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不平则鸣]
   

浙江冤民钟亚芳年迈父母致习近平书记的呼救书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3月01日 来稿)
    
    浙江冤民钟亚芳年迈父母致习近平书记的呼救书
    
    尊敬的习近平书记:
    
    我们是浙江桐庐县核污染上访“被精神病”致危及生命受害者钟亚芳的年迈父母(父亲73岁、母亲71岁),是老实本分的农村老人,和多年非法侵害已致多种疾病危及生命的女儿钟亚芳、以及休学在家延续生命的年幼核污染被害外孙女钟知含一起居住在桐庐县桐庐镇惠民小区。父亲我因承受不了没有精神病、没有犯法的核污染女儿钟亚芳,只因给证据确凿的单亲核污染被害外孙女钟知含讨公道,被逼进京上访控告包庇凶手拒不同意依法立案侦查的桐庐县公安局局长周建杭等官员,冤未伸,反被隐瞒我们,在黑监狱非法关押67天后又被造假陷害成“扰乱社会治安秩序的精神病人”非法关进杭州市公安局安康医院(精神病强制收容所)591天的报复迫害致多种疾病危及生命的残忍事实,早已一病不起。
    
    由于长期非法关押在精神病院已致多种危及生命疾病发生(核污染病体长出几十个肿块、肝脏占位、甲状腺肿块增大1倍、全身浮肿、高血压等)的女儿钟亚芳,于2011年7月22日从杭州市公安局安康医院释放由救护车接回家后,直至今日长达19个多月仍未获得人身自由 ,仍被桐庐县公安局、桐庐县公安局城北派出所等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与凭证下,非法以“肇事肇祸精神病人”的名义,花钱雇佣6—10名社会人员实施24小时“监视居住”限制人身自由,走出家门就被雇佣的社会人员跟随左右,被不准离开桐庐镇,甚至不准家人单独陪同接受手术等救治生命剥夺生命;去法院开庭等必须经公安等领导批准同意,由3—4名桐庐县公安局城北派出所民警与雇佣的社会人员非法看押押送。并桐庐县公安局还把“钟亚芳为肇事肇祸精神病人”的虚假身份作为公开信息发布在全国公安网上,只要 “用钟亚芳的身份证登记住宿等,全国公安网上就会显示钟亚芳为”肇事肇祸精神病人”的公开信息,而旅店等管辖的派出所民警就会出警盘查有无监护人陪同在场”。期间,因钟亚芳要离开桐庐镇去看病,也因钟亚芳要去杭州市反映冤情以及面见大接访的领导以纠正冤假错案,而多次被桐庐县公安局城北派出所的恶警在车站大庭广众之下暴力抓回,受尽人格尊严的侮辱 ,导致危及生命的疾病加重,并遭恶警警告“没有我们领导的同意,不准离开桐庐!不准去杭州反映情况!!去就是犯法!!!……”。且桐庐县当局还在钟亚芳居住的房间楼下安装了多个监控器、在房间对面安装了百万高清数像摄像头,并当局还为长期雇佣看押钟亚芳的社会人员在钟亚芳房间的对面安置了一套安居房。
    
    桐庐县公安局等对我们的女儿钟亚芳的造假陷害、报复迫害,已到了无法无天、泯灭人性的地步,在社会上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身为父母的我们看在眼里,痛在心里!但由于上下勾结,我们却无处伸冤,无能力还已致多种疾病危及生命的女儿钟亚芳的人身自由与清白,只能日夜以泪洗脸,祈盼青天出现!
    
    特别说明1: 我女儿钟亚芳与外孙女钟知含先后双双惨遭浙一医院核医学科不良医生李林法等核素误注事故、核素投毒毒害致核污染及染色体异常、基因畸变等严重后果,双双失去健康,仅靠休息、加强营养等延续生命的事实,证据确凿,均有科学的检测报告、放射医学专家的诊断,国家级北京华夏物证鉴定中心的司法鉴定结论。尤其钟亚芳女儿的鉴定是2008年8月27日由桐庐县公安局委托做出,结论为“被鉴定人钟知含体内出现了确定性的辐射生物效应;在出现症状的时间前后,受到过放射性核素污染”。并2008年12月29日,《民主与法制时报》曾以《母女遭受核污染谁之责》为题进行报道!
    
    特别说明2:这份女儿钟亚芳被桐庐县公安局非法关押在黑监狱(桐庐—上海快乐度假村)67天期间,隐瞒我们,由不具主体资格的桐庐县公安局以“关于对重点信访对象钟亚芳有无精神疾病进行鉴定的报告”为由申请并提供虚假鉴定材料,并于2009年12月2日由与桐庐县公安局狼狈为奸的杭州市第七人民医院司法鉴定所造假作出荒唐结论为“ 偏执型精神障碍、无受处罚能力,建议给予医疗监护”且没有鉴定人员签名的荒唐不堪第148号《司法精神病鉴定意见书》,根本不具法律效力,不能作为定案证据。
    
    特别说明3: 尽管女儿钟亚芳,于2009年12月8日,被与桐庐县公安局互相勾结的杭州市公安局公然违反《刑法》第十八条与公安部对“关进安康医院强制医疗必须满足两个条件(第一,被强制医疗人员已发生了触犯刑法的行为,涉嫌犯罪;第二,被强制医疗人员是经法定鉴定程序,确认无负刑事责任能力的精神病人。两个条件缺一不可),安康医院的收治必须符合法定程序,收治的必须是法定对象”的明确规定,隐瞒我们,依据无效的《司法精神病鉴定意见书》与强加的“扰乱社会治安秩序”,作出荒唐内容为“钟亚芳家属:兹有钟亚芳因扰乱社会治安秩序行为,经本局批准同意现已送杭州市安康医院收容治疗”的第139号《肇事精神病患者收容治疗通知书》非法关进杭州市公安局安康医院“收容治疗”591天致多种疾病危及生命,但伪造的“偏执型精神障碍”却因钟亚芳言行、思维正常而并没有被杭州市公安局安康医院使用任何精神病药物进行治疗。
    
    因我们女儿钟亚芳的 “肇事肇祸精神病人”是被桐庐县公安局等打击报复、造假陷害,有天大的冤屈!!!
    
    所以,今天年迈又无权无势的我们向习近平总书记呼救,人命关天!请求您在万忙中,务必为我们做主!救被非法剥夺人身自由的惊天之冤求生不能的病重女儿钟亚芳!责令浙江省桐庐县当局立即停止对钟亚芳的迫害,立即依法撤销发布在全国公安网上钟亚芳为“肇事肇祸精神病人”的虚假信息,并以此为名义对钟亚芳人身自由的非法限制,撤去长期雇佣监控钟亚芳的社会人员,还一没精神病、二没做任何违法行为、三多年非法侵害已致多种疾病危及生命的女儿钟亚芳人身自由!并消除对钟亚芳人格上造成的恶劣影响!
    
    呼救人:钟亚芳的年迈父亲钟宜根、母亲许柏风
    
    2013年3月1日
    
    浙江冤民钟亚芳年迈父母致习近平书记的呼救书
    浙江冤民钟亚芳年迈父母致习近平书记的呼救书
    浙江冤民钟亚芳年迈父母致习近平书记的呼救书
    浙江冤民钟亚芳年迈父母致习近平书记的呼救书
    浙江冤民钟亚芳年迈父母致习近平书记的呼救书
    浙江冤民钟亚芳年迈父母致习近平书记的呼救书

[博讯来稿] (Modified on 2013/3/01)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19190221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紧急呼救!韩连茹伸冤遭毒打!维权遭迫害! (图)
·来自于山东日照检察院地下刑讯室的泣血呼救
·事发安医大第二附属医院 死者家属四方呼救
·来自于山东日照检察院地下刑讯室的泣血呼救
·致公安部的紧急呼救信/浙江冤民 (图)
·被征地强拆受害者的呼救 (图)
·广西人民呼救书 (图)
·广西钦州市被征地强拆受害者的呼救
·向党中央呼救保护依法举报人的身安全和一切合法权益 (图)
·雇凶杀人丢卒保帅 权力癌症化谁来管,法律高压线不通电 温州黑暗何时光明——陈秀平泣血呼救再致中央公开信
·一个少数民族访民的呼救
·残奥会后北京白色恐怖依旧 杭州访民刘训连紧急呼救
·山东肥城汶阳镇三娘庙村村民:要民权、求生存 我们向大家呼救
·关于广西区大化法院不执行已生效的民事判决的情况反映及紧急呼救
·呼救:从我的遭遇看中国的反腐败/江波
·无锡市西园弄村上访村民代表紧急呼救
·追讨工资却被判刑 《名人》杂志冤案记者紧急呼救!
·女子跳海自杀深陷海泥动弹不得向路人呼救 (图)
·鞍山检察官群殴上访警察 警察抱头大呼救命
·平安前夜 投诉无门黄良华向上帝呼救 (图)
·胡炜升被黑打:胡家诚博士给中央领导的的呼救信 (图)
· 福州白血病人再遇强拆,人权日绝望呼救
·十八开会中:南通深夜暴力强拆 传来凄惨呼救声
·南通深夜传来凄惨呼救声
·辽宁冯伟在黑监狱发出紧急呼救:救我出去,还我自由
·南通暴力逼迁张荣光兄弟呼救
·关注!南通暴力逼迁张氏兄弟在楼顶呼救
·河南访民李治国再发紧急呼救:请好心人救救我的妻子
·紧急呼救:郭飞雄今在京被国保带走!
·曹小龙为二姐曹瑞霞和父亲呼救 08年姐弟视频曝光
·贵阳男子上班途中遭剜眼割鼻续:大呼救命无人理睬 (图)
·山东姚晶被关精神病院数月呼救 家人要求放人遭拒
·合肥女访民马海玲被关黑监狱生命垂危紧急呼救
·浙江桐庐冤民钟亚芳向全国人大、政协两会呼冤呼救 (图)
·广东省珠海红旗镇失地老人李华珍呼救 (图)
·上海金山区亭林镇残疾孤老唐美华呼救——救救我的命,没吃、没住、没保障…… (图)
·传递沙沙的呼救声/盐巴
·江苏省反腐访民周育华在冤牢中紧急呼救!
·四川儿童呼救,奥运开幕式中国队出场国旗倒置 (图)
·曾祥志母亲泣血呼救:谁来为我寻回公正?!
·收到捐赠过百亿,请满足来自重灾区青川的呼救 / 冉云飞
·作家廖祖笙夫妇向胡温呼救并乞讨
·廖祖笙夫妇向全社会呼救
·中国作家廖祖笙向国际社会紧急呼救
·缅侨向联合国与国际机构火急呼救!
·李国涛:紧急呼救周育田 抗议黑手操纵迫害
·覃玦珺:广西大化法院不执行民事判决,紧急呼救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