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80后一位垃圾派诗人笔下的“六四”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6月01日 来稿)
    那件事情真真实实地发生过
    ——80后一位垃圾派诗人笔下的“六四”
    

    小招
    
    1、《为什么不像对待上访者一样对待学生》
    
    大概在4年前,我去过北京南站的上访村
    因我较感兴趣和觉新鲜,又能换些小钱
    那儿的人告诉我,经常会有警察
    在敏感期几卡车把他们拉走
    我在天安门散步,想起这些事
    又想起20年前,政府为什么不像
    对待上访者一样对待学生
    是卡车不够用么,还是因为学生手里有枪?
    想来想去没答案
    非人类的思维
    我永远不能理解
    
    
    2、《涛哥,你好》
    
    在天安门散步,我无意间看见
    两个警察夹着两个小伙子并排走
    其中一个警察正用通话机说话
    “这有两个人,一个白衣,一个黑衣”
    “六X”,云云
    我不敢凑近听,就装模作样地找垃圾箱丢烟头
    脑袋乱晃,眼睛乱转,时不时观察着他们
    终见那俩小伙子上了警车
    (我听见其中一个警察说“先上去”)
    我琢磨那俩小伙子干什么事了
    不像是打反动标语(检查很严,不可能通过)
    也不像喊反动口号(他俩大概也就20来岁,但看起来不像激愤之人,也未与警察争辩)
    想起反动标语,我想起很多年前的一次阅兵式
    有人主动打出“小平你好”的标语
    我暗自琢磨,估计这标语也是政府首肯的,当时应该也有检查
    我又突然奇想,如果在六X这天在天安门打出“涛哥,你好”的标语
    政府会拿我怎么办,或这标语能否通过
    我会因此上中央电视台吗?我会因此出现在当天的新闻联播里吗?
    我会因此天下知名吗?我会因此而捞到个部长当当吗?
    想着想着,我真想打出这么个标语,至少也是大喊一声:
    “涛哥,你好”
    
    
    3、《天呐,你真高》
    
    在通往天安门的人行地下通道
    我猛然间发现一个人民解放军
    他就在我旁边,离我身体就几厘米
    他是在那站岗,我猛然间转头看见的
    他长得很高,几乎比我高两个头
    我差点没说一句
    天呐,你真高
    
    
    4,《为了防止反革命份子在人民英雄纪念碑附近聚集》
    
    为了防止反革命份子在人民英雄纪念碑附近聚集
    每一年的六X前后,纪念碑附近就给围住了,不让进
    有很多解放军在站岗
    有些时候,找了个借口,有些工人装模作样在里面施工
    今年连借口都没了,因为我转了半天也没看见里面有人施工
    我问一个解放军,为什么不让进去参观了?
    他说,不知道。
    我又随便问了他几个问题,他都说不知道
    反正不管问他什么
    他都说不知道
    还好,没打我
    
    
    5、《真想回头》
    
    在通往天安门的人行地下通道
    我走着走着突然被拦住,说走那边
    于是我就走那边
    走着走着突然一只小手探了过来
    把我吓了一跳
    原来是两个女兵,要检查我
    她俩一个用探棒在我身上探,一个用手在我身上摸
    先摸到我的胸,鼓鼓的,我说里面是烟
    然后摸到离我的关键部位
    不到5厘米的地方
    我说是钱包呢
    她俩说,拿出来看看
    我边拿出钱包看,边说里面什么也没有
    整个过程我一直在笑,发自内心地笑
    她俩说你为什么笑呀
    我说,我怕痒
    后来我通过了,又想回头
    我的意思是,走一次回头路
    再让她俩摸我一次
    
    
    
    6、,《想念老朋友》
    
    在这个特殊的日子
    走在北京天安门
    我想起了一些老朋友:
    爱喝可乐长得像猫的不锈钢老鼠刘荻
    第一爱女人第二爱革命的西北狼陈教授
    长得高大儒雅坐了9年牢的李海
    开桑塔纳住毫宅已不知音讯的高战
    不知几进宫估计现在监狱的刘晓波
    这些人都比较好玩
    只可惜不大喝酒
    
    
    
    7、,《确实不敢喝酒》
    
    远远望见挂在城楼上的毛泽东像
    我有些害怕,也庆幸自己没有喝了酒再来
    我害怕自己喝多了,把毛泽东像给砸了
    那我得坐多少年牢呀,想想都害怕
    我想起20年前
    有三个年轻的湖南人
    往毛泽东像泼墨水
    没有人知道
    他们是被终身监禁
    还是已经被秘密处决
    又找了找孙中山像,——没有
    印象中有朋友告诉我有几天挂过孙中山的
    我想了想,这两人是一路货色
    老孙和老毛差不了太多
    
    
    
    8、《天命》
    
    穷则独善其身
    达着兼济天下
    那是古人说的
    那我说点什么呢
    如果运气好
    那就痛痛快快干一场大事
    运气不好
    那我们还有啤酒、爱情、友谊
    我们要精彩的生活,不枉此一生
    在高大的人民纪念碑面前
    我这不可救药的酒鬼
    仿佛又略有了少年时的理想和情怀
    
    
    
    9,《物伤其类》
    
    那些死难的学子
    我一个也不认识
    但我也曾身为学子
    物伤其类
    因为我知道
    他们还没有活够
    鲜花,爱情,美酒,友谊
    唉,太亏本了
    
    
    
    10、《那时我穿开裆裤》
    
    1989年6月3日
    我过3岁的生日
    啥也不懂
    估计穿着开裆裤
    我想像着
    那天父母可能很高兴地请亲友吃了顿饭
    ——因为我过3岁的生日
    那时的我当然什么都不知道
    完全不知道当时中国的北方
    当天的夜晚和次日的凌晨
    发生了一件历史绕不过去的大事
    
    
    
    11,《确实存在》
    
    从表面看来
    那件事情并不存在
    现在的天安门广场、长安街
    完全找不到当年的痕迹
    可是在我的内心里
    如此清楚而明确地知道
    那件事情真真实实地发生过
    (姜福祯选自<小招诗集>)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122313181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公祭“六四”英烈,推进中国民主
·澳门青年悼六四被捕6月3日在香港聆讯 (图)
·中国冤民大同盟纪念《六四》二十四周年 (图)
·民阵和全德学联举行六四24周年纪念会
·六四”前夕,在京访民连续打出“ 官员公布财产” (图)
·六四临近,北京南站大平台访民横幅抗议 (图)
·SOS:申请六四游行,广州3勇士被带走
·“六四黑衫行”系列活动之有奖征文启事
·中国大陆“六四”平反促进委员会代理主席张长虹的遭遇(三)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二十五)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二十四)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二十三)
·中国“六四”平反委员会代理主席张长虹诉讼通告(三) (图)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二十二)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二十一)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二十)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十九)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十八)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十七)
·六四临近,浙江民主党人受严控
·法广专访张健:“六四”学生的梦想具有普世价值精神 (图)
·天安门母亲:习近平没魄力解决“六四问题” (图)
·最后一名六四政治犯姜亚群已获释 (图)
·六四临近 北京“二狗子”查抄买香蕉小贩/视频 (图)
·悉尼有英语学校禁谈六四和中共灭绝人权/孙宝强
·六四临近,民生观察网负责人刘飞跃被国保带走
·六四不用平反,真相必须公开 (图)
·80后“累点”多,房奴六四大游行
·六四4君子批民运败在团结,反过来赞中共
·孙文广:抗争后公安押我去游泳——悼六四24周年纪评之五 (图)
·纪念“六四”24周年:博讯精华资料、视频导读
·六四临近西安维权人士马晓明下落不明 (图)
·“六四”临近 在南站访民向访民发“反动”传单 (图)
·六四近,传中共大规模控制异议者
·广州公安不准六四游行,津3人再提申请
·如果再遇到六四,习近平可能扣不动扳机
·李贵锁因编歌纪念“六四”而被刑拘
·六四天安门君子变身中共学者 不再振臂高唿 (图)
·魏京生:六四24周年纪念 (图)
·《六四放风筝在天安门》(11首)/小招
·年纪思:我们今天该如何纪念“六四”
·24周年纪念:六四之魂,公民责任/伊娃
·六四:是一种思想/武振荣
·纪念六四邮票部分稿样/艾鸽 (图)
·六四:是一种思想
·“平反六四”这个口号错了吗/胡平
·六四的日子/杨晴
·谢选骏:1989年六四屠杀悼歌 24周年五题
·六四与我一起上街找手机/孙德胜 (图)
·前六四学运领袖封从德:中共有4000万线人 (图)
·出走后又献媚中共求回国 范曾公开谈六四
·赵氏平反? 央视剧被指寓六四 (图)
·我反对平反六四/戴建丰
·历史、未来与现在——纪念六四/徐琳
·给胡启立关于平反“六四事件”的建议/王刚
·邓小平没打破教条 习近平临二次六四/吴祚来
·天安门母亲:新领导人不能再绕开“六四”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