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田宝成 张翠平夫妇联合国上访记(三十)
请看博讯热点:“麻雀行动”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3月22日 来稿)
     今天是3月 28日星期一,也是我与丈夫田宝成在中国国内寻求公平正义、讨回被流氓掠夺的私有财产及赖以生存的店面无果,而遭殴打、限制人生自由、关黑监狱、失踪及被冠以莫须有的罪名拘留、劳教、判刑等。在走投无路绝望的情况下,逃亡到美国,来到联合国广场,寻求法律援助和上访讨公道,请求联合国官员和美国政府督促中国政府遵守国际人权公约:依法归还我们的私有财产等问题,已是第三十三天。
    
     我们每天的工作就是:到联合国广场接待一个又一个世界各国不同民族、不同肤色、不同信仰的来参观我们横幅的游客,不厌其烦的千遍万遍跟顾客讲解中共独裁专制无视法律,肆意抢夺百姓的私有财产,践踏人权的种种罪劣,用我们的事例来让全世界人民看清中共独裁专制的真实面目。我们的横幅早已成为游客们的一道在自由民主国家看不到的仅有的或很稀憾的叫人望而震惊的风景线……
    
     今天大约12点半钟我们接待了一位女士,看她的外表像印度人,我们用英文和她说:“The CCP is robber! The CCP is bandit! The CCP is devil! 她用很不流利的中文回答我们说:“你 们 说的 对,谢谢!”我们再仔细一问,她原来是我们自己国家的藏族人,后来她一字一字地告诉我们说:“我们藏族民众今天下午一点钟也到联合国广场来示威抗议,抗议中共独裁专制血腥残杀我们无数的藏族人民……”!说着说着,广场上的人越来越多,我们大家自然而然地一拍即合,我们访民也趁此机会拿着美国自由民主的国旗呐喊:“我们要民主!我们要自由!我们要家园!中国共产党请把抢去的财产还给我们!反对暴力拆迁……!
    田宝成 张翠平夫妇联合国上访记(三十)
    田宝成 张翠平夫妇联合国上访记(三十)


    田宝成 张翠平夫妇联合国上访记(三十)


    我们每天和全世界游客说的就是:“中共执政党就是一个特殊的利益集团,中国70﹪的财富都在官二代的腰包里。 我家这块基地背后的开发商实际就是原中共中央国务院总理李鹏的儿子,现任山西省省长的李小鹏——华能公司”……
    
     中国政府十八后的2013年2月,提出暂停劳教制度的审批。我认为独裁专制体制不灭亡,什么样的制度都是欺骗和空谈——只要他们认为你会给他们造成不稳定因素的,他们就可以随便编一个罪名劳教、判刑你等等……
    
     现在我要通过我家所遭受的悲惨的真实经历一一讲述给全世界人民,中国共产党的一群利益集团是怎样抢劫百姓的私有财产的。抢了百姓的财产还不能要他们还 ,要他们还他们就打你或打死你,关你或关死你、劳教判刑等等……。今天我就来讲讲我们夫妇为了讨回我们的私有财产,是怎样被莫须有的罪名劳教的 :
    
     之十四——劳教所的“三段式”管理的第一段
    
    接上:7月20日我被送到劳教所,不知什么原因劳教所没有收我。8月7日我第二次被送劳教所正碰上高温。劳教所里根本不拿人当人,在里面我们被称之为“学员”,每人都要佩戴《学员证》,证上印有囚犯照,头像背后有身高刻度。管理人员全部是吸毒人员,而且都是多进宫。给人的第一感觉就像变态一样的,包括里边的队长个个虎视眈眈的大声呼吆,进去的第一件事就是一丝不挂的脱光衣服,赤裸裸没有一点尊严的让犯人很凶残的唰唰地剪掉头发,而且很短,然后面对墙壁腰杆挺直俩手平放大腿上目视前方静坐。
    
    那里采取的是“三段式”管理方式:新收人员都要接受三个月强制性的“新收整训”、“封闭式”管理。开始静坐十天。早晨五点半起床整理内务,大约六点钟左右开始静坐,在静坐过程中,管理人员不停的在背后用手从头颈摸到臀部,身体要保持一条直线,如有弯曲她们就用膝盖抵住腰两手抓住肩膀,把她扳直。有特殊情况一天只准报告三次,否则稍微动一下或者超过三次报告以及其它违规者,晚上人家休息再罚坐三晚,每晚一个钟头。到晚上八点半开始接着训练叠被子和正步走、左转右转、报数等操练。二一我报成二十一被罚脸对着墙壁静站报数,头还要随着每个数字不停的向右转动。1、2、3报到100再从1报起,反复的报。折腾到十点才让休息。吃饭也是原地坐着不动。吃好饭立正姿势静站一个钟头。一天坐下来腿脚肿胀的小腿变大腿、脚像馒头、有很多人脸都浮肿。上厕所小便的时间都很紧张,十天还是靠药物才大便一次,一天不准洗手包括上厕所吃饭。洗澡洗衣服,衣服上的洗衣粉没洗掉就叫“自来水关掉”!新收“学员”每天吃囚餐,早上白米饭酱菜,中饭晚饭白米饭素菜,几乎是茄子、空心菜,一个月只吃过一顿荤菜只有三、四小块
    
    十天静坐结束开始抄写队规队纪背诵,讨论、写认罪认错书等,背诵时左手腾空拿本薄高度跟头平型目视前方等,这一切仍保持静坐姿势。到晚上8点30仍超强度操练,然后考试,所有不完成的或违规者,人家睡觉她继续练、静坐、立大墙(就是面朝墙,靠的很近)、背诵和默写(这种情况是每个大队中队每天都有很多的)。待续……
    田宝成 张翠平夫妇联合国上访记(三十)


    田宝成 张翠平夫妇联合国上访记(三十)


    田宝成 张翠平夫妇联合国上访记(三十)


    田宝成 张翠平夫妇联合国上访记(三十)


     中国冤民大同盟:张翠平
    
     联系电话:347-925-4778
    
     2013-03-21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38115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中国冤民大同盟联合国上访记(2013-03-21) (图)
·被强迁访民联合会联合国控告团2013.3.20/视频
·田宝成 张翠平夫妇联合国上访记(二十九) (图)
·中国冤民大同盟联合国上访记(2013年3月18日) (图)
·被强迁访民联合会联合国控告团2013.3.18/视频
·田宝成 张翠平夫妇联合国上访记(二十八) (图)
·被强迁访民联合会联合国控告团2013.3.15/视频
·田宝成 张翠平夫妇联合国上访记(二十七) (图)
·被强迁访民联合会联合国控告团2013.3.14/视频
·田宝成 张翠平夫妇联合国上访记(二十六) (图)
·被强迁访民联合会联合国控告团2013.3.13/视频
·被强拆迁访民联合会联合国上访维权---人权报告 (图)
·被强迁访民联合会联合国控告团抗议2013.3.11
·武汉余波联合国维权:受贿者被送上审判庭,行贿者确安然无恙 (图)
·田宝成 张翠平夫妇联合国上访记(二十五) (图)
·田宝成张翠平夫妇联合国上访记(二十四)——“二会”召开时的涂鸦 (图)
·被强迁访民联合会联合国控告团2013.3.6
·中国被强拆迁访民联合会联合国上访维权——集会吁两会 (图)
·被强迁访民联合会联合国控告团2013.3.5
·两会上海访民严俊等20人到联合国驻华机构登记,警察没有抓捕 (图)
·李旺阳妹妹一家再度失踪 香港团体质疑北京致联合国复函 (图)
·外媒曝:联合国将承认钓鱼岛属于中国的 (图)
·纽约激辩中国问题35期:海牙国际法庭联合国大会钓鱼岛确权与战争和反言原则
·中国再胜一场:联合国今夏讨论钓鱼岛主权
·国内三大景区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黄牌警告
·中国更倾向于联合国派兵马里打击伊斯兰武装
·习近平会见联合国大会主席耶雷米奇
·习近平:希望联合国说公道话办公道事
·洪磊答“中方或阻止联合国加强制裁朝鲜”
·人权日访民在联合国机构前被抓,小学生写诗抗争
·人权日,上海访民在联合国人权组织前与武警、干警交谈/视频
·9日上海访民谈兰英等5人在联合国驻华办踩点,并打出横幅 (图)
·视频 人权日上千在京访民涌入联合国驻华办,驻华办封路 (图)
·王容芬吁中共新领导人签署九八年联合国罗马公约
·联合国报告称中国不久将成为研究人员最多国家
·中国反驳联合国针对西藏问题的声明
·246位中国公民签名支持设立国际宪法法庭——并致联合国的公开信
·联合国机构对张义南不服劳动教养的处理意见
·在联合国维权的大路上(3) (图)
·世界人权日联合国驻京办前的老生常谈/北京王玲
·普遍定期审议——中国公民到联合国上访新路
·如何参与和递交民间报告给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万延海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审议的建议/万延海
·《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与南海争端的解决
·杨子立:如何做负责任的大国——评中国否决联合国安理会叙利亚局势提案
·中国公民致联合国的公开信/许北方
·一、二个流氓政府滥用否决权决定民主命运的联合国制度应该修改/上海闸北杜阳明
·向联合国门前“中​国受害者广场” 的上海冤民致敬/陆永华
·对叙利亚决议案 中俄联手联合国行使否决权/秦晋
·支持巴勒斯坦的联合国成员国地位/赵京
·紧急关注:泰国曼谷联合国难民署的黑幕!
·联合国东非饥荒筹款过半未落实
·又一个中国民主党在美国产生——联合国上访第13季/赵岩 (图)
·中共在乎被开除出联合国吗?/郭保胜
·上访联合国是中国冤民的出路吗?/郭保胜
·迟到之正义仍为正义——评联合国安理会第1973号决议/袁启清
·谁“窃取”中国在联合国席位—中华民国100年另类感言(之三)/淳于雁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