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上海孙宏萍马年诉马冤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2月03日 来稿)
    上海孙宏萍马年诉马冤
    
     2014年,人们在雄浑、悠长、清朗、空灵的钟声中迎来了甲午马年,马以其雄状、漂亮的形体,矫健、飞跃的身姿,忠义、激情的灵性,还具有地位、富贵的象征受到了的人类的喜爱和赞赏,更荣登我中国人十二生肖之列,我有幸属相为人们喜爱的马,此生便和马积下了不解之缘。

    
    孩提时,我和玩伴玩得最疯的要数人骑人的骑马游戏,大家相互踊跃换位作马驼人,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开心得非常纯粹。
    少女时代,我特别崇尚《西游记》里的白龙马——忠心护主、任劳任怨、匡扶正义、不畏艰险、始终如一、终成正果,怀着崇拜拯救世界的盖世英雄情节,不食人间烟火,落差人总使我的内心有些许莫名的忧伤。
    
    青春岁月,浪漫活跃了我每一个细胞,最想成为驰聘旷野的游马,在朝迎彩霞、落日余晖中尽情仰头嘶鸣,享受无拘无束的自由,将是何等的惬意人生,由于琐碎的生活羁绊,这也成了遗憾。
    
    三七又一之年,有了自己的小家,我现实了些,甘愿为了相夫教子当牛作马,过好平凡人的小日子,谁曾想马失前蹄,我们所有的辛劳成果都随着丈夫正常炒股透支失利后被服冤刑而被上海不法公权掠夺一空,家徒四壁,妻离子散。
    
    少妇花容时,我虽被害得独自持家养子艰辛异常,总不甘落于人后,出色的工作和良善的待人接物终使伯乐把我从灰堆里发现,他说我是难得的千里马,要扶植我一跃千里飞马向前,缔造属于千里马的光辉,造化弄人,这个改变差的就要实现时,狼烟突起,我苦等了8年即将出狱的丈夫被死亡得不明不白,为了公平正义,我毅然决然上访,生活因此牛马不如。
    
    渐渐的我只剩下还算强劲的年轻马尾巴,步步血印佐证了一时难以逆转的司法黑暗,改变不了体制我就改变自己,于是,我一厢情愿的想把上访和生活两分开,依靠政府对我家属善后处理的仅有资源,自己快马扬鞭实实在在从小做起,逐步改善生活,毕竟从小失去父爱的孩子是无辜的,我不愿再让他失去起码的物质基础无法专心学习和深造,仅这自强不息的愿望也成了万难。
    
    或许是我欠缺了马屁精,遭到弼马温不屑的嘲笑和无理的拒绝:户口给你吃低保就不错,还想吃饱,什么身份就过什么日子,还妄想当老板,你有钱我管不着你当不当老板,你没钱就别妄想睡在政府身上吃喝,你丈夫又不是我们害死的,谁答应给你善后处理你就找谁去,我这里不管,有本事你就往上跑……
    
    岂有此理!从此,如此多娇的白马红颜一怒被逼到上访的不归路,马不停蹄13年,现今,不仅申诉无门,一身洁白还被涂色得乌黑发亮,一匹黑马就这样被诞生,无道的弼马温不学伯乐识得千里马的才能,只学伯乐治马的手段,体罚黑马长跑,一通暴力截访胡搞,竟残忍地把小马拖成了老马,把老马害成了病马,而冤屈有增无减。
    
    随着全国征地运动的如火如荼,贪婪的弼马温看中了我老马家那一带地处闹市的黄金土地,以改变善民生的美名开展动迁,小弼马温告诉黑马:你时来运转杀出重围的时机到了,不过要息访4年,这样,我们可以有理由帮你解决一揽子诉求,黑马唯马首是瞻配合真诚,又不料,到头来又不仅仅是一场空,等着黑马的竟是小弼马温拿手的断养料和强迁强拆马槽的再度残忍,老马这回真的变身一匹拼死浴火重生的黑马,一路狂奔嘶鸣喊冤,总算惊动了弼马温的弼马温,在上海“两会”期间来下访,说是为了黑马的将来谈谈,可黑马最盼的过年需要的生命展望蛋诸如房租、节日补助的现实困难还是没有丁点解决,同时和小马仔在被参加马槽产权主婆婆的大殓中反意外被婆婆的家人打得头破血流,表面看来这是家庭内部的矛盾,其实是因为我婆婆的动迁房被政府强制分在我家一处我又拒绝接受签字惹的祸,转嫁矛盾是动迁利益集团最拿手的活,事态在进一步如预料的一样恶化,医院为了过度治疗,我明明骨折明显,却很不负责地出一个医学惯用的“骨折可能”,帮助公安名正言顺按程序悬案。
    
    马年,我最爱的马年,我最有灵性的弼马温,请你告诉我,为什么我丈夫炒个股会炒得家破人亡?为什么公权处理我亡夫死亡程序违法明显却14年不被立案?为什么我孤儿寡母要创业救家会被逼去上访?为什么我无奈的上访会被一再抓起来涂黑?为什么我家现在被动个迁又被动的家我破人亡,被打得头破血流,被无家可归还讨不到公道?为什么我无辜遭害的没正常过激,而你们制造祸端的却反常过激?弼马温没有回声,原来演弼马温的六小龄童死了。
    
    姗姗走近不惑之年,遍体鳞伤的老马我终于明白一个道理,这世道之所以黑暗得是非不分,善恶无报,有梦的、含冤的仅仅活着就这么难,那是因为长期对我们行骗的、行凶的、称王称霸的原来都是我们一尊再尊的弼马温,他们都是一伙的为官不仁,都是二郎神变的假,即便他们在私下里也有几分人性闪现,一旦在内部汇编的强权专制的党性面前注定被限制得难成人形、难做人事。
    
    弼马温的全国“两会”召开已进入倒计时,老马我随师父西天取经修得四转生肖,自是老马识途,即便是浑身伤痛,即便是单枪匹马,也要舞出万马奔腾之势,将这些个丧尽天良的妖魔鬼怪坚决告到菩萨前,晒到阳光下,哪怕面对的是泥菩萨,我也强烈要求将我诉求上达华庭——判罚弼马温真伪,还我侠肝义胆的真弼马温,还我老马丈夫和家园,还我龙马尊严,还我正常生活。
    
    相信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愿马到成功!否则,香港活菩萨成龙大侠在春晚中仗义代言的“最后的夜晚”将一定会早日实现!
    
    上海长宁区冤民:孙宏萍
    于2014年立春
    
    通讯:15800598599
    邮箱:[email protected]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122866203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孙宏萍:政党啊!请您让道德的灵魂跟上发展的脚步
·孙宏萍:上海市政府两会磨刀霍霍宰羔羊
·孙宏萍:给上海市长宁区委卞百平书记的新年陈诉
·孙宏萍:华阳路街道决不需要这样的信访干部
·孙宏萍 :平安中国从强迁强拆开始
·上海孙宏萍:万水千山总是情,老卞您快发句话行不行?
·上海冤民孙宏萍寄语中共十八道三中全会大会主席团
·呈给中共中央习近平主席的信/上海冤民孙宏萍
·上海孙宏萍 在致中共中央上海市长宁区政府卞百平书记书记的汇报信
·上海孙宏萍再致上海市韩正书记:
·孙宏萍:再致中央派上海第九督导组全体青天们公开信
·孙宏萍:给上海市长宁区政府卞百平书记的声明与诉求信
·我的中国梦/孙宏萍
·赋中共上海高院法官集体嫖娼门/孙宏萍
·祝贺新中国母亲诞辰六十周年/上海冤民孙宏萍.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少先队共青团抢劫受到法律保护
  • 人类真是下流坯子
  • 虎妈的孩子们 后记
  • 《林彪密函蔣介石》的玄機
  • 人类的剩余价值就是逃离现代文明
  • 中国大陆接连发生的银行挤兑事件,反映出来的重大信息
  • 苏联,得到了太空、失去了地球
  • 四种沙门说明佛教就是沙门教、萨满教
  • 你想活到一百歲嗎?
  • 你想活到一百歲嗎?
  • 叔本华不知道自己的表象世界——思想
  • 他确实“抗争过”
  • 中医具有西医不具有的优势,拜科学教的态度不可取
  • 刘文彩的原型其实是毛泽东
  • 《红灯记》改名《红灯区》——中国反对运动活像断了脊梁骨
  • 珍本《洪秀全演義》的菁華
  • 博客最新文章:
  • 陈泱潮2.《特權論》是【共產世界第三國際黨國體制民主革命的開山
  • 谢选骏座谈会就是坐探会
  • 曾节明国民党引进了共产党专政的话语体系,国共两党将同归于尽
  • 吴倩你们的耶稣:我被视为是个邪恶的人和假先知,所以他们鞭打
  • 谢选骏清宫戏扼杀鲜活的生命
  • 李芳敏14400013就應謹守舌頭,不出惡言,嘴唇不說欺詐的話;
  • 陈泱潮1.《特權論》早在民主墻出現之前5年形成文字三度上書毛澤
  • 谢选骏康德不懂哲学
  • 陈泱潮《特權論》不容抹殺/目錄
  • 孟泳新质疑余英时欧阳哲生新文化运动“论”史观(十四)
  • 陈泱潮中國最適合君主立憲制
  • 徐永海山东访民赵作媛姊妹被抓我们来为她祈祷
  • 胡志伟軍閥、漢奸翻案是由於「史盲」太多
  • 牧草地謝松齡:永遠活在上帝的面前
  • 非智来自中国来的柏斯女人(连载)
  • 谢选骏法国一再战败只有打猎出气
  • 滕彪PanopticismwithChineseCharacteristics
    论坛最新文章:
  • 香港血腥夜晚 中大一学生头部中弹生死不明
  • 北京惊曝医现鼠疫病人 网上疯传官方谨慎
  • 八百多中国地方政府无力偿贷遭列失信该咋办
  • 资深港评忧北京挺硬或在港制造小"六四"
  • 喻潘金莲与武大郎: 蔡英文批低俗 韩国瑜讥人不正常
  • 港警首冲校园 中大校长段崇智中催泪弹
  • 美国施压 韩日军事情报交流合作还续否?
  • 双11网购有人赚翻 有人欠资想跳楼
  • 开枪 惊骇港警指挥官下令直接打头
  • 成本增加 23%的德国在华企业有意撤离中国
  • 李克强国务院打贪新动向:红顶中介
  • 安倍与美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讨论南海等问题
  • 堵路第二天交通受阻 特首称免入圈套 拒停课
  • 美国又有议员批香港是"新柏林"
  • 分析:欲夺权的政权中人在乱港
  • 崔永元微妙露面 曾传只能在家看祖国
  • 捍卫多边主义 巴黎第二届和平论坛开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