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孙宏萍:上海市政府两会磨刀霍霍宰羔羊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月18日 来稿)
    
    请问上海市政府要将已被家毁人亡的孙宏萍再置何地?
    

    上海市长宁区华阳路街道冤民孙宏萍亡夫黄炳生(1957—2000)年,上海市长宁区华阳街道人,1991年,成为上海市职业股民,从此我家无辜遭政府飞来横祸不断。事实如下。
    
    1992年,上海市某银行和上海市某证交所搞银、证合作,黄炳生根据证交所鼓励可透支交易的相关规定,在某开户证交所进行透支交易。不料,刚买进近30万人民币上市股票后,就遭遇那分明是中共高层人祸的熊市,从此他的人生不知不觉落入上海市政府权力与非权力架构起的所谓市场经济体的漩涡里,不容自救地被上海公、检、法一起落井下石陷害,以“莫须有”的经济“诈骗罪”判刑10年,成了上海提篮桥监狱里的“被犯人”。
    
    在上海提篮桥监狱“被服刑”3年后,被提篮桥监狱名为号召自愿实为强制转往新疆阿克书塔门监狱继续服刑,在前后狱中,黄炳生口口声声表示要早日出狱伸冤洗刷清白,故,一直表现积极,在塔门监狱中多次立功,却从未获得减刑,但、这并不影响他渴望自由要伸冤的强烈愿望。
    
    2000年7月底,新疆塔门监狱突然回避我合法妻子,向黄炳生的旁系亲属发来一张《死亡通知》,通知仅称:黄炳生于2000年6月23日“病亡”,尸体于死亡当日被立即土葬,遗物日记被烧毁,其它一概不表。
    
    噩耗传来,顷刻间,我犹如遭到灭顶之灾,我无法接受,光天化日之下,我已服刑的含冤丈夫在依法执法的新疆公权手里再度“被死亡”得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无法接受,新疆责任机构惨绝人寰到把我丈夫毁尸灭迹了都不给我家属任何法规交代,无法接受,自己8年如一日含辛茹苦抚养儿子读书成人、接济丈夫服刑,等待丈夫回家团聚的一切艰难付出,最后连我丈夫的一声感谢一句心疼的话都没听到!无法想象,将来我孤儿寡母顶着个“被囚死犯”家属的阴暗帽子和一身重债如何抬头做人,绝望之至,弃子跳江!!!
    
    自杀未遂后,越想越怀疑黄炳生的突然“病亡”是祸从口出,是他要控告的因才招到被被杀人灭口的果,或许已被活摘取器官;越想越明白,黄炳生被强制转往新疆服刑,立功多次不得减刑都是有预谋性、关联性的设计,只有黄炳生成了永不开口的死人,他自己最清楚的冤狱内幕才能死无对证,心怀鬼胎的不法公权才能高枕无忧;越想越气愤,黄炳生死了,我作为第一家属的知情权、见证权却遭随意剥夺,黄炳生其他家属的见证权也同样被剥夺,我在间接得到我丈夫《死亡通知》时,据我丈夫“被死亡”的时间居然已近2个月,而且,黄炳生的死亡说是病亡,其实分明是失踪,因此种种责疑和新疆公权明显违法作为黄炳生的死亡程序,迫使我立即向上海市政府报案,要求立案查处、还我真相,要求立即陪我去新疆查找真相,还我丈夫!
    
    上海市政府派出长宁区公安局长开始对我家属在生活上作出了“善后处理”,另特派法律援助律师帮助我追查黄炳生的死亡真相,承诺直至案子结束。结果,从我现成了13年伸冤无门的“被上访”人,足以说明上海市政府无一兑现的“善后处理”是假,先拖住我要立即要去新疆查找真相的脚步,为新疆不法公权漂白罪恶争取最佳时间是真,因此,上海市政府没有重视子民的生命人权,没有慎重我无辜遭害家属的维稳工作,更没有对我家属长期被困难的生存问题尽力而为。
    
    感谢我一直不服,坚持上访,同时,可能在司法部的作用下,新疆塔门监狱和对其上级监管单位阿拉尔垦区检察院终于2012年派出工作组2次来上海找我谈话,短暂面谈时,一如既往拒绝出示法规处理我丈夫死亡程序证明,拒绝应该立即给我家属的法规证明,既不道歉,也不赔偿,态度极其不端,最后表示愿从“人道主义”出发给我10万元人民币,买我签字画押不再为我丈夫非正常死亡上访,他们与我未讲到一句话的监狱姓花的监狱长见我拒绝,当即抬腿走人,并威胁说回去将对我执行“终极信访”。
    
    接待的街道当权拒绝参与化解,却暗中作梗、火上浇油害我沉冤不白。
    
    我再向中央各职责部门首长强烈反应,要求立案查处,还我公道,均无回复。
    
    失去黄炳生当事人证,我无法再为他的被服刑案底起诉伸冤,而上海市地方政府不是见好就收,以前一直乘机都把与之有拖累隐患的黄炳生“非正常死亡”事件全推给新疆,对我不服家属也渐渐加以专制镇压,刺激我复访再对我实施暴力截访报复,现在又侵害不止,以我息访几年失去名次为由扣我孤儿寡母基本生活补助,更肆意将专制黑手伸向我孤儿寡母“被动迁”的家园,疯狂剥夺我家相关权利,在一次未与我户主谈话的基础上对我实施了强迁强拆裁决,害我夫亡家毁,居无几所,日不聊生,伸来诉去都被政府遗忘在黑暗里挣扎,在这之前,我给我长宁区委书记写了N多封诉求信,终不见我街道有丁点正向建设性的积极作为。
    
    韩正书记,您说,这些个惨绝人寰的案子在您管辖之下越拖越久,越伸越多,弱女子我实在承载不起,我感觉上海市政府唱念做打之功和十八大三中全会精神根本不是1个调调一种韵味,您看,我求死不得,生活还得继续不是,可我无依无靠、无分厘存款、上无片瓦、下无寸地、手无寸铁的,怎么办好啊?您们政府既得利集团究竟要将我再置何地才肯收手?
    
    希回复本人!鞠谢!
    
    此呈:上海市政府2014年两会秘书处转韩正书记
    
    上海长宁区冤民:孙宏萍
    
    于2014年上海“两会”
    
    邮 箱:[email protected] 手 机:15800598599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419196193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孙宏萍:给上海市长宁区委卞百平书记的新年陈诉
·孙宏萍:华阳路街道决不需要这样的信访干部
·孙宏萍 :平安中国从强迁强拆开始
·上海孙宏萍:万水千山总是情,老卞您快发句话行不行?
·上海冤民孙宏萍寄语中共十八道三中全会大会主席团
·呈给中共中央习近平主席的信/上海冤民孙宏萍
·上海孙宏萍 在致中共中央上海市长宁区政府卞百平书记书记的汇报信
·上海孙宏萍再致上海市韩正书记:
·孙宏萍:再致中央派上海第九督导组全体青天们公开信
·孙宏萍:给上海市长宁区政府卞百平书记的声明与诉求信
·我的中国梦/孙宏萍
·赋中共上海高院法官集体嫖娼门/孙宏萍
·祝贺新中国母亲诞辰六十周年/上海冤民孙宏萍.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歼灭蓝色中国的“蓝色朋友圈”
  • 投降土耳其是川普背上的最后一根稻草
  • 杀人犯推进送中法案
  • 谁是中共红朝的诸葛亮?
  • 居美华人生存兵法:中国反对派在美择业的策略
  • 汉化不是共产党化
  • 《張學良口述自傳》校注後記
  • 吃中国这口饭(林夕)
  • 吃中国这口饭(林夕)
  • 全世界示威者联合起来
  • 香港事起赵紫阳安息
  • 美国有虚伪的言论自由而中国真真无言论自由
  • 华人在美生存兵法:考小车驾照的策略
  • 失去了中国就失去了中国消费者
  • 卜少夫傳
  • ABC神学的蔓延
  • 博客最新文章:
  • 胡志伟《真本吳三桂演義》編校後記
  • 谢选骏政府就是毒贩
  • 高洪明红色基因传承的困境及其大概率的和平演变
  • 陈泱潮14.为中国开万世太平者,有望成为空前绝后的世界级聖君
  • 曾节明中共煽点地理伪民族主义意欲何为?
  • 孟泳新质疑余英时欧阳哲生新文化运动“论”史观(二)
  • 谢选骏澳洲政府成了共产党中国的邪恶学生
  • 明暗經緯錄國有國格黨有黨尊
  • 谢选骏毛泽东的“弃程诈骗”手法源自满清
  • 陈泱潮13.渴望憲政公平正义的中国人,应当明确认定和约定
  • 谢选骏共产党及其走狗先富了起来
  • 李芳敏14400017想靠馬得勝是枉然的;馬雖然力大,也不能救人。
  • 张成觉書生見識,學淺才疏-評李偉東《、、、、、、戰略檢討》
  • 陈泱潮12.中国爲什麽和怎样才能实行【聖君立憲-光榮革命】?
  • 上官天乙西方欢呼“和理非”下的香港白热化暴乱
  • 吴倩你们的耶稣:咒骂我的人将被詛咒。
  • 谢选骏哥伦布的GDP
    论坛最新文章:
  • 一美国华裔海军军官涉泄密罪今出庭
  • 管他送中还是贸易战 中国流行熊猫狗
  • 港台一宗错综复杂的政治司法案使林郑月娥伤透脑筋
  • 澳大利亚学生起诉中国外交官煽动死亡威胁
  • 追求储蓄稳妥 法国人依旧不愿尝试有风险的高回报理财
  • 泰式宫廷剧 国王再开6宫廷臣官或涉被黜贵妃争位
  • 北京蔡奇新规遭指驱赶“中端人口” 或有再卖土地大略
  • 伦敦附近发现卡车藏尸39具 未确定是难民
  • 在港有乐园 迪士尼老板小心不对反送中说是与不是
  • 刘鹤开会要求清欠民企账款 工信部:将进一步对外资开放
  • IMF下调了亚洲经济增长预期 陷10年最低速
  • 滴滴出行扩展在日本市场
  • NBA湖人传奇侠客奥尼尔勇挺火箭队总经理所言有理
  • 港人发起声援加泰罗尼亚示威集会 获警方不反对通知书
  • 英下议院拒速审脱欧协议 10月31日协议脱欧可能性无
  • 陈同佳案:管浩鸣指只是一个小孩子 不要用死刑吓唬他 陈今
  • 陈同佳今出狱为“弥天大罪”向潘女家人及双亲和港人道歉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