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宁波政府坚守文革错误,仍在非法关押被冤老人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1月26日 来稿)
    宁波的马传汉老人,因到省高级法院申诉喊冤昨被非法关押。
    近日浙江宁波章水镇的马传汉老人,因到浙江省高级法院申诉喊冤,于23日夜被当地政府带回并关押了起来。在2013年1月初,马老汉还顶着严冬到北京各大部门反映,最高法又指令宁波纠正。但是当马老汉回到宁波后,宁波中院仍然顶着不办。
     史上最牛的一顶“反革命”帽子至今还被戴在宁波马传汉老人头上!

    原始卷宗里缺什么,宁波中院法官就补什么!目前已经造了厚厚的一叠。
    浙江省宁波市中级法院至今仍然“顽强地为马传汉老人保留着文化大革命时被戴上的反革命帽子。并于2000年为马老汉补齐了之前没有的判决书。
    马传汉老人今年77岁了,从小参加革命(为地下党送信)。今年77岁却还是反革命!在1963年那个颠倒了的年代,在没有开庭、未经提审、没有判决书的情况下做了18年的冤狱。
    虽然1980年就给文化大革命彻底平反了、取消了“反革命”这一罪名。可是浙江省宁波市中级法院却坚持历史错误,2000年时马传汉在宁波中院的档案还只有2页纸,第一页是表格,第二页只有简单的一句话----“原始法院依据不足”。之后在宁波中院法官的努力下,档案里缺什么他们就创造什么(证据)。他们煞费苦心、不仅给马传汉补发了原来没有的“反革命判决书”,而且连1963年中级法院驳回通知书都有了,现在卷宗已经有20——30公分高高的一叠了。
    2005年宁波市中院副院长崔行刚说——给他30万元、他才能给我平凡。
    因马传汉多次上访,2011年3月4日、地方政府曾雇佣黑社会人员把我打伤(脊柱骨打断),把他的房子推倒,把家里的家具全部扔掉。并且政府从这位古稀老人的身上每月克扣我工资530元/月,至今还欠他4万多元不还。
    尽管北京最高法、信访局等很多部门都指令宁波政府纠正本案的错误,但是宁波政府就是坚持错误、顶着不办。企图拖到马老汉死,本案也就不了了之了。宁波政府的做法是:既然错了、就要坚持到底。如果承认错误会影响党的光辉形象并给国家带来巨大的损伤!我们不知道这位古稀老人在这条上访的路上还要奔波多久?他还能熬到平凡的那一天吗?以他的年纪、显然跟政府耗不起!
    马老汉最后一个愿望就是要摘掉这顶毁了他一生前途和生活(因被判刑而未能结婚生子)的反革命帽子,还他公道、还他清白!这过分吗?如果他是您父亲,您帮吗?
    马老汉的电话:18358291811.
    12013年1月24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822875001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向世界环保组织呼吁/全体宁波人民
·宁波镇海公安局:少数人信访过程中聚众冲击国家机关
·孙武俊渥太华国会山上访抗议之关于宁波市江东区房屋拆迁事务所发生的丑事(下)(2010年12月9日)(图)
·孙武俊渥太华国会山上访抗议之关于宁波市江东区房屋拆迁事务所发生的丑事(中)(2010年12月8日)(图)
·孙武俊渥太华国会山上访抗议之关于宁波市江东区房屋拆迁事务所发生的丑事(上)(2010年12月7日)(图)
·亲眼目击发生在宁波境内公路上的一起交通事故:警车都不停车救助
·宁波百余危房居民联名上书市政府要求追责开发商 (图)
·浙江宁波:一氧化碳中毒事件致2死3伤
·宁波:钢铁炼钢厂煤气爆炸,1死1伤
·浙江宁波市人社局长金俊杰涉嫌严重违纪接受调查
·宁波倒塌居民楼周边11幢楼被鉴定为危房
·宁波12·16倒楼事故 周边11幢楼竟全为危房
·宁波村民被强行架出房屋遭强拆 官方称误拆 (图)
·宁波住建委:难以联系倒塌住宅建筑商
·宁波塌楼事件的原因是:潮湿!
·宁波倒塌楼房目击者:眼见对面打电话女孩消失
·宁波居民楼倒塌事故又一名被压人员被救出
·宁波住宅楼倒塌瞬间 40岁女子一脚踹出老公
·宁波6层居民楼突然倒塌有人被埋 (图)
·汽车保险“无责免赔”在宁波遭法院否决
·宁波农妇就被强拆、拘留向省高院申诉 (图)
·宁波27岁女孩耗时4个月花1万4千元游遍中国 (图)
·重庆公民宁波经商,被警察带走调查“PX”事件
·宁波惊现北宋"汝官窑笔洗" 专家称价值连城(图) (图)
·沈海高速宁波段发生3车追尾 2人死亡 (图)
·陈永苗:宁波人憋在嘴里的话:政府实在靠不住
·两老外宁波随地扔瓜子壳竟辩称中国人人都这样做
·宁波市原副市长魏建明的悼词/汪校芳
·宁波拆迁出怪事 国土局状告房管局/王俊秀
·宁波公务员工时“缩水”引争议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