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请中共执政党明教人民的质询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1月05日 来稿)
    
    ——敬党明断:官府称执法,百姓评匪患,真理当属谁?
    

    (1)向党和政府领导质疑问难的依宪遵法维权人叶国强,因从2003年5月境遇原北京市宣武区政府实施行政“先拆迁后安置”违反国家宪章的政策,造成我叶氏老弱病残幼的三家人,都被政府指挥的彪形凶汉挟持强拆现场外。随后蜂拥而上,强制拆光了我们赖以生存的住房。三家人的全部私有合法财产与珍贵藏品,除被灭失拆迁废墟外,政府拉走若干车的物品,仅管我们坚持向政府追索已历时数年,别提逐级走访踏破铁鞋,十年来已在忍受饥寒病痛,特别因是敢于依法维权上访人员难避遭官吏私刑劳教,逮捕投监并株连九族政局下,由寄给各级党和政府信访诉求材料上万余封,但没有得到党和政府匡纠和法律援助,我们的财产依旧掌控在政府手中没有偿还。况本系视力重残人的我和同样持有重度智障证件的我爱妻及当年在校学童唯一生计来源,经政府多部门恩惠批准后自筹工料盖建的两处经营用房,也没能逃过此劫,且推宕到今天包括政府强行拆除的两间私有住房,还都没有给予补偿或重新安置。我叶氏三家人在政府没有给予任何安置或相应补偿情况下,无奈被地方政府“惯例严格依法行政”导致于国内非典疫情严重危殆人民生命之时,百年家财瞬时被共了产,我和家亲只好自筹资金为被政府裙官不知何故至伤头破血流奄奄一息的我八旬老父亲和慈母租房将养生息。我在兄长一家人的关顾下,与爱妻带上因政府淫威逼迫辍学的少儿一起加入了沦落乞讨在街头,弱势民众依信党和政府上访维权的行列,我不知以上陈述的政府行为,是否属于自封伟大光荣正确的党真实职权的寓意所在?为此敬请社会各界义士转载转刊我向党坦诚的质询,寄予以习总书记为首的党中央能收阅后明达回函,也让与我同样承受多方灾难的广大民众消释心中的疑惑,并敦促调研处理我们诉求已多年无果的市区两级政府,做一个最终的结果!
    
    (2)“没有共产党也有新中国,没有共产党邪恶没市场,共产党一心搞专制,共产党道义公德丧,他阻禁民主和人权,他独裁统治枉法行,他习非成是打砸抢,裙官污吏特别多,没有共产党强奸罪戾少,没有共产党人民得安生”!尊敬的中共党和政府领导,社会各界人仁志士,由于以往国家机关干部旷世蔑民亵法,让弱势百姓合法正当的诉求成为寡廉鲜耻时局的沉冤悬案,特别是打着党的幌子昌天下大不韪的奸臣,竟将依据国家宪法赋予权利及争取公民政治权益的我哥俩加侄儿屡屡以莫须有的罪名投监坐牢,陷身为官吏出口换汇的劳役囚徒。无辜受难的我用自己创一首歌真情实据表达思想观点,诚望有识之土鸣鼓齐唱来敦盼党中央闻者足戒,也是我信仰救主耶穌后,敬崇博爱郑告中共领导切勿沿袭诸如强取豪夺,甚至再发生“89.6.4屠戮爱国忠良等陋规。安邦定国当以宪法为政,早日真正言出法随保障民主与人权,推已及人解决广大民众合法诉求,这样才能国泰民安扭转乾坤,更是党需崇尚道义,实施仁政顺民心得天下的立足之本!
    
    (3)国家机关以权代法恣意妄为,司法人员利欲熏心法度天平失允,丧尽公德与裙官污吏同恶相济蓄意制造冤假错案,是真正损党祸国殃民理应依法严惩不贷的元恶,绝非党报大谬不然指责中共政敌“新黑五类”的人民大众!请鉴我再叙境遇政府扫地出门后,我叶氏接踵承受法理难容之灾,考证我用亲身经历所言的相对真理!
    
    (4)我重申阐明原地方政府暴戾剥夺了我和家人全部生存的住房,叶氏三家私有财产也易主掌控在政府手中。虽事发十年后的今天我一家三口庆幸遇到原居住地天桥办事处王志诚,安朝晖二位领导体贴得到了最低生活费和政府提供的廉租房,但尚遗留已强拆我的两间私有住房和另外两处原赖以生计的经营用房,仍没有得到重组后的新西城区政府给予补偿或重新安置。我在当年国家信访部门和法院拒绝受理政府强拆案件,诉求无门悲观失望下跳进天安门前金水河自尽未果,获救后被北京第二中级法院在核实确认且判决书中可查证我名下有三间住房,我与政府签订拆迁协议注明补偿的只是其中一间,法官明知是政府苛政虐民却公然颠倒是非认定遭政府强奸痛苦万分又没有获得法律援救,向政府追讨被侵夺私有财产的我判寻衅滋事判入狱两年。刑满释放我的门牙因警察阻禁我法律赋予的申诉权,被打掉留在了监区,回归社会我坚持邪不压正的意念,逐级走访,信访的同时上网向党控诉政府违法罪行。岂料又被原宣武公安分局株连曾因政府打家劫舍身无分文向路人乞援已被刑拘过帮我上网的侄儿一起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再次刑拘转监视居住取保侯审。从政府到国家专政机关的系列实举推测,或许我对中共政权从本质上就存在错误认识,否则怎么罪者升迁我成囚呢?正可谓:“非典勾人魂,政府强拆狂,百年家财尽,向党维权寒,鸣呼冤狱哉,家破人亡了!”
    
    (5)我兄叶国柱在遭强拆于餐风露宿期盼政府给予重新安置或补偿一年多无望无果后向市公安局呈交了表明反腐、抗议暴政虐民的游行申请,惹恼了本已剥夺了他最基本生存权的宣武区政府,政府立刻就以身作则恶意诽谤他,并网罗同僚捏合杜撰但却欲盖弥彰不能自圆其说予人口实!政权的爪牙东城区法院更加荒谬,法庭上将我兄在最高检察院警戒线外行人便道呼喊:“抗议腐败打倒贪官”认定是反动口号,再请鉴治他入监四年犯“寻衅滋事”罪的判决书,唱国际歌也被例规违法犯罪言行,为取悦主子又将公安局录制别人维权活动场面,生搬硬套转嫁于他等不胜枚举。他坐牢期间因不认罪,遭各种酷刑致他身残就不多言了。07年我母亲病重多方恳求领导面见刑期临届的我兄和监视居住的我,可终未能获准宿愿撒手人世,造成我们终生的悲伤!岂料08年冤刑届满的我兄未出监狱大门,又被明火执仗打砸浩劫我家的宣武区政府所属公安分局押解回京送进拘留所。先宣布刑满释放再同因上述申请游行审理未清为由又被逮捕,数月后官府达到了用我家人生命安危胁迫我兄就范与政府签订搁置多年强制拆迁后重新安置城下之盟的苛政预案和震慑风起云涌的依法维权事态,取保侯审放他由原寸土寸金的天桥前往政府重新安置在丰台区村野的青塔与亲人团聚,可难测政府当年承诺于他的约定又推诿数年后的今天仍有不兑现之处。
    
    (6)通过一府两院多方戕害百姓,甚至屠城依法维权义士等种种劣迹,昭著出中共党和政府内鱼龙混杂,正义道德黯然,结党营私独立王国邪恶势力猖厥的一面。不过尊敬的胡主席和温总理在我们不懈的依法据理维权诉求十年中让我们受益颇佳,我叶氏三家特别是夫妻双重残人的我已结束了以往政府行为导致无家可归的凄惨,住进了能遮风挡雨的房屋,还享受到了最低生活保障。为此我因污吏狂虐于颠沛流离中去世的父母都托梦给我,让我代二老向党的好领导和社会各界热衷正义事业人仁君子致谢,并支持我对党的关顾知恩图报。我相信在国际社会不断人文进步推动下,特别是崇尚道义公德党的习总书记竭诚为提高党的公信力彰善瘴恶带领下,更有前辈也曾不同程度无辜受到残害的新一届领导体悟水深火热人民的冤屈,所以包括还我民主,还我人权,还我财产,还我清白,在我主基督耶稣权能和帮助下,让祖国弱势民众安居乐业,定将指日可待!!!
    
    联系电话:13611075281
    
    北京西城基督徒维权人:叶国强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719191010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执政党自庆十八大 老百姓宣泄网络上
·中国执政党遭遇从未有过的难题与困局
·薄熙来事件对执政党的两个严重警告!!
·《零八宪章》论坛:执政党该还权于民了!
·《零八宪章》论坛:原形渐露的“毛左”与执政党的未来
·温家宝:执政党的最大危险就是腐败
·朱维究:执政党应当成为遵守宪法法律的模范
·韩寒:推翻执政党很危险 钱云会是交通事故
·静坐法院八十九天——保证公民诉权是执政党和人大的共同责任 (图)
·胡耀邦之子胡德平:执政党应善用微博这个工具 (图)
·周瑞金:执政党的伦理底线
·我们了解执政党吗?
·新华视点:反腐败——执政党生死抉择在路上 (图)
·洪深:中央党校教授鼓励民众限制执政党
·《零八宪章》论坛:“茉莉花革命”与执政党的未来
·重庆驻京办把执政党办成了地下党
·埃及执政党副总书记说总统选举将于明年9月举行
·执政党还是全民党?媒体质疑中共算什么
·“中俄执政党对话机制第二次会议”闭幕
·政改承诺是执政党和公民的契约/郎遥远 (图)
·薄案折射出执政党高层“左右”为难的困境/胡赛萌
·“表哥”是检验执政党反腐决心的试金石/胡赛​萌
·胡锦涛和执政党忽悠中国又十年/郭永丰
·宪章论坛:“垄断、腐朽、垂死”的执政党应该清醒了!
·作为执政党,中共还能过几个生日?——写在中共建党91周年之际/彭涛
·原形渐露的“毛左”与执政党的未来
·吴英若死将危害执政党/盛洪
·盼望执政党将枪炮转向同僚的贪官污吏/叶国强、王玲
·周瑞金:执政党的伦理底线
·江泽民生死乌龙——这个执政党真可怜!/隐名
·执政党只有大范围还权于民才能继续执政/木然
·亡党不亡国 让人民选择执政党 \陈维健
·钳制自由威胁和平时期的执政党 /刘业进
·反腐根本:执政党内合理分权
·令执政党头痛的“千锤百炼”的芝麻官/丁学良
·答任世泽【从毛泽东民主观看执政党危机】
·从毛泽东民主观看执政党危机/任世泽
·期盼中国执政党争取“第三春”的到来/丁学良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