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武汉黄陂区恶霸村官巧夺村民私宅 官官相护难讨公道/视频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9月0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坐落于长江的支流——府河边的黄花涝小镇,是一片足以让人细细品味的土地,传说很久以前这片长满黄花的土地十年九涝,即“满地黄花,十年九涝。”黄花涝因此而得名。
      
    我的父亲王祝钦就生活在这片土地上,早已作古的他靠着自己的勤劳和智慧在这片土地上修建了两处私房,共约1000多平米。60、70年代,深深热爱这片土地的王祝钦将上述两处私房借给黄花涝村办企业,一处办村煤店,一处办氨瓶厂。籍此希望贫穷的村庄有所发展、富裕,方便、改善同姓、同祖乡亲们的生活现状。
      
    改革开放后的浪潮使得黄花涝村不在是过去多涝、贫穷的乡村了,我们家私宅也应该物归原主了。从2007年起,作为王祝钦的子女,我们要求村委会腾退房屋,满以为会知道感恩的村官们会如数奉还,然而结果却令人愤怒和失望,这也许是父亲身前所没有想到的。
      
    为了让村委会腾退归还房产,年迈的我们奔走多年。黄花涝村富裕了,道德水准却贫穷了。那些富裕后的村官及其裙带们不但不感恩王祝钦,反而却打起了侵吞他身后财产的歪主意,手法之巧鬼神莫及。
      
    2011年3月,当事人王建武擅自将作为村煤店使用的我家一处房屋拆除,新建成他自家住宅。黄陂区城管局盘龙城控违办闻讯后以其违法没有规划局许可,将王建武所建的违法新房拆除,这也许是王建武某些关节没有疏通好的缘故。事后不知什么缘故,区城管局居然向违法当事人王建武赔礼道歉,现在王建武的多层豪宅已经不止羞耻的屹立在我家宅基地上。
      
    2011年5月18日,在黄陂区盘龙城司法工作站的主持下,我们家和村官门开了个协调会。会议的主要内容是:村委会给我们家的上述两处房产以经济补偿的形式来解决,方案是以2万元的价格补偿换取我家1000多平米的两处房产或者另划一块土地供我家使用。信访办主任李昭明、黄花涝原村书记王三清、现任村书记王良四、盘龙城司法站律师董才义参加了会议。
      
    黄花涝村已今非昔比,经盘龙城商业区开发,房产价值已得到普遍升值。村官们以区区20000元远低于市场的价格购买我家1000平米的房产,于恶霸又有什么区别?这种缺乏公平、正义的方案当即遭到我们的严正拒绝!
    
    协调失败后,令利智昏、自以为巧妙的村官们居然魔术般地出示了两份《武汉市房屋所有权证》,编号:[武房字第12—19—102号]、[武房字第12—19—098号],以此证明我上述房产属村集体所有,并且手续齐全,明眼人一看权证的编号便知道该权证是近期所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城市房地产管理法》第四十条规定:房地产转让,应当签订书面转让合同,合同中应当载明土地使用权取得的方式。
      
    小小的村官们是通过何种途径将这两份权证办到手的,恐怕只有武汉市房地产管理局的官员们心里最清楚!
      
    2011年12月5日,武汉市盘龙城开发区管委会在给我们的信访回复中,及不负责任的以旁人‘口述’作为依据,认定我父王祝钦是将房屋赠送给村委会使用而非借给村委会使用,而且房屋改变及我们户籍不在盘龙城开发区也成了他们变更权属的理由。这显然是想混淆是非,但用这种旁人口述的方式来界定房地产的产权变更问题是无法自圆其说的,而官官相护却是有目共睹的。
      
    割裂和篡改历史必是利益熏心所至,同时也是自取灭亡的先兆。
      
    2012年8月,我们到北京党中央状告黄花涝村官门对我家房产的一系列非法变更行为,做贼心虚的村官们以电传的形式,向武汉驻北京办事处发了份签了字的我家房屋《补偿协议书》,甲方签字为盘龙城经济开发区黄花涝村书记王良四,乙方签字非业主本人,房屋补偿提到10万元。他们妄图以此《补偿协议书》蒙骗上级,造成问题已解决的假象,最终达到掩盖违法乱纪的目的;同时这份《补偿协议书》也无情地昭示世人,他们费尽心机弄到手的那两份房屋权证书是彻头彻尾的腐败、非法产品。
    
    如今,我家的一座房产已经被王建武非法拆除占有,而另一座完好的房产也可以预见要不了多久将会成为另一个裙带关系的囊中之物,而这只不过是当今现实中一个小小的缩影罢了。
      
    在这里介绍一下相关人员的身份及关系:
      
    王良四:武汉市人,男,盘龙城经济开发区黄花涝村委书记 电话:15377572068
    王健武:武汉市人,男,黄花涝村委书记王良四的女婿
    
    公平与正义是人类社会健康发展的基石,丧失了这块基石,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只会深陷无尽的泥潭、沼泽中。我们全家恳请社会各界人士、媒体及有良知的官员们,帮助我们及与我们有同样不幸遭遇的同胞们,让公平与正义如阳光一样撒满人间的每一个角落。
    
    武汉:王良凤、王良华领全家拜谢!
    电话:15342777987、15342229696
     武汉黄陂区恶霸村官巧夺村民私宅 官官相护难讨公道/视频


     武汉黄陂区恶霸村官巧夺村民私宅 官官相护难讨公道/视频


     武汉黄陂区恶霸村官巧夺村民私宅 官官相护难讨公道/视频


     武汉黄陂区恶霸村官巧夺村民私宅 官官相护难讨公道/视频


     武汉黄陂区恶霸村官巧夺村民私宅 官官相护难讨公道/视频


     武汉黄陂区恶霸村官巧夺村民私宅 官官相护难讨公道/视频


     武汉黄陂区恶霸村官巧夺村民私宅 官官相护难讨公道/视频


     武汉黄陂区恶霸村官巧夺村民私宅 官官相护难讨公道/视频


     武汉黄陂区恶霸村官巧夺村民私宅 官官相护难讨公道/视频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622865141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武汉92岁耄耋老人胡招娣家被强拆诉法院 法院不受理 (图)
·秦永敏拒绝接受武汉当局意见的声明
·武汉访民郑明荣在京喊冤忙 (图)
·习总在武汉视察 湖北在京访民继续围堵驻京办 (图)
·武汉姚家岭村被暴力强拆户吴艳丽等多次遭血腥暴打 (图)
·武汉访民汤素芳被逼京城找巡视组忙/视频 (图)
·武汉被强拆访民付贵友的控诉 (图)
·武汉张人强维权之请求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书
·武汉何桂仙被单位所逼再次进京找习总、李总再讨说法 (图)
·武汉余波联合国维权:强拆扼杀“中国梦” (图)
·武汉林馗自叙自家被地方政府强拆/视频
·武汉余波联合国维权:纽约中国领事馆抗议 (图)
·武汉市政府死猪不怕开水烫 中央巡视组你们在哪里? (图)
·武汉:百余访民欲见中央巡视组遭警围攻
·武汉:百余访民欲见中央巡视组遭警围攻
·28日武汉访民在园博会,北大打横幅表诉求 (图)
·武汉访民李诗蓉的祖屋何日回归/视频 (图)
·武汉访民李诗蓉的祖屋何日回归 (图)
·武汉访民省政府门口打标语高呼“一二三 见省长”
·造谣传谣年获利百万 武汉“谣言公司”利益链曝光
·照片 武汉访民汤素芳7人从黑监狱释放,众访民设宴接风 (图)
·武汉炒作“高压泵地下排污”网络团伙被查
·武汉网络造谣公司控312个“大V” 获利超百万元 (图)
·武汉访民联合抗议武汉私设黑监狱 (图)
·武汉蔡甸工厂发生大火 百余名消防官兵出动救援
·武汉访民探望被非法羁押黑监狱的汤素芳等/视频 (图)
·武汉渣土车撞飞行人致其死亡后 关尾灯加速逃逸
·武汉街边现巨型鸟笼建筑 主管称装修前已报批 (图)
·武汉: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被妻子砍死 (图)
·武汉摧毁地下卖肾团伙:买肾花40万供体得3万
·湖北受旱农田逾2500万亩 武汉千株法国冬青被烤焦 (图)
·武汉公交集团22人行贿受贿窝案:涉案金额3000余万
·武汉男子持刀砍伤5人后坠亡 非网传精神病患者 (图)
·武汉工商系统内部实名举报 36人疑为萝卜招考
·武汉天河机场遭12级飓风袭击,飞机被吹得转圈 (图)
·武汉机场遭大风袭击 飞机被吹得转圈 (图)
·武汉酷暑网络趣图小集,欢迎跟图 (图)
·武汉气温突破40℃ 200岁大柳树罕见自燃 (图)
·武汉夏季气温预报被有意的严重拉低
·武卫:武汉维权者两会在京摆论坛 (图)
·吴官正当武汉市长时是月光族 家穷懒得锁门防盗
·新诉讼法检查 武汉法院判决书/刘载南 (图)
·武汉陶唯倩/写给李双江的一封信
·武汉访民 邱庆华、周幼华18大开幕潜入进京历险纪 (图)
·即将被拆除的武汉小桃园饭店全体元购至市商务局的信
·致公安部 武汉市公安局青山区分局/上海公民张汝儁
·武汉市“电视问政”——妓女最重形象
·秦永敏被拘 武汉警察为何如此可恶?/独光达
·武汉常务副市长回应被实名举报:“这是污蔑、诽谤,我非常气愤”
·武汉“连坐式”治庸是以庸治庸
·武汉“有奖治违章”为何无果而终
·武汉交警政委“晒不黑” 网友追问何种护肤品 (图)
·冼岩:武汉警方帮我解答了一大谜题
·武汉某下岗女工:交了这税那费,没得到任何权利
·晶银债权人期待武汉青山区法院独立审判
·武汉江汉区市民再次声援“麻雀行动”
·“麻雀行动”倍受国内被强拆户关注 武汉江汉区市民表示声援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