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中国“六四”平反委员会代理主席张长虹诉讼通告(三)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3月29日 来稿)
    中国“六四”平反委员会代理主席张长虹诉讼通告(三)
    中国“六四”平反委员会代理主席张长虹诉讼通告(三)


    中国“六四”平反委员会代理主席张长虹诉讼通告(三)


    
    自2012年9月14日,天津“六四”受害者张长虹向天津市北辰区人民法院递交了行政诉讼状,起诉公安北辰分局滥用职权、胡作非为,勾结并操控天津市司法精神病鉴定委员会荒谬地把张长虹定为精神病人,并强制投入天津市公安局安康精神病医院收容治疗一案,法院就是不给立案受理。虽然,我于2012年12月3日、17日,在院长接待日把情况向法院进行了反应,但仍无任何结果。
    
    2013年1月4日,又到了院长接待日,凌晨一早,我去了法院排队拿号,等候接待。今天负责接待的工作人员依旧是张文宏副院长,他又故伎重演,让我回去听信,一个星期内可能给结果,好无半点解决问题的诚意。我说,你上次也是这样答复的,但你却失言未兑现。他竟胡搅蛮缠地说,他不负责行政案件,行政庭长刘春杰也不归他管。我说,你今天坐在这里是代表法院处理信访工作的,问题久拖未决,是你们的工作未尽到职责,且你的这种说辞也不能让人接受。但这位副院长就是不作任何回答,只是让我回去听信。
    
    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十二条第三款:“受诉人民法院七日内既不立案,又不裁定,起诉人可以向上一级法院起诉。上一级法院认为符合受理条件,应予受理。受理后,可以指示下级法院审理,也可以自行审理”之规定,2013年1月9日,我来到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立案庭,递交行政诉状,起诉被告。但主管人员侯刚法官竟然拒绝接受诉状,让我依旧找北辰区法院进行交涉,我说,我是依据《行政诉讼法》的规定,向一中院提起诉讼,你拒收诉状,并让我再回北辰区法院,你是根据那条法律这样做的;是谁给你的权利这样做的。但无论我如何质问,侯刚法官,要么是躲起来;要么是不作回答,就是不收诉状。本以为上级法院会讲点道理、依法办案,未想到更不讲理,这就是一党独裁下的司法环境。
    
    无奈,从天津第一中级人民院出来,立即去了邮政局用邮政特快专递(EMS编*EX411288561CS*)(见图片),将我的行政起诉状及其他全部证据材料寄送到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立案庭,向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出起诉,后又于2013年1月11日.2013年1月20日.分别两次用邮政特快专递(EMS编号:*EX411285389CS*)、(EMS编*EX411440168CS*),将原告的行政起诉状及其他全部证据材料寄送到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立案庭,向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出起诉,但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也即不立案又不裁定。因此,我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十二条第三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案件管辖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九条规定,于2013年2月3日用邮政特快专递(EMS编号:1064091329901)将原告的行政起诉状及其它全部相关证据材料寄送到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立案庭,向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提出起诉。但是,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也即不立案又不裁定。因此,我依据上述法律条款规定,于2013年2月25日用邮政特快专递(EMS编号:1064052332001)将起诉状及其他全部证据材料寄送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立案庭,向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提出起诉,但至今最高人民法院也即不立案又不裁定。
    
    中国的法律对行政诉讼立案与否的时间限制都作了明确规定,但现实中怎样去执行,却取决于执法者的心界和他们的决定。法律、法规在执法者手中犹如伸缩自如的皮筋,有着很大的弹性。司法不公、有法不依早已是众所周知的事实,也是百姓最为痛恨的司法腐败。
    
    近期,新任党魁习近平还在不停地高喊:“任何组织和个人都必须在宪法和法律的范围内活动;任何组织和国家机关都要以宪法和法律为行为准则,依照宪法和法律行使权力。
    
    无庸置疑,中共这个法西斯政党,他说的好话越多,其彰显出来的罪恶就越丑陋、越深重。所谓遵守宪法和法律都只是口号,说说而已,无半点实际的、很有希望的东西。历史证明,一旦法治沉沦,往往就是人治横行、权力为所欲为、人权遭受践踏最为严重的时期。
    
     被精神病,反人类罪,将正常人强送精神病院,是一种极不人道的反人类罪行;是前苏联政权对待政治异己分子的惯用手段。要毁掉一个人最恶毒的手段,不是把他送进监狱,而是关进精神病院。
    
       相对把无辜者送进监狱.送往劳教,将正常人关进精神病院,手续更为简单。送进监狱涉及公.检.法.司多个部门,需要走完复杂的刑事司法程序,而且常常受到被告聘请的“律师”干扰。送往劳教,虽然只需公安局一家说了算,相对于将人送往监狱方便许多,但由于劳教制度饱受社会争议,批准劳教的权力,已经上收到了县公安局长.分局长一级领导。况且劳教还有最长三年的时间限制,无法将人长期关押。将正常人强送精神病院,只需派出所一级领导批准即可,多数地方实际权力甚至下放给办案人员,只需派出所或刑侦队盖个公章即可,手续极为使得,而且关押时间可长可短,只需一个简单的手续就可将人关到死。更为可怕的是,不仅公安机关办案人员有这个权力,一些乡镇政府和国有企事业单位也可将人送进精神病院,这是一个多么疯狂.可怕的社会现象。
    将正常人关进精神病院之所以成为国际上公认的反人类罪行,是因为此罪行严重侵犯了人的自由权.健康权.生命权.和人格尊严。近年来公开披露的案件中,许多被强送进精神病院的正常人,被强行捆打,被强制大剂量用药“治疗”,把正常人变成了真正的精神病人,甚至被“治”死在精神病院。有的正常人竟然被当初强送进精神病院的办案人员所遗忘,好不容易通过病友送出消息,官方先是否认,被“精神病人”亲属识破后,又以继续治疗为由,拒不放人。
     为了国家的法制进步和人民幸福安康,是该全社会高度关注此类恶性案件的时候了,否则今天被失踪.被强送进精神病院的是他,明天被失踪.被强送精神病院的就可能是你我和我们的亲人。
    
     中国大陆六四平反委员会代理主席:张长虹
    
     2013年3月28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53121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二十二)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二十一)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二十)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十九)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十八)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十七)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十六)
·六四抗暴英雄群体,历史和人民永远挺你!
·高洪明:六四抗暴英雄群体,历史和人民永远挺你!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十五)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十四)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十三)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十二)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十一)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十)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九)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八)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七)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六)
·斜眼旮旯:孔庆东六四照片被扒出
·关于平反“六四事件”的建议
·中国大陆“六四”平反委员会代理主席张长虹,在“茉莉花”两周年之际被传唤
·“六四”平反委员会电脑遭黑客侵入而崩溃
·蔡英文向中国青年招手 「二二八」和「六四」拉關係
·“天安门母亲”两会前发公开信吁当局直面“六四”
·张长虹:中国大陆“六四”平反委员会电脑遭中共黑客侵入而崩溃
·中国人大即将召开:访民与当局施法,吁勿绕开“六四”
·“天安门母亲”吁通过法律解决“六四”问题
·赵紫阳前秘书:监控放松了,六四评反无望
·浪微博现“六四”图片 已被删除
·新浪微博现“六四”图片 已被删除
·微博现六四图辑 1小时后删除
·“六四”学生罗茜听证会后被关押一夜
·“六四分子”罗茜司法听证会被走过场
·新书触六四禁区 习近平亲审通过
·何频:杨白冰与六四后的政治迷团
·湖南“六四”学生控告司法厅的听证会被延期
·杨白冰曾任六四戒严指挥 签字执行镇压命令
·邓小平没打破教条 习近平临二次六四/吴祚来
·天安门母亲:新领导人不能再绕开“六四”
·从台湾“二二八”想到“六四”/陈维健
·关于平反“六四事件”的建议
·治平:六四难民于硕,为何回国教授
·王藏:六四屠杀的延续——面对苦难铁汉李旺阳“被自杀”
·中国大陆“六四”平反委员会唁电
·解龙将军:军官莫言有没有参与六四大屠杀?
·黄晓敏:在看守所内为六四亡灵烧纸!
·鲍彤:“六四”为什么就不准翻案
·封从德:徐怀谦的不幸是经历过“六四”的中国知识分子共同的不幸 (图)
·应克复:谁有资格平反“六四”?
·“六四”迈不过去的坎儿/刘京生
·跟政治学者谈政改(二):平反六四有五难 / 寇建文 (图)
·六四与李旺阳离奇死亡 拷问良知/林保华
·枪声击碎我的梦(六四23周年南高联“北上”随感)
·“六四事件”真相必须设法在中国大陆进行传播
·纪念“六四”说一点邓小平和苏哈托/淳于雁
·第一个六四还没平反呢,第二个没准儿又要来了/大宗师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