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丹东关少枫案为何四次延期开庭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月02日 转载)
    转自微博:
    
     我是关少枫妻,教授,经济学博士,原本只潜心研究经济,却遭飞来横祸!今年3月7日关少枫秘密被抓,在丹东市检察官培训中心(类似重庆铁山坪打黑基地)惨遭刑讯,致尾骨骨折、双耳出血中度聋。错愕、震惊、悲愤无以复加,又申诉无果,特以微博披露被害冤情。参看司法部麾下《法律与生活》文章。

     丹东关少枫案为何四次延期开庭
     《法律与生活》杂志记者 郑荣昌(知青记者)
      【按语】下面是我写的丹东关少枫受贿案,刊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部主办的《法律与生活》杂志2013年10月上。
      我不能理解,仅仅是一位犯罪嫌疑人,就要受到这样的摧残。我们都知道,即便最后判定有罪,他也应该保有人的尊严。如此摧残同胞的国家工作人员或国家,当如何给予评价?
      我曾为活熊取胆的残忍颤栗不已,对那些摧残月熊的生意人深恶痛绝,并认定刑讯逼供的国家工作人员与这些生意人一样可恶。因为正常的人,都会有一种“不忍之心”,不忍看到同类,也不忍看到具有情感特征的动物受难,更不忍加害他(它)们。对于犯罪嫌疑人,宁可相信他们没有犯罪,也不会用刑讯这种非人的方式逼迫他们自证其罪。
      根据著名前律师李庄的微博报道,关少枫的岳母见到那位殴打了她女婿的办案人员,狠狠地抽了他一巴掌。这虽然有点“过分”,但我能够理解。父母养育一个子女多么不易,别说现在还不能证明女婿犯罪,即使证明了,坐牢就是了,怎么能殴打,甚至打残呢?坐完牢,对岳母,他还是好女婿;对社会,他还可以重新做人,还可以做贡献啊!
      要不然,等他做完牢,他怎么还会相信这个国是他的国?
      我愿意相信关案没有发生刑讯。但是,没有刑讯,为什么会出现文章中出现的不正常情况?
      下面就是这篇文章,标题和部分内文做了补正——
    
      辽宁省丹东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办公室主任关少枫为植物学硕士,工作二十多年屡获嘉奖。2013年3月7日,成为副局长热门人选之际,突然被元宝区检察院反贪局和市纪委的人带走。4月28日,关案由元宝区检察院反贪局侦查终结,以涉嫌受贿罪移送区法院。
      北京市汉鼎联合律师事务所律师吕国玉、丹东文扬律师事务所律师付长文研究了案情,决定为他做无罪辩护。然而,由于司法超速起诉、刑讯逼供、限制旁听、剥夺被告自辩权、暴力取证等原因,法院于5月31日、6月6日、7月24日、8月16日四次改变开庭日期。
      其实,四次延期都和刑讯逼供有关。
     超速起诉与第一次延期
     关少枫案件4月26日结束侦查,起诉至法院,法院第二天就受理了,即只用1天就完成了收案、讯问被告人、审查卷宗、刑讯逼供等非法证据排除的审查、撰写案件审查报告、接受辩护律师委托手续、听取辩护律师意见、陪同辩护律师复印卷宗等所有的起诉程序。
      吕国玉律师说,完成起诉说明侦查过程中的问题都得到了解决。然而,直到法院接受了律师的委托手续,对刑讯逼供的调查尚无结论。这样,怎么能起诉呢?法院又怎么能受理呢?这可能是史上最快的起诉、受理程序,连大家觉得最快的李庄案还用了三天。
      律师理所当然地提出了质疑,可是,法院置之不理。
     最后,司法部门自己也觉得太赶。5月31日,元宝区法院原定开庭日,元宝区检察院临时要求法院延期开庭。稍后,法院通知6月6日开庭。
     刑讯逼供与第二次延期
      6月3日,吕国玉律师提前飞到丹东,与法官进行庭前沟通。
      沟通中,吕律师再次要求调看询(讯)关少枫的全程(3月7日至3月13日的)录音录像。可法官说,只能看3月12日11时至13日的录音录像,并说,元宝区检察院未将全程录音录像移交给法院。可是,检察院非说已经移交法院。
      吕国玉律师说,检察院和法院相互推诿,变相剥夺了被告和律师的辩护权。
      关少枫的妻子、大学教授王金萍说,调看全程录音录像非常重要,因为这是法律赋予她的权利,而且存在如下疑似刑讯逼供的事实——
      4月12日,检察官给王金萍打电话,说他们正在丹东市第一医院给关少枫看病,叫她赶快去交851元医药费。到了医院,关少枫告诉她,他在羁押处惨遭毒打,致尾骨骨折、双耳出血。自此,王金萍就刑讯逼供问题向有关部门申诉。
      4月13日,王金萍正式接到关少枫被刑拘的通知,得知关少枫被非法羁押在丹东市检察官培训中心1118室。而后,她和律师得到更多刑讯逼供的证据,如关少枫写的控告信、医院的诊断报告、看守所的笔录、管教人员等的证言,等等。
      4月28日,反贪局长到看守所提讯关少枫,叫他在两份文件上签字,一份是“检察院没有打人”的“笔录”;另一份是“打人的是纪委工作人员”的“笔录”。关少枫拒签。
      同日,元宝区检察院控申科科长在接待王金萍上访时承认:“打是打了,打伤了,没打残。”这是司法人员第一次承认有刑讯逼供,王金萍作了录音。
      即便是法院提供的部分录音录像,也让她疑窦丛生,因为上面显示了关少枫脸上的肿胀和淤青、行走吃力、关少枫多次要求治疗耳伤等事实,还显示了这样的对话——
      关少枫:都4天4夜没睡觉了。
      检察官说:你还挺抗造!
      基于上述事实,王金萍更加坚定了调看全程录音录像的决心,为此不断申诉、上访。
      6月5日,法院突然宣布取消原定于次日举行的庭审。7月8日,法院又通知24日开庭。
     限制旁听与第三次延期
      7月23日,吕国玉律师再次飞到丹东,准备参加第二天的庭审。
      关少枫在外地的亲友和多家媒体的记者也飞到丹东,准备旁听。可是,法院突然规定,只允许关少枫的妻子、儿子和岳母旁听,理由是,第三法庭(小法庭)只能容纳20多人。
      家属问,开庭通知中写着“第一法庭”,第一法庭能容纳上百人,为何临时改为第三法庭?法官答,第一法庭电路出现故障。家属提议,那就减少司法机关的旁听名额,空出名额让记者和家属旁听。法官不答应。
      吕国玉律师指出,法院如此“指定特定旁听代表”罕见而违法。他还说,从下通知到开庭,有15天时间,足够对第一法庭进行维护。即便电路故障是真的,责任也在法院。
      这次来到丹东的记者有《香港大公报》的张加林、《法制晚报》的王婷婷、《华夏时报》的陈锋等,也对法院的做法不理解。
      为此,家属认为他们的旁听权受到了侵犯,阻止律师出庭。
      庭审再次流产。法院随后作出延期开庭的决定。
      8月16日上午,法院再次开庭,本人同《民主与法制》杂志李蒙等记者飞到丹东旁听,也遭拒绝。下午,本人同李蒙找该院负责接待记者采访的政治部,试图沟通,一位女性科员下楼问清楚我们的来意后,说上楼向领导汇报,但一去不回。
      如果没有刑讯逼供等程序问题,为何害怕记者和公众旁听?
     剥夺自辩权与第四次延期
      吕国玉律师说,8月16日上午,庭审刚刚开始,就听到关少枫如下陈情——
      法院将起诉书副本送达关少枫后,没过几天,又奉检察院之命,将它连同关少枫写了一半的自辩书没收了。关少枫当场说,自辩书中有他的辩护思路,不能让检察官看到。看守所请示检察院之后回答他,他可以把起诉书和自辩书放在信封里封起来,在封口签字、按手印。开庭那天再还给他。关少枫只好照办。
      吕国玉律师深感震惊。他说,提前10天将起诉书提交被告人,供其准备自辩,这是刑事诉讼法规定的。看守所或检察院怎么能这样做?这样,被告人如何行使辩护权?
      征得审判长同意,吕国玉律师问关少枫,起诉书和准备了一半的自辩书带来了吗?关少枫一边回答带来了,一边从屁股底下抽出尚未启封的信封。
      吕律师又问关少枫,法院有没有依法提前3天告知开庭时间,送达传票?关少枫说没有。吕律师扭头问法官,关少枫说的是不是事实?法官并不否认,但辩称,根据他的理解,对于未羁押的当事人才需要提前三天传唤。
      吕律师说,没收起诉书、不进行开庭告知和庭前传唤均属违法。审判长很强硬地阻止他说下去,还警告,再说就将他驱逐出庭。吕国玉认为,这相当于剥夺了他的辩护权,愤而退庭。付长文律师随之退庭。
      审判长向有关部门请示后,宣布庭审再次延期。
     暴力取证与再次延期的可能性
      本案实体方面,检察院指控关少枫9起犯罪事实,合计受贿22.9万元。9起犯罪事实的时间跨度为1999年至2012年,主要证据均为人证。由于工作性质的缘故,主要证人均为关少枫认识的工商界人士。
      记者问吕律师,做无罪辩护理由何在?他回答,鉴于上述疑似刑讯逼供的事实,应对关少枫侦查阶段的供述进行非法证据排除。第一个犯罪事实的证人是刘晓明,他和关少枫有利害关系,且因金融欺诈在押,他的证词漏洞百出,不足为信。除此以外,第二个到第九个犯罪事实的关键证人都已翻证。
      记者查阅了这些证人解释他们为什么翻证的证言,试举两例——
      一个证人写道:办案人员问我什么,我就说什么,至于他们怎么记录的我没有看清楚。我同关少枫是多年的朋友,我们礼尚往来,各有付出,我不认为我们之间谁给谁行过贿。
      另一个证人写道:我说我只给过关少枫500元购物卡,办案人员非说不止这些,非要我按照关少枫的口供说我给过他50000元。当时我有一批准备出口的货物在大连被大雨淋着了,我急于去大连处理,只好照办。事后我很后悔,良心受到巨大的谴责。
      记者还看到一段录像:7月20日晚上,办案人员得知某证人翻证,开着一辆外地牌照的民用面包车,在其住宅前将其截获,未提供合法手续,强行要把他抓走。他拼命反抗,终逃脱。据说,因担心再度被抓,此证人至今躲避在外,不敢回家。
      最后,记者问起本案有没有可能再次通知开庭,然后再次延期。吕律师回答,有关方面一直不肯提供全程录音录像,又出现抓捕证人等新的问题,再度延期的可能性是存在的。
     就关少枫案涉及的程序问题,记者采访了法学博士周长生。以下是他的意见——
     一.刑讯逼供问题与不提供全程录音录像问题
      《刑事诉讼法》第101条规定:“法庭决定对证据收集的合法性进行调查的,可以由公诉人通过出示、宣读讯问笔录或者其他证据,有针对性地播放讯问过程的录音录像,提请法庭通知有关侦查人员或者其他人员出庭说明情况等方式,证明证据收集的合法性。”
      本案中,辩护人提供了相关的线索和证据,检察机关或法院应当提供全程录音录像。
      二. 限制记者和家属旁听问题与指定旁听问题
      《刑事诉讼法》第183条规定:“人民法院审判第一审案件应当公开进行。但是有关国家秘密或者个人隐私的案件,不公开审理;涉及商业秘密的案件,当事人申请不公开审理的,可以不公开审理。”本案不存在不得公开审理的情形,不应以任何借口阻止记者和家属旁听。
      三. 没收被告人起诉书和不进行庭前传唤的问题
      《刑事诉讼法》第182条规定:“人民法院决定开庭审判后,应当确定合议庭的组成人员,将人民检察院的起诉书副本至迟在开庭十日以前送达被告人及其辩护人……应当将开庭的时间、地点通知人民检察院,传唤当事人,通知辩护人……传票和通知书至迟在开庭三日以前送达。”没收被告人起诉书和不进行庭前传唤,属于严重的程序违法。
      四. 非法取证与抓捕翻证证人问题
      《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第206条规定:“(询问证人)不得向证人泄露案情,不得采用羁押、暴力、威胁、引诱、欺骗以及其他非法方法获取证言。”《刑法》第247条规定:“ 司法工作人员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实行刑讯逼供或者使用暴力逼取证人证言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致人伤残、死亡的从重处罚。”
      检察人员采用文中提到的方式向证人取证,不仅违法,还可能构成暴力取证罪。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323067145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波音公司研发自动飞行的新技术
  • 中德联手就能击败美日同盟
  • 致敬开启中国违宪审查首案的滕彪、许志永和俞江博士
  • 国王是无需选举的
  • 马恩列斯四大狗头到底姓“中”还是姓“西”
  • 别了,独评
  • 别了,独评
  • 苦难三部曲之二《兽影》(长篇小说节选8)
  • 中华民国为何弱智
  • 人性是欺善怕恶、欺软怕硬的毕汝谐(作家纽约)
  • “主权网络”冒充“网络主权”
  • 中国应该建立父母责任制度
  • 基督教为何不能取代共产党
  • ExplainingChina’s‘People’sCongress’ThroughtheTales
  • 《国家利益》杂志毫无国际常识
  • 中国成为世界的领头羊
  • 博客最新文章:
  • 金光鸿着我汉家裳,复我礼仪邦
  • 台湾小小妮112
  • 徐永海用自然科学来解释上帝用尘土造人
  • 祷告中国陆祀寓言〈7〉老鼠开会
  • 李芳敏1440001願耶和華在你遭難的日子應允你,願雅各的 神的名保護你
  • 九喻纸糊的承诺
  • 徐文立贺信彤徐文立在紐約簡談人類正常社會秩序——「漫長的聖誕夜和我
  • 苏明张健评论两会中的习蠢货究竟是得意还是恐惧
  • 胡志伟懷念最後的青年遠征軍戰士徐伯陽
  • 台湾小小妮111
  • 伊阁笑看郭瘟鬼的“蚁帮新政”
  • 晨雷瘟鬼隐匿,行骗不停
  • 活着真好强忍悲痛谈“喜讯”
  • 17岁有一段青春,不再提起
  • 阿钟人生苦短,别醒悟太晚
  • 甲子大忽悠贪得无厌上当者自学成才
  • 廖祖笙廖祖笙:百度李彦宏或畏罪跳楼或坐穿牢底
    论坛最新文章:
  • 美国媒体为什么步步起底神秘华裔女子辛迪.杨?
  • 新西兰清真寺屠杀惨案直播影片难根除 脸书挨批
  • 德国外长警告人们不能天真应对中国
  • 吞并克里米亚五年 普京见证启用新发电站
  • 荷兰电车枪击案 警方已逮捕37岁土耳其男子
  • 黄背心:巴黎警署署长被总理革职
  • 比利时一信鸽卖天价 中国买主有想法
  • 多伦多机场着火酿2伤 飞美航班延误
  • 习近平将访罗马推一带一路 意大利有自己的算盘
  • 习近平访欧前 王毅斥西方针对华为
  • 荷兰突发枪战 3死9伤 警方追捕1土耳其男
  • 达瓦才仁:血写的历史不能让墨写的历史掩盖
  • 巴黎书展:罗马尼亚作家与中国作家的故事
  • 737MAX坠机:波音宣布修改重要软件
  • 美国向中国发出最严重的人权警告
  • 成都七中学生家长呼吁公布家长证据
  • 习近平访意法 一带一路成分裂欧洲的金苹果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