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申淑燕:天津市河东房管局联手公安对拆迁户强迫关押公安局戒毒所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12月21日 来稿)
    
    我的拆迁遭遇:
    

    我是天津市河东区万辛庄力生平房8号院一名普通居民申淑燕,丈夫早逝,儿子待业,无任何经济来源,我们孤儿寡母依靠政府吃低保艰难度日多年。
    
    2007年7月1日万辛庄拆迁至今已7年了,这7年中我本人和我亲人经历了残酷的折磨,河东房管局和公安联手警察对我大打出手。这一切就因为我抵抗他们对我们百姓的盘剥和欺骗违法拆迁行为。事后被房管局把我骗出,联手警察将我无故绑架到天津市公安局缉毒所(公安自当所谓精神病院)强迫我进行所谓的45天缉毒所里“精神病治疗”。
    
    事情具体过程如下:
    
    2008年5月6日,因河东房管局最低最低价买、高价卖纯属商业利益行为。对我的安置和补偿非常非常不合理,他们的评估和制定的裁决违反了《宪法》与《物权法》相关规定,践踏了《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与义务,为此,我同拆迁办工作人员发生了争执。当时上杭路派出所民警张晖在拆迁办院内坐镇,他看见后不由我分说,用手指着我的脸骂:“你给我滚”,话还未落,就扬手照我后背狠狠打了两巴掌,当时我恨气愤并大声喊:“警察打人啦,屋里坐着全是民警,没一个人制止去管,张晖说:我打死你又该怎么样,我说我告你去,他说:你爱告哪告哪去,你别忘了你有精神病,你说的都是疯话没人相信你。当时,我怕再挨打就退出屋外,怀着一肚子委屈回到家里。(张晖之所以说我有精神病是多年前因丧夫之伤造成我的轻微精神抑郁,早就在1994年之前康复了。)
    
    为讨回公道,转天我到上杭路派所,找到副所长魏东军反应,他说:“我调查一下你回家等着信,事隔快一个月了,在此期间我曾找他两次问他调查了吗?他回答说我调查完了,张晖打人不存在,我又问:你说打人不存在是怎么调查的,他闭着眼睛说:“无可奉告”!我说:“你给我写在纸上,就说张晖打人不存在”,他说:“没有必要”,难道这真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吗?真是像人们在万辛片所传说的那样,上杭路派出所是一帮匪警窝子吗?于是,我又找到区公安分局、市公安局,市公安局副局长接待我对我说:“不就扒拉你一下吗?你先回去,我马上打电话让他们给你解决,层层包庇袒护让我回去等了两个月也没有消息。
    
    我在状告无门诉苦无窗的情况下,怀着信念和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冒死走上了艰难的逐级上访路,我到国务院信访办、公安部和中纪委及建设部,就在这时我的厄运降临了。
    
    2008年8月12日正是奥运会在北京召开,拆迁办工作人员林海和宁凯突然造访我家说:“你的上访有结果了,明天早上到拆迁办去一趟解决你房子问题。”我被骗到拆迁办,当我走到拆迁办门前,脚还没站稳,突然一辆警车停在我身边,打我的警察张晖跳下车直奔我来,其中包括房管站管拆迁的张姐和郭姐,他们抓住我的胳膊,四、五人连推搡带托拉把我强行塞上车里,车呼啸着开走了,在车里我感觉头晕眼花血压升高,十分危险,于是,我掏出降压药,准备服下,坐在我旁边的上杭路民警刘建一把将我药抢走说:“你不能吃药,吃完药就查不出病来了,路上张晖拿我取笑说:你到北京好玩吗?你告到哪我们都知道,信访局都是我们的人,现在给你送一个地方教育教育你。车一会儿开到了一个院子里,我看到门口牌子是天津市公安局戒毒所,我心里嘀咕着,这是什么地方,我又不吸毒,为什么给我强迫拉到这个地方干什么,我想凶多吉少。
    
    接下来他们几个强行将我拽到楼上,刚到二楼门前,又是民警刘建像对待犯人一样按住我的胳膊强迫给我抽血,抽完血后几个护士像恶狼扑食一样,拿着很长的绳子将我全身五花大绑,绑在床上,此时,我唯一能动的一张嘴,向他们诉说我没病,我是正常人,因为拆迁被陷害强行弄进来的,请求给我松绑,这时一个穿警服的护士呵斥我说你没病你的鞋子怎么这么脏,你在叨叨给你上电刑啦,我一个年老体弱的妇女,在这种强权暴力的恐怖环境中又能怎么办呢?,只能听天由命让公权力的土匪和警匪任人宰割。
    
    接下来,每天强行给我打针吃药,晚上几个护士按住我打安眠针,由于一天一针,屁股都成塞子眼,他们还给我吃一种叫罗拉的镇静药,不吃撬开我的嘴强上里灌,由于这种惨无人道的折磨,几天下来我精神恍惚,浑身无力,只剩下残喘的一点力气了,我想虽然我遭受了肉体上的摧残,但我精神上的信念不变。于是我用我残存的意志力、忍受着、煎熬着,期待着,一天、两天、三天过去了,七天、八天、九天过去了,我问大夫什么时候让我出院,大夫说:“我做不了主”,我又问,他们为什么乱抓无辜,24小时不通知家人,即使我有病你们也得得到家里同意才能送到医院,何况,我没病,大夫无言可答。只得向我披露了实情说:”送你来的人说你带刀上访,危害社会,我震惊了,天哪!危害社会,真是滑天下之大稽,当今社会真的是土匪天下一切事实全能被颠倒黑白吗?我是一位60岁妇女,从来没干过打、砸、抢危害社会的事,是一位尊法守法的公民。处在社会最底层,没有权没有势,贪赃枉法,巧取豪夺。我是一位老实本分的百姓,不懂怎样去坑蒙拐骗,只知道柴米油盐,安稳过日子。因拆迁补偿不合理我被公安殴打后逐级上访反映问题怎么能构成危害社会的罪人呢?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此时30天过去了,我问大夫可以出院了吗?大夫说上面领导说了还有15天残奥会结束。15天又过去了,我又问大夫,可以放人了吧,她说还得请示领导,原来这个领导就是打我的民警张晖在后面亲自指挥啦。此时,他提出要想让我出院,就得让我写自悔书,不写自悔书就别想出院。反过来讲,你认为我有精神病拿刀去上访,精神病人脑子不清楚懂得写自悔书吗?这不是明摆着利用公权力胡作非为欺压百姓吗?其目的就是掩盖他打人及被精神的事实,以便拿着逼迫让我写的自悔书向上级欺下瞒上编造谎言,不承认他们殴打人的事实。我今天向区长讲明,我永远不自悔,我没有干危害社会的事。我写自悔书是在他威逼下写的,是为了早日离开那不是正常人呆的鬼地方。所以我决不服他们,永远不会儿服他们。他们这种侵犯人权违法行为我要让天下所有人都知道,一天不解决我就告一天,直至还我清白为止。
    
    出院后,我无论精神上、身体上都受到了严重的摧残折磨,血压居高不下,常常感觉头晕头疼,半身麻木,到医院一检查换了脑梗,大夫说:“这是终身疾病,需要长期治疗,吃药慢养。由于,我无钱医治,在家整整躺了三年,至今不能干家务,只靠我妹妹照顾我。我家的自行车也丢在拆迁大院内,给我造成这么大伤害,没有一个人过问,也没有一个人来看过我,现在我才明白,他们口口声声说的创造和谐社会。原来,是以糟蹋百姓抢夺百姓财产为代价来换取当官的贪腐利益。 我们这一代人,走过了60多个春秋,我们为了祖国建设即付出了青春又贡献了力量,我们经历了大跃进、三年的自然灾害,文化大革命,备战备荒、 上山下乡,改革开放,下岗失业,这些都经历过了。
    
    现如今,又赶上了拆迁,嘴上讲的好拆迁体现了党和国家对我们百姓的关怀,改善老百姓生活居住条件。谁知他们弃法律于不顾,互相勾结在一起,利用各种毒辣的手段,想尽办法来抢夺百姓私有财产、迫害百姓,对待百姓他们不分男女老少、不分老弱病残能坑就坑能骗就骗,骗不过去就采取暴力殴打强迫让你屈服,请问:我们都是这把岁数的人了,还经得起你们这样无人性的折磨迫害吗?
    
    (打人民警张辉警号:280876,不作为教导员魏东军警号:280061)
    
    事隔4年,2013年6月29日下午3点天津市河东区房地产管理局与城达负责人指使民工拆迁姓张的,在我外出买菜家无人的情况下,将房屋偷拆掉,当我回家后大门被他们以撬开,房屋已成废墟,所有的东西全部埋在废墟里,此时我目瞪口呆。偷拆完后他们编造谎言说是误拆,我在无奈之下,多次打110求救,由于110不作为,造成家具及家电全部被小偷盗走,衣物棉被及生活用品也丢失,现在我无家可归无法生活、漂泊在外。其实他们所编造说是误拆,只是事先精心策划好的谎言,是一种偷拆辩词,这和土匪强盗抢劫没什么两样。他们这种丧尽天良违反法律不道德的行为总有一天会得到法律的惩罚。
    
    总之我的房子在晴天白日之下给灭失了,我的家产全部丢失了,我向公安打了98个110报警电话,渴望求救,由于公安和政府部门串通一起欺压老百姓。造成至今警察打人无人管。为什么无辜把我绑架到天津市公安局缉毒所强迫当神经病治疗?为什么我不在家时我的房子非法被偷拆掉呢?至今公安不立案。
    
    在我身上毫无人性卑鄙手段都全用上了,我被殴打了,家被偷了、火烧了、水泡了,在缉毒所强迫被针扎了、吃药了、被精神病了,最后还是不放过我,房子也被砸烂了,无家可归。还我家园,恢复我的正常的生活,不要再祸害老百姓了。
    
    天津被偷拆户:申淑燕
    
    2013年12月20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819191221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诗歌:拆迁户的感想
·上海被拆迁户强烈要求成立“上海市土地出让金监委会”
·拆迁户要求调查王小石的原型北京朝阳区副区长李建海
·武汉拆迁户在政府门口抗议非法拆迁 (图)
·武汉姚家岭被拆迁户吴艳丽一年维权纪实
·实录黑监狱的悲惨遭遇/无锡拆迁户华惠清 (图)
·杭州市被拆迁户持续在市政府上访遭公安打压 (图)
·看上海普陀区政府囤地、对市民实施强迁、伤害被拆迁户的事实 (图)
·武汉警方奇妙的截访/花楼街被拆迁户 (图)
·京杭两地被拆迁户相聚,共话被打压经历 (图)
·韶关拆迁户今日前往华盛顿中国大使馆上诉(图)
·武汉东湖高新关南茶棚新村残疾被拆迁户的遭遇和感受
·河北省水利工程局 资产流失、未入医保、工资拖欠、拆迁户不按时回迁等问题的情况反映
·武汉拆迁户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9月23)(图)
·韶关拆迁户、留美学生王东炎致胡锦涛主席的公开信
·北京小红门拆迁户的辛酸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16日):武汉枪击拆迁户,皮特给美国总统写信(图)
·拆迁户童国菁进京上访被拘留,群众声援(图)
·昔日江西女,今日拆迁户,独自面对行政案/上海闵行区黄玉琴(图)
·甘肃一乡长被指骂拆迁户“无头鬼” 官方否认
·武汉访民在在天安门声援喝药自杀拆迁户英雄们被抓 (图)
·武汉访民在天安门声援喝药自杀拆迁户被抓 (图)
·13湖北拆迁户 北京集体自杀获救
·征迁谈判员过劳死 拆迁户等上千人自发送行 (图)
·拆迁户因妻儿被打杀2人,曾多次进京上访 (图)
·苏州拆迁户杀死两进屋逼签施暴匪徒被带派出所网友声援 (图)
·促查浦东拆迁户沈勇死亡真相 多人被抓 (图)
·广西城管强行入户拆民房砖砸户主 近百拆迁户怒而堵路抗议与警对峙 (图)
·江苏常熟:数百拆迁户堵路抗议遭6百警殴 (图)
·上海拆迁户沈勇被殴致死 明天公祭 (图)
·上海拆迁户沈勇的遗体被警察抢走
·南宁强拆村民煤气罐堵路抗议 武汉一拆迁户遭打砸逼迁
·江苏灌云:打死拆迁户凶手两年前遭诅咒 应验了
·拆迁户要求释放王炳章博士
·江苏拆迁疯了:公安参与打砸拆迁户抓捕护地农民 (图)
·四川遂宁市拆迁户被砍断双腿案3人被刑拘 (图)
·四川蓬溪否认雇人砍断拆迁户双腿 警方刑拘3人(图) (图)
·南京亚青会公安无故关押拆迁户 (图)
·被轮奸的拆迁户
·济南槐荫区公检法:利益集团迫害拆迁户(图)
·强拆频现暴力对抗 如何让拆迁户放下"燃烧瓶"?
·拆迁户打死拆迁人员,谁更需要反思?
·上海拆迁户王翠弟致北京两会的公开信
·南通狼山镇拆迁户的联名信
· 一个拆迁户与“佛”的对话/老哈
·毕文章:陇南市拆迁户为何要冲击市委机关?
·武汉三镇拆迁户声援武汉“最牛副食店”
·山东临沂被拆迁户起诉省建设厅经过/刘国慧
·武汉硚口区:政令不畅通,拆迁户鸣冤叫屈
·拆迁户诗歌:献给最可爱的人--杨佳
·上海拆迁户::强烈抗议中共拘捕杨佳母亲
·上海拆迁户诗歌: 为义士杨佳饯行
·北美拆迁户为杨佳喝彩, 向杨佳致敬
·声援当代武松、抗暴、民族英雄杨佳/上海拆迁户
·洛杉矶拆迁户:“瓮安俯卧撑”事件表明、、
·海外拆迁户:大快人心 亲共侨领罪有应得
·上海九年强拆迁户许正清给胡锦涛总书记的第二封信/上海维权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