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刘杰:我被劳教的纪实(二)(三)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11月10日 来稿)
我被劳教的纪实(二)

    2007年10月8日上午,我和刘学立、王桂兰、程英才四人到北京牛街邮局用特快专递的方式把12150人给十七大的联名名单和建议书邮寄给“中共中央办公厅胡锦涛总书记收”。在填写发起人时,我说你们如果谁愿意作为发起人就签名,他们三个人都签了名。实际联名和撰写的建议书都是我一个人做的,签名时有刘学立帮助我。程英才都不识字让王桂兰帮助签的名。邮寄完我很高兴还请他们去饭店吃饭。饭后我告诉各自回去不要声张等十七大召开的消息。我不知道他们谁在当天晚上就给了六四天网报道了此消息。第二天博讯、大纪元都转载了,黑龙江农垦总局劳动教养委员会于2007年11月12日作出的黑垦劳字第(19)号决定书中写着,博讯、大纪元报道了造成重大影响,说大纪元是法轮功网站报道此消息你就违法了。当时我不会电脑我并不知情,还觉得安然无事了,没想到用“莫须有”的罪名“企图煽动闹事”把我劳教了18个月。
    

    2007年10月11日我在北京右安门钟鼎村住,早上出门在大街上走,突然从路边一辆黑色的轿车下来几个便衣国保把我抓上车送到右安门派出所,30分钟后我们当地逊克农场截访的公安局长张翔涛、干警台风、二管区书记马向东、他们把我拖上了一辆出租车送到黑龙江省农垦总局驻京办事处,把我所有的手机和材料包抢去(有举报农垦总局书记吕维峰贪污腐败、黑土地、黑社会、黑农工的材料)和十七大联名上书名单。我被关押在农垦驻京办5楼502房间,有干警台风和马向东看管我,(他们都是参与抢劫我家财产的人),夜间书记马向东把他在截访期间包养的二奶叫道我的房间,胡作非为一夜,半夜还吃饭,那些截访的简直没有人性到北京截访挥霍民财包养二奶,我破口大骂他们无耻。凌晨4点用专车张翔涛、台风、马向东、他们三人把我押送到黑龙江哈尔滨市,住进一个宾馆,第二天逊克农场公安局的车郝春立(副局长)干警冯微、马向东、把我送到黑龙江北安农垦看守所,通知我(刑拘)我拒绝签字。把我和一个死刑犯关在一起,没有被褥,住在一个铁板床上,东北天气很冷下大雪了,每天给我两个玉米窝头,吃不饱。我在又冷又饿的看守所里被刑拘39天,通过检察院批捕,检察院调查我没有违法犯罪行为,不批捕。按法律规定公安机关应该立即放人。办案人是北安农垦公安局政委石桂秋,他到逊克农场调查时接受我的被告人场长李晓光、副厂长孙木兰吃请送礼(他们是指示抢劫我家财产团伙的黑社会头子)。捏造事实,作伪证,(我没有回到逊克农场孙木兰说:我到她办公室打她、骂她了、扰乱公共秩序)。中国行政当局就以伪证,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回复函中说“刘杰”破坏公共秩序”捏造罪名。2007年12月20日我被强行送进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劳教所。到劳教所里检查身体、我有高血压、冠心病、两眼视力0、02外伤性白内障就要失明,两条腿不能走路,风湿严重。不符合入所规定。劳教所不收我。送我去的逊克农场公安局副局长郝春立、干警冯微请住所法医吃饭送礼5000元,法医篡改病历,把我关进劳教所的。
    
我在劳教所的日子里纪实(三)

    
    我被关进劳教所,管教强行让我干活。做苦工每天16个小时的工作,超时超量超体力的劳动,完不成任务还得加刑期。我不服绝食抗议。每天到工作车间里作纸葫芦有毒,上面的颜色使用硫酸合成的,我严重的中毒,我已死抗议,就和管劳动的六大队副队长赵海燕吵起来了,我要求找律师对有毒物鉴定,她把我叫到大队长办公室打我,我被打掉四颗门牙昏死过去了。我醒来时要求给家里挂电话请律师,她们不允许,我就要跳楼自杀。她们看是不妙,就让给我的大儿子挂电话就说请律师别的不行说。我给北京打工的大儿子挂通了电话,要他请律师。他去找李柏光,他那时还不是律师,他派李敦永律师给我代理。12月份李律师和我的大儿子来到劳教所,就给5分钟时间见面,让我在委托书上签字。案情不让我说。李律师到黑龙江省劳教委复议,作出的答复维持黑龙江农垦总局的劳动教养决定。我不服委托律师到法院起诉,到属地哈尔滨南岗区法院申请立案,南岗区法院不作任何书面答复,口头答复说把案件移交到黑龙江农垦中级法院审理,律师又到农垦中院要求立案审理,农垦中院到至今不给答复,口头答复说”“领导不让立案”。到至今无果。我被关进劳教所,管教强行让我干活。做苦工每天16个小时的工作,超时超量超体力的劳动,完不成任务还得加刑期。我不服绝食抗议。每天到工作车间里作纸葫芦有毒,上面的颜色使用硫酸合成的,我严重的中毒,我已死抗议,就和管劳动的六大队副队长赵海燕打起来了,我要求找律师对有毒物鉴定,她把我叫到大队长办公室打我,我被打掉四颗门牙昏死过去了。我醒来时要求给家里挂电话请律师,她们不允许,我就要跳楼自杀。她们看是不妙,就让我给我的大儿子挂电话就说请律师别的不行说。我给北京打工的大儿子挂通了电话,要他请律师。他去找李柏光,他那是还不是律师,他派李敦永律师给我代理。12月份李律师和我的大儿子付伟峰来到劳教所,就给5分钟时间见面,就让我在委托书上签字。案情不让我说。李律师到黑龙江省劳教委复议,作出的答复维持黑龙江农垦总局的劳动教养决定。我不服委托律师到法院起诉,到属地哈尔滨南岗区法院申请立案,南岗区法院不作任何书面答复,口头答复说把案件移交到黑龙江农垦中级法院审理,律师又到农垦中院要求立案审理,农垦中院到至今不给答复,口头答复说”“领导不让立案”。到至今无果。
    [2012-11-7 6:02:04] liudajie20100: 刘杰:我在劳教所里(四)
    
    我在劳教所里维权,每天在管教的打骂、显赫中度过,如果反抗就用各种酷刑,老虎凳、死人床、上大褂、用胶带把嘴封住不许喊,关进小号里后还得加刑期,管教比法院的法官权利大,法院也不准随意加刑期,最多的可加一年刑期。在齐齐哈尔劳教所里老学员作纸葫芦(就是端午节挂的纸葫芦)。年轻的学员挑牙签,(就是饭店用的牙签、筷子)任务量大完不成任务,不能吃饭、睡觉,有的连夜工作不睡觉。挑牙签一天三厢,完不成就加刑期一天,做葫芦每人一天1000个,必须完成完不成也同样加刑期。我的眼睛看不清东西,我不干,我说干活得给工钱,不给开工资,就是劳工,共产党还抓劳工吗?我不进劳教所不知道,在共产党的领导下还存在劳工制度50多年。超时超量超体力的劳动就是酷刑制度。我们被劳教人员没有经过法院审判,没有犯罪就是抓的劳工,侵犯了我们的人权。你们管教打骂学员就是违法违纪,国家公务员法是咋学的,管教根本不懂法。
    
    我在齐齐哈尔劳教所为全体学员葫芦粉中毒维权,我把消息透露给外面媒体,上面来查把齐齐哈尔劳教所女子队搞黄了,2008年5月14日把我们连夜偷偷送到哈尔滨黑龙江省女子戒毒所..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16002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刘杰:致黑龙江省委书记吉炳轩的公开信 (图)
·刘杰:致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刘杰:紧急呼吁黑龙江省委书记吉炳轩保护我人身安全 (图)
·辽宁省沈阳重残女刘杰申请执行难于上青天
·沈阳市法院惊天黑幕/下岗女工刘杰
·刘杰:国务院法制办不作为被迫起诉国务院(图)
·刘杰:国务院行政复议家住房被强拆牧场场地被抢(图)
·刘杰:举报最高人民法院枉法裁判罪(之一)
·刘杰:黑龙江农垦北大荒集团的暴政
·刘杰:致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江必新的第二封信
·刘杰:国务院行政不作为 温家宝总理当被告(图)
·刘杰日记四:我们农垦新农村建设是坑农建设
·“看今天晚上怎么收拾你”——万名伸冤冤民代表刘杰的劳教遭遇
· 刘杰-我的维权经历(图)
·刘杰:致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的公开信
·刘杰:致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公开信
·刘杰:谴责温家宝总理应该作为而不作为给信访人合法权益造成损害
·刘杰:致黑龙江省委书记吉炳轩的第四封信
·温家宝临门一脚足足轮上十年 李克强决定国务院法制办为刘杰作出裁定
·黑龙江维权人士刘杰被遣送回北安农场
·黑龙江刘杰:两会北京上访纪实
·黑龙江维权人士刘杰“两会”赶到北京上访
·世界人权日北京大规模遣送全国访民 哈尔滨刘杰被抓回
·刘杰案中案就第二次被抢劫举报王胜俊包庇贪污受贿枉法裁判(二)
·刘杰:致农垦总局局长书记隋风富控告信
·刘杰:举报王胜俊院长包庇审判人贪污受贿
·黑龙江老上访户付景江,刘杰夫妻:国内的司法和行政程序走完了,开始向联合国控告
·2011年黑龙江维权人士刘杰被遣返、软禁、欺骗记
·刘杰:不服劳教 控告黑龙江省副省长吕伟峰的举报信
·刘杰的第三代身份证被谁扣押至今
·吕维峰阻碍刘杰的问题 农垦公安局前往山里威胁
·孟建柱关注刘杰大姐被迫害问题
·刘杰:致黑龙江省委书记吉炳轩第二封控告信
·黑龙江维权人士刘杰致胡锦涛主席关于改善访民人权的建议书
·刘杰:致民政部发起对“久敬庄”组织机构信息公开申请书
·刘杰案:刍尧之见—有感刘杰获国务院法制办复议复印件
·刘杰大姐和刘杰小妹:历史再次把球传到温家宝的脚下/赵岩
·刘杰:政策再好黑龙江百姓也见不到阳光
·刘杰:政府违宪乱编的新词——非正常上访
·刘杰:我亲身经历的枉法判决
·中共外交形势空前严峻/刘杰先
·刘杰:知识分子为什么会失去良知
·刘杰:致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的举报信
·冤民领袖--刘杰
·任君平:岳飞死得真冤 刘杰被抓真冤
·李国涛:声援刘杰 谴责迫害 呼吁立即放人
·王德邦:上访路上的追杀——刘杰在齐齐哈尔市的遭遇
·王丹:记住李群和刘杰的名字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