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辽宁葫芦岛宏跃集团董事长于洪与公安局长潘春吉勾结陷害张铂长
请看博讯热点:访民动态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12月18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辽宁葫芦岛宏跃集团董事长于洪与公安局长潘春吉勾结陷害张铂长


    辽宁葫芦岛宏跃集团董事长于洪与公安局长潘春吉勾结陷害张铂长


    辽宁葫芦岛宏跃集团董事长于洪与公安局长潘春吉勾结陷害张铂长


    辽宁葫芦岛宏跃集团董事长于洪与公安局长潘春吉勾结陷害张铂长


    辽宁葫芦岛宏跃集团董事长于洪与公安局长潘春吉勾结陷害张铂长


    辽宁葫芦岛宏跃集团董事长于洪与公安局长潘春吉勾结陷害张铂长


    辽宁葫芦岛宏跃集团董事长于洪与公安局长潘春吉勾结陷害张铂长


    辽宁葫芦岛宏跃集团董事长于洪与公安局长潘春吉勾结陷害张铂长


     控诉书
    
     控诉:全国人大代表辽宁于洪勾结公安局长潘春吉捏造罪名,将民企家张铂长投入大牢17年没收掠夺几亿矿山财产
    作者:王淑珍 对此文章的真实性负法律责任 (附事实照片)
     身份证:211325300117102
     我叫王素珍,今年85岁,是辽宁省葫芦岛市建昌县原虹源矿业有限公司(民营企业)法人张铂长的母亲。我向您们控告辽宁葫芦岛市副市长公安局长潘春吉徇私枉法、为黑撑伞、滥用职权、践踏公民权利、制造冤案,使我儿子蒙冤被判十七年的罪行。因为我儿子的冤案,给我们全家造成了极大的伤害,我因儿子入狱,眼睛哭的视力困难,奔走上访,身心受创;我在上学的孙子孙女,被迫中断学业走上为父申冤的路,生活无来源异常窘迫,已处难以为继的状态,请救救我儿子救救我们全家。
    
     张铂长85岁的老母亲,为了救儿子,哭的视力模糊,不断上访,要儿子回家,只因人大代表于洪看上了张铂长价值数亿的矿井,与好哥们公安局长潘春吉采取了一系列非法和罪恶手段,捏造事实、以莫须有的罪名把我儿子打入大牢。儿子一点没犯法,愣是被关进监狱判刑17年,天理何在?
    
     于洪是辽宁省葫芦岛市宏跃集团的董事长,年轻时打架斗殴时脸上留下大疤痕,有了钱后,他去掉疤痕,摇身一变,成了全国人大代表。他利用金钱权力曾在葫芦岛市迫害多家企业家,抢夺他们的财产,运用黑社会手段,和葫芦岛公安局长潘春吉联手“抢劫“他人的血汗钱。在葫芦岛当地堪称一霸!无人敢惹。把黑手又伸向我儿子。
     于洪十多年间曾多次运用黑社会手段妄图抢夺张铂长的公司,他指使手下人把车辆停放在张铂长的虹源公司门口,不让虹源公司生产营业,致使30多名员工被困矿井中36个小时。他敢如此行事,还不是因为仗着势他是全国人大代表,拥有数亿元资产,在辽宁省葫芦岛市一手遮天,公安局长潘春吉是他的铁哥们!狼狈为奸!于洪还曾在十多年间运用黑势力手段强抢张铂长的虹源公司矿井:
    
     潘春吉原是辽宁省省长闻世震的秘书,到葫芦岛市任公安局长兼副市长,于洪和潘春吉是老乡、铁哥们,潘春吉为了帮助他的好哥们于洪抢夺张铂长的价值上亿元的矿井,他俩合谋构陷了张铂长的冤案,潘春吉利用手中的权力,非法拘捕,刑讯逼供,潘春吉局长为我儿子专案组组长,为达到把我儿子的上亿财产抢走的目的,指示办案人员,用刑讯逼供来取证。按着他的指示,办案人员对所涉案的19个人都不同程度的进行了刑讯逼供。我的二儿子张久昌被打的遍体鳞伤,从看守所抬出送医院时生命已奄奄一息,在地方医院抢救不了,连夜送往北京302医院,经过一天一夜的抢救,才脱离危险。现在一有人提及被打之事时,他的精神都恐怖万分,浑身颤抖,泪流不止。办案人员对我三儿子张铂长的刑讯逼供手段就是更残忍。2010年5月10日至17日,他们以协助找人为名,把我三儿子从看守所提出带到一个地方,他们把他拖到老虎凳上,手脚锁死,套上铜套电击,手被打破、皮肤冒烟。他们用木棒抽打他的手脚,用案卷本抽打他的头,打得我儿子几次昏迷过去。不让吃饭、喝水、睡觉、上厕所,戴着头套和棉帽无法呼吸,胳膊背过来用绳子捆住,人被吊起来,昏迷后用凉水泼,7天7夜的严刑拷打、刑讯逼供,他们逼他在事先拟好的无审讯人、无审讯地点、无审讯时间的刑讯逼供的笔录上签字认罪,不签就给他用刑,多次把他打得昏死过去,然后用凉水浇醒再拷问。在这7天里,我儿子饱受了身心的极度摧残。我儿子至今是什么罪名,没有法律文书,没有通知、告知家属。莫须有的罪名把我儿子打入大牢。
    
     潘春吉局长和办案民警采取了一系列非法和罪恶手段,以捏造事实、莫须有的罪名把我儿子打入大牢。潘春吉和于洪实现了霸占吴家屯井田的第一步。在谋划把吴家屯井田据为己有的方案中。首先由潘春吉出头,安排兴城市法院有关领导,组织对我儿子吴家屯的几个矿井进行评估,我儿子公司被没收有3个矿井,吴家屯井田是我儿子从1997年至2005年建设生产的。期间投资在1亿3千多万,其他的两个矿井投资也有6-7千万。吴家屯井田的资源价值也有几十个亿以上。可兴城市法院在组织评估时却一压再压评估额,最后在潘春吉的指使下,把价值几十亿元的三个矿井仅评估了2500万元,低估价值达上百倍之多。为了在形式上合法化,2012年9月潘春吉安排了一个所谓的拍卖会,以底价2500万元拍卖三个矿井。在葫芦岛所有的人都知道,这三个矿井是潘春吉迫害我儿子强夺来的,迫于潘春吉的权势压力,谁也没敢来参加竞拍。结果参加拍卖会的只有全国人大代表于洪的一个公司。于洪以底价2500万元就把价值几亿元的三个矿井收入囊中。至此,于洪和潘春吉合伙实现了十年企图拥有吴家屯井田的梦想,完成了他俩煞费苦心设计的,通过陷害、冤狱的手段,巧取豪夺吴家屯井田。潘春吉和于洪为了个人的利益不惜制造张铂长的冤狱。真是无耻,天理难容、罪恶滔天。
    
     我儿子还有价值五千万的左右矿石,兴城法院受到于洪和潘春吉的利益、权利驱使,和拍卖公司合谋,仅仅拍卖100万元,于洪和好友刘海成、李玉志买到矿石后倒手净挣1000多万元,兴城法院相关人员得到160万元的好处费!官官相护、相互勾结,官商勾结共同得利,于洪等人和兴城公检法合伙达到了掠夺张铂长财产的目地。
    
     控诉人:王素珍(张桂荣的母亲)
    
     2013年12月17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018225210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辽宁王素珍致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王岐山书记的公开信/张桂荣 (图)
·图片 辽宁葫芦岛张桂荣在联合国驻华办前打出最清楚横幅 (图)
·博讯镜头 葫芦岛张桂荣等地访民大闹最高法全过程 (图)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刘蔚:所谓爱国就是害国害人害己,中共军非洲战役失败了--
  • 小国带领全球政府
  • 曾节明2019年10月13日演讲:特朗普对华贸易战为何在大放水
  • “慢活哲学”的生态基础正在消失
  • 犬儒、脏皮士、公民抗命
  • 马克思主义者都是乌鸦
  • “六四”之后,中共新手法有效地防范了社会化反抗合力的形
  • 特朗普丢掉幻想准备投降
  • 台湾政府拥护中国共产党
  • 林昭的革命
  • 如此活学活用望梅止渴的诈术
  • 民运如何学习瓦文萨?驳胡平关于中国反对运动的谬论
  • 猪的智慧超越人类
  • 徐文立「人类正常社会秩序」系列节目十集专访 第八集
  • 私企本是官商从来姓党
  • 川普为何自称巫婆
  • 博客最新文章:
  • 张三一言支持習近平反分裂中國[三篇]
  • 张杰博闻四中全会前权斗激烈纽约时报出手奇袭温家宝
  • 谢选骏有一种事实承认叫做坚决反对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雪峰式共产主义
  • 谢选骏国共两党的战争不是内战
  • 台湾小小妮239
  • 滕彪国庆还是国难
  • 徐永海用两面各写着男厕女厕的一扇门来讲解半导体
  • 谢选骏民主政治就是“坏人之间势力均衡”
  • 滕彪中共有关香港抗议的宣传战略及局限
  • 金光鸿香港独立,诸夏独立,中华分疆裂土而治势在必行
  • 谢选骏爱情协议还是车震通知
  • 王巨苦难三部曲之二《兽影》(长篇小说节选13)
  • 谢选骏废垃民族需要暴君的暴力混凝土
  • 独往独来江泽民栗战书王岐山纽时曝元老如何被“腐化”
  • 苏明张健评论保政权的习蠢货自身难保
  • 点滴人生港事隨筆:鬱悶
    论坛最新文章:
  • 美在台协会主席:反对两岸任何一方片面改变现状
  • 港民阵召集人岑子杰街头遭铁锤袭击送医急救
  • 美国谴责中国当局干扰基督徒婚礼葬礼
  • 法为缩减排碳量抽选150民众组气候公约工作小组
  • 北京对美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表愤怒威胁反制
  • 韩国访日客锐减日本不慌 中国人足以填补
  • 知道什么是反抗灭绝运动吗?
  • 艺术品市场遭遇英国脱欧:是危机也是机遇
  • 土叙边境混乱局势引发圣战分子东山再起的担忧
  • 林郑施政报告被抗议中断 不回应政治诉求恐难脱困
  • 安倍表示可与参加天皇即位庆典的韩总理会谈
  • 民调:大部分港人指反蒙面法无效 促警队大改组
  • 向港医管局开刀 中央官媒反被斥营造白色恐怖
  • IMF:全球经济增长撞上了关税这堵墙
  • NBA巨星詹姆斯批莫雷挺港在美引发怒火
  • 陆隐形资金大出逃 据指1312亿美元被搬到海外
  • 美国会众议院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