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尹慧敏:露股抗议上海长宁分局长宁拘留所干警令人发指的酷刑体罚和虐待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11月28日 来稿)
    
    人要面子树要皮,每个人都有羞耻之心,尤其是一个女人,当一个人的生命被人严重侵犯威胁生命危在旦夕的时候,她不得不放下脸面,将事实的真相公诸于世。
    

    2013年11月23日上午,我遍体鳞伤走出上海长宁区拘留所,除了手臂处胸口处的累累伤痕外,屁股尾骨处的一大摊伤已经腐烂红肿。我不得不将我的伤公示与众。否则我下一次的遭遇还要更悲惨。在走出长宁区拘留所的那一刻,我露股抗议上海长宁分局长宁拘留所干警令人发指的残暴酷刑体罚和虐待(照片已经全部公布于网上)如果我要脸面掩盖了股伤保持沉默,就是纵容犯罪,让违法犯罪分子有机可乘,他们就可能会变本加厉进一步迫害我。
    
    保证被监管人员每天8小时睡眠的监纪监规,是长宁区拘留所制定的,但它没有遵守自己发布的监纪监规。拘留所将我上悈具吊铐起两天两夜,没有给我一分钟的睡眠时间。它难道就不知道它违反了它自己制定的所谓的监纪监规。我不是犯人,仅仅乎是一个从北京被遣返回沪的上访人,它们已经严重侵犯了我的人权。我的生命健康权受到了严重的不法侵害。
    
    我在上海长宁区拘留所里遭到酷刑体罚虐待令人发指,有人似乎要置我于死地而后快。当进所体检时,狱医测出我高血压值在190以上(狱医提出要华阳派处所送拘留所的警察们带我到长宁区中心医院打一针降压针和肝功能6项指标检测正常以后才能收监),而长宁拘留所王所长(警号为024233)却突破规定强行将我收监,在王所长对我进行刑讯逼供要我写“认识书”时,声称“不管你生什么病,以后你来我这里一次我收一次,照样铐你,以后上铐的滋味比现在还要难受”。
    
    在押期间,伙食极差,连续几日伙食与当天公示的菜单不符,菜量极少,故我提出抗议。因饭菜数量少得可怜,同监室的年轻人几乎每天在抢饭菜吃。2013年11月15日,由于我提出抗议吃不饱,要求吃一袋方便面,竟然遭到拘留所民警非法摧残和酷刑。
    
    而尚在乙肝传染期等多种疾病的我被束缚压缩带,戴上铁帽子,戴上手铐的那一瞬间,当压缩带紧扣胸前压得我喘不过气来,我连喊胸闷不适时,没有人答理我,同监室有人看不下去为我摁起了急救铃,警号为024228前女警长竟然在同监室被关押人员面前大吼“谁也不许帮她摁急救铃,谁帮她,谁就铐在她的旁边,让她大小便拉在身上”时,我明白了,有人已经对我恨之入骨,想灭了我只是没有机会。今天落在这一帮刽子手手里,我是凶多吉少。
    
    长宁拘留所在铐我两天两夜逼我两次写“认识书”才将我解铐,下铐后警号为024228的任姓管教(2009年3月和2011年7月两次吊铐过我的前警长),借故监室里有人大声说话找叫我每天14小时罚静坐(俗称坐排头),拘留所剥夺了我仅有的少许可以伸展双肢(监房里做广播操和站起转圈)肢体放松略为自由活动的时间。我在静坐中感受到下铐后的浑身酸痛和难受。他们也许就是想以这样的方式折磨我和消耗我精神。
    
    拘留所王所长逼我写“认识书”,否则要从2013年11月15日到11月23日出拘留所时下铐,我自知我一身疾病是撑持不住的,到那时我能否活着走出拘留所是个问题,我的性命不保。我一定要活着出去揭露上海长宁区拘留所令人发指的暴行,死不足惜,我唯独心里舍弃不下的是孤苦无依的女儿,否则我一定会与这些试图置我于死地的龟孙子们搏命。我在此再一次声明,我决不会自杀。我目前的身体状况也不会病死,我如果死了一定是被他人所害,始作俑者上海长宁法院和长宁区公安分局。
    
    见证我遍体麟伤走出长宁区拘留所人员名单如下:
    
    孙洪琴、陈启勇、李惠芳、刘培裕、奚仁娣、姚亚娥、周永华、周雪珍、颜兰英、颜秀英、颜桂英、张洪祥、徐顺福、郑建明、徐玮、刘海林、于义明、奚美芳、周妙如、姚黄馨、陈春芳、冯国伟、朱宝根、沈利达、陈建芳、毛恒凤、石萍、俞忠欢、郑培培、顾永洪。
    
    上海长宁区尹慧敏
    
    手机:18202146713
    
    2013年11月28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319197212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尹慧敏:泣血控告上海长宁分局拘留所干警残暴的不法行径
·上海访民尹慧敏遭酷刑,遍体麟伤出拘留所 (图)
·上海尹慧敏拘留期满出狱遍体麟伤 上海警方拒出具验伤单
·尹慧敏:上海法院信访主任都成了恶徒和强盗
·尹慧敏:上海法院和上海公安相互勾结滥用职权权大于法
·访民声援尹慧敏吁上海徐汇区中心医院两起医疗事故求公道 (图)
·尹慧敏:在京乘坐公交车获罪岂有此理 (图)
·尹慧敏:要求纪委彻查未予兑现的司法救助款下落 (图)
·上海尹慧敏对乘坐公交车获罪的再审申诉意见
·抗议上海长宁区法院违法“维稳”借维稳名义打击报复控告人/尹慧敏
·尹慧敏:要求上海法院还医患受害者公道 (图)
·尹慧敏:“国办”终结信访拒出具书面结论 冤民无奈被逼寻天子
·“国办”终结公民信访不出具书面信访结论是组织行为还是个人行为?/尹慧敏
·尹慧敏:北京南站深夜暴力清场 致贫民露宿街头
·尹慧敏:上海长宁法院信访主任张枫多次威胁 欲送我进长宁区精神病院
·尹慧敏:中央督导组“监督”下上海法院依然枉法 (图)
·尹慧敏:女儿顺利毕业离校 感谢所有帮助我们的媒体和朋友
·上海尹慧敏舍命要求巡视组官员和纪委彻查救助款和巨额维稳费的去向
·尹慧敏:上海司法之乱象 拿什么取信于民?
·上海访民目睹尹慧敏遍体麟伤走出长宁区拘留所 (图)
·博讯镜头 尹慧敏拘留所遭酷刑与众访民到上海公安局举报遭拒 (图)
·图片 上海访民尹慧敏酷刑惨不忍睹 (图)
·博讯镜头 今尹慧敏上海开庭 法庭外民众打横幅声援 (图)
·在京上海访民尹慧敏:我与园博会同行
·两会人权观察:上海尹慧敏四十余访民被截回等三则
·上海访民自由进出久敬庄 是停止考核还是交易的结果/尹慧敏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