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涉黑举报案/李凤华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2月20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简述:这是一桩“奇、特”的案件,说他“奇”并不是案情有多么复杂,是因为犯罪动机明朗、事实清楚,罪犯毫不隐蔽犯罪行为,且及其嚣张、持久。甚至是炫耀他们的打砸抢劫行为;其危害面积之大,手段凶残暴力。这个30多人的犯罪组织在十九天的连续暴力犯罪后;以冀O——14643警用牌照车等;还明目张胆的将各种作案车辆停放在主犯赵田的家门口,数十名犯罪人在其家中长住月余“为其看家护院”。
    “特”虽然受害人七年来一直多方不停的四处奔走控告,该案也经过中、高层机关多位领导的过问。到最后曾经的部门过问的“领导”全都不惜知法犯法,甚至是以权犯法,中级包庇下级;下级再指挥高级,而高级领导也甘愿利用“特权充当傀儡”。他们整合上中下三级的权势,拉帮结伙、在我党内形成一股互惠互利的腐败集团,徇私枉法以权养黑;成为黑社会组织的铁杆保护伞!!
    

    事件起因:方官村商户赵田“为富不仁”依仗其两个女婿都是黑社会组织里的“骨干分子”。在2004年和2005年两年里,(赵田、赵洪亮父子)通过各种手段均不能迫使李凤华屈服,将自己居住八年的门市房拱手让与该父子;便心生恶念欲报复。
    案发经过:2006年6月15日,赵田之子赵洪亮、女婿王伟伙同(王胜利)驾驶高碑店市公安局团结路派出所里的“冀O——14643黑色桑塔纳2000型警牌照轿车”等••••••带领三十多名歹徒,手持“砍刀、钢钎、镐把”等凶器突然闯进李凤华的家里“打、砸、抢劫、另外还有八名歹徒事先埋伏于李凤华家后院三米宽的大铁门后,等待在200多米以外浇地的赵云,一进门便被藏身于门后的八名罪犯用钢钎打昏在院内门口”。此案系“有组织、有预谋的暴力犯罪”。
    
    一、因局长召开电视、电话会议:所以110和公安接到报警、报案十几次不出警。导致匪徒一天之内三次持砍刀私闯两户民宅;在接下来的十九天里歹徒们随意殴打、追砍八名无辜公民,并挥舞砍刀威胁围观群众、及路人。给社会和广大人民群众造成及其恶劣的影响。
    “在案发当场李凤华报110七、八次,110接警后始终没出警”。(事后,关于110没出警的问题,高碑店市公安局原局长李振平是这样向李凤华解释的:6月15日因公安局开全体电视、电话会议;是关于“重点打击黑恶势力的会议”)才没有出警的,不信,你看看“这是我的讲话稿可以作证”。
    与公安局同在一个市区的120急救车于11分钟赶到李凤华家,将其丈夫和儿子送往医院抢救。
    为配合公安破案保留第一手证据,李凤华委托刘强、李凤伍带领录像师(车建宇)到现场录像。遭到一直在暗中监视现场的赵洪亮、王伟等人的暴打并持刀追砍。同时抢劫“索尼录像机、联想手机”。并打伤三人。
    当场车建宇被打伤、衣服被撕破,直到车建宇的丈夫赶到,车建宇在其丈夫的搀扶下到方官派出所报案并做笔录。
    案发时正当麦收农忙,李凤华委托赵继伟帮忙把房上、地下的小麦收进屋里,又遭到暗中监视的赵洪亮、王伟等七八个人的围攻殴打,赵继伟慌忙逃跑,赵洪亮、王伟等七、八个人又驾车追至赵继伟家中,再次殴打赵继伟与其父赵海并当场“抢夺穿镰”。赵洪亮、王伟挥舞砍刀对围观的群众威胁说:“今后我再看见你们谁帮赵云家干事、就照样把你们的家也砸了。”
    案发次日早晨,赵云的朋友(任有林)上班正好从案发现场门前路过,他手扶自行车朝屋内观望,这时,赵洪亮和王伟驾驶“黑色凌志轿车冲了过来”用车将任有林挤到马路边上,威胁任有林说:“你要敢掺和赵云家的事,就把你的双腿砸折了”不信你试试看?
    
    二、医院因害怕再发生暴力事件,采取停医、停药、退押金等拒绝给予治疗、逼走伤者:
    赵云、赵红亮父子被打伤,经医院抢救苏醒后的次日,院方不敢再收治,查房的医生婉言劝其转院治疗。随后,院方对两位伤者停医、停药、退费。当日下午李凤华前往高碑店市公安局报案,可是,在大门口就被强行拒绝进入。
    
    三、阳奉阴违,公然伪造司法鉴定;鉴证:
    2006年6月23日由地级政法委书记下指示:受害人才得以走进高碑店市公安局报案、提交证据并提供六名目击证人的名字后。可是,高碑店市公安局阳奉阴违,借黑诊室伪造《公(高)鉴(法)字(2006)283号》“轻微伤鉴定”
     因该鉴定书内容根本没写入赵云的视力检测。赵云、李凤华对轻微伤鉴定不服;高碑店市公安局的办案副局长就多次公开告知李凤华:“不服、你就上联合国告去,那是你的权利”。此后他们一直以无理的理由将受害人合法申请再鉴定的权利非法剥夺。
    
    对于李凤华提供的六名目击证人,公安机关始终无人去调查取证,当李凤华问及此事,办案人说:“你们(指李凤华)夫妇的人缘不好,人家都不给作证”。
    但是,就在李凤华向高碑店市公安局提供六名目击证人后时隔不久,消息被故意透露给罪犯;其中的证人(杨春国、杨建)却被赵田父子闯进其家殴打、威胁。
     2006年11月21日李凤华在河北省公安厅得到“公安部(辽生)和李云隆副厅长的共同接待并作出指示后”,高碑店市公安局才再次被动的“捏造978元物价鉴证”。注明:《高估字(2006)第151号涉案资产价格鉴证结论书》的勘验登记表没有受害人的签字认可,完全是高碑店市公安局偷偷捏造的鉴证数额。李凤华不服:向上级提出申请;在得到市、县两级盖章签字的批准后,不到16个小时高碑店市公安局又强词拒绝申请人的申请“重新勘验鉴证程序”至今。
    
    四、公安局没有侦查、落实犯罪人、及其作案交通工具、被抢劫的财物、作案凶器等等就于案发312天后作出不立案决定:
    眼看案件一天天被拖延没人查办。2007年3月11日,“李凤华、赵云三次闯北京两会”高碑店市公安局才在案件发生312天再被动作出“不立案通知书”;此时,该案尚没有犯罪人,更没有追查作案交通工具、没有追缴各类凶器、没有落实被抢劫的录像机、手机、穿镰等财物、没有调查走访取证等情况下,于4月27日做出《高公刑不立字(2007)04号不予立案通知书》,又在未经调查求证核实的情况下,又作出《高公复决字(2007)001号(维持原决定的)复议决定书》
    
    五、2007年5月23日,田国江调来高碑店市公安局任局长:此后公然造假升级;利用权利隐匿、毁灭证言,再利用职务之便扣押证人二代身份证及以后“娶妻、生子”上户口等“要挟”。威胁、教唆证人按照办案人的意愿伪造其毫不知情的假证言:
    高碑店市公安局在案发447天后,第一次为本案调查取证。其明知道罪犯的行为确定是刑事犯罪后,“高碑店市公安局采取隐匿、毁灭(2007年9月6日,高碑店市公安办案人在北京西客站站前派出所对证人取证)证人证言”威胁证人;按照公安要求的、对罪犯有力的证词、口授证人伪造假证言充当取证案卷。
    之后,在一次河北省人民检察院的受案领导到高碑店市了解情况之机,高碑店市公安局办案人又想用威胁刘强的办法,在村主任的身上故伎重演,企图教唆方官村村主任也帮助罪犯作伪证,遭到这位正义的村主任果断的拒绝。从而挫败其犯罪阴谋。
    
    六、无中生有虚构事实,出具信访答复意见书:
    2007年11月19日,高碑店市公安局于案件发生519天后;作出:《高碑店市公安局处理信访事项答复意见书》其前面一至四项为字字句句凭空捏造、以无中生有的虚假理由来掩盖犯罪事实真相。其内容开头就写的是:(经我局进行认真细致的调查,(此案)已经查结。妄想将这起行为极其恶劣的刑事犯罪案就此了结。
     2007年11月30日保定市公安局依法受理《行政复查申请》后的五年多时间里;李凤华曾47次以走访和寄特快专递、电子邮件等形式向保定市公安局原(张峰局长)依法索取《信访行政复查答复意见书》至今已经五年多时间没答复。
    
    
    
    
    七、案发520天公安交出七名犯罪嫌疑人,以罚代刑敷衍受害人:
    2007年11月20日(此时距该局作出的不立案决定已过去176天)高碑店市公安局在案件发生520天后,被动交出七名罪犯。在《高公(方)决字(2007)第0014号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中,对第五名罪犯(王胜利)的身份是这样写的:【王胜利、男、汉族、1979年6月29日出生、初中文化、现住河北省高碑店市团结路派出所】至此,该案件确系“警匪勾结犯罪,高碑店市公安局已经自己承认”。
    当事人注明(当年那辆作案交通工具冀O——14643警牌照车;是2009年李凤华在河北省人民检察院重访时,从某领导口中得到证实,该车也是团结路派出所的车)尽管公安机关交出七名罪犯,却没有依照我国《刑法》规定“领导组织黑社会性质罪、私闯民宅、寻衅滋事、故意毁坏财物、随意殴打他人致人重伤残”等刑事罪行移交刑事案。公安机关徇私枉法对七名罪犯“以罚代刑”;其本身就是以权犯法、胡作非为欺压无权、无钱的老百姓。
    
     八、两部门权权勾结、高碑店市人民检察院在没有受理此案的情况下;给公安局出具一份虚假文书:2008年3月7日,赵云欲到最高人民检察院提出
    “申请督办河北省人民检察院、按照国家法律规定作出审查意见答复申请人”在地铁口外被便衣发现申请材料后,送去马家楼。高碑店市公安局于8日将赵云接回直接拘留15天,当拘留到十天时,公安向其宣读“对赵云劳教一年的处罚决定书”同时还交给赵云一份《高碑店市人民检察院的(白条子)“审查意见书”》为劳教赵云的依据。
    说明:2007年5月9日,因为高碑店市检察院枉法不受理李凤华“不服公安不立案的控告案”李凤华只好向上级提出不服:又被以“越级申诉为由遭拒绝”。被逼无路可走,这才引发赵云、李凤华到《北京中南海欲求见周永康部长》伸冤。之后此案才被河北省人民检察院指示保定市人民检察院受理李凤华《不服公安不立案的控告》案。这才使《不服公安不立案的控告》案”第一次走进检察机关。
    
    九、此案在:(经我局认真细致的调查,已经查结)的信访答复两年后,当年抢劫“录像机”的犯罪事实终于浮出水面。
     2009年11月4日,河北省公安厅(曹爱平副厅长)接待李凤华后,5日签署红头文件批示;限地方公安60天解决此案。60天后,高碑店市公安局为了“搪塞受害人、替罪犯交出与本案无关的(日立牌摄像机)明明是持刀入室抢劫行为,公安却以以损坏财物并作“物价鉴证”来偷换概念;故意拒不移交刑事案。利用权力故意帮助有罪之人逃脱法律刑事追诉。2009年12月24日,当年真正被罪犯持刀抢劫的是“索尼录像机,可是高碑店市公安局却用“日立牌摄像机顶包”后。按照损坏财物作出物价鉴证。其目的就是掩盖罪犯持刀入室抢劫的刑事罪行:
    
     十、此案在(经过我局认真细致的调查,已经查结)的两年多之后,再查出两名罪犯。至此,本案先后已查出十名罪犯。九名以罚代刑、一人没受任何处理;均逍遥法外继续对李凤华家实施犯罪侵害至今日:
    2010年3月12日,河北省公安厅(付获生副厅长)与公安部督导组等领导召开专案调度会,限期保定市公安局和高碑店市公安局在30日内调查清楚此案。如果30天后,还不解决此案,付获生副厅长就将此案上报张越厅长。30天后高碑店市公安局领导来到保定市公安局,向李凤华再交出两名罪犯(同样以罚代刑)敷衍了事。
    
     十一、2010年5月起:河北省政法委对重大疑难案件进行评查,得知本案全部犯罪事实真相后,害怕官黑勾结的罪恶真相被揭露,故不敢给信访人评查结论书:
    2010年8月8日,高碑店市公安局办案人拿着“河北省政法委的案件评查结论书”有选择的让李凤华看。其中,主犯赵洪亮的供述是这样写的;赵洪亮打电话给刘海芬说:“我想买赵云的房子,他不卖,我想让他们也住不成。”刘海芬说:“这好办,我给你派点人、找机会把他家砸了”。通过赵洪亮的这段供述,整个案件发生的起因一目了然。可是,案件到此并没有引起河北省政法委和河北省公安厅等依法查办。
     无奈,李凤华只好向中央各个信访机构多渠道反映。得到的回答是:“回去,向河北省政法委要“案件评查结论书”再来访”就这样,此案在任何一层信访机关都被当做皮球踢来踢去的,一直拖延到2012年。
    
    注明:罪犯以毁灭犯罪证据再实施盗窃,受害人再报案31次无人管:
    2010年10月11日晚,李凤华家再次被罪犯闯入盗窃,他们不是为财而偷,是为了“毁灭犯罪证据”而实施的盗窃。家人告知李凤华后,于14日李凤华首先向方官派出所(宋海所长报案)未果。后再向高碑店市公安局黄海涛副局长报案,得到的答复是:“开会”。后又向田国江局长报案,得到答复一样是“开会”。
    李凤华只好向保定市公安局、保定市刑警支队报案,连续拨打9个号码,得到的答复是“不归我管”。有一个好心领导告诉李凤华说:你向13582310511这个号码报案、这是位大领导也许能管,之后挂断。
    李凤华接着连续向河北省公安厅等5个电话号码报案,没结果。之后,无奈才向13582310511报案后。才有高碑店市公安局的慌称派人查办的欺骗电话。眼见公安并没有派人真正去调查。李凤华又到河北省公安厅亲自报案、控告。(翁少芳)处长多次将(宋海、王海建)调至省公安厅,同李凤华当面指示、并电话督促高碑店市公安局黄海涛副局长要尽快勘验现场,登记财物做物价鉴证。至今此案仍然被恶意拖延。
    特别说明:自2006年6月15日案件发生起、至2010年11月14日本案以李凤华为主的多名受害人和其他过路人用“电话报案、当面报案、手机短信息报案、文字材料报案等共计83次,至今日始终没人查办。
    
     十二、河北省领导包案制接待,60天给解决案件是欺骗。如不解决、河北省政法委将依法追究“包案领导的责任”是纯粹的谎言。
    得到这个消息,一时间,河北省的广大访民们似乎看到了司法公正的希望。李凤华于2012年2月23日来访,接待她的领导是:河北省公安厅的张承聘副厅长,李凤华将案件目前的情况和诉求向张承聘副厅长说明。
    张承聘副厅长让李凤华先回去等,60日内会有人找你解决案件。如果还没解决,60日后你再来访,我(张承聘副厅长)还接待你。
    在60天内根本就没人理睬李凤华、更不用说解决案件。2012年4月24日,李凤华按照张承聘副厅长的既定时间再重访河北省公安厅,哪知道,负责包案的张承聘副厅长早已躲藏不见。只有窗口的工作人员口头转告李凤华说:“此案,已经被公安厅张承聘副厅长以【土地纠纷、口头结案】”
    听了此话,李凤华仿佛觉得整个世界都是黑暗无光的,全家人流浪在外多年,丈夫不满42岁就被打左眼失明。为依法伸冤,没把罪犯告倒,自己被打重伤残的丈夫却含冤被劳教一年;本指望省高层领导会依法主持公道。没想到,在河北省从上到下口口声声高喊“依法构建和谐社会”。可是,“法”被掌握在某些“政治流氓的手里”以权养黑;“治”的是无权、无钱的冤民老百姓。
    如今,自己只能眼睁睁看着河北省公安厅“特权者”非法强制终结案件。此后,只有再向中央信访领导反映,寻找最后一线司法公正的希望。然而,最后的一线希望早已经被河北省终结案件的黑手掐断了。历时七年来的依法上访,现在却伸冤无门。我们相信党、相信政府、相信高层大领导才坚持不懈的上访,最后换来的“还是有家难归,有村难进”身心承受着巨大的绝望折磨和无助。
    面对自己控告的案件、尚有许多重大犯罪情节一直没有得到查证落实,就这样“驴唇不对马嘴”的被张承聘副厅长那张吃饭的嘴以“土地纠纷、口头终结了”。
    
    冤案被终结后新的惊奇发现,李凤华当年提供给高碑店市公安局的“胶片照片”却被他们“伪造成现场勘验照片贴在案卷里”:
    2012年5月9日上午,从公安部调来高碑店市的新任市长(高玉新)要见见信访人赵云、李凤华。在高碑店市公安局一楼“政法会议室”谈话期间,李凤华要求公安局出示“土地纠纷的证据”,法制科长平向伟取来案件卷宗。他没能找到“土地纠纷的证据”这时;李凤华惊奇的发现“自己当年递交的案发现场照片,竟被公安局伪造上“比例尺”后贴在了勘验现场的卷宗里”。
    李凤华拿起案卷让在现场的14位大领导们看,高玉新市长亲口确认:“公安局案卷里的勘验现场照片“的确是胶片照”,与公安勘验现场使用“数码相机”的技术照根本不同。
    以上这个事实证据充分印证、确定了“高碑店市公安局对于本案根本就没有勘验过现场”。他们利用李凤华提供的胶片照片在内部随意造假,用以掩盖其不作为、渎职犯罪行径。
    
     十三、终结案件后:张承聘副厅长的反常举动:
    2012年7月25日,河北省公安厅张承聘副厅长冒着酷暑,驱车数百里、带着终结案件的功劳赶到方官村,背着受害人李凤华,会见罪犯赵田、并让赵田等着出钱。
    此次张承聘副厅长还在方官村里对“赵云、李凤华夫妇”的人缘作了个走访调查,以此掩盖因被金钱诱惑而屈尊下访的副厅长的反常行为。调查证实李凤华夫妻在村里有很高的威信和好人缘,村民们也向张承聘副厅长反映了赵田父子为富不仁的一贯恶行。 有关这个情况是2012年7月30日高碑店市公安局田国江局长等五位大领导专程到北京就张承聘副厅长会见罪犯赵田一事向李凤华“解释”的时候说的。
    其实,张承聘副厅长的调查正好与高碑店市公安局不取证的说法“穿帮”,李凤华曾向其控告高碑店市公安局一直未向当年李凤华提供的本案目击证人(杨春国、杨建、赵凤军、赵凤军的妻子、及其弟媳妇和回族阿訇小白)等六名证人,高碑店市公安局以“李凤华夫妻在村里没人缘、人家都不给作证”等为理由,不肯取证。
    
    每年中央一有重要会议前、或节日,河北省公安厅都会下令,不惜一切代价将赵云、李凤华稳控;于是,二人多次被“关黑监狱、非法拘禁剥夺人身自由”。2012年10月28日,党中央召开十八大会议前,高碑店市公安局告诉李凤华说:你夫妻二人是省公安厅领导张承聘副厅长再三强调必须“重点稳控的对象”。于是,赵云、李凤华再次被高碑店市公安局非法限制人身自由21天。十八大会议结束了,这位张承聘副厅长却不肯再下指示:高碑店市公安局“那年、那日解决李凤华依法上访,控告多年的警黑勾结暴力刑事犯罪案!!以及为讨还公民在自己家中安居生存的人权问题”!!!
    
    补充:此案虽然被终结快一年了,但是至今还有诸多犯罪事实没有得到依法侦查落实:就连一个造假的说法也没有:1:本案其他21名共同犯罪人没有查实,公安现已经查出的十名罪犯其中七人的真实具体信息含糊、隐讳。2:案件发生至今已近七年,当年罪犯使用的“砍刀、钢钎、镐把”等凶器一直没人调查。3:当年真正被抢劫的(索尼录像机)和联想手机、穿镰现在何处?公安至今没有说法。4:当年罪犯所乘坐的七辆交通工具,面包车、轿车、铲车、卡车,“最重要的是冀O——14643警牌照车”公安至今还是没说法。
    5:身为本案受害人:赵云、李凤华申请到有合法资质的机构重新作(左眼被打失明)伤情鉴定:至今日没有得到合理支持也没有真实公正的说法。
    当年高碑店市公安局借黑诊室非法伪造赵云“轻微伤的“鉴定费”,还是受害人自己承担的。给受害人造假、还要受害人自己给造假者出造假的费用,天底下还有比这更不讲理的土匪事吗???。
    6:有关涉及本案的全部被毁坏的五万八千余元的财物;公安说:“因李凤华当时没有提出其它财物”的说法是站不住脚的。质问;如果当时李凤华没有提出其他财物和不服:那么保定市物价鉴证委托书上有你局的盖章和签字的原件;高碑店市公安局作何解释???关于那个978元物价鉴证的勘验登记表,因没有当事人的签字认可,就更加充分证明是公安背着李凤华偷偷捏造的978元物价鉴证的铁证据。至今本案还有许多的重大犯罪事实和疑点未经侦查和落实,就被河北省公安厅一面之词“口头终结”实在不能让冤者息诉罢访。
     通过上述案件的事实情况,让我们看到河北省政法委、公、检、法一小撮腐败集团“依法办案”的没落素质;如本案:河北省高碑店市公安局的田国江局长利用上访人的上访案件做桥梁纽带、上中下级形成利益链;串通河北省公安厅的张承聘副厅长,长期与“危害国家、危害人民生命财产安全”的罪犯、黑恶势力组织沆瀣一气“形成默契、达成共识”。以中国共产党党员、代表人民政府执法机关的重要领导形象,利用公权力对受害人实施司法剥削。
    七年来,这件案子已经不仅仅是黑社会组织的犯罪手段给社会造成的影响力有多大?更能够让社会上的广大人民群众透过现象看本质;认识到地方政府“为民执法”的公正态度、以及对社会未来的希望。就本案在高碑店市七年来的“司法负面影响”早已超过当年“警匪勾结暴力犯罪时造成的爆炸性影响力”。黑社会组织的暴力恶行、广大老百姓是敢怒不敢言,在痛恨司法“混淆是非、颠倒黑白”之余。他们不明白,我们的河北省人民政府究竟是怎么了?高喊“依法构建和谐社会”难道就是听之任之由张承聘副厅长、田国江之流的腐败势力把人民政府变成如今“惩善扬恶”的机构?今后,全社会的人民究竟是要“善行天下、还是要让犯罪、黑恶暴力充斥社会???
    
     2012年12月10日李凤华叙述: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518220162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举报贪官,竟被砍23刀还送精神病院!/启东施采飞 (图)
·举报马建堂等涉嫌玩忽职守罪/杨支柱
·无奈的跨国控诉:实名举报湖北省嘉鱼县派出所所长陈利胜
·实名举报/广西河池市都安县县委书记黄翰影
·举报近年广西自治区党委秘书长兼联席办主任余远辉所犯下罪行
·实名举报/广西彭海清
·中国银行通辽分行巨额洗钱,我因举报被拘留、劳教、被精神分裂症
·再次向中央领导呈上一封举报徽县腐败分子的信
·锦旗举报无锡政府法院反党 (图)
·实名举报胡春华包庇内蒙古王以廷等人集体盗窃百亿国有矿山资产/刘晓东
·实名举报:吉林农发行银行为填补腐败放贷亏空,诈骗民企1.2亿
·十四年半多疯狂迫害举报腐败德才兼备的共产党员
·吉林辽源公安局民警徐单实名举报吉林省公安厅常务副厅长刘培柱徇私枉法
·举报子洲县公安局任文国十大罪状
·举报信:举报安吉县工商联副会长孙小平五项罪责
·致中纪委书记贺国强的公开信(八)--举报北京高法院长池强/吴业夫
·上海30年党龄的老中共党员严燕文遭被举报人毒打 (图)
·6年实名举报刘志耀贪污2亿何时能立案侦查?/毕彩珍
·关于山西朔州政府“强拆”致多人伤亡的举报信
·山西阳泉盗采煤矿透水调查:举报多次政府不管 (图)
·实名举报“福建房嫂”者称遭“死亡威胁”
·南通:老人举报偷拆民房,申请执法公开 (图)
·深圳“坐拥20亿”村官被捕 举报人系其远房侄子
·中国公众“扫黄打非”意识日增 举报数量明显上升
·山东淄博公职人员工作日中午禁酒 举报奖励2千元 (图)
·就胡炜升被黑打案举报惠州公安局长李敏
·山东潍坊首度回应“地下排污” 悬赏十万求举报 (图)
·上海银行业开通实名举报专线主动接受公众监督
·网民联手拍摄军车私用 每日举报数百例 (图)
·杭州失地农民紧急举报(多图) (图)
·学者举报李克强失职损失80亿公帑
·实名举报周永康续,浦志强微博账号被删 (图)
·举报马建堂、李克强等涉嫌玩忽职守罪
·浦志强律师实名举报周永康微博账号被删除 (图)
·浦志强:举报周永康是为表达自己观点 (图)
·实名举报周永康 浦志强呼吁宪政治国 (图)
·川民疑上访登机被截后软禁 辽宁八旬翁因举报变相被囚
·实名举报揭开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神虎佑珍​珠岩矿骗钱内幕 (图)
·广西爆河池因举报龙滩电站库区移民款被贪二次劳教的控诉 (图)
·给石家庄市中电第13所党委的一封举报信/甄言
·天问:就举报人被汕尾警方击毙 九问曾松泉/高勤荣
·辛子陵公开举报曾庆红/陆云
·万延海举报卫生部部长陈竺和民政部刘忠祥
·为何要冒死举报特大被精神病事件?/葛树春
·关于中国机械工业联合会“三乱”行为的公开举报/周家平
·农民工摆摊卖别墅是封“举报信”
·武汉常务副市长回应被实名举报:“这是污蔑、诽谤,我非常气愤”
·关于中宣部出版局局长陶骅等腐败行为的举报信/周家平
·闭门办案致使正义举报人沦落为“内鬼”
·多少“冒死”举报才能制度性纠错/肖亚洲
·首例诽谤治罪举报人沉冤者 呼吁全国人大剔除诽谤罪/林国奋
·举报信成诽谤证据,荒谬!
·刘逸明:女子举报官员强暴有多高的可信度?
·举报者被妖魔化/粟海
·调查举报广东揭阳市惠来县村霸郑子坚当众开枪案/郑创添
·面对“举报信”,政府为何遮遮掩掩?/池墨
·举报袁腾飞犯“思想罪” 是言论自由?/肖雪慧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