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揭露薄熙来罪恶滔天,彭洪回忆血泪劳教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2月05日 来稿)
     
    重庆,2009年,唱红打黑运动进行时。7月份,前重庆市公安局长文XX被逮捕,预示着打黑进行到新高潮。闲来无事喜欢关注时政的我常常浏览网络论坛。9月份,天涯重庆论坛,唱红打黑话题热火朝天,我在一篇有关打黑话题的跟帖看到一幅黑社会保护伞的图片,有别于媒体所刊载的保护伞图片的是,这幅图文X头像之上多了一个人的头像,好奇心驱使,我把这个图片粘贴复制之后发了出去,帖子名字就叫“这把伞好怪哟”,除了标题有文字之外,帖子本身没有我的文字描述。这个帖子发了之后我看了一下浏览和跟帖的不过寥寥数十人。不曾想,由于我“手贱”,就是这样一个平淡无奇的帖子给我埋下了祸患,换来了两年的牢狱之灾。好奇害死猫啊。   
    

    几分钟后奇怪的事情发生了,电脑右下角弹出了一个警告信息框,网监总队叫我去自首!我吓懵了,从来没进过派出所的门儿,这可如何是好?怀着侥幸心理我没去网监总队。之后几天稀里糊涂的我忘了这件事情。
    
    10月9号下午6点左右,我在家休息。这时候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我开了门,门口站着四个警察。他们自我介绍,两个网监总队的两个派出所的,态度很好,寒暄了几句打黑话题后,他们表示请我去派出所一趟深入聊聊对打黑的看法,于是坐上了警车到了派出所。对话在轻松活跃中进行,问了一些当前对打黑的看法以及我的兴趣爱好,我对他们毫无保留的讲了我的立场以及人生经历、兴趣爱好等,他们表示赞许。而后网监的警察拿出了一张A4纸让我看上面的内容并且提示我是否是我在网上发过这样一个内容的帖子,我说我好像发过,他们问是否你知道文X上面那个头像是谁,这个时候我心里有些犯嘀咕了,先没有承认。他们“友好”的提示我说,都说这个人是前市领导XXX,我说好像天涯有这样的说法,在友好氛围的感染下我不知不觉已经进入了他们设置的圈套,但是当时我并没有意识到这是多么严重的事情。录完口供签字画押之后宋姓所长在派出所门口迎了上来,语重心长地对我说,小伙子啊,以后少关心这些事情,回去吧,你的事情两三天就会有结果,不用担心。所长的关切,小老百姓的我,感激死了。他们把我送回了家。其时,我心里还是有一丝惶恐。
      
    10月11号派出所陈实警官和邹警官再次来到我家,让我及家人签字摁手印,并且再次安抚我不要担心,这个事情很快就会了结。
      
    10月13号晚,下着很大的雨,我和妻子躺在床上聊着这几天警察关心我的话题,我们都认为,我发帖的事情可能没有预想的那样简单,可能会有一定后果,可能会被拘留几天。天呐,我一个老好人怎么会被拘留呢?这可是我和我家人不能承受之重啊。去他的,不管了,睡觉。接近11点,外面的雨还在滴滴答答地下,这个时候又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我已经预感事态不妙赶紧起床穿好衣服开了门,陈实警官说,没办法跟我们走一趟,没曾想,这一走就是两年之后才回家了。
       
    进了派出所办公室我就对陈实警官说,这个帖子你们通过技术手段查到图片的最终来源,这个图不是我做的!陈和邹很焦躁地对我说,现在没办法了!给我拍了几张照片,签字画押,戴上手铐,剩下的,就是我的绝望。
       
    离开礼嘉派出所,乘车约10分钟到了鸳鸯派出所,给我下了刑事拘留通知书,我的呼吸越来越急促,接近崩溃。在刑拘通知书签字后和警察下楼驱车前往两路一碗水看守所,黑暗的生活开始了。
       
    警察之间交接完手续,我颤抖着脚步迈进了看守所的大铁门,检查完身上有无违禁品后穿上了看守所的黄马甲,而后警察带着我跨进了舍房,里面灯光昏暗,舍房老大叫我蹲在便池旁不许说话,不许乱看,等老大睡下后我还是偷偷观察了一下:舍房的床类似农村猪圈猪睡觉的一大块板子,只不过,这个板子是木头的,猪圈是石头而已,大通铺。此时已过0点,粗略数了下约20几号人睡在通铺,非常挤,每个人都是侧着身体翻身的余地都没有。在便池旁蹲了约一个小时,老大安排值班的小弟让我睡下休息,战战兢兢地过了一个不眠之夜……
      
    14日一早开饭了,吃饭的地方同时也是洗漱室,连着通铺,约8平米。早餐吃的一碗稀饭,一个馒头,难吃,出于求生本能,还是吃了。吃过饭老大把我叫过去问话,我如实把自己的遭遇讲了一遍,几个老大以及同监室的十几号人都觉得诧异万分,他们觉得社会黑暗,但听了我的遭遇,他们还是深深地震惊了。老大说,这个社会确实黑!
       
    教了我一些监舍规矩如是、到、报告、谢谢“六字箴言”后开始了劳动,粘贴一种注射液药盒。这一天,又在惶恐不安中度过。
       
    15日下午,警察从铁门小孔递进来一张纸,老大对我说,朋友你被劳教两年!说完就把劳教处罚决定书递给了我,当我看到因我涉嫌诽谤他人被决定执行两年劳教的时候,我呆住了,惊呆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我不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我浑身颤抖,残酷的现实让我欲哭无泪。他们安慰我,说你反正是两年,你可以申请聆讯争取少坐一年。
       
    17号上午,经开区分局法制科周姓科长前来看守所接受了我的聆讯,他用鄙夷的眼神看着我对我说,他之前是市局的,你这个情况聆讯也没意义。我带着祈求的口吻对周科长说,周科长啊,我这个事情确实冤枉的很呐,那个图片不是我做的啊,他扔下了一句话,吸取教训吧,扬长而去。我坐在那里眼含冤屈的泪水,呆若木鸡。
       
    下午,妻子给我送来了被子和衣服(当然,妻子是没法见到我的,也不知道我的具体情形),心里刀绞般疼。我和妻子08年认识的,09年5月12日领的结婚证,冥冥中似乎注定接下来的岁月会遭遇劫难。妻子其时怀有三个月身孕,今后她该如何面对冷酷的现实,她撑得下去吗?爸爸妈妈怎么办?他们能挺过人生最艰难的这道坎吗?痛苦,无解,思维恍惚。经历过劳教的朋友对我说,劳教恼火得很呐,我们道上有句话叫“劳改背个名,劳教整死人。”不是说着玩儿的,以前劳教所经常死人的,死个人就当死条狗,劳教所搞生产就会把你“箍”的疯!你人很老实没有恶习,在里面可能难过哦。我彻底崩溃了。
       
    傍晚,舍房铁门小窗户被哗的一下推开了。彭洪,赶紧收拾东西,你可以走了!舍房沉寂了一秒钟,爆发出一片欢呼,彭洪你可以回家了!老大们说,你本来就是冤枉的,收拾东西回家吧。我再也没法控制自己的情绪,百感交集,哭了。少顷,和他们一一握手道别,感谢他们的关心,并留电话,他们让我回去后捎话给他们家人或朋友一些事宜。我那个激动啊。
       
    跨出舍房就直接跟着警察去门口领当时收缴的皮带和鞋子,签了字交接完之后我准备转身,两个陌生的警察已经迎了上来:走人和转运站,你被劳教两年,没办法!上车吧。原来一切,不过是警察的恶作剧,我在心里骂这个戏弄我的人渣!
       
    转运站和看守所一样,已经人满为患,床是有,但是每天都有人被源源不断送来,晚上大多数只有睡地上,我也不例外,和另外一个人挤一块儿,被子小,蜷成一团,还是冷。
       
    第二天早上吃了早餐之后开始做手工活,给市内一大型百货公司的VIP客户分拣促销单,然后装进信封。做工的过程不断有人窃窃私语说这社会真TM黑,我怎么怎么就被抓进来了,这段时间抓了好多人。又绝望,又愤怒。
       
    19号上午接到通知,我们将被送往劳教所,短暂的喧闹之后气氛沉寂了下来,各自的心里都忐忑不安,不好受啊。牢狱生活拉开了帷幕……下午一点集合,在全副武装的警察监护下我们上了司法字样的大巴,去往传说中的北碚西山坪。大概一个多小时后大巴停在了北碚劳教所大门口,全部下车,一声厉喝,低下头,不准乱看!乱看打死!进入大院站成一排,开始脱光衣裤全裸检查,有动作稍微迟缓者迅即遭到整训组长拳脚相加。我被一耳光打的眼冒金星,恐惧,感染着每一个人。我暗自思忖,两年,我能活着出去吗?我还有机会呼吸自由的空气和至爱亲朋相聚吗?惊恐未定草草穿上衣服后我发现自己成色很新的耐克运动鞋已经不翼而飞,一起失踪的还有劳教处罚决定书。当我约半个月之后见到我的耐克鞋的时候已经穿在了另外一个虎背熊腰劳教同学脚上,我恨在心里,当然没勇气找他要回来,如果这样做,后果毫无疑问会很严重。衣裤穿好后整训组扔给我一双有破洞的布鞋,我很感激他们没让我赤脚,还说了谢谢!很温暖,很人性(这双鞋不但烂而且不合脚,十几天后我就只有跛脚一瘸一拐整训了)。他们知道我们一行20几号人午饭还没吃!排队踏步进舍房吃饭,土豆红烧肉,此时已经三点左右,大家已经饿疯了,饭菜非常烫。在整训组长的口令下,大家整齐划一的端碗,一声断喝,吃!10、9、8、7、6、5、4、3、2、1,放!这顿进行了约7、8秒的午饭就这样迅速结束,没有一个吃完了碗里的饭菜,大家都没吃饱。愤懑深埋每个人的心里。匆匆结束午餐后组长命令我们双手抱头身体呈90度弯下,动作不许有丝毫变形,稍有动作不到位者迅即遭到拳脚的羞辱,我也不例外。这个动作做了大概半小时以后,就有人开始呻吟了,虽然已经10月份的天气,但是大家额头上的汗水已经往下淌。值得一提的是,里面还有两个年纪60左右的花甲老人,一个因为和前妻发生抓扯被劳教,一个来自璧山县农村因为打牌被劳教。连同这个老人因打牌被劳教的共有7人,他们是一起被抓的,全部劳教一年,人称“江南七怪”,全部来自农村。
       
    晚饭还是在整训组长的号令下草草了结,没悬念,没吃饱。饭后还是重复那套变态的动作,大家的腰和腿已经痛得麻木,呻吟不断,期间稍有动作变形者就被还以老拳。炼狱般的第一天整训生活持续到凌晨2点才命令休息,汗水已经湿透了内衣,大家身体几乎散架,脸没洗,更别说漱口的奢望了。床,不够用,更糟糕的是床连床单都没有,就是一个空架子。我和一个年纪小的同教睡一张床,身体关节极端的痛,极端的疲乏,没心思考虑其他问题了,躺下我就听见鼾声如雷。
       
    残酷的整训生活开始了。站军姿,三大步伐,背诵劳教所的规章制度和条例。站军姿,纹丝不动,这一站就可能是两个小时;双手抱头弯腰90度这一做就是两小时;三大步伐亦是。用他们的话说,这是搓掉你的锐气和恶习。一个唐姓学员站军姿过程中尿急报告请求上洗手间,不允。半小时后没憋住,尿了一裤子,尿液淌了一地。在唐同学的表情里,我看到了痛苦和绝望。每天,都有无数人因为这样那样的小细节没做到位被残酷地体罚。人的尊严,在这里荡然无存,体味的,只是麻木和彻骨的冷。
       
    背诵监规所纪必须在一周之内倒背如流,这可难倒了好多人。站军姿、三大步伐已经把大家折磨的苦不堪言,晚上还要背诵监规所纪,肉体和精神的双重折磨把人逼得几乎到了崩溃的边缘。在组长的淫威下,人人心惊胆战。
       
    一星期很快到了,晚十点钟左右,王姓组长随性抽查新学员们的监规所纪背诵情况,不能流利背诵的厄运就开始了,当然是皮肉之苦,剥了皮的铁衣架掰直,再弯折。背不了?不是本人没给你们机会哈,把手伸出来,于是没背好的学员颤抖这把手伸出来,铁衣架打手。接下来看到的当然是凄厉低沉的惨叫,不敢大声叫。完了,手已经肿得像馒头。旁边的看得心惊肉跳,几十号新学员,侥幸逃脱体罚的寥寥数人。人性的恶,在这里发挥的淋漓尽致。
       
    值得一提的是,我们一起被送来的20几号人被分成两个舍房,大家都发现一个情况,几个经济条件稍好的学员被陆续从我们所在舍房调走,我们舍房全部是无接见、无电话、无汇款的三无人员。于是一切顺理成章,我们整整汗流浃背一个多月没有洗一次澡!舍房散发着一股恶臭,体罚最多的也是我们所在舍房。而我们一墙之隔的舍房由于贿赂了组长待遇就不一样了,他们三两天就可以请求洗澡,更不可思议的是,酒是里面的违禁品,在严厉的整训期间他们还搞到酒喝。剩下我们就只有羡慕妒忌恨了。
       
    进了劳教所5天左右,妻子和几个铁哥们儿来探望我了,我头发已经剃光,形容枯槁,精神萎靡,和之前判若两人。妻子目睹此惨状,无声地抽泣起来,好一会儿才缓过劲儿。妻子和朋友们表示正在给我想办法,争取提前出去。在警察的催促下,接见匆匆结束。这一晚,我躺在床上失眠了。
       
    记得有一次妈妈和大舅、幺舅也来看我,那次印象挺深刻,是一个叫做彭连长的警察值班。我们刚好训练结束休息,陈姓组长就叫我名字去接见,这次是被抓了第一次妈妈和舅舅来看我,这一次我终于没能控制住自己被压抑的情绪,百感交集之下,哭了。妈妈和两个舅舅也默默地抹眼泪,一个人的不幸,全家人都遭罪。隔着厚厚的玻璃妈妈问我可以写信不,我说现在整训期间不能写信,说这些的时候我已经泣不成声了。突然,彭连长怒气冲冲的从值班室走过来了,厉声质问我:你在哭什么!?谁说不能写信?我们这里有通信自由!滚回去!接见结束!从家里到劳教所坐了三个小时的车,说了不到3分钟的话。妈妈和舅舅眼神里满是泪水和绝望,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了接见室。三分钟的接见就在彭连长的厉声恐吓下草草结束。
       
    夜已经很深了,我辗转反侧难以入眠,白天接见的一幕反复在我脑海里回荡,制度催生出群体性的人性冷漠和麻木真真切切发生在我身上,这种感受,让人彻骨的寒冷。潜规则、厚黑学和流氓文化在这个封闭的高墙内大行其道,有太多愤懑和不平只有深埋心里,在身穿制服的管理者眼神里,你看到的只是鄙夷和不屑。当把他们和神圣的法律和人所应该具备的良知联系在一起的时候,你会随时崩溃。
       
    那天晚上我想了很多,想怀有身孕的妻子,想爸妈,想亲戚朋友,想还有两年的牢狱生活,想这个灭绝人性的打黑运动,心里五味杂陈,一时间悲从中来,在被子里蒙住头暗自掉泪。
       
    日子在一天一天熬着。11月25号左右,晚上9点多传来消息,全体洗澡!一个多月了,天天汗流浃背的高强度整训,我们所在舍房没有一个人洗过一次澡!浑身臭不可闻,舍房也是臭气熏天,整训组长和警察们来训话都掩着鼻子立马离开。这可是好消息啊,大家兴奋不已。晚10点开始洗澡,让人意外的是轮到我们组洗的时候,水渐渐变冷,不一会儿干脆变成刺骨的冷水,这时候有人开始抱怨了,这冷水怎么洗啊,11月下旬天气已经非常冷了,会洗死人的啊。最终在几个整训组长的虎视眈眈下,匆匆咬牙洗了个彻骨般寒冷的凉水澡。大家都明白怎么回事,7组洗的时候为什么不出问题,8组刚刚开始就热水变冷水了?愤怒在心理压抑着。有一道高墙,高不可攀。有一种冷漠,不可逾越。
       
    12月份,大家等在等待整训结束验收下组,整训一天比一天严酷,背诵所规队纪、练习步伐、做广播体操、队形的集合散开必须一次性完成,压力空前大。始终有人动作不到位,组长们打耳光打的手都麻木了。罚做俯卧撑、蛙跳、学员之间互相打耳光等等,千奇百怪的体罚把我们折磨的神思恍惚,精疲力竭。王姓组长说,要不是老子要解教了的话,要把你这帮杂种往死里整。大家都知道,如果月底验收不合格的话,整训起码延长一个月,毫无疑问延长了整训时间也就意味着比炼狱还凄惨的日子在等着我们,不寒而栗。痛苦和委屈在人群中传染着,那种恨难以名状。老天眷顾,我们这批学员全部验收合格下组,炼狱般的日子暂告一段落。终于有了有限的活动范围,可以迈出舍房在规定的时间里在小院里走走。验收第二天24号,就是圣诞节。晚上仰望星空,天很清澈高远,我的家人,我好想念你们。
       
    之后我被分到了干部食堂打杂,干部食堂是为劳教警察以及所领导以及上面来视察的领导服务的地方,事情非常多,规矩非常多,稍有马虎就会招来严厉训斥,那个日子就如同坐在火山口上,紧张。记得有一次我们中队孟姓中队长叫我我帮所领导拿碗,由于太忙拿慢了一点,孟姓中队长一个箭步冲上来:你龟儿死贼很桀骜不驯哈!?你信不信老子弄你!?对于犬类的狂吠,我没有选择,眼泪往肚里咽。进了劳教所,不管你是谁,就是贼。这个耻辱的印记,如影随形。
       
    2010年3月24日早上,组长叫我接电话说你妻子生小孩儿了!我衣服都没穿好赶紧朝警察值班室奔了过去,远远看见是阮姓干警在值班室坐着,话筒还放在桌上,隔着玻璃,他好像在挥手叫我快点。当我赶到值班室的时候,电话已经挂了。我终于没能听见女儿降生后的啼哭,我终于看清了制服遮盖下伪善麻木的心。但是我还是高兴,虽然隔了一道高墙,还有我的同教们祝福我,让我喜极而泣。
       
    女儿出生一个月后妻子和爸妈抱着女儿来探视我。可能是女儿出生的缘故,他们都显得挺有精神气,只是爸妈头发又白了不少。由于妻子心力交瘁、长期茶饭不思,这个时候的女儿耳朵的软骨还没有发育完整,耳朵是耷拉着的。其时,还不知道由于严重营养不良,女儿的腿也有发育缺陷。这次没有隔着厚厚玻璃的面对面接见用了三分钟时间,我感谢你八辈祖宗,承办警察,劳教委,北碚劳教所四大队。
       
    日子一天一天数着过,每天就这样重复着,煎熬着。打黑还在如火如荼地进行,每天都能看见司法字样大巴拉着警报呼啸着把劳教人员送往西山坪四个劳教所,当然也包括我们这里。很多人因为稀奇古怪的原因稀里糊涂被送来劳教,一时间人满为患。威权治下的社会,人人自危。
       
    唱红歌,成了我们业余时间的必修课,早餐前、午饭前、晚饭前、休息前唱红歌绝对是必修课。上级经常上山来检查,天天都要应付检查,正襟危坐,手捧红色经典,你方唱罢我登场。领导笑了,干警笑了,我们也笑了,能不笑吗?
       
    很多傍晚,夕阳西下,手扶铁窗,遥望嘉陵江对岸薄暮中的巍巍缙云山,思绪万千。遥望巍峨的高山和山顶的太虚塔,嘉陵江在山脚下奔流不息,遥想我的至爱亲朋,我的女儿。第一次去缙云山是30年之前孩提时代,第二次见到缙云山是在铁窗里。泪,在眼眶里奔涌,愁肠百结。我喜欢站在铁窗前遥望外面的世界,离我那么近,又那么远。
       
    枯燥乏味的生活继续着,偶尔有人拿点杂志进来晚上打发无聊的时间也算聊以自慰。偶尔也能从杂志里看到一些媒体对打黑的质疑和批评,记得有一家周刊就提到了樊奇杭和铁山坪的故事。其时,樊的一个手下就在我们所在舍房,他被劳教两年,后来因为“表现好”提前几个月释放。99﹪没有提前几个月释放的,都是表现欠佳的。我就是表现欠佳的,劳教两年战战兢兢、诚惶诚恐地减了33天。
       
    两年的劳教生活终于结束,妻子和朋友们开车来接的我。此时是2011年9月10号,697天的高墙生活终于结束。跨出劳教所大门那一刻,我感受到了强烈的自由的空气,我贪婪地呼吸着,久违了,珍贵的自由。久违了,我的至爱亲朋,还有我的小宝贝。我的眼泪,终于没有溢出我的眼眶。
       
    感谢你,我的妻子,结婚才5个月我就蒙冤入狱,没来得及体味新婚幸福甜蜜,甚至连婚纱照都没来得及照一张。两年,漫长的两年,不管是酷暑还是严冬,不管是有孕在身还是女儿出生后,你每个月,甚至有时半个月不辞辛劳坐几个小时的车接见我也不过10来分钟就是为了鼓励我,让我坚持,让我不放弃。女儿出生后还得面对如山般的生存压力,以及心怀叵测者的闲言碎语,那种委屈,那种无助感。感谢你,妻子。
       
    感谢你们,我的父母,你们都60多了,你们用天地间最无私的爱,托起了我生的希望。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你们的独生儿子一夜之间身陷囹圄,你们心那个痛啊。感谢你们爸爸妈妈,我爱你们爸爸妈妈。
       
    感谢你们,我的亲戚朋友,两年的牢狱生活是你们在高墙外给了我和我的家无私的帮助和关怀。感谢你们,我的亲戚朋友们。
       
    长期的压抑生活造成了一些情感上的障碍,我不大喜欢见人,源于自己的经历,内心自卑。也不敢出去找工作,害怕受到歧视。妻子和家人非常理解我,就让我休息一段时间调整过来了再去找事情做。没事我就去妻子开的小茶馆帮帮忙,日子平淡,倒也小幸福着。
       
    今年4月份,我终于鼓起勇气抱着侥幸心理去找到了一份在物流公司上班的工作,工作很辛苦,每天汗流浃背,但想起那段艰难的牢狱生活,这点儿辛苦,又算什么呢。其时,那场声势浩大轰动全世界的打黑运动已经随着两个主要领导的倒台结束。
       
    业余时间我还是喜欢看看天涯重庆,6月份我看到了一坨屎劳教事件当事人方竹笋得以平反昭雪,至此,我看到了一线希望。我在网上找到了热心的雷律师,雷没有犹豫,决心为我讨公道。维权之路并非一帆风顺,几个相关单位互相推诿拖延,我和雷律师都有些焦躁了,雷说干脆你去找找方竹笋吧。怀着试一试的心情,我去了100公里外的涪陵,找到了方竹笋老师,方听了我的遭遇后决心帮助我维权。随后方联系了国内知名媒体人,随着全国媒体包括人民网的强势关注报道后,9月10号,劳教委撤消了我的劳教决定,并承认劳教错误。这一天,离我走出劳教所大门刚好一年整。
       
    感谢那么多对公平正义拥有不懈追求之心的各界人士,感谢那么多对民主法治有不笃坚持之心的各界人士。笼罩雾都的阴云渐渐散去,拨乱反正进行时……正义从来不会缺席,只会迟到。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019196020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控告:辽宁省马三家子教养院女子劳教所恶警 (图)
·刘杰:我在劳教所里的纪实(十一)
·刘杰:我在劳教所里的纪实(十)
·刘杰:我在劳教所里的纪实(九)
·刘杰:我在劳教所的日子(八)
·抚顺访民赵振甲2012年劳教前没递交的控诉书 (图)
·臭名昭著的唐山市荷花坑劳教所
·中国银行通辽分行巨额洗钱,我因举报被拘留、劳教、被精神分裂症
·云南李忠英的劳教书 看出在京“非访”访民之英勇 (图)
·刘杰:我在劳教所里纪实(七)
·刘杰:我在劳教所里纪实(六)
·刘杰:我在劳教所里纪实(五)
·刘杰:我在劳教所里纪实 (四)
·刘杰:我被劳教的纪实(二)(三)
·俞正声凭什么劳教崔福芳!?/丁华
·康素萍:强烈要求废除劳教制度 (图)
·童国菁:呼吁中央以地方政府“强迁”的速度废除劳教恶制
·河北省冤民丁灵杰再次劳教一年三个月
·河北省访民要求政法委给被非法劳教人平反! (图)
·揭露薄熙来罪恶滔天 彭洪回忆血泪劳教
·河北司法腐败——劳教怪象(劳教系列17)
·打倒劳教制 解放上访人 废除劳教 签名踊跃 (图)
·马三家劳教所解教访民朱桂芹的口号(劳教系列16) (图)
·刘红霞:中国黑暗信访现状(10)——顺应民心当废除劳教(多图) (图)
·发帖讽刺薄熙来“一坨屎”被劳教者获精神赔偿
·误入“白虎堂”的刘厚顺从劳教所发出控告书 (图)
·广州政法委书记:劳教制度严格控制适时停止
·“上访妈妈”要劳教委认错赔偿
·图片 北京奥运劳教访民王秀英与在净被劳教访民(劳教系列15) (图)
·孟建柱讲话管用吗? 沈永梅在上海青浦女子劳教所开庭 (图)
·视频 美国全广记者到王秀英采访被劳教在京访民 (图)
·图片 上海沈永梅劳教行政复议在女子劳教所开庭大批访民要求旁听造拒 (图)
·官员:劳教改革方案将提请全国人大审议
·河北张少卿劳教后上访遭威胁的黑信(劳教系列13) (图)
·破天荒:永州中院终于受理唐慧诉劳教委案
·因迎接希拉里国务卿 上海邬玉萍劳教1年3个月(劳教系列13) (图)
·保定劳教委甚荒唐 不知人是男、女就劳教(劳教系列12) (图)
·刘玉玲:以阴道从马三家女子劳教所带出的求救信 (图)
·劳教与法治精神不相容
·维稳制度下无法废止的劳教
·劳教制度何时废除? (图)
·中国改革“劳教”制度是作秀么? (图)
·广西爆河池因举报龙滩电站库区移民款被贪二次劳教的控诉 (图)
·劳教制度的“废除”与“改革” 有着本质的区别/王玲
·废除劳教制度就差捅破一层窗户纸
·陈有西:我们为什么呼吁废除劳教制度
·任建宇劳教案的背后/刘水
·“习李新政”能否废除劳教?
·刘逸明:罪恶深重的劳教制度为何还要延续下去?
·建议立即废除劳教制度、开启建设法治国家的新政/胡星斗
·任建宇:促进劳教制改革需全社会合力
·重庆系列劳教言罪案及其“平反”/刘水
·[原创]【重庆劳教档案】那些年 因言获教的“案犯”们 (图)
·请关心正被劳教的访民夫妻杨秋雨王玉琴/徐永海 (图)
·郑恩宠:幼女卖淫案:劳教何时废? (图)
·劳教所是中国最大的黑监狱/刘水
·劳教与专制制度同体/刘水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