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政府、法院颠倒黑白欺上瞒下/马永田
请看博讯热点:“麻雀行动”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3月31日 来稿)
     今天联合国休息,我们去了9个人抗议,天气特别好,关注的人也很多,杭浩东英语好,和游客交流,一一介绍我们的案情,有一名联合国女官员前来关注我们,我把案情经过宣传单给了她,还有一伙中国官员和我谈起了中国现壮,也都是叹息。
    (接上回26日) 2003年5月26日长春市改善经济发展软环境领导小组办公室,长春市人民政府法制办公室联合下发,长改办发【2003】2号,关于二○○二年度行政执法错案情况的通报,其中建委9起,我这是其中一起,政府内部通报只不过是一场游戏,我从地方找到中央无人管。
     2001年至2004年,我在吉林省上访,我找省市建委、省市法院、省市纪检委、省市检察院,多次找省书记、省长、市委书记、市长,但均无结果。

     2005年1月正式进京上访,可我到了北京上访失望大于希望,北京信访部门开信回到地方,我们地方官员带有讽刺地举着直晃悠说:“这不如搽屁股纸,搽屁股还有点硬”。我心中很急,我孩子的病已经发展的很严重,我已经无钱支付医药费,找建委想借一点钱,建委和开发商商量后给我的答复是“我欠他们的钱,欠强拆费1,5万元,我被抢的产品开发商租房存放房租费几万元”,我听到这样的回答,我无法控制我的情绪,在他们面前本不想留露出我无助、脆弱的一面,但眼泪还是无法控制流了出来!!!找主管市长王学战,市长不但不管,还派人来截我,他的司机和秘书把我训斥了一顿,我跪地求助,他视而不见,眼看着他坐车走远。
     2006年,我开始常年在京上访,在不违法的情况下,利用各种手段采取各种行动为自己鸣冤。每天都生活在焦虑、无助、恐惧、无奈中,捡破烂拾垃圾,想卖一点钱给孩子看病,但微博收入很难积攒下看病挂号钱。在这时,南关区法院开始限制我人身自由,在邻居中产生不良影响,在精神上我彻底绝望了。别人说活不起能死得起,可我当时上有老下有小,活不起真的更死不起。
     我在北京的努力还是有成绩的,中央政法委督办我的案件。2007年1月18日南关区给我召开听证会,有建委、开发商、人大、政协参加,听证会的主题:我公司被抢产品由谁负责。建委韩晓光发言承认错误,法院判多少建委一分不少地赔偿,法院不判分文不赔偿。开发商把强拆所参与人员说的很清楚,有拆迁办、南关区法院执行厅厅长韩志宽为首的所有法官及法院雇佣的社会人员参加。此时南关区法院主持听证的法官刘海燕有些慌神,不问别人只问法官金龙,金龙开始提供假证说:“是我让拆的房子,抢走产品是我家没地方放求法院找地方放,他们去只是作见证”。当时我们一听这不是胡说八道吗,我问法院法官作伪证怎么办,你们说一切都是我让的,证据何在?金龙说没有证据,我说没有证据你们闭嘴,身为法官不知道用证据说话吗,强拆我家你们去作啥见证,法院无语不答,这时刘海燕无法控制局面,换成吴晓波,我问法院,你们强拆是合法的还是违法的,吴晓波承认强拆是违法的,我问抢走的产品到底谁负责,法院不作答,宣布听证会到此结束,我要结果到现在不给,说是向政法委回报用的,怎么报的我不清楚。
     同年8月,市中级法院在中央再一次督办的情况下给我开听证会,法院承认错了,问我要多少钱,我说,为了解决案子,我这些年有理案件就得到这几张不给立案执行的胜诉判决,我的要求在法院认可的情况下,如果法院在经济上还有困难我还可以让步,但让步要有个度,不能无止境。法院听后很感动,开始找建委商量解决问题,建委不拿钱,法院也不想拿钱,为了向上汇报,把我的案子剥离给政府,剥离这两个字是否正确我不知道,因为我在法典上就没找到这个词,更没有这项法律规定。从此我的案子又没人管了。
     2008年北京开奥运会,我8月6日接受德国知音采访,见证访民在北京残酷生存状况,惊动中央,中央下令将我接回必须给解决问题,我被骗回长春,结果问题没给解决,市长崔杰动用警察非法传唤我,了解我在北京上访情况,我问警察北京有案件转办单吗?警察回答没有。我说没有你们有啥权利传唤我问我在北京上访情况,难道你不知道属地管理吗,我在北京上访如果有违法行为,应由北京市警察来管,北京市公安局转办给地方,地方才有权办理,你们是在执法犯法。没办法警察传讯我还是得去,在义和路派出所问话几个小时,请示领导放回,条件是我第二天早晨8点必须到派出所去,我第二天去了答应不再去北京才放回,派出所从此派一伙协警24小时看着我。
     2008年年末,全国人大收集一批有理案件,是中央领导要,我的案件在其中,中央批示到省里,委书记王敏批示给副书记王儒林,王儒林下文到长春市,由市长崔杰办理,必须在2009年3月末解决我的案子,必须达到我满意息诉罢访,可4月份长春市才找我,崔杰市长确实下了很大力气办理,办理的不是给我解决问题,而是多个部门联合造假,颠倒黑白。我看到五份证据全部是假证,其余的不敢给我看,我只举三个例子: 假证之一:南关区法院为建委出具一份带有南关区法院公章的情况说明。
     其主要内容:“我公司已主动搬出,并和开发商达成协议,南关区法院没有实施强制拆迁,我公司产品是因为我公司没地方存放,我要求开发商保管”。
     我公司既然已经和开发商达成协议,证据何在?在强拆我公司房屋时,你南关区法院来干什么?我公司产品是因为没地方存放要求开发商保管,为什么抢走我公司产品时,你南关区法院给我公司出具收条?
     再看假证二:南关区法院法官蒋丽萍出具的
     全文抄录“我厅于2001年10月12日来到被申请执行人马永田家的被强迁房,被申请执行人已主动从强迁房屋中搬出。”
     此证据说明南关区法院是来强拆我公司的,另外,在建委这次给我的答复意见中,说明了南关区法院违法强制拆迁的事实。并且,在2007年1月18日,在政法委督办时,南关区法院用同样的说法,给我召开听证会,我当庭给南关区法院驳倒,南关区法院承认实施强制拆迁违法,当时建委也参加听证,为什么今天还要打假证,我公司主动搬出,那850件产品你们是在哪里抢走的?我公司账本、票据、合同及其它文档你们又是如何灭失的?
     假证之三:长春市地税局为建委出具带有公章的假证。
     主要内容“我公司没有办理税务登记”
     在2002年南关区法院开庭时,市建委是第一被告,我公司向法院出具了税务登记的复印件,市建委明知道我公司在国税局办理的税务登记,却让长春市地税局来证明我公司没有办理税务登记, 明显造假。
     2010年上海世博会我们访民考察团,去上海考察,为了不受打压,公开在博讯网站发表保证到上海不是上访,是多年上访无结果,我们生活已经很难维持,去上海参观考察,是否能找到适合我们的项目维持生计,结果我们一上车就有警察跟着,到了上海就被警察包围,强行押到接济站,当地政府将我接回,市长崔杰下令先拘留我 10天,然后教养我二年,把我在美国的儿子逼到联合国上访,地方政府在无奈的情况下放了我,从此我的案件无人管。
     2012年3月两会我在京上访,被抓后向南关区法院要求见在京接访的院长谈我公司被抢的财产。12年该给我,院长没见到,被南关区法院接访民事厅厅长强行拉到吉林省公安厅黑监狱,却被几十个警察打。打完我,南关区法院说抢我的产品跟他们没有关系,爱找谁要就找谁要去。
     12年,为了要回我的财产无数次被关键黑监狱,长期电话被监控,违法传讯,违法拘留,长春市无时无刻都想把我关进监狱,政府无奈的是我没有一点过激行为,关进监狱没有一点理由,又怕我的儿子不容,他们没有办法到美国迫害他。
     马永田
     2013年3月29日
     电话:6262832175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75061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举报中国凌驾法律之上违法次数最多的贪官徐源江/马永田
·两审判决(接21日讲)马永田
·写给吉林省省委书记的一封信/马永田
·强拆后给我家带来的灾难/马永田
·麻雀行动第二轮启动:我的案情/马永田
·麻雀行动第二轮启动/马永田
·母亲马永田再次被侵权 长春市还讲不讲理,要不要脸?/ 杨海涵
·凌驾于法律之上的长春最牛贪官徐源江边腐边升/马永田
·长春市长崔杰因为博讯报道马永田案,痛批市外办/杨海涵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55天/杨海涵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五十三天/杨海涵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五十四天/杨海涵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五十二天/杨海涵(图)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五十一天/杨海涵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五十天/杨海涵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四十九天/杨海涵(图)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四十八天/杨海涵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四十七天/杨海涵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四十六天/杨海涵(图)
·紧急关注丹东的姜家文/马永田
·就马永田案博讯记者专访长春市政府外办陈坚处长/王宁
·麻雀行动杨海涵母亲马永田被迫在京乞讨/王宁
·麻雀行动:杨海涵的母亲马永田的感谢信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三十三天/杨海涵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三十二天/杨海涵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三十一天/杨海涵(图)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二十九天/杨海涵
·世博开始,访民遭殃:马永田被拘,更多人失去自由(图)
·马永田参观世博被拘:更多美籍人士家人受伤害
·长春访民马永田上访九年无果问题仍未获解(图)
·这就是法治中国/马永田
·麻雀行动第二轮启动:贾庆林的三级终结/马永田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