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致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李 静院长的公开信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10月14日 来稿)
    
    尊敬的李 静院长您好!
    

    我因不服您院(2005)鄂监二民再字2号终审《判决书》之判决、(2008)鄂民申字第84号《民事裁定书》之裁定。为此曾历经八年之久的不懈申诉、信访得不到任何正面答复或解决!无奈下向您发出此公开信求助。
    
    一:对法官彭建民在(2005)鄂监二民再字2号终审《判决书》中,不服的事实与理由:
    
    判决书中称:“本院认为,--- --- ,邹立衡在本案中提出补发工资、赔偿经济损失等请求,属另一法律关系,且未经劳动仲裁这一诉讼前置程序,本院不予支持。”该认定实属法官彭建民故意隐瞒事实真像,狂法裁判
    
    作为劳动争议案件不经过劳动仲裁这一诉讼前置程序是不可能进入司法程序的。彭建民连撒谎都不会。现有证据1:(91)武劳裁字第002号《不予受理申诉通知书》为证。2:(1995)武劳裁字第002号《受理案仲通知书》为证。
    
    3:武劳裁(1995)裁字002号《仲裁载定书》为证。(后附影印件)足以证明法官彭建民是故意隐瞒事实,狂法裁判!导致当事人再次进入中国持色的法制怪圈,重游八年!!!
    
    二:对法官周冬丽,在(2008)鄂民申字第84号《民事裁定书》之裁定不服的事实与理由:
    
    裁定书中称:“….双方(华轻公司与邹立衡)之间的劳动关系一直处于不确定状态,劳动合同---”。
    
    (2005)鄂监二民再字第2号终审判决书认定,“双方的劳动关系受法律保护”。即己认定:被申请人与申请人有合法的劳动关系。那么“劳动关系一直处于不确定状态”无法律依据,是周冬丽在(2008)鄂民申字第84号省高院《裁定书》中杜撰的伪事实。
    
    虽然“自1991年11月2日华轻公司作出解聘决定后,至2005年(2005)鄂监二民再字第2号终审判决前,这期间双方之间的劳动关系确实一直处于不确定状态”。但在(2005)鄂监二民再字第2号终审判决中已明确的撤销了1991年11月2日华轻公司作出解聘决。该判决书生效后,双方的劳动关系就自然恢复了,所谓的不确定状态也就随着消亡了。但在这其中出现那所谓的不确定状态,其罪魁祸首应是15年来历次错裁、错判的劳动仲裁委和法院。
    
    即然认可申请人是华轻公司的职工,就不应当支持(2007)武民商终字第314号《民事判决书》的错误判决。以申请人未为被申请人提供劳动为由,参照《武汉市城市居民最低生活保障实施办法》补偿。该《办法》针对的调整对象是,城市失业、无业、无收入居民:即然认定申请人是被申请人的职工,就应该适用国家专为处理企业与职工争议的专门法律---《劳动法》。因此(2008)鄂民申字第84号《民事裁定书》,明显是支持了适用法律错误的判决。
    
    关于用人单位违反规定擅自解除劳动合同、给劳动者造成经济损失的问题。国家劳动部早在1996年答复河南省劳动厅时,以(劳办发〔1996〕186号)《关于执行劳部发〔1994〕481号和劳部发〔1995〕223号文件有关规定的请示》的复函中,作了详细、明确的规定及说明。文件中规定“用人单位擅自解除劳动合同、给劳动者造成工资收入损失的,按照《违反【劳动法】有关劳动合同规定的赔偿办法》(劳部发〔1995〕223号)第二、第三条的规定,除按劳动者本人应得工资收入金额支付外‧并应加付给劳动者应得工资收入25%的赔偿费用。”何况我是被非法解除了劳动合同,我还能如何提供劳动呢? 更何况,申请人在此期间四处申诉、上访,付出的人力、物力、财力、精力,远远超出正常上班的付出。
    
    综上所述恳请李院长责成相关庭、室予以认真复查、复核给一个明确、具体的说法为盼!
    
    后附:影印件证据三份。
    
    当事人:邹立衡
    
    身份证号:420102194604201431
    
    联系电话13607162321
    
    qq号447246896
    
    2013年10月13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719196233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致习近平主席的公开信/长春陈大山
·致习近平主席的公开信(6):
·孙宏萍:再致中央派上海第九督导组全体青天们公开信
·邹立衡:致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李 静院长的公开信 (图)
·刘凤麟:致中共中央习近平总书记的公开信
·给习总书记的一封公开信 (图)
·为许志永和李化平等写给中央常委的一封公开信
·上海东八块受害居民致美国汉斯Hines公司公开信
·上海市民陈桂英给韩正市长的公开信 (图)
·就正义人士郑酋午案致海南省公安厅的公开信
·全国蒙冤警察给党中央的第六封《公开信》/视频 (图)
·中国冤民大同盟:黄红英给湖北省省长公开信 (图)
·致黑龙江省省长的公开信 (图)
·黄红英给湖北省省长公开信:活活打死我丈夫 (图)
·黄红英致湖北省和荆州法院的公开信/中国冤民大同盟 (图)
·中国冤民大同盟黄红英给湖北省省长公开信 (图)
·马志森联合国上访:中领馆递交习奥安纳伯格庄园会晤给习的公开信
·遭遇强拆,女商人致四川南通市长公开信
·给习近平主席的公开信/李金霞
·“世界精神卫生日”关于中国被精神病现象的公开信
·龚爱爱辩护人发表公开信 呼吁社会不应盲目仇富
·谢燕益:手机实名制侵犯人权致工信部长公开信
·郭飞雄妻子张青致半羽先生公开信
·看守所向监狱送犯人遭拒 所长发公开信与狱长叫板
·四川中江申冤访民李继超致县长公开信 (图)
·《致国家领导人的一封公开信》支持者请签名
·退休高干杨维骏致中纪委的公开信 (图)
· 姚诚:就张安妮上学一事致蚌埠当局公开信 (图)
·綦彦臣:关于天津高院违反“司法解释1453”的公开信
·刘卫国律师:要求司法局依法保障律师执业权的公开信 (图)
·浙江临安退休工人遗孀致李克强的公开信 (图)
·浙大教授发公开信反对新校长任命?
·刘霞致习近平公开信:身为刘晓波妻子就是罪
·延安城管改公开信中“暴力执法”为“肢体冲突”
·延安被踩头商户回应公开信质疑 称从未写过 (图)
·给中纪委反映武汉市问题的公开信 (图)
·法官办案能不能花当事人的钱坐飞机?—綦彦臣致王岐山与周强公开信
·杨绛发公开信坚决反对拍卖钱锺书私人信件
·为许志永和李化平等写给常委的公开信/尹卫和
·关于呼吁上海市人大代表不提名不投票选举崔亚东为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院长的公开信
·就郑酋午案致海南省公安厅的公开信/赖锦东
·刘杰:致习近平总书记的公开信 (图)
·致中华民国国民党中央委员会第九封公开信/叶家林
·全国公检法司维权和反腐干警致社会各界的联名签署公开信 (图)
·致中华民国国民党中央委员会第八封公开信/叶家林
· 彭州石化xp项目大陆媒体集体失声,成都市民至四川官员和民众的公开信 (图)
·韦亚妮给广西天鹅县长一封公开信 (图)
·就张安妮入学权被非法剥夺事致习近平李克强的公开信/郭国汀
·王小宁:给新任最高法院院长周强的公开信
·发出致习近平公开信的基本考量/秦永敏
·查建国对秦永敏给习公开信的点评
·秦永敏等致习近平的公开信/沈建明
·姚监复:答丁子霖老师的《致姚监复先生的公开信》
·致中华民国国民党中央委员会的第七封公开信/叶家林
·卢海涛从华盛顿发出的一封公开信
·上海被强拆户朱金娣致全国两会全体代表一封公开信 (图)
·致中华民国国民党中央委员会的第六封公开信/叶家林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