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上海孙宏萍 在致中共中央上海市长宁区政府卞百平书记书记的汇报信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9月29日 来稿)
    中共上海市长宁区政府卞百平书记:
    
     你好!

    
    距我日前向你紧急反映关于我在含丈夫死在你们公权手中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被迫上访13年不得说法的重大人命案冤屈基础上,再遭被你辖区动迁利益集团蓄意违法强迁,致我孤儿寡母即将流离失所之灾,请求你代表党政核查,制止不法的声明与诉求信已1月有余,却没有得到国家信访程序规定的回复。后来,我向你上司韩正书记也以挂号信方式进行了相关申诉,他比你更官僚,任我向他百般呼救,他自岿然不动,我查信过去,他摆设出的信访复查窗口干脆谎说没收到,请注意,是挂号信你们都敢抵赖,摇头!摇头!叹息!叹息!
    
    我就不明白了,说起来你们也都是上海市人民代表,虽然,我们人民不曾选过你们当我们人民的代表,可你们已经占着那个该负责的话语权位置了,我们人民别无他选地请求你们这些既是人民的代表,又是中共政党的代表为人民做一点该作为的事怎就那么难?人民的事不管轻重缓急,你们都年复一年推三阻四、装聋作哑,而你们政府要欺压我无辜百姓,可以马上不顾法理、沆瀣一气,做起来立竿见影、毫不拖延,请问你们到底是什么性质的政府啊?品德还不如我一个弱女子,上天知道,我就是再困难,见到比我困难的人都毫不犹豫地会去帮,可你们这些手握民生大权的官爷,就会欺负我孤儿寡母,在我向你们四处呼救、请求制止不法强迁裁决申请过程中,长宁区房地局的正式强迁裁决还是如期而至我户,他们是想逼死谁呢?真不知道动迁利益集团整天在勾结些什么?要是我体力够,我一定学那上海高院嫖娼门的举报者好好查查他们。那强迁裁决上面居然还称:经调解不成才做出维持强迁的决定。真不要脸啊!几时协调过啊?大白天的尽说无中生有的鬼话,是不是他们一类不讲谎话会死额?还有,我在7月中旬给中央派上海第九督导组的申诉信转我华阳路街道后的回复也把我小伙伴惊呆了,他们小小一街道居然做出完全违背我们习总书记时任上海市政府书记时对我的信访回复处理,作出对我所有相关诉求都不予受理的信访终极宣布,还装出尊重民主地告诉我不服可申请信访复查。我当然不服,这是纯粹的打击报复,我已向长宁区信访办提出复审,此处与我玩时间游戏的企图已露出端倪,且不理他们在这处设计的障眼法,今,主要向你反馈一下华阳路街道对我强迁之疾患事件所作所为的表现。
    
    8月28日,街道政法委周书记找我谈话,告诉我他们很重视我反映的强迁问题,已初步和动迁组达成协商,让我户不再几代人挤在原来强置一处的一小户里,可以母子独立安置一处,这已尽全力了,要我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机会。我更震惊,我动迁的基本权利还没得到保障呢,街道欠我的善后处理说在动迁机会中一并解决的还黑白未提呢,动迁利益集团胡作非为强迁安置伤害于我的原因还没说清楚呢,区里包案领导我还没见过呢?这就又要打我闷包了?我自是不从。周书记最后要我回去写债务清单交给他,越详细越好,以便他上去帮我说话。9月1日,信访办干部来电要我前去交债务清单,我确有被上访造成的重大债务事实,只是觉得写下来有些莫名其妙,明确表示拒绝写,他不管我患病在身,要我明日去街道口头对周书记讲讲也行。出于对周书记的尊重,我于9月2日带病前往,而周书记开门见山问“带来了吧”的东西并不是指我债务清单,而变成写动迁诉求条款,我再惊之后也拒绝了这所谓的帮助。因为,周书记说他不代表政府和我谈话,不代表动迁组出安置方案,不承认街道对我家13年未落实的善后处理,不告知区政府是否兑现承诺派出区级包案领导直接面对我,在我家动迁机会中牵头化解我上访多年的一揽子诉求,仅看我是老上访代表他个人职务和我谈话,希望在动迁中帮我的利益争取得好一些,以免将来谁看到谁都讨厌。我不知道,周书记这不承认,那不承认,是不是经过你们授意,是不是以谈话的名义让我配合你们取得已对我作为过的程序?
    
    不管怎样,周书记传说可将我母子单独安置,这已是让动迁利益集团在原来把我动迁利益一揿倒底的基础上跨出了一大步,我感谢你们政府相关领导人的这点作为。可是,我这心里另一头是十二万分的不愿服,这房子是我一直住的私房,这房下的地是我家解放前祖传下来的房地,我没要求你们来拆我的房子,是你们政府要来拆我家的房子,可你们不谈不换就直接闭着眼睛把我一家好好住在市中心的几户几代人揿在一个从未让我们见过的远郊小破房子里,这违法侵权行为的帐还没对我算清楚,转眼我反欠了你们不算人情的人情帐,还有没有天理啊?这就好比你们跟我要换东西,前提是一个愿买一个愿卖怎么公平怎么换,你说你们无本万利抢惯了公平不了,只要你们好好说话,我心善良、我志不贪,可以吃亏一点也不要紧,至少,我手里还有一些保全生存基本的东西,可你们偏偏要我的全部,我不给就抢,抢了还说我没发票什么的,要做实我这是偷来的东西无权到市场交换,被没收赃物是理所应当,你们看我的确一无所有又拿我的东西做好人,多少施舍一点给我封口,这样一倒腾,转手就把你们抢劫犯罪的孽行变成高尚的救世主,我感谢或是不感谢,你们光辉的普世政绩都自己雕刻存封了,随时可拿出来宣扬如何最大程度改善了棚户居民的居住条件!这是什么性质的逻辑啊?再说了,你们那超低的评估价是怎么来的你们没公示过,你们授权的评估机构,开发商,拆迁单位是不是都合法我们不知道,我要长宁区房地局正常出示给我关于开发动迁的五项文件,补足一直没给到我的拆迁公告,他们置之不理。中国宪法规定人权都是平等的,你们凭什么就让那80%的居民代表了我是不是要拆迁的愿望?凭什么就让我住号和我住户不相干的人代替我谈话签字?中国财富大多数都流在你们20%不到的政府贪官的腰包里,是不是我们80%之多的穷人可以代你们满世界消遥享乐?中国稍微有点姿色或明或暗的女人都在你们政府少数官员的外室里包养着,是不是我们大多数娶不起老婆的兄弟都可以代表你们接管下来代为出力操劳啊?
    
    街道周书记还说他也不理我了,我理解在他这位置上的无奈,不过,你要知道,我不是你们党校毕业的会胆大妄为,可也不是那厦大毕业的嘛,我的血泪史百姓谁听了都愤慨、都同情,以前流传当官不为民作主,不如回家卖红薯,你与我有为官的责任,你办公与我居住的地方仅几步之遥,我常看到你恭敬地下楼送你的上司,亲自送行包装你的媒体喉舌,你就是听不见我对你声声凄厉的呼救,你实在是让我失望之至。接下来,我要去找我们习总,告诉他,上海是你们自封的一国两制独立王国,另扛一面专制残余势力的大旗,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让上海人民吃二茬苦受二茬罪,害我冤屈接踵,流离失所,无法生存了都还欺压得不住手。告诉他,你们吃红旗、贪红旗、骗红旗就是不高举红旗,还打着红旗反红旗,什么认真落实中央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什么努力抓四风活动都是阴奉阳为的形式主义欺骗。告诉他,你们不光现在抢了我房地,22年前还抢了我家的股票财产,13年前把我丈夫杀人灭口、毁尸灭迹不给我任何说法,告诉他,你们长期对我暴力截访造成无数恶果,到当今中央政府耳目一新朝代还专门习惯压制民主开历史的倒车。告诉他,你们平时左搂右抱,害我25岁守活寡,33岁守死寡,长期不让我将丈夫靠,如今我都熬到快奔5了,都没什么想法了又来糟践我不得安宁,一个一个变着花样轮奸我,还不许我抵抗,不许我喊疼!你们有没有姊妹啊?是不是人生父母养的啊?你们中秋节不是在莺歌燕舞、翡翠环绕中享乐,就是在合家团聚、坐收贿赂中丰收度过,害我中秋节无人疼无人爱,无钱买月饼,无心赏圆月不算,还要饱含冤恨给你们这些所谓人民的父母官说无望的话,不说吧,闷得慌,说了吧,还怕你们没耐心看,搞得吃不下,睡不着的,头发像秋叶一样的不停地往下掉,脚踝上肿得一按一只洞,没钱治疗只能忍着拖着,被你们强迁急出来的红肿面颌马上还要接受必须的手术治疗,你们害我旧债未还、新债又生却死不不认帐,人家一般困难家庭有街道多发的节日补助,我特特困家庭却没有关怀,申请了也没有,这不是报复是什么?当初,你们承诺对我家政策内照顾的一定帮,政策外的设法帮!现在说起来给我家发的维稳经费是最多!请问都帮哪去了?发哪去了?财务单据上有我真的签名没有?你们还老羞辱我躺在政府身上吃喝,这是人造的说的话吗?我躺在爱我、疼我的丈夫身上不是想怎么吃喝就怎么吃喝吗?你们剥夺了我幸福的温床,害我长期膝盖当路走伸冤,靠吃低保、借债为生还害上红眼病,什么玩意你们?事实上,你们才叫躺在人民的身上吸血,就连我一个已被你们已榨得没什么油水的寡妇也不放过!
    
    上海市徐汇区有位官员曾在电视节目中说过:“一个好官,他的政治生命不是他在政治舞台上把持多久,职务有多高,而是看他离任或者被倒台后老百姓的哭声有多响,他死后,老百姓自发送行的队伍有多长”!他是不是作秀我不论,我只认为话理是对的,一个脱离群众的官,不是他抱上个烂树桩子当大腿傍就能长青不倒的,正如那曾不为我主持公道的,跟错了贪腐主子的,也是你当我长宁区政府区长时的前任——陈超贤。再就是,任何靠丧失良知道德去攀附权贵无恶不作换来的官位都如同秋后的蚂蚱同样长不了,正如昔日权贵,今日阶下囚——薄熙来。
    
    我们习总日前会晤的佛教高僧星云大师华严经句如是说:长行柔和忍辱法,安住慈善喜拾中。此良言相赠于你慧悟。出于本善,我不希望你早早成为让我自发送行的官,但我衷心地希望你现在就能让你出窍的灵魂跟上你匆忙的脚步,自己反省你在我长宁区政府的为官死角,朝着含冤百姓、困难人民的方向鞠躬言过,以后坚持努力正向作为,只有这样才会善恶随报,如影随之!
    
    上海市长宁区冤民:孙宏萍
    于2013年9月19日中秋节
    手 机:15800598599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822865051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致习近平主席的公开信/长春陈大山
·致习近平主席的公开信(6):
·孙宏萍:再致中央派上海第九督导组全体青天们公开信
·邹立衡:致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李 静院长的公开信 (图)
·刘凤麟:致中共中央习近平总书记的公开信
·给习总书记的一封公开信 (图)
·为许志永和李化平等写给中央常委的一封公开信
·上海东八块受害居民致美国汉斯Hines公司公开信
·上海市民陈桂英给韩正市长的公开信 (图)
·就正义人士郑酋午案致海南省公安厅的公开信
·全国蒙冤警察给党中央的第六封《公开信》/视频 (图)
·中国冤民大同盟:黄红英给湖北省省长公开信 (图)
·致黑龙江省省长的公开信 (图)
·黄红英给湖北省省长公开信:活活打死我丈夫 (图)
·黄红英致湖北省和荆州法院的公开信/中国冤民大同盟 (图)
·中国冤民大同盟黄红英给湖北省省长公开信 (图)
·马志森联合国上访:中领馆递交习奥安纳伯格庄园会晤给习的公开信
·遭遇强拆,女商人致四川南通市长公开信
·给习近平主席的公开信/李金霞
·龚爱爱辩护人发表公开信 呼吁社会不应盲目仇富
·谢燕益:手机实名制侵犯人权致工信部长公开信
·郭飞雄妻子张青致半羽先生公开信
·看守所向监狱送犯人遭拒 所长发公开信与狱长叫板
·四川中江申冤访民李继超致县长公开信 (图)
·《致国家领导人的一封公开信》支持者请签名
·退休高干杨维骏致中纪委的公开信 (图)
· 姚诚:就张安妮上学一事致蚌埠当局公开信 (图)
·綦彦臣:关于天津高院违反“司法解释1453”的公开信
·刘卫国律师:要求司法局依法保障律师执业权的公开信 (图)
·浙江临安退休工人遗孀致李克强的公开信 (图)
·浙大教授发公开信反对新校长任命?
·刘霞致习近平公开信:身为刘晓波妻子就是罪
·延安城管改公开信中“暴力执法”为“肢体冲突”
·延安被踩头商户回应公开信质疑 称从未写过 (图)
·给中纪委反映武汉市问题的公开信 (图)
·法官办案能不能花当事人的钱坐飞机?—綦彦臣致王岐山与周强公开信
·杨绛发公开信坚决反对拍卖钱锺书私人信件
·铁流:化解历史积怨,真正“依法治国” 读十七位历史老人给中共政治局的公开信
·为许志永和李化平等写给常委的公开信/尹卫和
·关于呼吁上海市人大代表不提名不投票选举崔亚东为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院长的公开信
·就郑酋午案致海南省公安厅的公开信/赖锦东
·刘杰:致习近平总书记的公开信 (图)
·致中华民国国民党中央委员会第九封公开信/叶家林
·全国公检法司维权和反腐干警致社会各界的联名签署公开信 (图)
·致中华民国国民党中央委员会第八封公开信/叶家林
· 彭州石化xp项目大陆媒体集体失声,成都市民至四川官员和民众的公开信 (图)
·韦亚妮给广西天鹅县长一封公开信 (图)
·就张安妮入学权被非法剥夺事致习近平李克强的公开信/郭国汀
·王小宁:给新任最高法院院长周强的公开信
·发出致习近平公开信的基本考量/秦永敏
·查建国对秦永敏给习公开信的点评
·秦永敏等致习近平的公开信/沈建明
·姚监复:答丁子霖老师的《致姚监复先生的公开信》
·致中华民国国民党中央委员会的第七封公开信/叶家林
·卢海涛从华盛顿发出的一封公开信
·上海被强拆户朱金娣致全国两会全体代表一封公开信 (图)
·致中华民国国民党中央委员会的第六封公开信/叶家林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