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贵州:1国民党兵维权被指为国民党翻案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5月29日 来稿)

一个曾经被抓状丁的国民党兵被歧视的呐喊
    

维护自身合法利益被认定为国民党翻案
    
     我名陈永身、男、1934年生、于1994年贵阳市文化局退休干部,现住贵州省贵阳市南明区次南巷
    4号附703号。电话:0851-5968916
    
    一、 中共贵州省贵阳市文化局与中国共天津中铁十八集团工程局人力源资部党委干部部部长王兴周、男、串通一气,歧视,无理辱骂我及其我的全权委托代理人,被王部长辱骂的经过:
    
    于2009年2月17日下午2点上班后,由中铁十八工程局第三工程处(下称三处)干部部常副部长,带着我和我的全权委托代理人(下称代理人),一起去到天津中铁十八工程局(下称十八局)王部长8楼办公室人力资源部党委干部部部长王部长汇报,关于贵州省贵阳市文化局(下称文化局)于2008年10月9日到十八局找到王部长进行调查后,给我的回复(附件18)其内容的真实性。三处干部部常副部长带着我们进了王部长办公室后,常副部长介绍说:王部长这是陈老陈永身,我走上前与王部长握手问好!我的代理人也走上前向王部长握手问好!之后,我的代理人就说:王部长,我们今天来是对贵阳市文化局找过您之后,对陈永身进行的答复来向王部长汇报一下,看他们的回复是否真实,然后,再把一些情况是搞错了的再向王部长汇报一下。我们还没有把贵阳市文化局的回复给王兴周,王就肯定地说,贵阳市文化局的回复完全是真实的、对的。之后产生的对话:
    
    代理人:王部长,请您过目一下,这是陈永身授权给我的全权委托书(附件17)。这是贵阳市文化局给陈永身的回复及陈永身对回复提出的质疑(附件18、23、24),这一张是我到中组部后给的文件精神(附件9)。
    
    王兴周:人家贵阳市文化局是带着陈永身的挡案来的,因为人家文化局拿出一个94年11月2日我局出具的一个证明(附件2),说陈永身是1949年7月23日入伍的,对此,人家问我们的道理,并提出了三个问题质问我们:
    
    (1)问我们出具这个证明的依据是什么?
    (2)陈永身的挡案在我们贵阳市文化局,你们出具的证明是依据什么?
    (3)因为“你们”出具了这个证明,所以,给我们造成了很大的伤害和损失,因为,他们到处上访上告。
    
    王兴周:我认为贵阳市文化局说得是有理的,我对这一证明进行查找是谁出具的,没有存根,没有登记,不知是谁出具的。可是,对于公章确实是我们处的公章一点也不假,不知你们是如何弄到这个证明的,贵阳市文化局调查组来后,在我的办公室电话与你们联系,问你们到底通过什么手段搞到的证明,你们说是写信来反映并要求的,你们又不如实提供真实情况。所以,贵阳市文化局不承认这个证明,人家还要追究我们的法律责任呢。(此时,并指着我陈永身脸说:)“你什么时候入伍的,你活了几十岁了你还不知道吗?你应该清楚,你装什么糊涂?你还向你香巷的儿子要了几十万给你(指着我的代理人)你到处上访捣乱,你(指着我的代理人骂道)有病呀!之后,(又指向我说)你是国民党伪保长推荐你到国民党部队去工作的。
    
    代理人:他是在国民党部队是当过兵,不是什么伪保长推荐,他是被抓状丁抓去当国民党兵的。
    
    王兴周:(这时又指着我骂道)你还想翻案吗?这个案是好翻的吗?你想翻就翻啦?你想什么时候翻就什么时候翻?我告诉你,这个案你是翻不了的,是绝对的翻不了的,(这时,又指着我的代理人问道)你有他的挡案吗?
    
    代理人:我怎么会有他的挡案呢?我没有。
    
    王兴周:你没有我有,我给你看,你过来。
    
    代理人:你怎么会有他的挡案呢?
    
    王兴周:贵阳市文化局给我的,哦!我复印的,你看,1965年部队评定级别呈报名册,都说他是50年1月入伍的,没有说他是49年的。这里他提干了,从副排长提成排长(级别:是班级)。
    
    代理人:他既然从副排提成排长,副排就是干部级别,提成排长了他的级别怎么还是班级呢?如果是班级就是战士。可是,他早就是干部副排长又提成排长其级别还是战士班级级别是不可能的?这样的挡案,能成其为干部挡案吗?
    
    王兴周:这我不知道,不关我的事,我管不了。
    
    代理人:你管得了管不了,我不知道。因为,贵阳市文化局给你这个挡案材料,你要我来看,你就是想证实他的挡案记载是正确的,入伍时间你用他们给你的挡案来证明这个问题。我看后,发现挡案中有不少错误,证明这个挡案是不真实的,甚至于可以说是被改动过的。
    
    王兴周:你再看这一张他是50年1月在广西田西县入伍的,这一张表他也是50年1月在广西白沙(蛇)县入伍的,王部长你看这里有陈永身是49年的记载,王兴周就,哦,这里有一个49年的入伍时间。
    
    代理人:王部长,请你慢一点翻,他怎么会在两个地方入伍呢?两个入伍时间?前面一张挡案说他是在50年1月在广西田西县入伍,这后面一张挡案又说他是50年1月在广西白沙(蛇)县入伍。一直说他是50年1月入伍现在又有49年入伍的时间了,这是怎么回事呢?多年一直死死咬定陈永身是50年1月入伍,现在又有49年的挡案了呢?
    
    王兴周:这我不知道,不关我的事,我管不了。你坐下,你坐下,我告诉你,文化局调查组说:关于我们十八局出具的证明他们是不认可的,你们找的证人,文化局说了他们也不认可,包括梅副团长(原与陈永身一个部队的老领导梅国玺)和什么王政委(也是陈永身在三十八团原老政治部主任,后到建设兵团副政委)他们没有资格出证据,必须要与他陈永身从国民党部队一起过来的人,哪怕一个人证实才能是证据,就可立即办理。(并指着我说:)你是国民党伪保长推荐你到国民党部队工作的,这是事实,想翻案是绝不可能的,你们不要再捣乱了,你们真不要脸,太不要脸了,不要脸到极点了,自己不要脸还要到处上访上告,到处捣乱。
    
    为此:我代理人拿走我们原要给王兴周的材料,因放在桌子上(附件1、2、3、4、7、9、10、11、12、13、14、15、16、17、18、22、23),王兴周就与我的代理人抢材料,王兴周没抢到就用力推我的代理人出去将我的代理人的右脚扭伤了。之后,我就问王兴周你骂谁不要脸,我们来找你反映问题怎么不要脸了。王兴周使劲推我的右胸右手叫我们滚出去将我打伤。之后,来了很多人,把我们歉出了办公室。
    
    代理人:(我代理人又走进办公室当着很多人问道)我一个70岁的老太婆怎么不要脸了,你看见我们不要脸的事实是什么?你们是大机关,你还是大机关干部部部长,为什么要这样骂人,他当过国民党的兵不错,他现在是共产党员他为国民党翻什么案?现在共产党还要与国民党合作呢?共产党也在为国民党翻案吗?中国人材济济,怎么会选中你这样的人来管理干部呢?十八局就没有人了吗?
    
    王兴周:(当着很多人不敢认帐)谁骂你们啦!
    
    代理人:你没骂就是说我们冤枉你的喽!我敢当着你们单位的这么多人诅咒、发誓。如果,你没有骂我们而是我们冤枉你的话,我敢诅咒我们不是人养的,是母猪养的。你骂了我们,你不敢承认你就不是人养的,是母猪养的,你敢诅这个咒吗?敢发这个誓吗?王兴周不敢说话了。
    
    鉴于上述事实,我个人认为,作为师部机关而现在的中铁集团十八工程局党委干部部部长,无论如何也不应该用这样简单、粗暴,野蛮,恶劣,的工作态度对待十八局前身部队干部出现的遗留问题。因为,对文化局提出的三个问题质问的主体,事实不清,对文化局的伤害和损失等证据不足的情况下,而王兴周对文化局三个问题的质问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甚至于偏听偏信,包括武断说理极度匮乏,对权贵宽松而对小民严厉,然后,费尽心机去找强词夺理的理由为其论证和辩护,把我当成司法考试的学生,司考给出的是标准答案,而不关心立法理由和原理,要的是考生对标准答案的服从。稍有抗辩就遭到王兴周挖苦、讽刺、谩骂、动手打人,以权压服,就是说要我们只能有认识,不容许我们有任何解释,把我们当十恶不赦的犯罪分子都不如.十恶不赦的犯罪分子法律规定有准许陈述权,我们什么权利都没有了,他们说什么要我们必须听什么.对此,我既不服贵阳市文化局及贵阳市文化局搬任为是原部队师部的十八工程局党干部部部长王兴周的标准答案,也不怕强权的压制,因为,我找出了不少证据:
    
    1、据王兴周说:贵阳市文化局对他提出了三个问题质问?
    
    第一“问我们出具这一证明的依据是什么”?如果说:王兴周与贵阳市文化局没有任何关系的话(王兴周是贵州人他有亲戚在贵阳市文化局工作),王兴周能接受贵阳市文化局这样的质问吗?
    
    第二”问陈永身的挡案在我们贵阳市文化局,你们出这个证明的依据什么”?如果王兴周与贵阳市文局没有特殊关系,按照法律、法理、常理、情理、道理,王兴周一定会说:证明一下参加革命的时间,不一定要依靠挡案。因为,作为当时的部队有特殊性历史背景,刚解放时的部队有文化的人非常非常少,对每一个干部、战士的挡案不一定填写得正确,通过部队的战友证明也不违反原则。
    
    第三问“因为,你们出具了这个证明,所以,给我们造成了很大的伤害和损失,因为他们到处上访上告”。就凭贵阳市文化局提出的给他们造成了很大的伤害和损失。王兴周当然不会负责伤害和损失的责任,他能当十八局就心甘情愿负很大的伤害和损失的责任的家吗?至于,我们到处上访上告就是因为十八局出具的这个证明才上访上告的吗?王兴周就不会据理力争一下的吗?就不会把贵阳市文化局拿出是十八局出具的证明进行驳斥?王兴周应指出:“这个证明是1994年出具的,已经十四年了,你们从未来过,他们到处上访上告,你们有何证据能说明他们不是合理诉求呢?又有什么证据说明就是我局出具的证明引起他们到处上访上告的呢?你局有什么证据证明是我局出据的这个证明才给你局造成很大的伤害和损失呢”?
    
    2、如果说,王兴周是为前期干部负责,也为组织负责,对于如何处理这些情况,应先把我陈永身的挡案情况搞清,既然我们上访,就有上访材料和证据,看看是怎么说的,就可以得出不是因为十八局出具的证明使我们上访上告,是因为他们文化局不负责任而造成我们上访上告。因为:
    
    首先,十八局出具的证明是94年11月2日,可是,贵阳市文化局到08年10月9日十四年后方来调查。事实证明,文化局没把我的根本利益放在眼里,不理不睬,其原因是因为在十八局没找到关系。
    
    其二,我的挡案就有我的转业军人证明书(附件7)是1949年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任军务股股长,还有83年贵阳市委组识部的干部履历表有我是1949年7月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的记载。而文化局94年工改时正科级也不给(附件3、4、10、13),就是按贵州省关于肆业单位工作人员工资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下称贵州省文件)第3条第8款规定(附件22)没有相应职务但工作在30年的也应该是正科级。可是,文化局更要给我认定是副主任科员,我参加革命46年,在部队是正营级职务,就一个正科级都不给,我们理所当然要到处反映。之后,贵阳市文化局不承认我的军龄及部队职务,免强才按贵州省文件第3条第8款我工作年限满30年才将我的工资定为代括号的正科,我也一直不知道文化局错误的按贵州省文件第3条第8款工作年限满30年的文件套改的,是这次文化局的回复(附件18)中才说出了这个问题。事实证明,贵阳市文化局就因为我是国民党过来的,就是不按贵州省文件的第3条第10款进行套改(附件22-2)。根据国务院、中央军委关于军队转业干部工资待遇问题的通知国发[1985]135号,二、一九八五年六月三十日前转业、职务安排偏低的营、团职干部,在确定其职务工资时,可给予适当照顾,我属客观安排偏低,一是我从参加革命至94年的工龄达45年,二是按军职以下军官、文职干部工资标准的职务等级,副团级军衔是上尉与地方副处对应,我军衔是上尉,而我的职务工资只是因工龄满30年是代括号的科级,而且还是通过拼命的上访、上告才得到的。事实证明,文化局一直不承认我是参加革命而只承认我是参加工作(附件18),也不承认我在部队的军龄及部队的任职职务,一句话,就是根本上就没把我当成革命军人的身份,就因为我是国民党。又在94年工改时办理退休,认定是50年1月参加的工作(附件4、10、13),办理存量补贴时也是正科(附件12-1-2-3),认定实有工龄44年也认定在部队职务是军务股长正营级职务(附件12-1-2-3)。但是,又不按部队的连续工龄计算,也就是说不承认我在共产党部队的军龄及在部队任职职务,而评定的正科是按贵州省文件工龄满30年。所以,在高源补贴时,又按副主任科员发放(附件13)。从贵阳市文化局不管是挡案也好还是他们的所作所为,可以看出他们高兴怎么样认定干部就怎么样认定干部,根本不讲共产党的法律、法令以及干部政策。
    
    其三、对于王兴周来说是中铁集团十八局中共较高机关搞干部部部门工作的领导者,他应懂得对待干部调查的严肃性和合法性的程序。因为,十八局的前身是铁道兵第八师,十八局第三工程处的前身是铁道兵第八师第三十八团。我陈永身从炮兵团调到铁道兵后一直就在铁八师三十八团,我一直没有在师部工作过,原三十八团老人了解我的人较多,就是现在也还有了解我的。作为干部部部长的王兴周是我陈永身走后几十年才去当兵的,他根本不了解也不知有我这么一个人的存在,从组织程序王兴周是不应该接受贵阳市文化局的调查及质问,应该介绍到原三十八团现在的十八局三处去调查去质问。因为,原八师之后的第十八工程局出得有证明,原铁八师第三十八团现在的第三工程处也出具了证明并认定我陈永身是老干部(附件1),为什么贵阳市文化局不到我工作过的原三十八团现在的第三处调查质问?为什么而要到我没工作过的师部而现在的中铁十八工程局去调查质问及指责十八局出错了证明?
    
    其四、关于王兴周的“我认为”贵阳市文化局说得是有理的质疑:
    
    鉴于上述事实,王兴周所作认定的说法前言不达后语,语无伦次,自相矛盾不能自圆其说。并且,王兴周所作认定仅仅是个人的看法又没有正式下文,认定问题不引用法律条文,仅以“我认为”枪毙了我陈永身的“认为”,有无依据?依据何在?“我认为”仅是一个十八局公信力机关干部部部长也要依法行政,公信力机关的干部部部长不依据法律,依据什么?如果全国各地、各级公信力机关对待干部问题,都不依据法律条文,只依靠我是中铁十八局干部部部长“我认为”,那么,我陈永身的“认为”怎么保护?如果没有国家的法律、法令、及党的干部政策规定,中铁十八局干部部部长王兴周的“我认为”又依据什么进行“认为”?干部部部长身份的个人主观意志?贵阳市文化局被告的无理狡辩?或许是贵阳市文化局有可观的猫腻?既然王兴周的“我认为”贵阳市文化局说得是有理的理在何处,就凭文化局给王兴周乱七八糟、错误连篇、伤风败俗、违法乱纪制造的几张假挡案就是理吗?王兴周的“我认为”贵阳市文化局是说得是有理的,那么,国务院、中央军委关于军队转业干部工作待遇问题的通知(附件(27)就是没有道理的喽?这是管理体制干部队伍的悲哀!
    
    二、共产党的干部部部长及贵阳市的文化局看不起国民党
    
    1、我虽然参加过国民党,是因为我家在旧社会极为穷苦没有势力,48年12月才被伪保长抓了状丁当了国民党兵,我在国民党当兵才几个月。49年7月到共产党后我加入共产党党员并提了共产党军队干部是几十年,在这几十年中,土地改革、清匪反霸、三反、五反、肃反运动、四清运动、及文化大革命等等的运动没有把我这个潜伏的国民党特务给挖出来呀?我现在是关心我个人的利益就因为是从国民党过来的,我就不该维护我的合法权益了吗?我49年7月正式入伍共产党军队,现在给我改成50年1月,当我上访了十几年一直不承认我有49年的党案,王兴周给我的代理人看的当案就有49年的时间.
    
    2、贵阳市文化局与王兴周愁恨国民党,现在去台湾很方便,他们可以到台湾去打倒国民党呀!不要拿我一个国民党的小兵来出气,这不是共产党人的本事。我为我的合法权益找共产党,我就是要为国民党翻案吗?这是强盗逻辑。翻什么案直到现在我们都没有搞懂。因此,贵阳市文化局和王兴周必须要给我说清楚,我是国民党我伤害过他们及他们的家人吗?国民党也伤害过他们及他们的家人吗?不然,他们为什么对我及国民党这样恨之如骨呢?
    
    3、王兴周说:贵阳市文化局不会承认十八局出具的证明的,对此,我不知道王兴周是不是要推翻共产党的法律法令?到底是权大还是法大?贵阳市文化局说的,请问贵阳市文化局是不是法,共产党的法律法令王兴周不听而听贵阳市文化局说的,十八局出具的证明文化局不承认王兴周也不承认。那么,请问,王兴周承认是十八局的公章,这就证明十八局的民事行为已经构成并且是合法的有效行为,至于说没有查到登记、也没有查到存根,那是干部部内部管理问题,或者可以说是王兴周在其中作梗。由于,王兴周没有证据推翻十八局给我的证明是假的证据。所以十八局的这个证明是符合法律规定的程序的,这个证明是受法律保护的。
    
    综述:王兴周与贵阳市文化局处处排斥前辈,排斥国民党,丑化和贬低十八局公信力,以没找到十五年前出具证明的人及登记记录以及登记存根为由,以此雕虫小技为幌子,实质上搞的是不可告人的勾当。为此,请求各级组织及有关领导为我主持公道,申张正义。王兴周必须向我及我的代理人赔礼道歉,否则我还要到天津找王兴周必须给我讲清楚,我为国民党翻什么案,我与我的代理人是怎么不要脸,我的工作是国民党那个伪保长推荐的等问题。
    
     控告人:年三陈永身
    
     二0一三年一月十八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722318233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贵州:73老太控告贵阳公安局和劳教委
·贵州残疾访民郭忠明呼吁世界媒体关注 (图)
·贵州卢永祥先生的采访/视频
·北京城里的匪窝贵州毕节大酒店/黄于龙
·杀人不犯法/贵州省凯里宋淑芬
·一个残疾人妻子的控诉/贵州省毕节廖沾英 (图)
· 贵州省桐梓县违法占违法乱纪强行地拆迁
·贵州人权研讨会:作家廖祖笙广场卖房被拘留 (图)
·贵州宋淑芬申冤三十多年未果
·强烈要求解决弱势群体集体资产/贵州建筑公司合同工 (图)
·贵州人权研讨会强烈抗议迫害廖双元! (图)
·贵州省赫章县一村民在家中冰冻父亲尸体喊冤近两年
·贵州省六盘水市公安局经侦支队受旨意硬把民案整成刑案 法院以推定判罪
·贵州省台江县政府派人半路围殴上访百姓(图)
·草民刘黎明向贵州省金沙县委书记赵牧等人发起生死决斗
·控告贵州省六盘水市六枝特区人民政府滥用公权对水沟边村寨进行暴力侵害的罪行
·贵州派出所副所长击毙跪着的村民:是自卫?
·贵州遵义老干部集体上书胡锦涛 举报贵州省人大副主任傅传耀
·张思之等九位法律专家就遵义驻京办一案给贵州省纪委书记王政福的信
·关注!贵州省章赫13岁女孩被铐着游街 (图)
·贵州发布59个雷电、暴雨预警
·贵州女子从县政府大楼跳下 要求释放其被刑拘的丈夫
·贵州现“时光隧道”:穿过后时间倒退1小时 (图)
·贵州人权捍卫者李任科被绑架抛于野外
·贵州毕节以每亩1550元强征土地,信访局长打伤72岁老人 (图)
·贵州对两起较大煤矿事故查处 16人将被追责
·官方辟谣:贵州赫章“诈骗副局长”已被立案
·贵州天柱县山体滑坡致5人遇难3人受伤
·贵州责令关闭平坝县大山煤矿 相关领导停职检查
·贵州三穗百余村民聚集强行阻工事件 公安促自首 (图)
·贵州金佳煤矿“1.18”事故15名相关领导被问责
·贵州施秉旅游大巴雨天坠崖 20余人受伤无人遇难 (图)
·民政部灾情通报 广西多地洪涝灾害 贵州山体滑坡
·贵州:毕节发生山体滑坡,致3人死5人被埋
·民政部:贵州铜仁市山体滑坡已致11人死亡
·贵州:思南县山体滑坡已致9死,2人失踪
·天津辽宁贵州湖南省市副书记密集调整 (图)
·贵州逾千村民为护地“粪战”四百警察
·从贵州5孩子的死亡谈人口控制 /张鹤慈
·中国人应该夺回自己的人权、民主与尊严——贵州人权研讨会2013新春致辞
·贵州猜想/王华刚
·贵州人权研讨会公告(第一号)
·郑焱文:砸碎黑暗的枷锁 迎接黎明的太阳——贵州人权研讨会2012新春致辞
·陈西先生是贵州人的骄傲/禹芳
·吴玉琴:严冬过后春色妍——当局取缔“贵州人权研讨会”之我见
·贵州福泉70吨炸药,只炸死7个人,你信吗?
·贺谢长发先生获得贵州人权研讨会首届“人权捍卫者”奖 (图)
·贵州:恳请新任领导尽快为遵义老区人民主持公道
·牟传珩:为公权力枪口下的冤魂鸣笛/贵州省安顺市关岭枪杀案
·凶手张磊安然无恙,贵州关岭枪声渐渐被人遗忘
·殷德义:一起改变中国(评:贵州警察五枪爆两头)
·2010年第一祭: 郭氏兄弟冤魂难安/贵州警察杀人
·贵州警官张磊与上海民警马天民
·贵州警察杀人:不是谁的嘴大!就谁说了算的?/李志友
·贵州关岭县“1·12”事件十问
·全林志:贵州人权研讨会随想
·全林志 《贵州人权研讨会》随想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