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这是我近四年来的申诉经历/王庆华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2月22日 来稿)
    四年前(2010年9月13日)阳光明媚初秋的一天上午河南洛阳乌云密布,是黑社会黑恶势力明书强和他的小马仔周现伟勾结汝州公安局温泉中队在洛阳秘密抓我的日子。据明书强说:他们和程建国是朋友、是周现伟同事,他们利用这个关系在温泉中队队长程建国身上花了上百万元才破常规违法立案抓我。他们送钱的方法就是利用赌博的方式打麻将。穿着公安服装的警察为了钱也敢违法。什么卑鄙的事都能做出来。执法犯法不如畜生,真是可悲之极,有这样的警察存在混在公安机关社会能安宁吗?能国泰民安吗?公安机关的督察,纪检部门为什么不重视这些警察知法犯法的违法行为?人们的悲哀,社会的悲剧。案发后我也多次向郑州市公安局、金水公安分局,向河南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李新民、副省长公安厅长秦玉海反映,2012年8月7日又向全国十佳杰出人物公安部副部长、部纪委书记、总督察长刘金国反映,2013年7月15日我又向现任的河南省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刘满仓、中共中央政法委秘书长汪永清、国务院副秘书长、国家信访局局长舒晓琴上书反映控告也是箩筐乘水一场空,没有一点反馈消息。为什么这些高官看不见这些平民老百姓的申诉?不关心这些黑暗又肮脏的内幕?也许是下边的人用钱堵住了控诉材料的去路,只报喜不报忧。高官们也就看不到这些黑暗肮脏的知法犯法。钱与权的交易,钱与法的较量,害了人民害了社会。郑州市公安局金水分局办案民警裴警官训斥我,叫我去找胡锦涛、周永康、孟建柱。打死我、我也见不着这些大官们。中国人的人权在哪里?中国社会的公平在哪里?
    
     2010年4月27日、宜阳县国土资源局马希祥局长及三位科长带我去河南省国土资源厅办理景区缩边批文,晚上10时是我在郑州龙门大酒店遭劫的日子,截止今天已是三年了。金钱的作怪,社会的黑暗,行贿与受贿,警匪的勾结,贪赃与卖法,金水分局个别执法办案人员受贿不作为,反而包庇助长黑恶势力。社会的不公平真是国家的悲剧,人们的灾难。纳税人养了这些癌细胞,国家不值,纳税人更不值。有哪一级当官的能效仿像封建王朝朱元璋、包文正、狄仁杰和现代的电视剧(任长霞)、小说(纪委书记)那样反腐倡廉打黑除恶净化国家机关,稳定社会,为百姓造福。

    
    2013年4月27日23点

以下是我在河南省汝州市看守所的部分日记
    
    2010年9月13日  被李、韩、荣、(这三人是汝州公安局温泉中队的)开着黑恶势力明书强的越野车还有曹次闹的大别克,和明书强派的黑社会共7人在洛阳市西工区芳林路,不与洛阳公安机关联系秘密把我抓走。当天下午在刑警队审讯,14日上午在看守所审讯,两天来受尽非人的折磨,这几个公安警察花尽了明书强、周现伟送给他们的钱,审讯我像魔兽一样,像电视剧里的日本宪兵、保密局、军统局审讯共产党一样酷刑用尽。真验证了周现伟、明书强说的话:“你不顺从我们,我们用钱把你砸死在监狱里,钱能通天,这就是共产党的天下,我们花钱让公安局整你合法合情,我们为弄你在公安上花了三百多万不会白花的,一是叫你住监狱、二是二道河矿山给我们。”黑社会用钱真的能把公安买通。个别公安也真不值钱。由于被酷刑的折磨身体实在受不了,15日早上5点犯病孙医生去检查,7点多把我拉到骨科医院检查住院,当时没钱医院不给用药,听说是周所长从自己口袋掏出了2000元钱交到医院才给我用了药,据李文娟医生说如果用药不及时要落后遗症的。17日去平顶山二院再次检查,当天中午在等结果,把我拉到荒郊野外的太阳底下,他们为了乘凉谁也不管我了,李文娟医生有了机会和我说话了,告诉了我这帮畜生勾结起来的阴谋,我患重病不准通知我家人,黑恶势力他们私下还想买通医生用剧毒药物给我治残,说我是犯人把我致残也没人追究等话。目的是非把我的矿山夺走不可,承诺医生把我治残废不能动或不能说话矿山叫医生入股得好处。医生听了这话被吓坏了,公安局为啥不管这些人,反而和这些人勾结在一起?黑社会真厉害。李医生同情的给我买了两个鸡蛋饼让我吃。这帮黑社会经常到医院寻机想加害我,民警李俊涛发现后在监控上看到一个人,经辨认是黑社会头目明书强的司机李海军。为此看守我的民警李俊涛向周所长汇报,为了我的安全周所长要求在医院看守的三个民警全部穿警服,在医院值班时不准穿便服。还备用了催泪弹、电警棒等警用器材。这也是让我提前出院回看守所的主要原因之一,是为了我的安全不再受黑社会的侵害。
    
    2010年9月26日于汝州看守所
    

蔷薇花落秋风起,荆棘满庭君自知。

堂堂巍巍甘贫贱,独立不荀忍淡泊。

君子磊落不低头,喜怒形之也纯真。

九月十三已尽头,千古奇冤何日变?
    
    2010年9月27日于汝州
    
    2010年10月1日  
    
    中午收到衣服新内衣、新裤头,外衣、裤子是在中和花园的,秋衣是在宜阳家里的。可能是灵芝和燕及银章家里人一起来了,也许是光武开车来的。
    
    10月2日  
    
    中午李所长(浩阳)来号里对我说律师给你送东西了,是王松志,又说要智辉(可能是幸辉)的电话,律师要的,我说不知道。李所长又说律师不会帮你忙,你没有给他掏钱,是你伙计把钱掏了,人家只会帮你伙计不会帮你。是你伙计的同学帮你找的律师,姓马吧。律师收对方告你人的钱比收你伙计的钱多得多,弄不好会帮你倒忙的。律师和告你的人有牵连他们是一伙的。你的律师和温泉中队那一帮人都勾结在一起,你能有好果子吃吗?不是像你想的那么简单、那么光明,你心里有个准备,安下心慢慢等待看以后的发展情况吧。
    
    10月3日  
    
    晚上监号里开会,号长说30号上午查号被搜出来1000多块钱现金,检察院监管室王忠献不愿意了。许所长(许闯)要受罚,每人兑60元给许所长,号内共19人,死囚犯于富军可以不兑。号长把大家的卡收了,看守所里边的犯人号长比警察厉害的多,号长是个标准的奴隶主大警察,对人开口就骂,抬手就打,因为号长能为主管所长谋福利,主管所长就纵容他,利用他在在押的嫌疑犯身上为自己捞钱。就这样许所长强行从卡上每人扣去60元占为己有。加上每人每月100元保护费、(我们是经济号、外边人叫高干号)转送东西辛苦费100元(家里人送吃的和现金一次100 元)、优待费(每天叫出去晒太阳转转到他的管教室聊聊吃点东西每月300---500元)、与家里通话费(与外边通一次电话是10分钟100元钱)等等好处费,许所长管的两个经济号(6号、9号)每月在在押 嫌犯身上捞取7000---10000元轻松的很。外界社会上谁也想不到一个看守警察在看守所会有捞取这么多的不义财。在监狱这样敲诈嫌疑人犯真不是好东西,真是披着警服的嫌疑犯,知法犯法又有谁监管。检察院住所检察室也是睁只眼闭只眼无能为力啊。都是政法机关的同僚为一个嫌疑犯的合法权利谁去得罪谁的。听狱友们说王中现比较认真可是警察都烦他。
    
    10月5号 做梦梦见棺木、麦苗、爬山、到山顶上急着尿尿裤了。
    
    10月6号:中午通过好心人说情,花了200元钱行贿给号长才准许我以后用水,今天第一次洗脸、洗手洗腿、洗脚。
    
    10月10日:中午第一次洗澡,身上脏的很,象脱了一层皮一样。洗澡后感觉真清爽。
    
    诱惑
    1、明书强投资二道河矿山40万元,张保民拿走属于侵占罪,二道河矿是复林公司的。
    
    2、张保民卖给明书强栾川那个矿资料是张保民自己编的假资料骗明书强的。和河南省核工业局在河南省国土资源厅备案的资料不一致。
    
    3、伪造公文是你两的事,因有共同利益。张保民有责任你不要一个人扛了。
    
    我虽然受小人陷害,小人花钱买通了汝洲公安让我蹲了阴暗悲惨的汝洲看守所,但是:我保全了我完整的人格,保全了我伙计的人身安全。我无愧于世人,无愧于朋友。事是我惹的,我认了。 (审讯的回忆)
    
    2010年10月13日 
    
    中午午睡做了个梦,梦见崔建平局长,离他较远,由于我行动不便没有说话,别人问他我的事,他说知道我的事,很快就会有结果。今天已是31天了,没有任何人来问过我,批捕科该来人了怎么也没来?批捕与不批捕也该来问一问。
    
    2010年10月14日 
    
    2点左右做梦在一个洞里往上爬,爬上来有人见了,说是西录见我的,因西录是老板也就没事了。接着又做了个梦,我在抽水浇地。今天会有动静,检察院批捕科该来提审我了。
    
    2010年10月15日  
    
    昨晚3点多做了个梦,梦见给我转了32万元,我已签过字。又梦见燕来了叫着我一起走了,家里贴着红对联可能是老父亲因为我无缘无故被人抓走一气之下病重,有不祥之兆。
    
    2010年10月28日 
    
    星期四 :上午周所长告诉我说:温泉中队建国他们可能也没查到你啥事,如果你有违法行为够上罪,现在你就不是这样了。今天他们说去郑州和金水分局商量抢劫你的事,不让郑州金水分局再立你被抢劫的案了。看来他们是去向金水分局替抢劫你的人说情。说明天到信阳核工业局还有点事,弄完送你回去转回宜阳。看来难回去了,他们会在这里泡死我。明书强说他花给公安上300多万一是叫我住监,二是夺走我的矿山,给公安上花钱就当是买矿山。看来这钱在公安上没有白花。公安上这些人也真黑、真狠,公安上和黑社会勾结在一起真可怕。是社会上的毒瘤,社会的癌症。国家政法机关里边的败类。
    
    2010年11月8日    
    
    今天下午家里来人了,出了大铁门看见银章、燕、灵芝,她们含着满眼的泪水愤怒的表情面带微笑可以看出他们的复杂心情,灵芝离我较远没敢立即靠近我离我很远,看出她含泪憔悴消瘦的面孔焦急无奈的心情。今天的会见是程建国把我叫出来的,在看守所未决在押嫌疑人与亲属会见也是罕见不多的,可能是周所长安排的。今天的会见把我在号里记录写的日志捎回家了,程建国没有对我人身详细的搜查,只是看来我写给检察院的说明材料,他也没有多说啥,就这样我把日志带出来了。
    
    2010年11月9日     
    
    12日 16日  20日连续做梦灵芝和光武和我去郑州市公安局找李奎业、去平顶山市公安局找崔建平、在中和花园……
    
    2010年11月22日
    
    中午老虎给灵芝打电话没接,又给燕打电话说要200元钱,是老虎给警察掏了100元给他家人打电话,顺便替我往我家里打了电话。
    
    2010年11月23日    
    
    上午银章送来了200元钱,是老虎昨天中午打的电话,浩阳所长无意中给我透露说:明书强给公安上温泉中队又以拿经费为名送了几万块钱,安排有底线(底线有可能是你伙计同学马占武)知道你伙计张保民在洛阳这两天要去抓他。下午掏了100元钱(现听学义电话)和久玲、灵芝通电话,告诉久玲让她转告保民哥这几天特别要注意。
    
    2010年11月24日    
    
    今天没消息。
    
    2010年11月25日   
    
    上午9点45周所长,李所长来号,说上午还在联系。
    
    2010年11月26日   
    
    上午九点多老九给我送了一个条子,说老张昨晚出事了,我给周所长说了,周所长当即问程建国落实情况。周所长说你伙计进不来,我给程建国说了,他有严重高血压病、案件又不归汝州管辖,汝州公安抓你们本身就是违法的,又没有犯罪事实。不要因吃了人家、花了人家的钱就昧着良心违规、违法私下办没原则的人情案,不能随便把人往看守所这里边送,在你刑警队任你折腾,你把人整死在刑警队里与看守所无关。
    
    2010年11月27日 星期六    
    
    上午李、程来提审我,说凉水洼的事,问办证情况和明书强的关系,怎样转给明书强的。转让给明书强前张保民卖给谁了? “张保民被我们抓了,他啥都给都给我们说了,就没有卖,说卖是个骗局,你应如实给我们说实话等话。”又说只要我让步同意明书强去宜阳县二道河矿山干,让明书强入股介入参加管理啥都好说。“一张纸能抓你,一张纸能放你。”叫我让步。说只要让步三四天就会让我回去的。公安中队长来问这些话真离谱,与我案件毫无关系,卖矿不卖矿又没有犯法,社会上民间买卖与公安局有啥关系?今天他们来的目的主要是告诉我老张被他们抓了来诱骗我叫我把责任往老张身上推,陷害老张,把老张弄进看守所来从老张身上榨油,因从我身上已找不到有任何定罪依据,我家里也没有钱可送,骨头里也榨不出油了。老张比我有钱,再从老张身上榨油。这帮警察为啥对我的矿山这么感兴趣?吃的好处受贿不会少,远远不止300多万。周现伟说他们为整我花了300多万看来是真的,真没有白花钱,要不公安局会这样昧着良心违法整我。
    
    2010年11月28日     
    
    昨晚梦见灵芝、荣粉、光武……
    
    2010年11月29日    
    
    上午周所长进来告诉我说:“就这两天叫你回去,你放心吧,你也就是这两天,虽然他们相互勾结利用钱权交易情况变的复杂,外面有很多人也有领导、还有大领导帮你说话澄清你的事。社会有点腐败是的,汝州不是他们几个人能一手遮天的,相信这还是共产党领导为民执政的天下。”
    
    2010年11月30日    
    
    今天没消息,忍着性子看了一天隋唐演义,更有一些感想。
    
    春寒赐浴华清池,温泉水清洗疑脂。
    付儿扶起娇无力,始是新承恩泽时,
    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
    
    晚11点25分 睡不着胡思乱想、难受
    
    商场的竞争,官场的险恶,两者无亲朋,处处走钢丝。我虽然与上了黑恶势力的无赖小人,黑恶势力用钱买通了汝州公安,周现伟说:明总(明书强)他们用打牌的方式一个晚上输给程建国50万,这就是送礼的一种手段,明显是行贿。警匪勾结钱权交易真厉害,是权与法,钱与法的公开较量。那还是共产党治理的天下?我受了陷害冤枉的蹲了汝州监狱,受尽了非人折磨,想利用公安的权力达到抢夺矿山的目的。这帮黑恶势力承诺给程建国入的干股份也没得逞。程建国能不动用公安的特权下劲整我吗?  
    
    但是,我保持了坚定的纯洁,留下了我完整的人格,保护了我的同事不再受冤枉,也真正的给我补了一课,让我以后应该怎样去认识人,怎样在社会上处事,怎样去认识社会。
    
    2010年12月于汝州看守所
    
    12月1日 星期三 
    
    上午杨老九给灵芝打电话催办。
    
    12月2日 
    
    早上犯病在卫生所孙(月峰)医生给我输液。周所长去看我,对我说他和灵芝已刚通过电话已说好,归在金谷派出所管辖,今上午灵芝还去法制室说事让尽快来接你回去。老九说灵芝给他回电话说,检察院也都说好了,又说燕有病在输液。
    
    12月3日:昨晚七点多老九来说今天让我回去,上午周所长来告诉我说;下周一回去已经说好了,你不够罪,即便够上罪,汝州也没有管辖权,管辖权是洛阳或是宜阳。温泉中队这几个货色接人家钱就敢胡弄。中午再让老九联系灵芝问情况。
    
    12月4日 星期六 上午李、韩来提审说:只要你答应同意和明书强合作,同意明书强到宜阳县二道河矿山上去干和入股,我们可以让明书强、周现伟来这里(看守所)见个面化解一下矛盾,以后还是朋友吗。明书强不再告你,我们可以让你取保回家,按无罪释放你,对你不做任何处理。也可以把你转到洛阳你户籍所在地,我们建议洛阳警方给你取保不追究你任何责任。你不同意明书强去你矿山上入股,如果明书强继续告你,把你转到洛阳也要判你10年(韩说的),李说:最好的出路是通过我们公安机关写个字据同意周现伟、明书强到你矿山上入股,或者把矿山转让给明书强他们,这样我保证你安然回家啥事没有等话。李又说:你媳妇想和你离婚,去卢氏住两个月回来借跑保险为名躲你,抓你之前很长时间你就没有见过你媳妇吧,去郑州开会是假的,她是那一级干部能去郑州开会?她和谁去了你恐怕不知道吧,当时你也在郑州跑你的事,为啥不和你联系你现在应该明白了,前些天通知让她来给你办取保她就没来,你媳妇早和别人等等不堪入耳侮辱我的话-----。你要不让步,又不见明书强、周现伟当面化解矛盾,他们会继续到洛阳告你。你详细思考一下回答我们。不听话若判了你的刑矿山没了,媳妇也没了。你好好思考一下吧。老李又说明书强够大头了,为弄你们这次动用10多个人几辆车跑了几个月花了几百万,目的就是要你的矿山。你要不是这张这(指法院的裁定书)明书强球门你,他能把你球吸了?现在告诉你:你也知道你自己不够罪,也犯不到哪里去。我们只是奉命办案而亦。小韩说:明书强周现伟这两个货是敬大爷不敬二爷。从老李和小韩的话里看他和小韩都没吃上肥肉,更没有花上钱,只是跟着啃了点骨头喝了点汤。从这几次提审我他们的问话和他们的态度来看变化很大,说的都是人说的话,不像过去说的都是畜牲的话,对我态度也变好了,他俩是主要办我的案没有吃上肥肉又没花上钱有怨气,也不想昧着良心硬整死我了。他和小韩都说叫我回到洛阳请他们喝酒,又说你自由后一切你都会清楚的,为弄你的事水很深,开始崔健平局长叫你来见李自召,你就来见李自召可能你就不会有今天的下场来住到这汝州看守所。 好奇怪啊,这两个人为什么放弃周六休息来问我与案件无关的的扯淡话,还做我的工作,用我的家庭来挑拨矛盾威胁我矿山叫明书强入股。今天的审讯真证实警匪确实勾结在一起,警匪勾结真可怕。李、韩审讯我的前后问话也不一致,看来水深涉及到了他们的主子。
    
    12月5日星期日(杨值班)   
    
    今天没有消息,昨晚做梦光武和灵芝在郑州为我跑事,找梦飞秘书长和公安厅领导。
    
    12月6日星期一 (庞值班)   
    
    周所长来告诉我说:情况有变化,洛阳不想接你,洛阳公安局审查了你的卷宗够不上罪,汝州到洛阳抓你也没有按照法律程序通过洛阳公安机关,洛阳怕把你接回去你不够罪起诉不了引起行政赔偿。又问我何时批准逮捕?洛阳不接你也是好事,法律明文规定逮捕后两个月起诉不了必须变更措施,你就从这里先取保先回去再说。再坚持半个月吧。
    
    12月7日  (刘值班)    
    
    昨晚做梦灵芝在外等我,上午孙医生把我叫出去锻炼晒太阳,没有见周所长进来,下午5点30分韩来问我,汉章是谁?是干啥的?我说是我弟弟,是教师。别的啥都没说。我想可能是他在外面替我申诉告状 。他是非常谨慎正义感很强的人,绝不会有啥事的。
    
    12月8日星期三 ( 杨值班) 
    
    今天没任何消息,上个月的今天家里人来看我,周所长今天去北京学习18号才能回来。
    
    今天是12月8日,周所长去北京学习10天,可能18号回来。12月22日是我被陷害,明书强用钱买通汝州公安警察我被捕两个月,这样的公安警察也真不值钱,和土匪黑社会地痞有啥区别。警匪勾结真厉害,祸国殃民,世界少有啊。今天是我被害蒙冤86天了。 入冬以来是我感觉最冷的一天,白天黑夜浑身感觉没一点热气,饥饿加寒冷真是难以忍受,家里亲人们更是备受煎熬。反思起来我这一生不会吃、喝、嫖、赌,过的甚是清贫孤单。一生中没有任何嗜好,只会拼命地拉车工作、赚钱养家。让家人和社会看齐。不足之处是我没有分身术,一个人在外饱受了人间的辛酸苦辣,奔波着只顾赚钱为家,顾不上在家陪伴妻子、儿女及父母、真情诤友去享受人间天伦之乐。惹的妻子儿女不理解怨恨与我,至今还欠儿子到济源猴山玩耍一次的诺言,想起来内疚之极,愧对儿女。落到今天的我身处异境,我悲愤交集,看看同室的人比比自己,并非我是外地人,外地人占一半。唯有我没有穿上棉衣在受冻,唯有我没有钱吃补贴在受饿,唯独有我没有亲友来探视。受人歧视让人小看。囹友们私下议论我是光身汉没有完整的家。父母年迈多病,儿女尙幼不懂事,也就没人来看我了。也是我处事不慎连累了他们,他们在外也是备受煎熬。夜深人静之时暗自落泪,真是生不如死,从我被抢劫到一附院看病、中和花园避难我尝尽了人间辛酸,谁能理解我?谁能安慰我?她只会耻笑我不会办事。想来想去落到今天的地步真想一死了之,可是忘不了我年迈的父母,忘不了年幼的一双儿女。他们还需要我,忘不了那真情诤友……我怎能撒手撇下他们?我实在不忍心就此离他们而去,我也不能这样自私,只有在这冰寒的黑洞里忍受折磨,但是:我坚信我是无罪之身,我是被黑恶势力明书强买通汝州个别公安陷害到此的。黎明的黑暗更凄惨啊。要坚持等到天亮阳光普照冰消雪化之时吧。胜败商家事不明,包羞忍蹂是男儿。河洛一人多愚昧,悔之晚也已入囹。
    
    当年项羽兵败自缢江边也有后人赞赏。这却是一种不敢接受失败的悲剧表现,将军若能经受这挫折的打击,能忍受这份耻辱,能够化悲愤为力量,能把失败变为成功的奠基石,或许失败者就有可能变为自己的对手刘邦了。也就不会有后来的汉朝。我们当初在洛阳用法律手段起诉明书强欠我们二百多万元钱的事实,说不定败局就是他们的。我们也不会落到后来让明书强、周现伟买通公安我被陷害的被动局面。要吸取教训总结经验。
    
    人间正道是沧桑,历史在逆转时光。承受黎明前的黑暗,渴望回归大田园。 害人的人到后来他死都不知道他是怎么死的。
    
    2010年12月8日晚11点于汝州看守所
    
    12月9日 (庞值班 ) 
    
    今天是入冬以来最冷的一天,我实在难以忍受,全监的人唯独我没有穿棉衣,我的亲人在何方?我有没有亲人?客死异乡也很正常,真是人在难处少亲朋,可惜啊。我被抓时父亲患病非常重,现在父亲不知是否还在人间,八十多岁的年迈老母还在思念我,儿女年幼在上学,我的蒙难还怕他们知道影响学习。我没有任何怨言,我只有坚持、等待盼日出驱散乌云见青天。
    
    12月10日星期五(刘值班): 
    
    今天没有任何消息,卡被收回没钱了。
    
    12月11日星期六(杨值班): 
    
    11点老九送了个条子(是老九和灵芝通了电话)家里一切都好,事情一直都在努力活动。等双方协商好就有结果,好好保重身体,有事情需要啥跟我说,我尽力帮办,家里事你不用担心。中午12点30分老虎又花了100元钱和灵芝通电话,说要棉衣问我的情况。下午见老九又给灵芝发信息说不要啥,等到22号再说吧。
    
    12月12日星期日(庞值班) 
    
    今天是零下7度,冻的实在是受不了,范志伟给了我一条线裤,袁更森给了我保暖内衣。
    
    12月13日星期一 (刘值班)   
    
    今天是我被害入囹三个月,连累了妻儿父母和诤友,愧久万分。下午宝丰杨书志所长与灵芝联系, 老九给灵芝发信息告诉周所长去北京学习的情况。晚上六点杨所长来九号告诉我,下午他和灵芝通电话,说他们一直在努力,这两天或是19号20号就会来人。有可能是洛阳公安介入了,只要洛阳公安局介入对你的事情处理会依法公平的,因你不够罪,接你回去啥事都没有了,再呆几天吧。
    
    12月14日星期二 (杨值班)
    
    下午4点半看守所民警李俊涛送来棉衣,说是我弟弟来了,说还有我侄女,可能是银章和幸辉,又说可能明天刑警队会来人见面,一两天就有可能回去。
    
    12月15日星期三(庞值班)  
    
    室内阴风、院外冷气、寒风刺骨、悲愤交集、千古奇冤、何日待变? 9点45分上卡100元,可能是昨天银章送的,10点羊杂汤一碗馍一个共12元。 下午小龙、银章、 辉来看我。程建国、韩亚鹏来还是说二道矿只要答应叫明书强、周现伟去干啥都好说,立即释放叫你回去。非法抓我的案件与矿山毫无关系,办案警察为什么这么热衷于我的矿山?他们为什么动用公安的权利逼我把矿山让给明书强?为什么利用公安有抓人的特权违法把我从洛阳秘密抓到汝州他们的地盘上,硬逼着叫我的矿山让给明书强、周现伟?真是:胜者是王败者寇,王八立个鳖规矩。公安警察贪赃卖法受贿敲诈,又勾结社会上的黑恶势力敛财坐地分赃真是万恶。
    
    12月16日星期四       
    
    今天没任何消息。
    
    12月17日星期五 (杨值班 )
    
    周所长明天可能就回来,死囚余富军说他藏了一把刀子非杀死一个人不可,周所长不在该给谁说,这话也不能随便说的。可是看守所如果真是犯人杀犯人出了人命对不起周所长啊。这个地方阴森可怕,复杂得难以形容,个别警察素质低的可怜,没有一点人格,连在押的嫌犯都不如。嫌疑犯和警察监管与被监管、钱与权相互行贿。勒索、赠送自由纠葛不清。我给俊涛说了,俊涛说他是吓唬人的,他还想活命不想死,安排晚上号内值班要重点注意就行了,所长回来再说。
    
    12月18日星期六:  
    
    今天没有消息,19号张星武到期,晚上在监号内请客喝酒惹事不小。张星武说给管教许闯所长了1000元钱带进来一瓶价值30多元的杜康酒和价值50元的下酒菜,并说今晚提前让他出去,晚上10点45分出去了。
    
    12月19日星期日:  
    
    今天没有消息,俊涛来看我,让我需要啥给他说。
    
    12月20日星期一: 
    
    今天又犯病在输液小便失禁,孙医生有点可怜我,吴医生凶的狠,上午11点左右张国旺所长来看我,真诚的安慰站在我输液的床边低声对我说:“安心看病大家都知道你的案情,你很亏,某些程度是冤枉的,你也知道现在社会太复杂,你没有刘少奇的官大吧?刘少奇是国家主席不就病死在开封监狱了,你想开一点,很快你就回家了,坚持一两天吧。你是不应该住在这里边,可是住了。我们也都很同情你,所里很重视都在为你努力,刑警队这帮货不是东西,吃人家又接了人家的钱,这几个货色啥违法缺德事都能做出来,局里和检察院已做决定你不够罪,案件也不归汝州管辖,就这一两天就释放你回家了。”我听了这话很受感动,我哭了,泪流满面,政法机关多数人还是友好的。可能是周所长叫他去看我的,因我平时就没有见过这位张所长。周所长真是怕我面临即将出狱死在里边,少见的好心看守所长啊。
       
    下午三点周所长叫俊涛叫我出去,见学斌、久玲嫂子、保民哥、银章、曹次闹。让我看协议签字,我把协议揉了揉扔到监狱铁门外边,真是不分黑白颠倒是非的蠢猪,骂了依仗有钱贿赂买通公安的明书强,学斌还批评我签不签字不该骂,怕曹次闹给明书强学话,事情和人都到了这样地步我还怕他学话?!
    
    12月21日  星期二:   
    
    10点30分周所长来号里对我说,他们今天上午在办手续,手续送来立即放人。下午三点宝丰杨(书志)所长激动地去9号对我说:王庆华你见天了,赶快收拾东西出来,杨所长破例热情地搀扶我走出监所号,又送我走出监区,到办公区银章接住我。三点十分见到周所长,在周所长办公室说了有一个小时的话就离开汝州。结束了历史的悲剧,和大家一起回洛阳了。 这天有灵芝、荣粉、银章、保民、学斌、燕。21日晚上10点于洛阳涧西家中。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322869113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上海冤民杨玉新的申诉状
·申诉材料及有关证据递交五个多月了,领导说有关案卷还没调看? (图)
·写给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李静申诉信/夏幼华 (图)
·广州李小贞夫妇刑满后 按程序先在广州法院申诉 (图)
·张玉祥:向人民申诉
·陈士美告秦香莲法院立案、秦香莲告陈士美法院不立案的申诉状 (图)
·字字血声声泪的《行政申诉状》
·上海尹慧敏对乘坐公交车获罪的再审申诉意见
·贵州黄果树20年前惨案死者家属的申诉
·冤啊!柳州曾秀整一家的申诉 (图)
·珠海野蛮强拆案 广东省高院申诉 (图)
·海南大学鞠斐老师关于职称问题的申诉
·符合生二胎条件被征“社会抚养费”,金志华夫妇向浙江省高院申诉
·黑龙江省集贤县肖书君冤民血泪申诉
·上海高月清不服因悼念毛泽东拘留5天处罚继续申诉 (图)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一案的刑事申诉状
·我的最新申诉/石新红 (图)
·徐江姣向最高法院提出刑事申诉
·致公安部部长孟建柱的申诉信/伤残警察、三等功臣郭少坤
·山西介休村民自焚抗强拆 家属申诉无门斥官官相护
·刘晓波申诉案代理律师将向锦州监狱发函要求见当事人
·山东齐崇怀昨天得见律师申诉案继续推进
·陈光福:申诉沂南法院再审陈克贵 近半年仍无答复
·陈光福为儿伸冤向沂南法院递交申诉近半年未果
·河南村官蒙冤入狱487天 申诉6年终获清白
·广州律师代理王炳章申诉案 遭司法局恐吓拟起诉当局
·张玉祥:请看”向人民申诉”
·刘霞申诉获刘晓波同意 监狱接受律师会见申请
·救夫 刘晓波妻子提出重审申诉
·莫少平谈刘晓波妻刘霞委托律师启动申诉程序
·刘霞提出要求重审诺奖得主刘晓波案申诉
·部分重庆讽王立军遭劳教者申诉后无进展
·博讯镜头 今中纪委、最高法院申诉庭的状况
·一曲国际歌被劳教一年的申诉
·被北京大学停聘 夏业良表示要向校方申诉
·浙江安吉访民到省法院、省检察院拉横幅要申诉权
·汉沽民政局殡葬管理所申诉案开庭审理
·重庆现打黑案件申诉潮,李庄称障碍重重
·我的申诉路在何方?!/徐佩玲
·致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部长孟建柱的申诉信
·民运领袖徐文立支持良心犯徐永海去申诉
·法律人俞梅荪支持良心犯徐永海去申诉
·良心犯何德普支持良心犯徐永海去申诉 (图)
·我一个良心释放犯基督徒要去申诉/徐永海
·我为什么主张放弃“社会主义”—— 一个21世纪中国“思想犯”写给中南海的申诉书/牟传珩
·黑龙江省高院申诉立案大厅一游/任君平
·高洪明在狱中致中国最高人民法院的申诉书
·云南省陆才俊参战补助待遇申诉书 (图)
·天津访民宁津霞的申诉信
·牟传珩:百万字学术著作被封杀至今——“世界人权日”个案申诉
·何兵:江苏高院处理律师申诉的荒唐之举
·聘请联合国申诉代理人启事/毕和英(图)
·贪官横行“两高”强推新举措 网友感叹申诉难、执行难!
·刘金华:顺义农民家中遭打砸反被判有罪——申诉书
·上海市闵行区华漕镇被强拆户顾秀琴不服二院判决提起申诉
·常州市陆菊华因拆迁申诉遭非法关押/陈加清
·柳州访民钟瑞华行政申诉状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