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中国冤民大同盟/人面兽性的荆州法院贪官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11月06日 来稿)

中国冤民大同盟/人面兽性的荆州法院贪官们(全篇)
    11-05-2013
    中国冤民大同盟/人面兽性的荆州法院贪官
    叙说:黄红英 整理:中国冤民大同盟
    世界各国的网友及各界的朋友们:您们好!
     我叫黄红英,是湖北荆州市普通百姓,为丈夫的沉冤而成为一个维权者。
     我妹叫黄燕,是知名的维权人士,由于经常帮助良心律师高智晟传递被非法关押、迫害信息而被迫害至今,黄燕的个性侠义刚直,宁死不屈;不屈服当地政府的邪恶行径,而被迫害的生命垂危;我妹正当青春年华、健康活泼的黄燕,确被迫害成一个病入膏肓,形同一个垂暮老人!但一个病巍巍的黄燕还能威胁“颠覆政府、撼动中共政权”!?我妹不断遭到荆州政府严密监控、非法关押、无人性的折磨恐吓、迫害至今。敬请关注我妹及我夫的遭遇!!!
     我丈夫叫王守城,在1996年11月17日因一场交通事故造成我丈夫王守城左腿粉碎性的骨折,我家变卖了住房给我丈夫治病,这样才保住我丈夫的一条命。经荆州市交警大队责任认定肇事车主熊君兰负全责(有责任认定书为证)
    中国冤民大同盟/人面兽性的荆州法院贪官


     荆州法院判决肇事车主赔偿我丈夫王守城十三万两千元(有判决书为证)。法院判决后,一直不欲执行,原来荆州法院院长和判官收受肇事责任人的贿赂,荆州法院不但骗取了我们要求强制执行款四千叁佰元人民币外,还把肇事车辆归还了原主。使我家的生活陷入窘境,断了我们全家的生计,我丈夫继续治病的钱也没有指望了,我丈夫是我家的顶梁柱呀。
    中国冤民大同盟/人面兽性的荆州法院贪官


    中国冤民大同盟/人面兽性的荆州法院贪官


    中国冤民大同盟/人面兽性的荆州法院贪官


    中国冤民大同盟/人面兽性的荆州法院贪官


     十多年过去了,荆州法院一分钱赔偿款也没有执行来。在无奈情况下荆州法院逼迫我和我丈夫走上了漫长的上访路,我们一边上访一边沿街乞讨。一年四季受尽人间磨难和痛苦,赶上中共敏感时期时常被监控跟踪殴打绑架到黑监狱关押。多年来无数次我们找遍了所有的相关部门,可是没有任何部门负责;直至2010年8月29日,我夫王守诚在北京上访被北京救助站站长于海祥活活打死,(于海祥手机:13911727248 电话:010-80234939)(见被打病危通知书)。
    中国冤民大同盟/人面兽性的荆州法院贪官


    中国冤民大同盟/人面兽性的荆州法院贪官


     有荆州法院认定的责任判决,并且荆州法院收取我们的强制执行款后,我们还是得不到赔偿款!为此,由于荆州法院的腐败和贪婪,并把我夫的命冤死搭在了无尽的维权上访路上!!!名符其实的成了冤上加冤的冤民!。请问:中国共产党,中国还有法吗?人民的生命和财产有保障吗?在如此暗无天日的中共当政下,在2010年的10月28日,我黄红英逃离中国来到美国,在自由国度揭露中共荆州政府和法院腐败、毫无人性的、所谓的“人民政府”和“人民法院”,这完全是地地道道的土豪劣绅!。在美国我开始了维权抗议、并打工救助我妹黄燕:被中共迫害的命在旦夕。
     这样,我们姐妹俩都成了长年的访民族!
     我妹妹黄燕和中国维权斗士高智晟,胡佳是患难之交,所有为中国自由的维权朋友及外媒是有目共睹的,加上为申诉我夫王守诚在北京上访的惨死事件,至今遭到中共的迫害不断,我夫已惨死三年多了,尸体至今日还在北京大兴医院存放着,我妹黄燕从二00四年认识高智晟之后直到今天一直遭中共不断的软禁 有时还殴打,高智晟、胡佳每遭绑架软禁时中共必定绑架我妹妹黄燕,北京总国安处处长名叫孙狄,电话:13801034342,他无数次带着大帮流氓打手开着无牌的车,绑架走我妹妹黄燕,还多次殴打恐吓,并扬言:“如果你再和高智晟胡佳联系结局就和高智晟胡佳一样丢到监狱羁押你几年,如果你不是女性我孙狄可能早把你丢进监狱了,你再要和外媒讲高、胡两人的事,你就等着坐牢”。
     每年北京的大小会议、过年过节孙狄都会对黄燕进行软禁和恐吓。我妹妹一直生活在一个提心吊胆的恐怖的环境中,中共政府直到把黄燕迫害致患上癌症还不放手,(请全世界的良心们和各界民主人士看看她化疗之后的照片)哪怕重病成这样中共政府仍不放过她,没有人性的那些政府官员,现在就拿我夫王守诚上访被于海祥带人打死之事来和我妹作交易,要我妹黄燕答应不要再和胡佳、郭飞雄他们往来。
    中国冤民大同盟/人面兽性的荆州法院贪官


    中国冤民大同盟/人面兽性的荆州法院贪官


    中国冤民大同盟/人面兽性的荆州法院贪官


    中国冤民大同盟/人面兽性的荆州法院贪官


    中国冤民大同盟/人面兽性的荆州法院贪官


    中国冤民大同盟/人面兽性的荆州法院贪官


     今年的三月二号我妹手术化疗出院,三号深夜公安局找到黄燕,问她是不是准备去北京?荆州公安局欺哄着黄燕说北京方面来电话,如果黄燕你不去北京,无论是北京还是荆州即将处理王守诚96年的车祸赔偿案及王守诚到北京上访的惨死案,我妹妹知道一切的一切都是中共的鬼话,妹的朋友,人权斗士胡佳一直都告诉她,中共对你讲的任何话都要朝相反的方向听。
     今年的三月四号清早,荆州当地政府男男女女去了一大帮人到我姐姐家把黄燕堵在了姐姐家中,不准黄燕出去,黄燕借上厕所的机会给广州的郭飞雄打了电话(郭现已被抓),郭即发贴呼吁外界速帮病中的黄燕逃出来,我妹又接着打电话给胡佳,胡佳也最快的时间告知外界说中央两会即将开幕,病中的黄燕遭软禁,晚上我妹再次借上厕所的机会跑了出来,跑到荆州火车站给我侄女打电话,叫我侄女给黄燕送钱去买火车票。当晚我妹买了去汉口的车票,到汉口之后又马上去买北京的车票,我妹到北京刚一出站,就被荆州公安局的拦截,当日又把她带回了荆州,(有我妹妹黄燕来去的车票。)
    中国冤民大同盟/人面兽性的荆州法院贪官


    中国冤民大同盟/人面兽性的荆州法院贪官


     当我妹妹的老公吴桂生听说黄燕逃出来之后,他也马上买了火车票赶往北京,在赶往北京的途中被荆州公安局在郑州拦了下来,一同带回了荆州,说要我妹妹来解决我夫王守诚的车祸案,因妹妹有重病在身,一度被那些没有人性的官员折腾,妹妹再次住进了医院,那些打手轮流在医院看管着妹妹,等妹妹好一点出院之后,两会也结束了,那些不要脸的官员再也不提解决我夫王守诚的车祸案和上访案了!。
     我夫一个不能入土为安的冤魂,每天在呐喊着,谁能让他早日入土为安?那些没有人性的官员们都官官相护,我真不知道这帮人面兽性的畜牲、荆州法院的狗官们,我夫何时才能在天堂为安!?我夫王守诚的血债未了,难道还得赔上几条人命吗?
     当我妹妹拖着术后化疗的病体逃往北京,在出北京西客站时又遭绑架,五个黑警把她绑到一酒店的七楼,问她:你是不是为王守诚的车祸案来京的?我妹说:“不是,因荆州肿瘤医院要妹妹到北京肿瘤医院进行第二次确诊,是需切除还是保留。”我妹妹求着他们说:“我的病历和每天不能断的药在我老公那里,求你们打电话到荆州把我老公放出来,给我把药和病历拿来,我的病不是小病不能再耽误。”他们说:“你老公知道你跑走了,就是把他羁押荆州也没用,你昨晚坐前面的火车,他深夜就坐了车来京,我们已联系上他,他在郑州下车立即返回荆州,你先走,你早上到荆州你老公中午到。”有一姓凌的黑警,他的电话:18972111979,他给售票处打电话说:有没有最快的时间返回荆州的票,无论票价多高速给我们弄几张,马上得到消息即时起程。这时我妹妹在酒店的停车厂看到里面停满全国各地的警车,都是来京绑架强送返乡;当时妹听到他们的对话:凌主任,我们把她带到荆州下火车后是立即返回北京还是有调整。凌说:一分钟都不能耽误立即带回荆州。就这样,疲劳奔波重病的妹妹,又被他们绑回荆州。车上,黑警对妹妹说:“不是我们要这样做,是奉北京高层令,会议时你不能来京。”我妹妹解释再三:我重症不能耽误是来治病的,我手中什么都没拿只有身上穿的衣服。他们问王守诚的车祸材料在哪里?我妹妹说:在荆州我姐姐家里,还有他在北京惨死的照片及材料,我重病没时间去整这些,你们放过我,这样雪上加霜使我的病更加剧恶化。妹并说:中国十三亿人都可享受国家医保大病等救助各项福利,为什么我黄燕不能享受国家分文?黑警说:你的病应该找胡佳高智晟报销,如果你不认识他们你不会有这么多磨难,更不会患上这病。
     一个堂堂正正的中国公民,仅为帮助被中共严密监控中的良心律师高智晟等……说了公证话、做了良心事,黄燕的经济命脉早已被中共荆州政府采用暴力维稳断绝,荆州黑恶势力又一次非法剥夺黄燕的医疗保险,一个年轻的生命被荆州和荆州法院联手勾结,迫害成病魔緾身、奄奄一息的年轻生命视若草芥,一个活生生的生命将被中共魔掌淹没在无声无息之中!!!一个地方政府、荆州政府和荆州法院再次剥夺我妹的年青生命望外界敬请关注。
     (无论是广州还是北京医院的医护人员都同一句话,大姐你这是重症,自费是治不起的!我们整个医院就你一人是自费。)我妹妹手中好几十万的医疗单没有报销分文,我在美国边打工边上访,打工的钱用来治妹妹的病。
     我丈夫王守诚的车祸案及北京上访遭惨死中共暴徒之手,冤魂至今得不到解决,中共无人性的政府官员说:既然把此事弄到美国去了,就叫美国解决不用再找我们了。十月十七号,我妹再次将我丈夫王守诚惨死北京大兴救助站的材料送往北京民政部,门口警卫不准她进去,这时来了几个便衣叫她快走不然不客气。
     民政部隔壁是最高检察院,检察院门口有十几个便衣拳打脚踢一位年约五十岁左右的男子,把男子的上衣剥光按在地上拼命的打;民政部门口的便衣指着检察院门口被打的场景对我妹妹说:看到没有,你再不走就跟那场景一样。陪同妹妹一起去的妹夫拉着妹妹说,快走不然他们要对我们下毒手了,我妹妹对民政部便衣打手说,我只是递材料,是什么材料,你们问都不问就赶我走?他们说,不管你递的是什么材料,我们都不会看,递进来就给你扔到垃圾桶。我妹妹强行将材料递到了传达室,一个打手马上将材料拿出扔到了路边的垃圾桶;这就是灭绝人性的中共所为!我妹当即拿出手机对便衣拍照,丧失人性、厚颜无耻的便衣说:拍吧,多拍点我还可以出名呢。当妹妹返回路过检察院门口时,刚才被便衣打手毒打的人也光着身子只穿一条内裤,对最高检察院的大门跪着,地上用白粉笔写着一个大大的:“冤”字,身上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还有用脚踢的脚印在身上,妹妹看后痛心的给她的朋友李和平律师及中国人权斗士胡佳打了电话叙述此事,李律师和胡佳叫我病中的妹快走,小心被便衣抓去毒打。
     妹妹当晚返回居住地,也就是十七号当晚给我来电话:姐姐你千千万万不要再回中国,永远都不要回,哪怕在美国讨饭捡垃圾你都不要回中国,中共政府灭绝人性,回到中国如同回到狼窝。我丈夫王守诚荆州车祸致残,北京上访遭毒打惨死后,层层级级推诿至今。!!!
     每逢敏感时期绑架我妹妹时,一位姓陈的书记(电话:13288625543)及姓高的局长(电话:13807213518)说:黄燕这个会议开完后我们一定会处理王守诚的车祸致残案,但有一个条件你一定要配合我们,会议期间不要到北京治疗你的病,就在荆州治疗。妹说:荆州肿瘤医院已拒绝给我治疗。姓陈的书记说:我们去医院找院长看他敢不敢拒绝。(注:之前,荆州肿瘤医院从未拒绝给妹治疗,就因为荆州政府不断麻烦、要求医院配合,非法监控妹所致。)
     自从北京高层压荆州政府,会议期间不准妹去京治疗,荆州政府指派我们户籍警对妹日夜看管,基层一个姓刘的主任跑到医院成天找医生叽叽咕咕,最后医院要求妹出院拒收,姓刘电话:13217161949。当医院拒收妹,妹肯定要前往北京治疗,荆州政府怕妹去北京,又找肿瘤医院医生给妹打电话发短信:要求立即回院,愿意接收给妹治疗。在此要问:病魔缠身的妹妹与医院是医患关系?还是与政府的得失关系?中共当政,中共的魔法、邪恶权力操纵、高于一切之上!!!强烈呼吁:人命关天,关注我妹的安危!
     由此可见一斑,中共的恶权、恶法已经让人民无法容忍,就这样又把我妹软禁医院半月,半月没给妹打一针,把一个重病在身的妹折腾来折腾去,妹时常被感冒,就感冒时开些感冒药,仅此而已。
     在荆州政府强行干预干涉下,医院在拖延耽误妹的生命,中共把人的生命当儿戏!?在医院被软禁半月后,过了中共所谓的敏感时期,医生即叫妹出院,去其它医院进行第二次手术,此院不愿做,荆州政府不断干扰,免得惹麻烦。妹听此医院主任说:北京二会已完,你想往哪走就往哪走,纪委陈书记及刘主任告诉妹,王守诚的车祸他们管不了,只能找法院。在会议期间绑架软禁妹时,纪委陈书记和刘主任可是铁板铮铮的欺骗说:会后肯定会解决王守诚的冤案问题。就这样把王守诚车祸案推来踢去近二十年,把我妹一个年轻的活生生的生命折磨、摧残成像一个垂暮老人,一个年轻的生命将被中共强行夺走。!现在只要北京有大小会议,有涉国事访问或外媒来华时,就对我们所有的亲戚施行绑架盯梢,中共政府兽性横行,让人无法容忍的恶法、恶权。望社会各界关注我妹黄燕的生命安危!关注我丈夫王守诚因车祸:罪责清晰、职责分明,经荆州法院判决拖延拒执行近十七年的冤案!关注荆州法院、荆州政府的黑暗不法勾当!受贿收贿!草菅人命!
    控 诉 人:黄红英
    联系电话:5168602655
     主要涉案官员的联系电话:
     凶手救助站站长:于海祥 手机:13911727248 电话:010-80234939
     北京大兴民政局局长:赵显鹏 电话:010-69295278
     湖北省荆州法院:童院长 电话:0716-8021079
     院长 万卫国 电话:13035324618
     副院长:陈安华 电话:13872308288
     执行庭庭长:杜振虎 电话:13986713511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722315165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中国冤民大同盟联合国上访记 (图)
·中国冤民大同盟:访民联合国举幅抗强拆
·中国冤民大同盟联合国上访记/10-1-13国殇 (图)
·中国冤民大同盟:荆州法院贪官人面兽性 (图)
·中国冤民大同盟:荆州法院贪官人面兽性 (图)
·中国冤民大同盟:黄红英给湖北省省长公开信 (图)
·黄红英致湖北省和荆州法院的公开信/中国冤民大同盟 (图)
·中国冤民大同盟/有感中共迫害无辜 (图)
·中国冤民大同盟黄红英给湖北省省长公开信 (图)
·中国冤民大同盟/法拉盛诉冤 (图)
·中国冤民大同盟声援《六四》纪念日 (图)
·中国冤民大同盟纪念《六四》二十四周年 (图)
·中国冤民大同盟中领馆上访记 (图)
·中国冤民大同盟声援/法轮功 (图)
·中国冤民大同盟联合国上访记/5-14-13 (图)
·中国冤民大同盟联合国上访记 4-24-13 (图)
·中国冤民大同盟联合国上访记 4-17-13 (图)
·中国冤民大同盟联合国上访记 4/5/13 (图)
·中国冤民大同盟联合国上访记 (图)
·冤民大同盟总干事张兆林近日在上海黄浦开听会
·中国冤民大同盟/黄红英不屈威胁为夫申冤 (图)
·刘安军谈阳光公益:不隶属任何组织,和冤民大同盟没联系(视频)(图)
·在国会第十七届越南人权会上发言/冤民大同盟葛丽芳
·中国(上海)维权民众为捍卫自身权利的声明/“冤民大同盟”之争
·常雄发对“冤民大同盟”声明
·我为什么去港参加冤民大同盟/孙玉妹(图)
·中國冤民大同盟受東八块全體受害居民委託致李嘉誠先生公開信
·上海王水珍维权声明:从未参加过设在香港的中国冤民大同盟
·中國冤民大同盟向全國訪民緊急呼籲
·中國冤民大同盟責問俞正声-周敏珠的“冤”是誰製造?
·“冤民大同盟”的相关新闻:我的郑重声明/北京周莉(图)
·沈婷:抗議中國政府抓捕中國冤民大同盟成員
·詹荣妹公开致中国冤民大同盟(图)
·责问上海帮:是谁触犯了国家法律、国家利益、安定团结?!/中国冤民大同盟(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