”。
     9月12日,台州市长接待日,我去上访,他们要绑架我。我在众多访民掩护下,下午2点安全到家。18日我即遭绑架。
     我就不明白,我所记录的有关贩毒集团,军火走私集团有关真假难分的新闻,同时记录一些,比方说;他们谋杀全国先进个人王妙增、打死张明申、周桂花,以莫须有罪名判李家柱、一级画家严正学等有期徒刑,这和我弟,妹,父母有什么关联,为什么他们这样恨我?
     98年泽国综治办,抓我去温岭精神病院关押,我父母签名。
     2003年泽国镇长助理吴建平带领林仙忠等人,抓我去天台精神病院关押,对我进行残酷的迫害,我父母签名。
     2008年梁云波副镇长,到我家去抓我去精神病院关押,遭村民反抗,未遂,经我父母同意的。
     2009年我在北京上访,抓我到温岭精神病院关押,又是我父母签名。
     这次关我精神病院,又是我父母签名,为什么?我李加富犯了罪,检察院起诉,法院判我刑,我无怨无悔,为什么关我精神病院?我李加富打人了,骂人了,还是损坏财物等犯罪行为,我都没有啊!关我精神病院,这是迫害,杀人灭口。说我诽谤,在网上发表不当言论,请按国家刑法,网络法判我刑。为什么,‘不’!!!却关我精神病院!我弟、妹、父母,非但把我当作精神病人看待,还把我李加富监护权,授权给了武装贩毒集团成员。
     我李加富再次重申:这次抓我,关我,迫害我的人,不是公安、不是派出所,他们是武装贩毒集团,这个武装贩毒集团,不但有威逼公安局、挟持派出所,控制看守所,建有私人监狱(精神病院)的权势,还有跨省杀人灭口的能力。难怪温岭公安局对象温西孙琴才这样的赌徒,判三年以上的有期徒刑的重刑。
     我请求中央政府依法办事,清除唯恐天下不乱的乡镇干部,还我公道,赔我损失,还我郑云兵等人赔我的钱财。
     黄、赌、毒、武装控制浙江、温岭 http://big5.xinhuanet.com/gate/big5/forum.home.news.cn/detail/130852508/1.html
     科技在发展,农民在哭泣
     http://forum.home.news.cn/post/viewPost.do?ver=1&id=125070594
     四个代表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id=9354001&boardid=25
     广东雷州历险记
    http://forum.home.news.cn/detail/123347155/1.html
    
     李加富13566466437
     qq 863651997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519951015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李加富在精神病院的经历
·我是浙江温岭泽国湖亭李加富
·浙江:温岭访民李加富被雷州公安控制
·浙江温岭市泽国镇访民李加富被当局监控 /张梦遥
·浙江独立参选人李加富十八大前受到死亡威胁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为什么有的同学群比南极还冷?
  • 徐文立在紐約簡談人類正常社會秩序——「漫長的聖誕夜和我
  • 懷念最後的青年遠征軍戰士徐伯陽
  • 瘟鬼隐匿,行骗不停
  • 人生苦短,别醒悟太晚
  • 诺贝尔和平奖,与其提名王炳章,不如提名秦永敏
  • 经济学人的愚蠢
  • 好人统治世界还是坏人统治世界
  • 沉闷诡异才体现了永恒的中国
  • 革命就是杀人放火
  • 解析红卫兵一般荒谬的“川普热”
  • 中共国的灭亡方式
  • 新西兰反弹
  • 新西兰反弹
  • 徐文立淺談「人類正常社會秩序」——微信群第二次講話
  • 陆铿特有的“习性”是不能复制的
  • 博客最新文章:
  • 严家祺「五四」給毛澤東種下了「反孔」種子
  • 毕汝谐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三十七至四十二毕汝谐(作家纽约)
  • 吴倩救恩之母:"反基督"在这个宗教中会扮演着大部份重要的角色
  • 滕彪中国反腐模式是制度失败的产物
  • 儒佛二教正义探讨若乃严冬惨切,寒气凛冽
  • 李芳敏1440005我們要因你的勝利歡呼,因我們神的名高舉旗幟;願耶和華
  • 陈泱潮36.4.耶穌就是彌賽亞
  • 春秋战国大忽悠贪得无厌上当者自学成才
  • 秋潇雨兰纸糊的承诺
  • 流涛三首金曲赠瘟鬼
  • 秋潇雨兰仗“贱”之人必死于剑下
  • 春秋战国仗“贱”之人必死于剑下
  • 活着真好仗“贱”之人必死于剑下
  • 野夫解读RogerStone致歉的性质定位
  • 九哥行将消失的困兽之斗
  • 安魂曲超长“报平安”背后的慌张
  • 儒佛二教正义探讨冰花历落风凄惨,借尸还魂诉衷肠
    论坛最新文章:
  • 李文足为王全璋案上诉最高法 卷宗下文未知
  • 乘习近平访问东风 意甲大赛可移师中国赛场
  • 泰国大选前夕 反对党周五做最后竞选造势
  • 见习近平后在北大发表"敏感"讲话
  • 美3华裔科学家组织批评种族歧视
  • 中国开始管束西方老师的言论
  • 英媒: 中国对美贸易谈判态度转向强硬
  • 韩朝关系疑变脸 平壤退出开城共同事务所
  • 台湾艺人欧阳娜娜被困惑
  • 波音空难 加大中国飞机崛起机遇
  • 中国拟定2021年启动海上核电站
  • 盐城化工厂爆炸致至少47人死 安全隐患严重
  • 越南大龟鳖死后被指荣耀超胜列宁毛泽东
  • 习近平访欧:意国将“失守” 欧盟尴尬面对中国
  • 面对中国,马克龙运用欧洲之牌
  • 中国经济放缓 波及全球增长堪忧
  • 赖清德出马挑战戳破蔡英文治国政绩假象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