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王海涛:丛林社会里的刘汉和袁宝璟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2月24日 转载)
     四川富豪刘汉,以黑社会老大的身份,受审了。
    
     听说干掉一个“贪官”,或听说干掉一个“黑社会老大”,越来越多的人,已经感受“鼓舞”,而是被强化一个认知:这是一个丛林社会,所有人都处在食物链上,所有人都处在危险之中。为了增强自己的安全感,有些人可能无所不用其极。

    
     刘汉被干掉,是因为涉黑及涉嫌杀人。
    
     时间倒退到2006年3月17日,40岁的富豪袁宝璟被执行死刑。
    
     袁宝璟的死,与刘汉有关。
    
     他的罪名是雇凶杀人。
    
     官方公布简要的过程是:袁宝璟在四川炒期货时巨亏9000万。他怀疑是四川商人刘汉与交易所修改规则所致。因此与刘汉结仇,雇人刺杀刘汉,未遂。因为杀手掌握袁宝璟的这一计划,对袁宝璟产生威胁。袁雇人将杀手除掉……
    
     袁不服这一定论。
    
     袁的妻子,到处奔走为丈夫喊冤,认为此案有太多疑点。在开庭前,这个叫卓玛的女人大喊:袁宝璟完全是被冤枉的。
    
     无果。袁死。
    
     如今,袁死已近8年。引发他悲剧的刘汉同学,即将步其后尘。
    
     照目前的架势看,刘汉难免一死。若果真如此,二人在另一个世界如果可以交流的话,不知道将如何评价这个让他们从天堂到地狱的国家与时代。
    
     随着刘汉被曝光的背后势力的强大,开始有人相信,袁宝璟被“冤杀”的可能性。比如,有人问,刘汉如此通天,难道没有能力干掉当年的杀手并栽赃给袁宝璟?然后,以刘汉的力量,再通过法律手段,给袁宝璟一个“雇凶杀人”的罪名……
    
     这样的故事,里面充满各种可能性,这样的猜测,有点像悬疑片引人入胜。而真相,可能我们永远不会知道——如果8年前的袁可能是冤枉的,那么8年之后,是否有可能另外一件事,让我们怀疑今天的刘,是冤枉的?
    
     我们无法知道。
    
     我们只能知道这样一个大致的图景:一个今天庙堂上的座上宾、富豪、慈善家,可能是一个罪大恶极的(刘)。一个被宣布最大恶极的人,有可能,只是说有可能,是一个被冤枉的人(袁)。一个昨天代表真理、正确的人,今天可能被宣布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这是丛林社会的特征。
    
     在丛林社会里,大量的人像随时可能的被享用的羔羊。另外一些人,则为了分享这些羔羊磨砺爪牙、明争暗斗,胜者为王,败者寇。谁最大,谁代表光荣、伟大、正确。
    
     最大,只能有一个,这决定了惨烈的程度。而且,按照大家都认同的规则,最大,是有期限的。比如,10年一个周期,过期可能作废。
    
     在这样的情景里,每个人都可能成为羔羊,怎样安全地生存?本来想写几条比如“努力摆脱灰色生存、尽快与原罪切割”的“应对办法”,不写也罢……
    
     最后需要说的是,本文并非想论证“这个时代很坏”。这个时代绝非最坏的时代,但是,最坏时代的基因,依然流淌在这个时代的血里.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623063232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嵇少丞:我曾跟四川刘汉较真 (图)
·四川黑老大刘汉花25万 让女艺人和谁过夜 (图)
·刘汉弟弟派人枪杀竞争对手 受害者母亲哭瞎双眼
·刘汉弟弟因怀疑3万养狗费被私吞 雇凶杀害发小 (图)
·刘汉涉黑案引人猜测周永康命运
·外媒:中央高层令查刘汉团伙,多地警联手 (图)
·川"首善"刘汉涉黑受审,汉龙海外收购生变 (图)
·富豪刘汉涉黑被诉,旗下2家上市公司昨涨停 (图)
·刘汉案可能拉开查办周永康序幕
·路透社:北京正在追究刘汉的政治后台
·刘汉花钱25万 让女星与朋友过夜 (图)
·四川汉龙集团董事局原主席刘汉涉黑犯罪内幕揭秘
·图解刘汉涉黑组织关系网 (图)
·刘汉曾花25万让女艺人与朋友过夜 (图)
·刘汉的武器库曝光 令人咋舌 (图)
·刘汉弟弟是北京奥运火炬手 指使杀人
·刘汉巴结周永康长子周滨 权钱交易
·刘汉400亿黑金帝国 已转移十余亿资产 (图)
·起底刘汉400亿黑金帝国,已转移十余亿资产 (图)
·巴克: 刘汉被抓告诉我们什么?
·刘汉、柳传志和王功权:三类中国企业家
·刘汉、柳传志和王功权:三类中国企业家/胡少江
·槟郎:刘汉黄悲歌
·从刘汉龙以剽窃者身份入围长江学者人选看/俞天明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