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辽宁年逾80老人进京上访被劳教 看守警察曾达24人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月02日 转载)
      核心提示:辽宁营口一名年逾八十的老人刘春山,因39次进京上访,被以扰乱管理秩序为名劳教1年半。在其被送入劳教所途中,警察一直带着氧气袋,以防万一。刘春山在劳教所里心脏病发作被送往医院,看守警察曾达24人。
    
       10月17日,刘春山站在自家门前,向记者展示“解除劳动教养证明书”。去年4月18日,他因“上访扰乱公共秩序”被送入辽宁营口市劳教所。图/记者谭君

    
      近日,北京学生郭大军披露,母亲从甘肃进京来看他,被警方遣返劳教。这是最新一起引发争议的劳教案例。此前一个月,辽宁营口,一名年逾八十的老人刘春山,结束了为期一年半的劳教处罚。
    
      他们的经历让人唏嘘。他们被劳教有着同一个原因:上访。
    
      新华社曾评论,一些地方官员已经把劳教当做对待上访户的“神兵利器”。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姜明安指出,从劳教的作用来说,维稳功能已压过了教育功能。
    
      对刘春山的劳教没有必要,也不符合法律规定。根据2011年2月25日通过的《刑法修正案八》,对已满75周岁的人故意犯罪,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当今中国最严厉的刑罚都充分体现对老年人合法权益的保障,更何况劳教。――律师刘章武
    
      今年10月17日上午9点,已是80高龄的刘春山,在医院结束一年半的劳教处罚,重获自由。
    
      “全国都没有这么大年纪还被劳教的吧。”他的儿子刘学波说。
    
      刘春山是辽宁营口一名退休干部,去年4月18日,他因“上访扰乱公共秩序”被送入辽宁营口市劳教所,劳教期限是一年半。住了10天左右,因心脏病发作,他被送到医院,后来回家休养。今年3月,他又被送回劳教所执行剩余的劳教期限,这次,他只住了两三天,又因病送到医院。劳教的最后半年,他在医院度过,由4名警察全天候轮流看守。
    
      11月5日至18日,刘春山由儿媳妇陪同,与社区干部、街道司法所所长一起在云南旅游。尽管出了这么久的远门,他的二代身份证仍然没能办好。
    
      警察带着氧气袋,把他送劳教了
    
      刘学波记得,2011年4月初的一天,他凌晨四五点赶到营口市站前区跃进派出所,见到了父亲。
    
      当时,父亲正被警察讯问,脸色疲惫。被讯问的原因是:进京上访,被营口警察接回了。刘学波要求带父亲回家,被拒。
    
      第二天,刘学波再去跃进派出所,没见到父亲。接下来的一个星期,他到处打听,仍然杳无音信――“老爷子失踪了?!”
    
      其时,刘春山已被带到离营口市区60公里远的鲅鱼圈区,住在一个旅馆里,“一个套房,我住里面,外面睡警察。”
    
      在鲅鱼圈住了一天后,刘春山说,自己被带到90多公里远的瓦房店,吃过中饭,又被带回鲅鱼圈。又过一天,他被带到离鲅鱼圈120多公里远的普兰店,照样是吃过中饭还回鲅鱼圈住。
    
      为什么如此折腾,刘春山后来知道,那段时间营口市劳教所“在搞装修”,但是,他至今也不知道为什么一会儿去瓦房店一会儿又去普兰店。
    
      这样折腾几天后,他心脏病犯了。
    
      刘春山说,在他的要求下,自己被送到鲅鱼圈医院。医生建议留院治疗,但站前区公安分局不同意。他又被拉回营口。
    
      2011年4月18日,刘春山被劳教了。
    
      在劳教决定作出的当天,刘春山被送到营口市劳教所,一路上,警察帮他带着氧气袋,以防万一。
    
      当劳教所大铁门“哐当”一声关闭时,他“心情很沉重”。向潇湘晨报记者说到这里时,刘春山哭了。
    
      作为一个80岁老人,刘春山平时在家吃的都是米饭、粥,因为他的磨牙一个都没有了。平时在家血压高时,手哆嗦,还需要家人喂饭。但是,劳教所在这方面显然没有条件。
    
      刘春山说,劳教所的馒头“都是干的”,他吃不下去,只好兑水泡着吃。他的手哆嗦,端不了喝汤的碗,看守所就指派一个四五十岁的劳教学员帮忙。
       “39次进京上访,扰乱管理秩序”
    
      2011年4月19日,刘学波的妻子张艳接到劳教所的电话,让她送行李。家人这时才知道“失踪”的父亲被关进了劳教所。
    
      他们跑去劳教所看,发现父亲果真在那,“非常憔悴,人一下子老了十岁。”
    
      也就在那一天,家人才从警方处拿到劳教决定书。
    
      决定书提及的劳教原因是:“曾37次进京到非上访接待地上访,被教育处罚后不思悔悟……又先后两次进京上访,严重扰乱该地区管理秩序被公安机关查获。刘春山的违法行为已构成扰乱公共秩序。”
    
      刘春山不同意这个原因:“我第一没打人,第二没骂政府官员,第三没堵塞公路大道,犯了什么扰乱管理秩序的内容?”
    
      刘春山说,他第一次上访是2010年初。他说,当时小儿子刘学波夫妇因举报警察和小偷一起销赃,被拘留15天。他带上救心丸,去了北京。
    
      经过刘春山去北京上访,刘学波夫妇被提前7天获释。但是,儿子儿媳虽然出来了,举报销赃的事没结果,老爷子又继续进京上访,“去了多少次记不清,反正回来又去回来又去。”最后事情解决了,但老爷子也被贴上了“老上访户”标签。
    
      之后,在2010年和2011年,刘春山又因自家废品站的征地问题多次到北京上访。2011年4月,他被营口警察连夜从北京接回,送去劳教。
    
      住进劳教所10天左右,刘春山心脏病犯了。劳教所把他送去医院。
    
      住院后,劳教所也不想让他重新回去,“他们也怕出事,就让家属写保证,三点,保证老爷子不上访、不越级、不进京。”张艳说。这样,刘春山回家了。
    
      今年初,当地司法局和社区的人上门对刘春山说,不要上访,政府出钱带你去旅游。
    
      刘春山选择去了重庆。
    
      3月14日,他结束重庆之旅。两天后,他家收到法院判决,要求废品站马上腾地方。他一生气,又去了北京。
    
      3月26日,刘春山被营口警察拉回,两天后,他被安排做了体检,送回劳教所继续执行剩下的劳教期限。
    
      “你的‘警务员’增编到24人了”
    
      住进劳教所又没几天,刘春山心脏病又发作了,再去医院。
    
      这一次,他进医院后就再也没回劳教所,但也没有回家。劳教警察,一天4个人,两人一班24小时轮流看护,晚上跟他睡一屋。
    
      刘春山说,劳教所多安排年纪大的警察看管他,这些警察比较照顾他的情绪,不穿制服。有时,劳教所也会安排年轻警察来看管,他们严肃,穿制服。“别人问,干啥呢?他们就指着他(刘春山),看人呢,劳教的。”刘学波说,“气得老爷子都神经质了,说,‘我不是劳改犯……’”。
    
      刘春山总分不清劳教和劳改。在他看来,劳教和劳改只差不停发工资。他一个月退休金有4000元,享受的是处级待遇,住的是全报销的老干病房。
    
      警察和刘春山混熟了,也跟他下棋、唠嗑。他们说,“老爷子,你的‘警务员’增编到24人了,军级待遇了。”刘春山一听就乐了。
    
      他说,休息两天,要去办二代身份证
    
      10月17日,刘春山劳教期限的最后一天,病房里来了一屋子人,其中包括两名劳教警察、街道司法所所长。
    
      张艳拿着从劳教所办来的手续,司法所所长看了一眼,说:“老爷子,解除了。”
    
      刘春山抓起早就收拾好的袋子要走,看到一把坐过的椅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123061145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11天1038万点击量!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全一
  • 直言不讳:台湾再怎么民主也是中国的一个省
  • 语言巫术不懂能指和所指的区别
  • 巴山老狼开天辟地第一诗!毕汝谐找老狼赛诗吗?请!
  • 才女之子毕汝谐对决妓女之子邱国权(巴山老狼)毕汝谐(纽
  • 才女之子毕汝谐对决妓女之子邱国权(巴山老狼)毕汝谐(纽
  • 才女之子毕汝谐对决妓女之子邱国权(巴山老狼)毕汝谐(纽
  • 才女之子毕汝谐对决妓女之子邱国权(巴山老狼)毕汝谐(纽
  • 监狱就是艰苦的一线
  • 窝里斗无底线评毛泽东的“三论”15
  • 再论美国有一个卖国集团——反川普的狂吠暴露其行踪
  • 巴山老狼开天辟地第一诗!毕汝谐找老狼赛诗吗?请!
  • 新台币与人民币的战争
  • 解放军的靖国神社供奉着活人
  • 10天870万点击量!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全一百
  • 科技文明的末日将临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斗而不破是共产党的软肋
  • 毕汝谐才女之子毕汝谐对决妓女之子邱国权(巴山老狼)之三毕汝谐
  • 李芳敏14400013我還是相信,在活人之地,我可以看見耶和華的恩惠。
  • 谢选骏澳洲是中国的殖民地
  • 徐文立贺信彤終結中共專制統治,是我們和香港民眾的共同責任和義務
  • 谢选骏学习共产党过滤低端人口
  • 邱国权《才女美屄赋》:巴山老狼千古奇文改写中国文学史!
  • 滕彪中共用校園“七不講”窒息年輕人
  • 苏明张健评论共匪的话绝不可听,绝不可信
  • 谢选骏一种变相的治外法权
  • 台湾小小妮172
  • 谢选骏第四权也要依靠其他权力的支撑
  • 点滴人生港事隨筆:打架了!
  • 少不丁答"大多数中国人对中国民主化为何麻木、沉默"
  • 谢选骏第四权也要依靠其他权力的支撑
  • 台湾小小妮大選祝福❤❤❤
  • 谢选骏误判的大纪元
    论坛最新文章:
  • 陆渔船趁黑在韩海域游击式捕捞 数量增六成
  • 华为监视系统即将进入菲律宾 中方提供贷款
  • 洪水来了:中国近400条河超预警线 多地被淹
  • 美国韩国将进行联合军演 朝鲜警告
  • 伊确认捕法伊双国籍学者 巴黎政治学院抗议
  • 小兵新书《培养女儿成为世界公民》
  • 三次颤抖:默克尔能否坚持到2021任期期满?
  • 中国担忧经济大幅放缓 PSA拟降在华产能
  • 经济增长放缓可能迫使北京推进贸易磋商
  • 湘江水位使三峡大坝的防洪效益再度受质疑
  • 欧洲议会投票表决欧盟委员会主席人选
  • 工业七国集团会议将讨论数字服务税问题
  • 美俄控武谈判 中国拒绝参与
  • 纽时:习近平统治下中国调查记者“快要绝种”
  • 文在寅警告日本制裁韩将使日经济遭受大损害
  • 港建制派削株掘根建议禁止示威考虑地区性戒严
  • 百威亚太母公司取消到港上市因“市场状况”不佳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