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中国驻美大使馆麻雀行动请愿示威第218天
请看博讯热点:“麻雀行动”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2月04日 来稿)
    中国驻美大使馆麻雀行动请愿示威第218天
    
     马永田请愿示威,抗议吉林省长春市政府、南关区法院,在2001年对吉林省永民工艺美术有限公司违法暴力强拆。一起官、商、法联体腐败,恶意串通,违规办证,血腥暴拆,大肆玩弄程序游戏,导致发生既判力的终审判决竟成一纸空文。长春市市长是拒执老赖的违法事实。

    
    已经19天没写日记,国内访民朋友来电话和在网上关心问我原因,我这一段时间,由于在处理我的其它事情没有抗议也就没写日记。本想今天去联合国抗议,老天不给力大雪下了一天,马路泥泞不堪,我出去鞋都是湿的,各单位也都放假,中午朋友凑在一起涮锅子喝酒,想想小日子过得还可以。回到住处一想到自己的案子当时情绪低落快乐尽消,苦恼和忧愁渗透到我每一滴血液每一个细泡,挥之不去,没有经历过的人是不可能理解的,这就是访民被中国贪官在精神上所判的无期徒刑没有尽头,维权就是一条不归路。今天再把案件经过在复述一遍。
    政府、法院、人大代表掠夺民财13载向谁诉冤
    
    我叫马永田,女,50岁,原吉林省永民工艺美术有限公司(民营企业)法定代表人,公司地址:长春市南关区东岭街6委80组。
    
    我公司成立于1990年,有合法的营业执照、税务登记、房屋产权证、土地使用证,有三处厂房,第一处是股东马永双的,其它两处是马永田的,总面积245.83平方米,生产用地面积500平方米,常年用工50人(临时工不算)。年营业额千万余元。
    
    被告徐源江:政府官员,原长春市城市建设房屋拆迁管理办公室主任。现任长春市房地局副局长。徐源江是原长春市市长李树秘书,在李树包屁下2001年--2002年违法下发房屋拆迁许可证64件。违法下发裁决书、限期搬迁决定书多少件无法计算。2003年吉林省审计查出,此事被当时任审计厅厅长后任长春市市长的崔杰摆平。在两任市长的包屁下徐源江在拆迁办任职期间到底违法下发多少件房屋拆迁拆迁许可证无人敢查。崔杰在任长春市市长期间和徐源江违法拆迁伤及人命,崔杰被中纪委处理向全市人民在报纸上公开道歉。徐源江被记过处理。
    
    被告韩志宽:长春市南关区法院行政庭厅长。曾因开法院公车办私事与老百姓发生车祸,以法院庭长身份强压老百姓,被老百姓把车推翻到沟里,被法院处理清除法院队伍,(当时有媒体报道)后来通过关系回到法院依然任厅长。2001年6、7月份韩志宽被开发商买通带领南关区法院几十人伙同黑社会,在东岭南街殴打老人、残疾人、坦克学校部队教官等,并抓人。坦克学校校长下令全副武装两辆车和人向难关法院要人,惊动省、市领导,长春市纪检委介入,韩志宽和法官金龙等人被记过处理。2001年10月12日,韩志宽、法官金龙、蒋莉萍等人再次违法强拆我公司。
    
    被告初金昌:吉林省人大代表,吉林鑫鹏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经理。吉林鑫鹏房地产集团幕后老板是原吉林省省长高严在2003年被调查,从此不知去向。吉林鑫鹏集团在长春市搞开发,长春市几年累计减免各种费用接近一亿,所获利润鑫鹏集团收益,出现问题由省、市政府买单。例如:2001年鑫鹏集团开发长春市五马路地块,不给老百姓盖回迁房,老百姓上访,最后由省政府拿出4000万元、长春市市政府拿出2000万元,解决老百姓回迁房问题,结果老百姓回迁房还没有盖上,鑫鹏集团老总携款2000万元潜逃,吉林省、长春市无人追究。
    
     2001年3月15日,长春市城市房屋拆迁管理办公室(以下简称拆迁办)在吉林鑫鹏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开发商)没有办理任何合法手续的情况下为其颁发《房屋拆迁许可证》。违反了城市拆迁管理条例第十一条的规定:申请房屋拆迁的单位或个人,必须到市房屋拆迁行政主管部门办理,《房屋拆迁许可证》,同时缴纳拆迁管理费。办理房屋拆迁许可证应提交下列文件和资料;(一)房屋拆迁申请和拆迁计划;(二)建设计划、建设规划和建设用地批准文件;(三)回迁房屋建设专项资金储蓄到位的证明和建设项目资金证明;(四)经市规划行政主管部门批准的回迁房屋位置建设平面图。同时拆迁办违法下发了多份裁决书、限期搬迁决定书。我公司是受害中的一户。
     2001年5月4日,拆迁办主使开发公司给我公司停水、停电,造成我公司已售出的9000件合同无法完成,直接损失千万元。当时我找到拆迁办主任徐源江,徐源江狂妄的说:“开发商的做法是对的,给你们停水停电就是逼你走,如果你们不走就是以卵击石”。
    
    同年6月开发商办理了土地审批件,拆迁办下发的《房屋拆迁许可证》是31000平方米,而开发商办理的土地审批面积23982平方米,少批多占7018平方米,我公司并不在开发商土地审批拆迁范围内。
    
    同年7月开发商和我公司谈拆迁补偿问题,我公司营业用房按民宅安置,并少给50平米面积,我不同意。
    
    同年9月11日拆迁办向我公司下发《限期搬迁决定》长拆限字188号,其主要内容:“任何补偿和安置,无条件搬走”,同时申请南关区法院强制执行,9月14日 我公司收到南关区法院下发的《限期执行通知书》(2001)南行执字第1482号。我公司在9月17日向长春市人民政府行政复议办公室申请行政复议,9月20日市政府行政复议办公室同时向拆迁办和南关区法院下发《停止执行通知书》长府复停字第2号,主要内容;若执行将给当事人造成重大经济损失,被申请人的行政行为适用法律错误。
    
    拆迁办看一计不成,同年9月24日,向我公司下发了《裁决书》(2001)长拆裁字第205号,主要内容:“营业用房按民宅安置同样少给50平米面积”,并向南关区法院申请强制执行,9月28日,我公司收到南关区法院《限期执行通知书》(2001)南行执字第1544号主要内容:我公司必须搬家,如果强拆我公司要承担1.5万元的强拆费。(因三个房照,每个房照5000元)
    
    我必须说清楚拆迁办下发的《限期搬迁决定》及《裁决书》,是在违法下发《房屋拆迁许可证》的情况下, 又两次违法,适用法律不但错误,而且程序违法,并且还越权,违反了长春市城市房屋拆迁条例第十八条:在拆迁通告规定的或者本条例第十七条第一款规定的裁决作出的搬迁期限内,被拆迁人无正当理由拒绝搬迁的,市人民政府可以作出限期搬迁决定;逾期仍拒绝搬迁的,市人民政府可以责成有关部门强制搬迁,或者由市房屋拆迁行政主管部门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本条例明确规定必须在先下裁决被拆迁户无正当理由拒绝搬迁后再由市人民政府再下限期搬迁决定,而拆迁办却先向我下发限期搬迁决定后下发裁决,程序颠倒。
    
    同年10月12日,南关区法院及法院雇佣来的社会闲散人员、拆迁办、开发商和黑社会,在没有任何合法手续、没给我一分钱的请况,将本不在拆迁范围内的我公司厂房强行拆除,违法强占我公司合法的生产用地,公司产品抢走(788件),砸碎(62件),销毁全部文字档案,打老人、打孩子将她们拖到大街上,老人脑出血瘫痪在床,几年后含恨而死,孩子被惊吓成癫痫病至今没治好,将我非常幸福的家,搞得家破人亡。法治中国给强盗披上合法的外衣,在光天化日之下肆意掠夺百姓财产,抢劫成功,为了庆祝还大放几十分钟的鞭炮,土匪也不敢这样明目张胆如此猖狂的抢劫呀,鬼子进村即使实施三光政策,也没放鞭炮呀!!!至今我公司房子没要回来、产品也不给,一切都没了。
    
    我被逼无奈不服拆迁办的裁决,行政诉讼到南关区法院,一审南关区法院办案人韩志宽、金龙、蒋莉萍,是执行违法强拆我公司的人,法院院长是开发商多年的铁哥们,一审法院2002年8月18日行政判决书(2002)南行初字第4号,判我公司败诉。
    
    我不服一审法院的判决,上述到二审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2002年11月4日,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行政判决书(2002)长行终字第183号,其主要内容:认定拆迁办在开发商不具备拆迁资质的情况下,为其颁发房屋拆迁许可证,其行为违反了法规的规定,撤销裁决。一审法院判决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维持拆迁裁决没有法律依据,撤销一审法院判决。拆迁办重新作出具体行政行为。由于纠纷没完我公司申请行政赔偿的诉讼请求驳回。此判决应该说理给我了,我赢了,但事儿没办,只因二审法官的小舅子和开发商是供货关系。我这个受害人还要继续承受两级法院的迫害。我接到判决后,2003年8月13日,找到主审法官刘树启,让他对此判决自圆其说,只要主审法官能说清楚我就服本判决,我问法官:行政行为错没错?法官答:错了.我问:行政行为错了,为什么不支持我行政赔偿的申请,你不判纠纷能玩吗?法官答;我判不了,没有法律依据。我问:行政赔偿法干啥用的?法官答:市长不让判。我问:法官办案是依法办案,还是听市长的办案?最后刘树启说不清楚给我写了一份同意我申诉的书面材料。
    
    我向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不服驳回我行政赔偿的请求,市中级人民法院不给立案,理由是拆迁办不作出具体行政行为不能立案。同时我向南关区法院申请执行拆迁办重新作出具体行政行为的判决,南关区法院同样不给立案,说这份判决不在他们受案范围, 法院发生即判力终审判决竟成一纸空文。
    
    2003年5月26日长春市改善经济发展软环境领导小组办公室,长春市人民政府法制办公室联合下发,长改办发【2003】2号,关于二○○二年度行政执法错案情况的通报,其中建委9起,我这是其中一起,政府内部通报只不过是一场游戏,我从地方找到中央无人管。
    
    2001年至2004年,我在吉林省上访,我找省市建委、省市法院、省市纪检委、省市检察院,多次找省委书记、省长、市委书记、市长,但各级政府均不改正错误,包庇纵容拆迁办和法院的违法行为。为了应酬我,给了我几份答复意见其内容:肯定拆迁办、和法院违法拆迁是对的。
    
    2005年1月正式进京上访,可我到了北京上访失望大于希望,北京信访部门开信回到地方,我们地方官员带有讽刺地举着直晃悠说:“这不如搽屁股纸,搽屁股还有点硬”。我心中很急,我孩子的病已经发展得很严重,我已经无钱支付医药费,找建委想借一点钱,建委和开发商商量后给我的答复是“我欠他们的钱,欠强拆费1,5万元,我被抢的产品开发商租房存放房租费几万元”,我听到这样的回答,我无法控制我的情绪,在他们面前本不想留露出我无助、脆弱的一面,但眼泪还是无法控制流了出来!!!找主管市长王学战,市长不但不管,还派人来截我,他的司机和秘书把我训斥了一顿,我跪地求助,他视而不见,眼看着他坐车走远。
    
    2006年,我开始常年在京上访,在不违法的情况下,利用各种手段采取各种行动为自己鸣冤。每天都生活在焦虑、无助、恐惧、无奈中,捡破烂拾垃圾,想卖一点钱给孩子看病,但微博收入很难积攒下看病挂号钱。在这时,南关区法院开始限制我人身自由,在邻居中产生不良影响,在精神上我彻底绝望了。别人说活不起能死得起,可我当时上有老下有小,活不起真的更死不起。
    
    我在北京的努力还是有成绩的,中央政法委督办我的案件。2007年1月18日南关区给我召开听证会,有建委、开发商、人大、政协参加,听证会的主题:我公司被抢产品由谁负责。建委韩晓光发言承认错误,法院判多少建委一分不少地赔偿,法院不判分文不赔偿。开发商把强拆我公司时所参与人员说的很清楚,有拆迁办、南关区法院执行厅厅长韩志宽为首的所有法官及法院雇佣的社会人员。此时南关区法院主持听证的法官刘海燕有些慌神,不问别人只问法官金龙,金龙开始提供假证说:“是我让拆的房子,抢走产品是我家没地方存放求法院找地方放,他们去只是作见证”。当时我们一听这不是胡说八道吗,我问法院法官作伪证怎么办,你们说一切都是我让的,证据何在?金龙说没有证据,我说没有证据你们闭嘴,身为法官不知道用证据说话吗,强拆我家你们去作啥见证,法院无语不答,这时刘海燕无法控制局面,换成吴晓波,我问法院,你们强拆是合法的还是违法的,吴晓波承认强拆是违法的,我问抢走的产品到底谁负责,法院不作答,宣布听证会到此结束,我要结果到现在不给,说是向政法委汇报用的,怎么报的我不清楚。
    
    同年8月,市中级法院在中央再一次督办的情况下给我开听证会,法院承认错了,问我要多少钱,我说,我这些年有理案件就得到这几张不给立案执行的胜诉判决,我的要求在法院认可的情况下,如果法院在经济上还有困难我还可以让步,但让步要有个度,不能无止境。法院很感动,开始找建委商量解决问题,建委不拿钱,法院也不想拿钱,为了向上汇报,把我的案子“剥离”给政府,“剥离”这两个字是否正确我不知道,因为我在法典上就没找到这个词,更没有这项法律规定。从此我的案子又没人管了。
    
    2008年北京开奥运会,我8月6日接受德国知音采访,见证访民在北京残酷生存状况,惊动中央,中央下令将我接回必须给解决问题,我被骗回长春,结果问题没给解决,市长崔杰动用警察非法传唤我,了解我在北京上访情况,我问警察北京有案件转办单吗?警察回答没有。我说没有你们有啥权利传唤我问我在北京上访情况,难道你不知道属地管理吗,我在北京上访如果有违法行为,应由北京市警察来管,北京市公安局转办给地方,地方才有权办理,你们是在执法犯法。没办法警察传讯我还是得去,在义和路派出所问话几个小时,请示领导放回,条件是我第二天早晨8点必须到派出所去,我第二天去了答应不再去北京才放回,派出所从此派一伙协警24小时看着我。
    
    2008年年末,全国人大收集一批有理案件,是中央领导要,我的案件在其中,中央批示到省里,省委书记王敏批示给副书记王儒林,王儒林下文到长春市,由市长崔杰办理,必须在2009年3月末解决我的案子,必须达到我满意息诉罢访,可4月份长春市才找我,崔杰市长确实下了很大力气办理,办理的不是给我解决问题,而是多个部门联合造假,颠倒黑白。我看到五份证据全部是假证,其余的建委不敢给我看。
    
    假证之一:南关区法院为建委出具一份带有南关区法院公章的情况说明。
    
    其主要内容:“我公司已主动搬出,并和开发商达成协议,南关区法院没有实施强制拆迁,我公司产品是因为我公司没地方存放,我要求开发商保管”。
    
    我公司既然已经和开发商达成协议,证据何在?在强拆我公司房屋时,你南关区法院来干什么?我公司产品是因为没地方存放要求开发商保管,为什么抢走我公司产品时,你南关区法院给我公司出具收条?
    
    再看假证二:南关区法院法官蒋丽萍出具的
    
    全文抄录“我厅于2001年10月12日来到被申请执行人马永田家的被强迁房,被申请执行人已主动从强迁房屋中搬出。”
    
    此证据说明南关区法院是来强拆我公司的,另外,在建委这次给我的答复意见中,说明了南关区法院违法强制拆迁的事实。并且,在2007年1月18日,在政法委督办时,南关区法院用同样的说法,给我召开听证会,我当庭给南关区法院驳倒,南关区法院承认实施强制拆迁违法,当时建委也参加听证,为什么今天还要打假证,我公司主动搬出,那850件产品你们是在哪里抢走的?我公司账本、票据、合同及其它文档你们又是如何灭失的?
    
    假证之三:长春市地税局为建委出具带有公章的假证。
    
    主要内容“我公司没有办理税务登记”
    
    在2002年南关区法院开庭时,市建委是第一被告,我公司向法院出具了税登
    的复印件,市建委明知道我公司在国税局办理的税务登记,却让长春市地税证明
    我公司没有办理税务登记, 明显造假。
    
    假证之四:市建委涂改我公司2001年在省工商局办理的营业执照档案。
    
    市建委为了达到减少赔偿,推翻我公司是非住宅目的,徐源江等人勾结省工商局工作人员,将我公司营业执照档案多处涂改,手写部分最为明显,我公司原址是南关区东岭街6委80组,被涂改成南关区东岭街4委80组,而我公司的营业执照、税务登记、房照、地照、评估报告等都是南关区东岭街6委80组。
    
    假证之五:开发商为了达到强占我公司的目违法进行公证。
    
    2001年9月10日,市公证处依据开发商违法的26号《房屋拆迁许可证》在我公司不知情的情况下,将我公司厂房进行公正(市中级法院认定房屋拆迁许可证违法),公证处至今没给我任何公证资料,我只在南关区法院卷中复印,长春市公证处的一份公证书和几张照片,很难确认是我公司厂房,长春市公证处的公证,属违法公正。
    
    2010年上海世博会我们访民考察团,去上海考察,为了不受打压,公开在博讯网站发表保证到上海不是上访,是多年上访无结果,我们生活已经很难维持,去上海参观考察,是否能找到适合我们的项目维持生计,结果我们一上车就有警察跟着,到了上海就被警察包围,强行押到接济站,当地政府将我接回,市长崔杰下令先拘留我 10天,然后教养我二年,把我在美国的儿子逼到联合国上访,地方政府在无奈的情况下放了我,从此我的案件无人管。
    2012年3月两会我在京上访,被抓后向南关区法院要求见在京接访的院长谈我公司被抢的财产。12年该给我,院长没见到,被南关区法院接访民事厅厅长强行拉到吉林省公安厅黑监狱,我被几十个警察打。打完我,南关区法院说抢我的产品跟他们没有关系,爱找谁要就找谁要去。
    2012年10月我在京上访,再次被抓,朝阳区信访局和永昌街道办事处,再一次强行把我关进吉林省公安厅,不让上厕所不给饭吃。
    
    13年,为了要回我的财产无数次被关键黑监狱,长期电话被监控,违法传讯,违法拘留,长春市无时无刻都想把我关进监狱,政府无奈的是我没有一点过激行为,关进监狱没有一点理由又怕我的儿子不容,他们没有办法到美国迫害他。
    
    长春市的黑监狱在北京市菜户营子桥西润滑宾馆院内二楼,一楼是关访民的黑监狱,二楼是接访的住。黑监狱是防盗门上锁,窗户是防盗窗户,黑监狱两个房间,一个房间一个用木头做的通铺,刚开始没有木头做的通铺,访民都住在地上,不分男女,没有铺盖,一顿饭是两个馒头,一帮人一碗大白菜拌咸盐,北京三月份天还很冷我们住的黑监狱没有取暖设备,睡到半夜就被冻醒,没办法就满地跑,一关就是很长时间,每天都有接访的到黑监狱探视,看我们有何动静,有一天值班接访的姓从,来看我们,我说被你们关在这还不如监狱,监狱都比这强,快把人折磨死了,姓从的问我你想怎么死,我说,你们这也只能上吊死,姓从的说你死一个我看看,我说没问题,你敢看我就干死,我把围脖载下来,挂到防盗门上刚一吊上,他害怕将我托住,二楼接访的全下来,开始对我怒斥,当天晚上把我们几十人押回当地,到了长春市我是南关区法院接站,一直把我控制到两会结束。
    
    就本案而言,一起官、商、法联体腐败,恶意串通,违规办证,血腥暴拆,大肆玩弄程序游戏,导致发生既判力的终审“胜券”竟成一纸空文。从而,将其年产值千万元的个体企业的经营权和申诉权一并侵吞!受害私企对此依法“维权”,据理抗争,理性面对12年有余,得来的,竟然是官官相护,上下推诿。每逢敏感时期,官府如林的法治中国,强势既得利益集团打着“维稳”的旗号,裸露着“拒反腐”的高压态势,只许龟壳式的统治阶层践踏法律,强奸民意,不准受害百姓伸冤告状。什么胜诉难执、合理诉求、冤假错案以及枉法裁判等统统拖压拒解!我被逼无奈,逃离中国来到联合国,宁愿血洒维权路,决不任人宰割。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422869090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中国驻美大使馆麻雀行动请愿示威第198天
·中国驻美大使馆麻雀行动请愿示威第192天
·中国驻美大使馆麻雀行动请愿示威第191天
·中国驻美大使馆麻雀行动请愿示威第173天
·中国驻美大使馆麻雀行动请愿示威第172天
·中国驻美大使馆麻雀行动请愿示威第171天
·中国驻美大使馆麻雀行动请愿示威第166天
·美国驻京大使馆外发生爆炸,疑似访民自爆 (图)
·中国驻美大使馆麻雀行动请愿示威第165天
·中国驻美大使馆麻雀行动请愿示威164天
·中国驻美大使馆麻雀行动请愿示威第163天
·中国驻美大使馆麻雀行动请愿示威第162天
·中国驻美大使馆麻雀行动请愿示威第158天 (图)
·中国驻美大使馆麻雀行动请愿示威第157天 (图)
·中国驻美大使馆麻雀行动请愿示威第156天 (图)
·中国驻美大使馆麻雀行动请愿示威第150天
·中国驻美大使馆麻雀行动请愿示威第149天
·中国驻美大使馆麻雀行动请愿示威第145天
·中国驻美大使馆麻雀行动请愿示威第144天
·百余访民请愿美国大使馆被扣 烧中国茉莉花革命
·圣诞节基督徒将到美驻华大使馆前祈祷
·福州访民林炳兴等19访民北京美国大使馆门前抛洒传单被刑拘 (图)
·我们基督徒第三次到美国大使馆前祈祷 (图)
·中国驻加拿大使馆大门被挂上写有“拆”字木板 (图)
·河南焦作73岁访民陈秀莲等途径美国大使馆被拘
·闯美大使馆告洋状的福建冤民最新消息
·美驻北京大使馆声明 悼念波士顿爆炸案遇难中国学生 (图)
·美国大使馆邀访民看电影 全英文看不懂
·访民到朝鲜大使馆“踩点”准备爱国示威
·在京访民到朝鲜大使馆“踩点”准备爱国示威
·要求美领馆公布遇害沧州访民汝法进入大使馆前后监控录像的紧急公开信
·朝鲜驻华大使馆表示不知道中国渔民被扣 (图)
·河南访民聂丽娜父母闯美国大使馆被截访 (图)
·陈光诚:“后悔离开美国大使馆,感觉受骗了”
·美国驻华大使馆在微博上发的陈光诚入院的照片,已被删 (图)
·中国唯一的安全之地 -- 美国大使馆 (图)
·维权盲人陈光诚 避入美国大使馆? (图)
·有关金正恩传言种种 实拍朝鲜驻北京大使馆 (图)
·刘逸明:强“拆”中国驻外大使馆的行为艺术
·为了民主,向着美国领事大使馆前进!/网络游戏
·法盲文章:“看中国驻日大使馆如何救助受难同胞”
·致中华人民共和国驻日本大使馆大使的公开信
·紧急寻求保护:写给德国政府驻各国大使馆/肖克拉提•奥斯曼
·李宇宙在泰国被捕案中,美国驻泰国大使馆被监听、偷拍(图)
·杨恒均:美国如何掩盖轰炸我驻南大使馆真相?
·王宁:中国大使馆的无声无情(图)
·清华教授刘书林:流氓国家学习中共—焚烧外国大使馆
·给中国驻日本国大使馆大使先生的一封公开信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