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国庆前后我和上海访民在北京久敬庄和马家楼来回穷折腾
请看博讯热点:访民动态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10月04日 来稿)
    2013年9月27日,月末最后一个星期五的下午,是上海访民集体进京到“国办”上访的日子。这天,我早早的来到了“三办”胡同,胡同里早已经挤满了全国各地的群众,仅上海的访民就有六七百号人。上午到中纪委集体走访的一波人显得相当的兴奋,称他们上午到中纪委集体走访很顺利都拉到卡了,所派代表和接谈的领导谈得很好。最后有五百人在国办参与实名集体访身份登记(共有13位代表进入国办登记接谈大厅)
    
     13位代表出来后,有一个人说:我们13个代表是全部登记上了,但你们480多人有没有登记上不太清楚,此人给了我们一个信息,我们国办的集卡未必登上。我敢肯定480人没能登记上。上月8月28日集体访后一天,我到“国办”试着登个卡,被国办发表窗口领导告知:你已经很久没有来了,信访早已经终结了。为此,我发出了国办不出具信访终结书面答复是个人行为还是组织行为的异议。领导所说这很久没来之意就是说明我前几次参加集体访拉集卡根本没有成功。

    
    为“480多人有没有登记不太清楚”这句话,有访民表示不满意并与透露未登信息之人发生了争执。其实要想明白一点就是,以前派出的代表没有对我们说过真话,他们只管自己登记上就好了。我早就有怀疑,但我个人觉得,不管登没有登上,我今天积极参与了,就是表达了我们一种集体主义和团结一致的精神。今天大集卡没有拉上,我们明天可以继续来拉小集卡补救。而自2011年4月持续至今进行了近三年的大集访是决不能放弃的,否则前功尽弃。
    
    在胡同口,所有参加集体访的500访民(其中不包括没有参与实名登记的已经个访和一起被截送到久敬庄的访民)全部被北京警察赶上了停在路边的大巴上,大巴将我们约600余人送进了久敬庄关押。
    
    直到晚上9点都没有人来将我们接出,上海驻京办故意将我们老弱病残弃在久敬庄里不管不问,其中有80多岁的老人和残疾人,久敬庄不将我们安置在又大又宽敞的上海厅却将我们几百号人安排在又小又挤的山东厅里。北京早晚的温差在15度,许多访民都没有准备厚实的衣服,所以选择离开了,到了凌晨仅剩下的187人,因座椅少,大部分人坐在两头翘中间凹的椅子上无法躺下来。
    
    我们稍微年轻一点的想找一个地方躺,结果被七八个久敬庄警察拦在后门处,前门是敞开的,可以自由进出。最后,我们找到安检处将两头翘中间凹的椅子拼起将就睡了4个小时,躺着总比坐着强。
    
    第二天(9月28日)上午,久敬庄发完馒头即刻清场,有一个身穿警服但没有警徽的人前来威胁“你们再不走,我们要喷洒消毒药水了,这里面要进行消毒,不要怪我们不告知你们,出了问题我们不负责。”我和颜兰英、徒宝霞等六人一直坚持到了最后,坚持要求久敬庄给我们出具出门证后再离开,否则我们昨天晚上一晚的苦白挨,上海驻京办作弊已经是公开的秘密。我连续打了4个110报警电话和2个12345市政府热线都无济于事。警方不出警不露面,热线那头称“我们管不着无法管”。坚持到11点过后,我们感到无望,五个人决定主动撤离。留下一个六十五岁患糖尿病的老妇人一人滞留在久敬庄里。
    
    2013年10月1日清晨4点,我和颜兰英,高月清一起赶夜霄车,来到天安门广场观看国庆升旗仪式,夜幕下人头攒动。四周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戒备森严,广场大花篮四周早已经聚集了无数的游客。5点10分时下起了第一场大雨,正是这场大雨,赶走了数千准备观看升旗的游客,同时让我和广场值勤的警察们站在一个堆放急救物资的帐篷下躲雨,我和警察武警先生们零距离紧靠在左右首。还有一位到侄女处游玩的女游客也给予我躲雨的帮助,6点10分我观摩了升旗仪式的全过程。
    
    升旗仪式完毕后,广场警察武警开始清场,有一武警对我说“广场四周要全部清光一个人不留,你要玩或者拍照等10点30分以后再进广场”。清场时又一场瓢泼大雨倾盆而下,我整个人淋个透湿,此时得到另一个打伞女游客帮助,她将我送到了地道里避雨。
    
    下午14时许,我在天安门广场安检处被警察带到天安门广场分局派出所。在进入马家楼时,看见有部分访民被放出。大院内停满了截访车辆和站着许多截访人员。在等待进楼过程中,有一男访民被某地4个截访人员抬手抬脚的抬出来,但在男访民的激烈挣扎下,最终逃脱了截访者的魔爪,马家楼楼上的众访民见状,拿馒头当武器纷纷投掷下来,抗议非法截访和关押,一时间馒头尸横遍地。事后了解到,被截访的人叫徐成豪,是安徽籍访民。
    
    当天晚上,上海市驻京办来人接我,我没有跟他们走,驻京办共接走30多个访民来自中南海等地。深夜,天气冷得整个人冰凉,随身带来的避寒的物品一点帮不了我,情急之下我拿塑料袋套起冷得发僵的身躯保暖,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第二天醒来时,塑料袋里都凝聚起了滴滴水珠。
    
    我和颜兰英都被冻感冒了,俩人打110呼救,要求马家楼放我们出去没有人理睬,最后110答复说“已经通报国家信访局,等会有领导会接待你”。我觉得此话不可信是为了稳住我,看看门口站着的10多个警察就明白了,一个别想跑。所以,我费劲脑汁找机会溜出了马家楼。有时候逃跑并不是怯懦,而是为了减少伤害。我乘坐公交车回上海被行政拘留10天加1天,我到长宁区法院索要被扣押的我自己的私人财物,被非法软禁超过12个小时,那些执法犯法的人简直像疯子一样将我非法拘留关押。我惹不起只有躲。我要是被接回上海还是被关押。
    
    今年春节我五进马家楼,初三访民将我从上海驻京办手里夺下,最后两次被我溜掉了。8月29日,我闯中南海递出录音光盘之后,我也是选择了逃跑,目的就是减少伤害。实在逃不掉只有认天命。就这样国庆节前后,我和上海维权民众在北京久敬庄和马家楼来回穷折腾,这样的日子不知道哪年哪月才是尽头。
    
    
    上海长宁区尹慧敏
    
    2013年10月3日(星期四)
    
    手机:15600040056.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222863042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马家楼释放的赵恩孚,解除后即来京上访 (图)
·田青山:闯中南海 被抓到马家楼
·今天 又有上海访民进马家楼
·邹引娇母子新华门申冤被抓马家楼
·月末在京折腾完 徐佩玲等上海访民关在马家楼驻京办遣送回沪 (图)
·敬请关注:湖南维权人士在马家楼集体绝食抗争 (图)
·八一节前夕马家楼遭千余名警察大规模强行清场 (图)
·武汉访民汤素芳等住马家楼10天 天天出来维权 (图)
·湖北访民住马家楼8天,到驻京办示威 (图)
·博讯曝光:马家楼14日内外情景/视频 (图)
·余敬、汤素芳从马家楼出来,再去中南海 (图)
·武汉汤素芳、余敬等人已在马家楼度过第五个夜晚 (图)
·今日马家楼人满为患/视频 (图)
·武汉访民汤素芳被逼闯门 不解决不离开马家楼/视频 (图)
·马家楼近万访民今天没一人自由出来
·七一在京访民南站“折腾”送马家楼继续折腾/视频 (图)
·七一数千访民冒雨集积马家楼
·7月1日,北京永定门附近访民被清理去马家楼 (图)
·南通访民单丽华等在马家楼的遭遇 (图)
·上海拆迁户沈金宝被送派出所 湖南彭庆国被关马家楼
·北京马家楼发生截访官员群殴访民事件
·杭州访民在马家楼门口遭黑帮殴打 (图)
·两会期间西安访民康素萍马家楼几进几出截回后被打伤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