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我要把我的店名改成"说不是罪的博客书店”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9月10日 来稿)
    今天城管来了,开了一张通知书给我,说我搭建的木头亭子没有经过上级批准,另外是违章的构筑物,要我还是换回原来的破方管布亭子。
    
     昨天他们就来了,来了几十号人,我破口大骂,因为我感到奇怪的是我一直搭的要饭一样的破亭子就可以,怎么搭漂亮亭子反而不可以了?其实我老早就猜到他们会来干涉我搭新亭子,所以我故意把亭子设计成活动的像积木一样的随时随地可拆卸的结构,但是我却没有想到我主动为了避免减少原来破亭子对隔壁生意的阻挡而特意设计的新亭子会带来隔壁的抗议,并且连城管也出动了。

    
    其实隔壁顶好我不搭亭子,这个我能理解,但是问题的关键是不管你有什么意见,你应该好好跟我说,可是在我眼里一贯温和的右邻却显然很不温和,我们正准备搭,还没有搭,他们就冲出来语气很冲地说不要挡了生意,我真的好奇怪,我还没有搭出来,怎么你就知道会挡了你们的生意?要知道,我早就通知他们我要搭新亭子了,而且就是因为原来的旧亭子挡他们太多视线,才改成现在这样相对简约不太挡生意的新样式的,当初他们还跟我客气来着,说,不妨碍的,招徕生意的,怎么突然口风就变了?变口风不要紧,但是大家做邻居,还是和为贵,有话好好说,为什么上来就那么凶?我气得冲出去大声说,我不是早就跟你们说要搭亭子的吗?我不是说想不挡你们才花几千块钱代替原来的几十块钱的破亭子的吗?他们不说话了,我们于是开始搭亭子。搭了一个小亭子以后,我又跟主动凑过来的邻居说,这样蛮好的吧?我还要再搭一个大的,放在前面,这下子再也不挡你们两家了。他没有表示异议,只是问我一共花了多少钱?我们平时说话时他们总是笑话我们吃的差啦,卖书没钱赚啦,但是我们从来不放在心上,因为这种人太普遍了,我们都能理解,所以我感觉我们关系还算融洽,我于是老老实实的告诉他花了两千多,如果是买现成的,起码要三千多块。初夏时搭遮阳棚时他们叫过一次,看过我那篇博客的同志应该有印象,有个网友还特地从上海跑到苏州来看我笔下的这个遮阳棚。那次他们叫的时候我心里就很吃惊,因为在我看来,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都是可以和和气气地商量的,但是那次我低声下气地立即把他们的招牌挂到了我家的遮阳棚上方,在迷信人的眼里,等于我让他们家的财气永远高于我们家了,幸亏我既不迷信,又不想发财,所以无所谓哪样,他们说哪样就哪样。即使这次我仍然没有对他们的不礼貌放在心上。我想等我弄好了他们应该能看出来确实比原来的破亭子对他们的影响要小多了。
    
    过了两天,我开始搭大的亭子,我又没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了,右过邻居是不叫了,但是左边却气势汹汹地吵了起来,叫我们的家的顾客不许把电动车自行车停在他们门口,买书的人不许站在他们的门口,这有什么呀,我立即跟搭遮阳棚时那样低声下气地跟他们保证,我用透明围网把我们的亭子围起来,不让买书的人站在他们那边门口,老公也要用他们那种恶狠狠的口气跟他们对吵,我制止了,何必呢,说得来多说几句,说不来少说几句。我心里就是不明白,明明可以好好说的事情他们为什么要那样凶呢?我们平时并没有吵过架啊!我们没有什么矛盾啊!我真的搞不明白,我才到这条白居易造的千年小街山塘街才来了短短几个月,我要来未来的时候,这里的女人们就主动上门来和我吵架,那天晚上我和找来的装修师傅在装卷闸门,几个莫名其妙的女人冲上门来跟我吵架,说,门口是公共通道,就是拿来停汽车的,我来了以后还是要让人家停汽车,我的书生意注定是亏本的,一年三万几做的出的啊?吔,奇了怪了,我的门口就算是公共通道,只能停车,那也应该是停我自己的车,这谁谁谁的车等我来了必须得让给我停。再说,就算你们说的对,我与你们素昧平生,根本不认识,你们有话说话,干嘛那么凶?要说凶,我也会,我当时就跟那几个女人吵起来,说的就是我亏本关你们什么事?是停车的地方那等我来了自己停车好了。
    
    现在我想想,难道山塘街的老板娘都是梦鸽?梦鸽跟人家说话也不会这么恶劣、蛮不讲理吧?我又没有什么地方对不起你们,有事好好说,至于那么凶吗?要是看不起我,那我不理你们,可以吗?
    
    事实上,是我来了以后,停车的人家很客气的把车开走了,我们处的很好,我只是稍稍的建议了一下,他们就把车开走了,是啊,那几个晚上跟我吵架的女人肯定不是车主人家,因为我模糊的感觉是那几个女人有点儿年纪了,再说,车是一个人家的,那些女人肯定不是一个人家的。要说一句,我们今天还是处的很好,他们家在对面,不在隔壁。但是,我至今也没有搞清楚我还没来时跟我吵架的那些女人究竟是哪些人。
    
    等我把大亭子搭好,我没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了,我搭好几天的小亭子没有事,但是刚搭好的大亭子有事了,城管来了,来了就来了吧,你跟我解释一下子为什么旧的挡人生意的亭子能搭,新的不挡人生意的亭子就不能搭?你们至于一下子来了几十号人嘛?就一共十二根木头的积木似的活动亭子,至于这么兴师动众吗?我当时是准备立即拆除的,但是转念一想,突然间觉得很愤怒,本来隔壁的蛮横就让我觉得很委屈,现在你们城管是公家,我不必再对你们忍让了,你们好歹应该比那些莫名其妙的女人通情达理一些吧?于是我开始责问他们原来我搭的破亭子他们怎么不来管?别人家满街都是亭子他们怎么不管?我搭一个更和山塘街总体风格搭调的亭子能够避免挡住别人家生意的亭子怎么反而有罪了?我越说越气,他们几十号人又默不作声,我于是开始骂他们流氓土匪,我问他们干嘛不好干什么都有一碗饭吃,为什么要做这种土匪流氓的勾当?我让他们快点去割卵,然后去卖吧,割了卵去卖也比当城管强,、、、、、这样的我骂了一阵子后,他们终于全部走人了,我还得意呢,以为他们承认他们的执法荒唐了,万万没想到今天星期天一大早他们又来了几个人,带来了通知书,我和他们据理力争,他们显然有备而来,他们说,一,我没有上级批文,二,我这个新亭子不能移动,属于构筑物,而我原来的亭子他们就可以马马虎虎睁眼闭眼可管可不管。
    
    我一时有点儿找不着北,只好指着前面的停车责问他们,别人的汽车为什么要停在街面上,把我们的生意全挡了他们怎么不管?倒来管我的新亭子?他们说不是不管,是不归他们管,我终于理屈词穷,就答应签字,答应今天一定拆掉,让他们下午来看,他们说,不,明天来看。
    
    他们走了以后,我一边做生意,一边想这事,总觉得不太对劲,我给12345打电话,问他们汽车停在旅游街面上挡了别人家生意归谁管?结果是12345转给交警,交警说,山塘街也有小路部分,是可以停车的。看来城管不管是对的了,我又给城管打电话,我想问他们执法可以选择性执法吗?其实城市管理条例是哪种亭子都不可以搭,那么你们光是禁止我的新亭子却不禁止旧亭子不是执法犯法吗?可是电话响了半天,也没有人接,我才想到,是星期天,办公室可能没人。
    
    正是由于是星期天,一天的生意都比较忙,直到晚上也没有腾出时间来拆亭子,我想啊想,忽然想起我可以把旧亭子骑在新亭子身上,看他们还怎么说,因为从外表看,我又是旧亭子了,但是新亭子还在,并且能保证我的书不受潮了。我又想到我干嘛拆呀,他们不是说汽车就不管了吗?那我把我的“构筑物加上轮子,我弄个人造汽车,让他们管不着。
    
    对面的人们都议论纷纷,说,肯定有人打电话举报,所以城管才来了,照理说漂亮的亭子应该比旧亭子好,旧亭子能搭,新亭子就能搭,我心里真是止不住的悲哀,我不明白共产党蛮不讲理就罢了,共产党使坏就罢了,怎么小民百姓也会对自己人蛮不讲理使坏?而且还要和共产党勾结起来使坏?其实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不能坐下来心平气和的好好谈呢?就像我刚来山塘街时,笑笑的几句话客气礼貌地和停车在我门口的人家沟通,很顺利的就把很久以来一直停在我们门口的汽车开走了,据说原来他们都和他家吵过,但是终究没有能让车开走,我现在想想,你上来就和人家吵架,人家怕你啊?就不开走,开走反倒显得怕你了。不反省自己做人的态度恶劣,还怪人家不理你?!
    
    明天城管就要来了,我估计他们一定会来大部队的,因为他们可能以为我不拆,又要来强拆了,我已经想明白他们昨天之所以哑口无言地走了今天又来了,是因为昨天他们确实没想到我敢发火质疑他们,而他们确实也不知怎么回答我的问题,但是今天他们显然想出了理由——就是我原来的亭子是活络的可以移动的,而现在的亭子不活络,而且用了木头属于构筑物,所以不能搭新的,只能用旧的。虽然新亭子更符合山塘街的总体风格,但是不行,只能搭旧的,其实城管的蛮横我是能理解的,但是打小报告的人却更让我有点儿触目惊心,我才意识到人心的复杂和丑陋简直不是正常思维的人所能想像的,你根本搞不懂她们的凶恶是出于一种什么心理?为什么有话不能好好说?却要利用自己的人脉坑害别人?难怪中国人说要搞法治却是那么难,因为不要说你不在台上了,有一点小屁关系尚且还要助纣为虐,一旦在台上,还不直接吃人?不要说高层不肯改革,看看这些莫名其妙的老板娘们,实在比鲁迅笔下的圆规嫂子们还要张牙舞爪的利害,梦鸽见了她们也要自惭形秽,老天,只有共产党能跟她们比啊,也只有共产党和她们关系最紧密,一个电话就来了,来了就不问青红皂白,要搞他们的流氓执法,威风啊,我等屁民只能甘拜下风啊。
    
    想想隔三差五从山塘街走过的老外,动不动就喜欢拍照,我就不明白的是这些城管们为了满足自己人的莫名其妙的利益诉求,宁可让老外拍我的破亭子,也不让老外拍我的新亭子 吗?
    
    有这样紧密团结在党周围的阿庆嫂们,还指望能安安稳稳的过日子吗?看来我是不用想在山塘街过太平日子了,既然如此,我何不索性就跟他们扯皮打官司呢?我不但要在亭子这件小事上跟他们扯,我干脆把89年的事情也拿出来扯,那年头他们用卖淫嫖娼的罪名审我的反革命问题,我要告他们侮辱诽谤罪。
    
    索性就把我的店名改成"说不是罪的博客书店”,这样一来,店名必然的引人注目,我就希望引人注目,我要让全世界的人来看他们的画皮,来看他们的流氓行径,我要讨回公道,即使他们不立案,我仍然可以通过博客抗争,揭露他们的丑恶嘴脸,他们真的不愿意过人人守法的日子,我们只好选择抗争。那些阿庆嫂们,我当然不敢想像她们能懂我写的博客,但是我相信,会有人懂我,支持我,帮助我,上帝啊,我们只能过这种不平静的日子啊!!!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22863095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加拿大成为全球政府的典范
  • 赫魯曉夫回憶錄由英國記者維克多路易偷運到國外出版
  • 美国政府沦为借钱度日的专业户
  • 美國原子彈專家多數都出賣機密
  • 逆向马歇尔计划的苗头
  • 托洛茨基刺客授勛蘇聯英雄
  • 2020年是否全球人口数量的顶峰
  • 基洛夫死於桃色事件
  • 新冠状瘟疫导致习、李矛盾激化,胜负尚在未知
  • 口罩就是马辔,戴口罩就是留辫子
  • 郭沬若題詞反面是「反毛澤
  • 卡谬的疫情小说鼠疫毕汝谐(纽约作家)
  • 毛澤
  • 《香港雜事》27.香港的狗
  • 毛澤
  • 江青的情夫,依次為俞啟威、唐納、章泯、趙丹、康生
  • 博客最新文章:
  • 胡志伟汪政權諸人十九縱情聲色
  • 李芳敏14400017至於我,我是困苦貧窮的;主仍顧念我。
  • 胡志伟汪政權諸人十九縱情聲色
  • 毕汝谐毛泽东御医李志绥的关于谁腐蚀谁的观点毕汝谐(纽约作家)
  • 胡志伟貪圖富貴榮華是大小漢奸的要害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一对一特殊关系夫妻关系
  • 曾节明2020年是中国和世界的转折点,武统台湾在即!
  • 胡志伟汪政權為蔣介石留下五十萬兩黃金
  • 陈泱潮21.上帝賦予美國、川普及【追責、索賠、促變、止戰國際聯
  • 胡志伟汪政權軍隊從未與中央軍打過仗
  • 台湾小小妮外星人
  • 胡志伟對日寇寬大對漢奸嚴懲是否失策?
  • 自由天空“煽仇”网台引公愤,市民狠批:与“ISIS”极端恐怖主义无
  • 胡志伟汪精衛遺書為自己洗刷污名
  • 谢选骏“美利坚合众囚”都带上“识别码”
  • 牧草地謝松齡蒙受救恩的耶路撒冷(修訂)
  • 台湾小小妮親愛的大陸苦難同胞們:我們是民有民治民享之民主共和國!
    论坛最新文章:
  • 逆流高层赞扬之说?张文宏指中药疗效较难评估
  • 中国隆重哀悼病毒死者 或激发悼念404
  • 出口口罩擦鞋视频闹大 美司法部长传转发或调查
  • 微言微语:404公祭
  • 新冠病毒攻陷福克兰群岛
  • 澳洲发现治寄生虫药物48小时内杀死新冠病毒
  • 为防止病床罄尽 日本借用酒店作新冠病房
  • 武汉新增确诊涉封城后未外出者 查社区感染疑问
  • 清明连假台中南部景区塞爆 官方发警报吁暂勿前往
  • 德国卫生部长称各国为抢中国制口罩现大打出手
  • 新冠病毒 添腹泻新症状 台湾纳通报定义
  • 袁国勇:违「限聚令」者可被即时罚款2000元
  • 王全璋明出狱但隔离14天 人权团体促让与妻儿团聚落空
  • 中国恢复有信心称疫情影响尚未超08金融危机
  • 中国疫情今报武汉一例新增 境外再传入18例
  • 中港银行下调储备金率将「放水」纾缓疫情冲击
  • 时间丢不起了!法国医生联署急呼松绑氯喹!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