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康素萍受难--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请看博讯热点:访民动态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8月27日 来稿)
     薄熙来开审,康素萍受难--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2013年8月22日上午8:30,全世界的目光都聚焦在山东济南中院---------薄熙来案开审的时刻,人们从四面八方涌向济南,都想见证这个特殊而高度敏感的事件,这是济南警方告诉我的,我却在北京。
     康素萍,系陕西省地质矿产开发局西安探矿机械厂(省直国企)的一名职工。只是一个无辜被公权力非法侵权的有着利益诉求的普通访民(控告厂长崔高汉滥用职权,侵权枉法),而不是政客,更与政治无关也无丝毫兴趣。(我到济南仅仅是旅游,纯属偶然)当晚21:30我独自乘坐北京南站至济南西站的高铁于当晚23:15到达,23:30出站,公交车已停摆,西站附近无处可以住宿,车站锁门驱逐所有旅客离开,一时间原本熙熙攘攘的车站内外人去而空一片寂静,昏暗的灯光下只剩下我和自己被拉长了的的影子,整个安静的可以听到自己的呼吸和心跳的声音,在这里我举目无亲,面对黑暗和陌生我茫然而不知所措……无奈在落客区的道沿边坐等天亮。

    大约23日的凌晨2:00由远而近驶来一辆鲁AJ0552的面包车,在我不远处停泊,从车上下来三个男人,嘴里说着在哪里买票,但眼睛却在搜索,不像买票倒像寻人,三人过来问我售票处怎么走,我说下班锁门了,明早开门,他们好像在寻找售票处的路径,但是在停运的电梯口却不往下走,注意力却始终没有离开过我。他们问我叫什么名字要去哪里?我说如果可以请把我捎带到市区的老火车站,那里是24小时不锁门不逐客,他们说好,看我怪可怜的带我一起走。离我不远处还睡了一名男子听口音像是东三省的人,我问他愿不愿意一起搭顺风车去另一个火车站,他表示愿意(我一走就只剩他一个人了,很不安全),开车来的三个男人嘟嘟囔囔说怎么还有个男人,问我们是一起的吗?我说不是,是碰到的,他一个人不安全请带他一起走,警察在上车前后都在询问我的名字,我反问对方叫什么名字,对方不回答,接着给他们的政委打电话请示说:“要的人(指我)已到手就在车上,已经抓好了,往哪里放该如何处置,政委指示按程序处理。”话音刚落,我所搭乘的这辆面包车的左侧边追上来一辆鲁A12B82越野车把我们的车逼停在路边,从车上下来三个男人其中一个还在打电话,告诉面包车上的人说他们是国宝,正在给国宝队长请示,他们不愿我们听到他们的谈话内容,顾把车窗和车门关闭,和我同车的东北人拉开车门下车说要上厕所,我也跟下去了,顿时两个车上的6个男人同时冲上来包围我们两个,连拉带拽把我们强行塞到车里关闭车门,好凶啊,像魔鬼!
    随后,越野车开走了,面包车载我们到了一个快捷酒店对面停下来等候领导指示。从他们的对话中知道,开面包车的人是济南警察,另外两个人是北京警察。和我一起搭乘的这名东北人,一路上都在要求去厕所不被允许,他自称有好几种病,同时拿出了一些药吃了,还继续说难受,警察在车下不理不睬只推说让我们等待却不准我们下车,又来了三名不知是警察还是国宝我不能不确定,但可以确定的是他们是北京人,之后看东北人实在是难受,我就用力敲窗并且呼喊要求警察放了他,说不然或许会出人命的,在我的强烈要求下警察叫来了120急救车,从车上下来男女三个医护人员,东北人被带下车蹲在医护人员、救护车、警察的合围之中,但并未给东北人诊病治病,医护人员在围观,警察在要求东北人然开包检查,持续了很久,我在车上实在看不下去了对警察大声要求尽快救人医病,因为是我向便衣求救而连累这个陌生人,之后东北人被允许上了救护车躺在担架上……我要求善待东北人。
    与救护车几乎是同时来了一辆巡罗警车,车上走下来的这名警察走到车边要求我出示身份证明给他,之前抓我来的两名北京警员多次要求我出是身份证明,因为他们不肯出示任何证件,所以我拒绝。
    济南巡警出示了警官证,警号是:009555 名字叫孙立杰。我随即拿证件配合其工作。
    他们一群人拿着我的证件在不远处的路灯下翻查着几张A4纸,不知在核查什么,或许是黑名单吧。
    接下来,我被其要求换车,乘坐警车前往派出所-----------济南市中区公安分局经二路派出所,时间大约是凌晨近三点。
    在这个派出所里已经关押了浙江籍母女(土地拆迁的访民)、河南籍男子一名(不是访民)和一名辽宁籍男子(访民),派出所里有两名协警在大厅和一名警察在房间里,而我还多有两名北京警察看着(他们告诉派出所民警说他们来自北京市公安局的,就是奉命抓我的那两个)。那位带我回该所的巡警又一次核查我的身份信息。
    23日上午近11:00时,该派出所一女警接了一个电话指示说领导很重视陕西康素萍要将我带去问话,但不告诉我去哪里。(除我之外的四个人都是在该所等待遣返原籍,他们地方的截访人员去买车票了。)
    之后我被拉到设立在济南市体育馆内的济南市公安局接待处(即薄熙来案维稳临时指挥中心),首先进入的一个大厅,里面几乎全是着装警察(少说也有5、60个),只有零星的几个不明身份的便衣。
    我被安排由一个年轻的男警察做核实身份信息以及我因何上访等情况并且被一名女警复印我的身份证明备案上报(说所有的敏感事件里里都有我的身影,那那都有我)。自巡警出现-----派出所------再到这里--------到我离开济南,我的身份信息被核查了很多次。
    再后来,我被安排在该馆内一个新闻发布厅等候消息。一进大厅,就能看到里面有两名着装警察,(后来相互交流之后知道的)三名上海访民(一男二女)、上海截访人员四名(男性)、河北一名访民、还有另外两名男访民、在我之后又来了一家四口(爷爷奶奶、孙女和儿子)是山东枣庄的访民,一家人又黑又瘦(应该说是骨瘦如柴),奶奶有病还有点残疾,儿子说:“访了太久了都没有结果,再不解决,就打算捆炸药与贪官同归于尽,情绪很激愤。”
    我们之所以被关在这里都是济南中院审薄熙来案惹的祸。他们都是从济南中院周边抓来的,只有我一个无辜的游客,在火车站被抓,我比窦娥还冤,早知道是这样,我真该去中院围观,到落个货真价实,好过这样冤死。
    任意抓,随意放,不需要理由,警察好“威武”!
    我自被抓之后多次追问为啥抓我(抓我的现场是济南西客站,而不是济南中院大门周边,我只是想旅游,并不曾到过济南中院),我究竟犯了那一条?作为一个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不可以自由生活和行走在自己的国土上,试问在全世界还有第二个吗?
    俗话说:“捉奸拿双,捉贼拿赃。”不是吗?以事实为依据,法律为准绳又体现在哪里?!
    没有人正面回答过我的问题,只说薄熙来案在中院审,济南属于超敏感区域,不想出事情。另外还有一个原因是,之所以抓我是因为我之前在北京和其他敏感事件中都有我的身影,记账-----清算(秋后算账)。这是不是适应了一句话:“别看你今天蹦得欢,看我给你拉清单。”
    我想知道的是,因为济南中院审理薄熙来案,全国人民都不能来济南吗?济南的各行各业都关张、歇门停业了吗?
    我是访民就不能来济南玩,那条法律或者司法解释上有这个规定?我有携带或者递呈上访材料了吗?即便有,也不犯法。畅通信访渠道,是国家倡导的。
    另外北京警察为啥一定要跨地区抓我?为啥不在北京抓啊?理由也或者叫做我的所谓罪状是什么?济南警方和北京警方共同涉嫌非法限制合法公民的人身自由?并且无辜剥夺我的旅游权利。
    因此,请北京市公安局、济南市公安局、济南市中区经二路派出所,分别给予康素萍出具支持其无故抓人(且是异地)以及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的相关法律依据,以支持其行为的的“合法性和合理性”以正视听,这也是本着公开公正公平的办公原则。我等待书面答复。
    对于公权力,法无授权不可行;对于私权利,法无禁止皆可为。
    与此同时,我在考虑:在条件具备和时机成熟时就此事一并追究相关部门及人员的法律责任,维护自身合法权利不受非法侵害,并且依法维护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法律尊严和权威。
    点滴见全豹,滴水见太阳。康素萍的维权案不仅仅是个案偶然,全国各地民怨沸腾,冤案重重,大同小异,无处不在。官官相护,互为同盟。
    私权利任意被剥夺践踏,公权力的膨胀泛滥,为所欲为,不受约束。目前的这种现状考量和见证着中国是不是法制治国,司法是否独立公正。
    最后,康素萍强烈呼吁:请关注人权状况和改善司法现状。
    陕西省西安市雁塔区维权公民康素萍
    联系电话:13161821852
    2013年8月26日星期一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719955234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关注、声援陕西访民康素萍
·康素萍:探监而获罪
·康素萍鸿泰宾馆再次被绑架
·西安访民康素萍因上访被拘留的拘留证 (图)
·美丽的谎言/康素萍 (图)
·一封不知该发往何处的信/康素萍
·康素萍:强烈要求废除劳教制度 (图)
·西安访民康素萍在京的控诉
·西安访民康素萍对十八大的期待
·西安访民康素萍传单痛诉上访经历
·康素萍的报案材料
·康素萍:我的声明一
·康素萍的控告信
·康素萍:我的声明二
· 为维持维权西安市访民康素萍准备卖器官 (图)
·康素萍:关于行政拘留是错误的处罚
·西安访民康素萍获释后发声/视频
·维权网强烈呼吁废除黑监狱 康素萍细数六关黑牢遭虐待 (图)
·孑木: 紧急关注康素萍!
·西安康素萍邵阳祭李旺阳遭绑架
·两会期间西安访民康素萍马家楼几进几出截回后被打伤
·访民康素萍在天安门欲放孔明灯遭带走
·康素萍:寻求法律援助
·访民康素萍在十八大第一天被送到马家楼
·被困京城的康素萍:不要逼我!
·康素萍:致进京维稳截访的人 (图)
·西安上访维权人士康素萍控诉屡遭侵权打压
·康素萍:告知单
·康素萍:告知单
·西安市访民康素萍讲述
·西安上访人士康素萍自21日从久敬庄失踪,生死不明
·曾到艾未未案庭审现场 西安访民康素萍被抓走 (图)
·康素萍:我们这样生活 (图)
·康素萍:国家机器的形象大使----临沂监狱 (图)
·康素萍:北京最高法门前访民强烈要求--还我诉权 (图)
·康素萍:命运多桀的康素萍
·康素萍向邵阳要说法 (图)
·康素萍:恐怖之夜
·陕西康素萍母亲节偶感
·康素萍征婚启事——孙林(孑木)推荐 (图)
·西安有去无回的派出所/康素萍 (图)
·鱼岛是中国固有领土,不容侵犯!/康素萍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