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村官横行霸道一手遮天、村民苦涩诉求无益
请看博讯热点:圈地毁田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12月23日 转载)
    转自微博
    
     田、土、山是农民生存的命根子,失去了它们就失去了生活的来源;而农民又是社会中的弱势群体,应该得到社会的怜悯和关心体贴;村官是农民中支柱和希望,是为农民呼吁和办事的一员。但是在革命摇篮井冈山这块红色的圣地里,却存在着井冈山市坳里乡桥边村这么一块黑暗的角落,村支书记文清明为了使自己能中饱私囊,不顾村民对他的期望,反背道而驰,不但不为民办事,反仗势欺人,横行乡邻,抢田霸土。山高皇帝远,农民无处诉求,反之是挖苦、讽刺、恫吓例如;

    
    桥边村支书记利用手中权利,抢田霸土;文清明本出生在离坳里乡文化中心地有二、三里地的偏僻小山村田螺冲村民小组。自当上村干部分部后,仗着在坳里乡政府里吃的开,起初是覇占桥边村在坳里乡政府门口,街道旁的晒谷坪私盖房屋一片,看村民们反对无益,无任何反映。担任村支书记后荒土卖田,见好就眼热想尽法挖空心思弄到手,于是乎又看中了坳里乡政府旁边街道上原桥边村委会的老宅基地属黄金地段,他就把桥边村委会建到离原村委会二、三里地的偏僻角落地茶门冲属他的稻田里,那块黄金段街道边原桥边村委会宅基地就变成了他的土地了。并且借着自己各种关系和手段,硬是把本应建在坳里乡政府附近的坳里乡卫生院同时也建在这个偏僻角落茶门冲属他的这块稻田里,他从中获利,苦了坳里乡疾病的村民。
    
    文清明田卖的差不多了,土也荒完了,他就借作二OO九年坳里乡桥边村农田基本改造之机,他又仗着是桥边村支部书记的权威,不顾村民的强烈反对,强行在坳里乡政府背后,离他家较近有田的鼻头村民小组中,从老实巴交的村民和老年人子女不在家外出打工的村民家抢田。而在桥中村民小组里呢?更加猖狂、在分田之前他就先划出二、三丘田有一亩二分田留给他本人后,再来分田。理由就是上枧、下枧二村民小组一九九九年在茶门冲修圳修水坝时占用了他的田,他要借这次农田基本改造后分田的机会把田补回来,桥中村民不服找他理论;自古以来修桥、修路、修水利只有得到土地占有补偿金,从没听说过补田一说,何况事隔十多年的事,即使要补田也应该找占用他田的上枧、下枧二村民小组补田吧?怎么能在桥中村小组來抢田呢?他硬说这田是下枧的田。村民问他是下枧那家的田,无语对答。村民叫到当时分田在场的老村小组长文体华和原来的责任田田主文普生来到乡政府证明,他们二人讲出田原来属他种作的并指出物证、是原来在桥中和下枧的田中界线是一条太塘下和杨亚垅出进的石子路现还在,这就是铁证,根据这个情况村民请求乡政府根据事实来作出决断。使你未想到的是,乡政府有的领导竞然不作任何调查,而且还讲出这样一句话;田是文清明和下枧村民调换的,只于和谁調换的我乡政府不管,你们天天田、田、田我们乡政府天天和你们谈田的吗?各位请问乡政府不是谈田,不谈农业生产应该谈什么?后来村民们几次上访到井冈山市政府,几次市委常委责令坳里乡政府认真的,实事实求是的处理好这个问题。后来坳里乡政府叫来了上下枧的所谓的证明人,不叫桥中村小组的证明人,后在当事人和村民的强列要求下,不得不答应桥中村小组的证明人出席对证,当场桥中村小组老村小组长文体华对质时,问下枧村小组有那一个人敢承认田是你们下枧村小组那位的田,原来的田主是那个人,无一人承担,只是证明是在茶门冲修了堤坝。后来桥中村小组在老村小组长带领下全体桥中村小组村民,到井冈山市政府当市委常委市委副书记的面,根据村民法村民小组分配和选举有一半以上村民同意就是合法的为准则,当场全体桥中村民把那些剩下田都分配少田的叫文礼容的人并人人签字按手印。可乡政府那些官爷爷官奶奶们置市委常委于不顾,山高皇帝远,从不把事实当会事,最后不了了之。
    
    更为气人的是二OO九桥边村支书记文清明利用手中的职权,不顾桥边股份制合作林场董事长和董事会成员的反对,更不把文亚、桥中、田螺冲村民放在眼里,强行把桥边股份制合作林场的林权流转给张光先和段琪二人,并且顺手牵羊把村民上千亩责任山. 自留山的林权证骗来、擅自作主把林权也流转给叫张光先和段琪的二人名下,都不告诉村民,直到二O一二年桥中村民才发现林权被流转,全体村民找到坳里乡政府,有位领导说这是为你们好,有利于发展,把山场林权流转出去每年每亩5元钱付给你们,这还不好吗。我的怪怪、流转林权事先不召集村民开会讨论,而且和鼻头、下枧、上枧同一片油茶林,鼻头、上枧、下枧每年每亩林权流转款l5元,而我桥中、文亚、田螺冲三村小组的林权流转款仅有每年每亩5元钱,最后连每年每亩5元的林权流转款村民都未见分文,并扣畄了文亚、桥中、田螺冲的全部林权证长达四年之久桥中才得以归还,可文亚、田螺冲村民至今未拿回林权证。而且文亚还有几户林权都被他创改了。又在二O一二年秋冬时节也不通知道桥中村民,叫人把山上的正在丰产油茶树全部砍光,至今己成荒山一片。桥中村民多次上访到井冈山市政府,多次得了市政府的领导接待并责令他们坳里乡政府认真对待,二O一三年七月份的一次是井冈山市委常委副书记雷科听了我们的呈诉材料后,非常重视,当场就给桥中村民讲;你们的诉求要求是正当的,付合实际的【要求内容是二点;一、即然林权流转已成事实我们要求看合同,如有不当之处附属一些条款。比如流转林权前是荒山荒地应在5年内造上林,如果需要改换品种应砍划后2年内造上林,合同到期时山上应有林木移回给桥中村小组。二、林权流转款安合同签订价格结算】。雷书记当场在桥中村小组的诉求材料上批复了,责令坳里乡党委书记张新图组成工作组联合林业局、市工作组组成联合工作调查组认真作实处理好这件事情。那知道坳里乡政府,应不应当叫的人他们不管,只听取桥边村支书记文清明的,叫来桥边村股份制合作林场的董事长、董事会成员来开会。说桥中村小组的林权加入了股份制合作林场的,并且拿出了所谓人人都签了字的合同,所谓的签了字合同全部都是复印件,村民要求见原件合同他们无法拿出,而且有一个在二OO六就死了叫文良生的人,二O0九年签合同时都在那份合同上签了名这不笑话吗?难道人真的有鬼魂,当场就遭到桥中村民们的反驳,根本不存在的事,合同一般应该是一式四份以上的,甲乙双方各一份乡政府一份,林业局一份,司法公正一份。由于桥中村小组几戶或十几二十户共一个林权证,桥中村民小组只有六本林权证,而这六个人也承认签过一个字没有多签了,当时拿证签字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也沒有多问、更没有多想,所以桥中村小组认为有可能只有林业局那一份才是真真几家人家签了字,并复印了几个人的身份证复印件,因为这是办林权流转必须要的,可能也仅此一份所谓的签字合同。而且这份签字也是那几个人,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给签了字办掉的。具体怎么会签字的至今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怎么也跟桥边村股份制合作林场扯不上关系,无证无据强征硬拉。根据当时桥边村股份制合作林场成立时章程序列来讲,根本没有讲到桥中村小组林权地,因为林班图纸的范围内全部注明了各个小地名、各林班号到小班号根本就找不岀我们被流转的林班地名和林班号。可是坳里乡政府就认定文清明讲的,桥中村小组所有山场全部是桥边村股份制合作林场的,山场流转款归桥边股份制合作林场。
    
     桥边村股份制合作林场,自一九九四成立以来,制定了经营范围; 主营杉树、松树、高效油桐、果树药材树等。经营方式自产自销。为防止林场钱款贪污和大花虚用现象,林场设立股东代表会为最高权威机构。组织结构;董事长;文根明,董事;文清明、文小明、文忠国、文体华、文德发、文冬龙组成。林场场务会成员;场长;文清明、副场长;文新明、会计;文龙恩、出纳;文世龙、护林员;文新明【兼】、文冬发。. 场长行使的职权;一、依照章程规定决定或报请审查批准林场各项计划。二、执行股东代表大会和董事会通过的各项决议、主持日常工作。三、提请董事会任免或聘任、聘副场长等林场中层管理人员。四、提出林场年度财务预算、决算和利润分配方案,报请股东代表大会审查批准,提出林场行政人员劳务报酬标准和各项财务支付办法,报董事会审查批准。五、依章奖惩林场工作人员。可是事实背道而驰,自林场开始成立时就己卖杉木一千多立方、价格是每方九十二元卖给龙市瑶下一个外号叫叉面的人。村民没出人工被罚款的钱,村民们自愿入股的钱。林权流转2O3O亩每年每亩5元,二十年计每亩lOO元,共计2O30亩应该是二十万三千元。富铭瓷厂融资几年近伍万元,松树林承包给别人放松油几年来也应该有几万元吧?不过有合同的。但是未见账。大概三、四十万元的钱不见祟影。自建场以来到如今会计从未做过帐,从未见会计出过红榜。文清明利用村支书记权利结合桥边村股份制合作林场场长的身份,目空一切、凌驾于桥边村股份制合作林场董事长和董事会之上,玩弄桥边村股份制合作林场于孤掌之中,违背当时建场的财务管理原则,随意借口任意支配林场资金。比如;借口文亚搞新农村建设,没得到任何董事会成员同意,从桥边股份制制合作林场取出十万元现金,给文亚搞新农村建设,可文亚没有任何人经手接纳过。先年2011年桥中、鼻头二村搞新农村建设一共只花三十二元钱,还包括修路、搞护坡、购健身器、绿化等都能够搞成,第二年二O一二文亚搞新农村建设六十二万元,并且先前全部修好了水泥路的,钱是桥中、鼻头二村共额的二倍,谁信钱还不够。可想而止这十万存在问题,更利害的是直到今天为止没有任何人知道林场进了多少钱,现在林场还有没有钱,有多少钱无人知道。文氏家族林场都这样子,目空一切帐目混乱,我看桥边村务帐目也好不到那里去。
    
     文亚冲佬文氏宗祠应该有几百历史了吧,也算得上是文物、文化故址,他文清明没有通过任何族老,家族人员商量,擅作主张拆掉一、二年了不闻不问,若无其事,使得文亚冲佬文氏宗祠一直荒凉在那里。这是违返了国家文物保护管理法,严重破坏了文氏文化的考究。又纵容家人和别人恐吓,威胁,报复村民。拨夺村民选举权,抵制村民选举结果。在他所担任所有职务的范围,从未见他有过政务财务公开栏目,可想而知他会对村里的政务和财务有公开吗?公开过了吗?村民从未见过。这样的村官在村民的眼里简直是一只恶虎,难道在我们井冈山在法纪上还算不上一只苍蝇吗?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723065174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上海被拆迁户强烈要求成立“上海市土地出让金监委会”
·黑龙江甘南高树才土地纠纷案 (图)
·湖南长沙:岳麓区村民捍卫土地权遭毒打
·广西藤县官商勾结,强抢土地(二)
·广西藤县官商勾结,强抢土地(一)
·张舍村村民土地被抢,区委书记贪腐20亿 (图)
·深挖大案:人大代表地下钱庄逃汇洗钱 假外商投资诈骗政府廉价土地合谋暴利 (图)
·深挖大案:人大代表地下钱庄逃汇洗钱 假外商投资诈骗政府廉价土地合谋暴利 (图)
·上海市区人大代表利用优势将已征收储备的世博配套工程土地经营各种生意
·江西省抚州市广昌县强征土地,镇长指挥武警、公安殴打村民
·武汉汪俊芳因土地问题上访被拘留,关黑监狱 (图)
·状告非法征地、非法拍卖集体土地/福清市阳下街道阳下村民
·土地和房屋被抢/哈尔滨退伍军人韩忠文
·山东莱州张玉玺长兄:简说有恃无恐抢劫土地
·土地被抢占地方政府不解决只有卖肾养家/云南昭通殷菠
·被华新非法占用土地的村民,致恩施州州委公开信
·无锡锡山区农办剥夺农民的土地使用权属/王振华 (图)
·失去赖以生存的土地 上海许建军为了生存讨说法 (图)
·政府任命的村组干部成了官员掠夺土地的帮凶/陕西省咸阳市乾县
·广西区党委“苍蝇”领导苏诗灿包庇都安县政府霸占百姓土地 (图)
·农村工作会议即将召开 粮食安全和土地流转是核心
·政府与农民、居民土地之争:土地属于谁 (图)
·博讯镜头:政府和农民争夺土地斗争激烈 (图)
·浙江东阳土地腐败触目惊心/吕耿松
·农业部:土地制改革不是让市民到农村买盖房子
·解读农村土改:农村土地均可入市系误读
·土地市场演"恒大专场",豪掷百亿长三角抢地
·江西土地流转试点:产业巨头纷涉城镇化
·河南南乐三自教会持续受打压 事缘土地纠纷信徒发声求助 (图)
·海南圈地运动后遗症爆发,土地闲置现空城
·外媒:土地改革给一大群人迎一夜暴富机会 (图)
·土地增值税被指一盘乱棋:5年缺口6934亿元
·国税总局:土地增值税欠税巨额推算存误读 (图)
·全会激活15亿亩土地,农建地价或达百万亿 (图)
·深圳地税局称未发现万科等拖欠土地增值税 (图)
·央视曝万科等45家房企欠缴3.8万亿土地增值税
·浙江省浦江农民控告镇政府侵犯村民土地承包权 (图)
·允许土地流转保障农民权益 中国将掀起二次土改 (图)
·郑作时:新土地流转改革惠及不到平民
·杜光:土地制度:亿万农民的悲歌—阅读三中全会文件札记之四
·民主政治离不开土地私有/刘军宁
·保卫土地 刻不容缓:致80、90后民工朋友的公开信/独孤锐
·土地太多,财富太少;五毛太多,词汇太少
·难得的好文章“房企呼吁取消土地拍卖:不愿高价拿地”/丁华
·姚诚:温州政府暗厢操作,千年古寺土地被占 (图)
·纪念田纪云万里提议土地私有化政纲二十周年/郑义
·土地公有制是民众被奴役和导致贫穷的根本之一/蔡保健
·土地投资已达到疯狂程度 李克强危机在即
·残酷的中国“土地革命”神话/项小凯
·停止农村土地官吏的霸占/潘尚月
·血路——农民土地维权与官方维稳的对抗与出路/姜福祯
·胡玉坤:农地制、土地利用与可持续发展
·从法律上保障农民能从土地获益
·陳泱潮:當前中國深化經濟改革的核心問題是必須進行第二次土地革命
·杜光:土地制度的遐思与悲歌—2012年岁末随感之二
·论中国必须进行第二次土地革命
·不承认土地私有权,很难真正推动改革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