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请巡视组和纪委查明30万救助款的下落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6月23日 来稿)

请求中央巡视组和纪委查明30万元司法救助款的下落/尹慧敏
    
     最近几天,我亲眼所见每天都有数几十访民在上海市高院门前请愿。许多人在各个路口打横幅穿状衣或摆地摊,2013年6月21日早晨,我在肇嘉浜路向阳路口的高院大门外试图面见新院长请愿被抓被关押。

    
    2013年6月21日上午,我7点30分到达上海市高院欲等待崔亚东院长请愿,被高院信访负责人金铭指使众男保安将我抬手抬脚的抬上停靠在路边的一辆七人座的面包车后直送上海市长宁区法院,法院信访主任张枫指使长宁法院凶悍的保安没有等我下车就恶狠狠地拽我下车强夺我的手机和随身物品,将我的手臂捏成青紫。
    
    胖保安很强势的抢走我的手机和随身携带的所有物品,背着我将我的状纸、状衣、父母遗像和部分上访材料全部搜走,还对我的手机做了手脚,进行了监控设置,我当天晚上19点30分被释放时,在虹桥路派出所内外打了数十个110都打不通,打通后没说完两句话就断网。或者是声音轻得像蚊子叫根本听不清。
    长宁区法院从上午8点许将我关押在4011刑事审判庭里,两道铁门一关全封闭,连个苍蝇都飞不出去,紧邻的小屋里置有关押刑事罪犯的一人高和一人宽的铁笼子。2013年1月15日上午也像这种情形,我曾经被顾扬带领的保安和法警关进了这个阴森森的关囚犯的小屋里,小屋里有一个简易厕所,一块狭窄的木板象征性的遮掩一下,人蹲着或站在里面如厕都是完全暴露在屋内人的眼皮底下的。
    
    我第一次上厕所时,保安将我带入这间囚犯人的小屋内,我蹲在便池上猛一抬头,右侧头顶上三个监控摄像头将我的隐私全部摄入一览无遗。第二次我要上厕所,他们仍然叫我去这个囚屋里如厕,遭我拒绝我要求到外面正规的厕所去方便,保安不同意,结果我们僵持了半个多小时,保安也不理睬我,我被逼无奈在法官的座椅旁背着前方的摄像头,找了一个隐蔽的地方就地方便。于是本来不露面的信访法官顾扬,前来警告我“这里面都有录音录像的,你在这里面小便,我要把录像拿给你女儿看看,叫你女儿说说看你脑子正常不正常”。他话里有音,想借题发挥,是想制造我精神病的证据吗?!他曾经对我说过“长宁区已经有4个人被我送到了精神病医院里去了”他还问我“郑华,你认识不认识,他也被我送进去了。”他这是在威胁我。我回答他“你们将我控告人非法关押在审判犯人的地方,不给我饭吃不给水喝,就是犯人也要给他饭吃给他水喝,问问你们法官的脑子正常不正常”。我没有想到,顾扬这个刚30岁冒头看上去很文雅的小伙子,对待我们上访人却如此的心狠手辣,大家私底下都诅咒(顾扬)将来会遭到报应的。
    
    长宁区法院将我关押到了晚上19点还未放我,天已经暗了下来。我问一直未露面前来门口关照保安什麽的信访主任张枫“什麽时候放我出去”他回答我“等明天再说”就转身走了。
    
    但到了19点30分时,先前强行夺我手机的胖保安,走进关押我的刑庭,上前来一把夺去我已经写好的放在桌子上的两封举报信,标题是“要求把长宁区法院的权力装进制度的笼子里”“要求有关部门彻查30万元司法救助款的下落”他将两封信一起撕掉后,朝他自己的口袋里一塞,对我凶巴巴的说“你可以拿上你的东西走了”。我说“我不走,我的东西给你们法官拿走了,先还我东西我再走人”该保安称“你不走也得走”。他向旁边一直监视着我的两个保安一个叫王益(音),一个叫扬斌(音)使了个眼色,三个高大的男人,左、右、后三面夹击将我强行夹出了长宁区法院。然后紧紧闭上了长宁区法院的大门。
    
    我来到紧邻长宁区法院的上海虹桥路派出所报案,要求对法院今天非法拘禁限制我人生自由12个小时和非法窃取我的上访材料,包括我父母遗像等不法行为备案,虹桥路派出所警察置之不理称“我们管不了法院,你找法院的上级部门领导或者检察院去控告”。我对警察说“我的人身自由被非法剥夺,我的私有财产被他人侵占,你们公安都不管吗”我还打了公安监察电话,电话几度被中断,再后来就是无人接听。我的手机被他们夺走已经被设置过了。前次发生过同样问题,2013年1月18日,我被长宁区法院非法关押拘禁了9个小时,他们强行将我的手机夺去,等到晚上释放我还我手机时,手机内卡的芯片都被装反了。
    
    为了讨要说法,晚上22点左右我被逼来到上海市政府东门前请愿,武警说“今天星期五,领导们都回家了”我对武警说“领导回家我可以等,我就在红旗下面过夜等领导上班”。我是在人民广场红旗下被人民广场治安派出所干警带进所里的。2012年的7月,我也是来到此地请愿,同样情况是被带入广场治安派出所,华阳派出所凌晨派了两个警察接我出去,他们迫害我意图整我欲将我继续送华阳派出所关押,那一天我是舍命跳警车逃生,最后华阳警察紧急刹车救了我一命。为防华阳派出所故伎重演,我于是发信息向各大公众媒体求助。我知道,我只要一上长宁区华阳派出所的警车,我就没有时间与外界联系了。所以,为了安全考虑我必须在他们来接我之前将我的危险处境让外界知道。希望得到媒体的关注。因为我怕“被失踪”或“被精神病”。最终,华阳街道综治办派了一位工作人员将我接出广场治安派出所后送我到家门口,我到家时已经是2013年6月22的凌晨1时许。30多度高温天气,长宁区法院残忍到一整天没有给我喝一滴水,没有给我吃一粒米饭。
    
    北京空降来的崔亚东院长刚刚上任,所以上海访民试图借此机会让新院长了解上海的司法腐败现象和访民的冤情,希望新的院长主持公道,清理陈年的积案冤案,让访民能够安居乐业。上海长宁区法院如此的为非作歹,甚至在一张造假的拘留证面前枉法判决我败诉,还当庭支持被告长宁区公安分局销毁证据当庭威胁欲送我进牢房(劳教所),法院公安相互包庇共同违法造假,上海二级法院面假枉判枉裁,上海市公安局面假,行政复议几度维持和不予受理。而真正的始作俑者是长宁区法院。
    
    眼下,被我举报的长宁区法院立案庭庭长负责信访的(张振东),曾经暗中帮助我前夫脱逃重婚罪和遗弃罪,帮助过错方庭审中非法提现转移巨额共有财产,使我遭受巨大的经济损失的被举报人在负责处理我的案子,他还很得意的对我说:你的举报材料转在我的手上。难怪我七次被拘留被恶整,问题越积越多家破人亡无人帮助解决。到处造假堵我的信访路,法院编造虚假材料向上级汇报称我的问题已经解决了,还被指我已经拿到了30万元司法救助款!法院司法警察6月21日对我说(原话)“你的本金利息都已经拿到了还搞什麽”。北京最高法院接谈法官称“你拿了法院一笔钱,已经解决了”。教育部接谈领导称“你的问题不已经解决了吗”
    
    长宁区法院原立案庭(季立辉)跟众上访人称“尹慧敏问题已经解决了,法院给了她30万元” 我要求纪委等有关部门查明这30万元司法救助款的下落。2005年6月长宁法院判决生效的我孩子的抚养费至今没有执行给我权利人一分钱,2007年9月17日,长宁法院书面承诺给我孩子完成学业和解决生活困难的10 万元至今没有兑现(要求查明这10万元司法救助款的下落),长宁区法院【(2007)长民三民初字第472号】民事判决有严重瑕疵,枉判公有使用权住房同住人有居住权无份额,非法剥夺同住人我女儿的合法权益住房份额,被冲抵掉27万元我另负债5万元。我被逼上访维权失业卖血等。我的孩子学校8次催款。因为生活困难欠费导致学校不发放毕业文凭,长宁法院还从中作梗。2013年6月21日,我的孩子被逼无法出席毕业典礼,上述种种导致我到上海高院门前找院长请愿喊冤,要求尽快执行2005年判决生效的孩子的抚养费等前判决生效款。
    
    长宁区法院勾结区公安局,七次选择性执法送我拘留坐牢房。手铐脚镣关禁闭和高温上铐戴铁帽体罚等,我的父母因为我上访维权被非法拘留关押失去音讯被吓精神病住院22个月,以后被上海徐汇区中心医院医疗事故死亡两条人命,父亲高血糖被加输葡萄糖滴液并发症死亡;母亲一肺炎症未治愈被赶出医院转两肺炎症,最后重症肺炎死亡。我已经被害家破人亡,长宁法院勾结区公安局仍然肆无忌惮恶意迫害我一个控告维权人士。
    
    我在此强烈抗议和谴责上海法院和公安乱作为和不作为之乱象,法院和公安局权大于法,滥用职权,我强烈要求上海司法部门和高院崔亚东院长:请将上海长宁区法院和长宁区公安分局的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请求中央巡视组和相关部门查明2007年9月17日后长宁区法院称为我解决问题给我的30万元司法救助款(包括10万元司法救助款)的下落。
    
    (联系地址:上海市长宁区昭化路90号101室,邮编:200050;手机:15600040056)
    控告人:上海长宁区尹慧敏
    2013年6月22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22318190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请将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尹慧敏
·三八节被拘妇女申请行政复议寄希望还申请人一次公道/尹慧敏
·上海尹慧敏医疗损害责任纠纷案将开审 望能感受上海司法的公平和正义 (图)
· 上海二级法院在一份假的拘留证面前枉判有无感到汗颜和不安/尹慧敏 (图)
·莫让3.8成上海维权妇女的拘留节/尹慧敏
·因为我上访,我的孩子面临辍学的困扰!/上海访民尹慧敏
·因为我上访,79岁高龄母亲被残害/上海访民尹慧敏
·因为我上访,79岁高龄母亲遭残害/上海访民尹慧敏(图)
·在京上海访民尹慧敏:我与园博会同行
·两会人权观察:上海尹慧敏四十余访民被截回等三则
·上海访民自由进出久敬庄 是停止考核还是交易的结果/尹慧敏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谁说苍蝇叮不死大象——我们真正需要的是“中国独立”
  • 一评中国国家主席权利大小因人而异是否违宪
  • “中美国”变性“中英国”
  • 美国议会为何不做中国人权法案
  • 平生未见香港笼便称北漂也枉然
  • 平生未见香港笼便称北漂也枉然
  • 战胜义勇军进行曲的血肉长城
  • 香港死城VS北京死城
  • 香港死城VS北京死城
  • 太专业了反而弄巧成拙——完美成为玩没了
  • 伟大思想为何都反社会甚至反人类
  • 人类灭绝之后地球续存反而减轻了人类的压力
  • 西西弗斯为何拒不罢工——希腊人的愚蠢
  • 香港人何德何能抗中共?
  • 进化根本就不是进化——进化论不如周易
  • 鸦片战争反伤英国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没有假学历办不成大事
  • 陈泱潮8、《特權論》與《新階級》的不同之處
  • 谢选骏墨西哥人口过剩入侵美国
  • 李芳敏14400018說話狂傲攻擊義人的,願他們說謊的嘴唇啞而無聲。
  • 徐沛臺北的紅色文藝活動
  • 曾节明美国搞垮中华民国,究竟是糊涂,还是战略故意?
  • 江中学子(视频)江西宜黄官员棚改拆迁暗箱操作导致邹引娇家破人亡
  • 陈泱潮7、《特權論》指明了【斯大林-毛澤東模式】黨國體制變革的
  • 点滴人生人生隨筆:九七憶往(六)
  • 谢选骏北京老炮儿宣扬了日本武士刀
  • 徐永海因十一被上岗的徐永海致信老同学郑钦华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人类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 谢选骏西方国家为何喜欢和魔鬼打交道
  • 台湾小小妮一夜之間,藍綠立場轉換,綠陷入分裂。
  • 刘蔚学习香港民众,全军休假令
  • 高洪明二评中国国家主席权力大小因人而异是否违宪
  • 李芳敏14400017耶和華啊!求你不要使我羞愧,因為我向你呼求
    论坛最新文章:
  • “九一八事变”88周年纪念仪式在沈阳等地举行
  • 委内瑞拉:国会批准瓜伊多任临时总统
  • 韩国能够阻止旭日旗进入东奥会吗?
  • 以色列二次立法选举仍未打破政治僵局
  • 菲律宾为何又逮捕了300多名中国人
  • 费加罗报:售给中国的法国粮田的尴尬
  • 百姓吃肉难 中国再投放一万吨储备猪肉
  • 韩国将日本从贸易白名单中除名措施生效
  • 以色列大选胶着 内塔尼亚胡与甘茨胜负难分
  • 中国未能在联合国阿富汗议案加入“一带一路”字眼
  • 中国网民抹黑硬指香港火车出轨是「暴徒」人为
  • 美国首控中国雇员诈骗签证挖人才
  • 十一临近 超级安检 胡锡进也抱怨
  • 海外中国留学生如何面对香港抗议运动
  • 所罗门群岛:“中国继续这么做,不是太精明”
  • 以色列出口民调显示利库德与蓝白党势均力敌
  • 世界报:中国把所罗门群岛从台湾那里抢来了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