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江苏灌云县:共产党如此邪恶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10月07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为纪念陆庄村抗暴维权十周年而作

    
    尊敬的世界各国政要、各媒体:
    
     我们是江苏省灌云县侍庄乡陆庄村村民,我们在无可奈何之下向你求助。我村共有3500余名村民,原有土地5522.9亩(含旱地、水地、园地、宅基地、企业建设用地、交通用地、水域等)。自古以来,我们都无忧无虑地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淳朴的乡村生活,然而,自2002年9月28日以来,这种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一、土地被野蛮非法霸占
    
     自2002年9月28日,县、乡、村各级“人民公仆”为了搞政绩工程和中饱私囊,打着“国家征地”的幌子,在没有批文、没有公告、没有征求农民意见、没有安置劳动力、补偿标准违法、没有解决农民后顾之忧等等情况下,采取各种卑鄙无耻的手段,非法霸占了我村及邻村(包括陆庄村、三合村、季窑村、占墩村、于庄村、郑庄村、方徐村、山前村、批墩村、王圩村等等)土地近80000亩,用于工业及商业开发(工业及商业开发不是公益事业,按照法律规定不能够动用国家征地权去征地)。
    
     二、明目张胆地违法、违规霸占土地搞永无边界限制的“开发区”
    
     在国家三令五申(比如《土地管理法》第六十三条、《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三十二条等)不得逼迫农民出租土地用于非农业建设的禁令下,灌云县仍然顶风违法,逼迫、欺骗农民将土地租给他们用于非农业建设。
     2003年12月28日,《连云港日报》竟然毫不避讳地报道了灌云县违法租用土地的事实。
    
    
     图1 《连云港日报》的报道
    江苏灌云县:共产党如此邪恶
    
     2006年1月24日灌云县县委、县政府下发的《中共灌云县委 灌云县人民政府关于鼓励投资的暂行规定》[灌发(2006)2号],竟然将所有权还属于我们集体所有的土地,以每亩地20000元的价格低价出卖给开发商!
    
     据国土资源部2006年11月15日《第十四批落实四至范围的开发区公告》(见下图)规定:我县开发区的面积仅为200公顷,即:3000亩。
    
    
     图2 国土资源部规定的灌云县开发区的四至范围及面积
    
    江苏灌云县:共产党如此邪恶


    
    
     而据2006年8月29日《今日灌云》报道:“县经济开发区建成区面积扩大到20平方公里”即:30000亩;2007年5月19日《今日灌云》也报道说:“开发区面积由2005年的7平方公里扩大到20平方公里”。
    
     图3 下两图是《今日灌云》报道的截止到2006年开发区的实际面积:
    
    江苏灌云县:共产党如此邪恶


    
     图4 到2006年开发区的实际面积
    
    江苏灌云县:共产党如此邪恶


    
     图5 2007年5月19报道的开发区的面积:
    
    江苏灌云县:共产党如此邪恶


    
     图6 2007年报道的开发区的面积
    
    江苏灌云县:共产党如此邪恶


    
     通过开发区公示的资料看,灌云开发区“总体规划面积”应当为60000亩,“已开发面积”为30000亩。这就意味着,灌云经济开发区目前的规模已经相当于“获得国家审批”规划面积的10倍。若按其总体规划来算,这个开发区的地盘将扩大20倍。(目前,西苑南路已经延伸到张洪河以南去了。)
    
     图7 开发区办公区的宣传牌(开发区总体规划40平方公里):
    
    江苏灌云县:共产党如此邪恶


    
     三、野蛮的暴力拆迁
    
     2010年1月,我村350多户村民祖祖辈辈居住的宅基地(性质为集体土地)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就被当作国有土地卖给“江苏恒仁置业有限公司”用于商品房开发(官方称为“县城2010-2号地块”)。自2010年3月,灌云县政府为了达到非法暴力拆迁我村的目的,先后采取了多种卑鄙无耻的暴力手段,对村民实施殴打、恐吓、株连、停电、断路、打砸……
    
     2010年9月2日,我村四组村民王芹因经不住暴力征地人员的野蛮行径而当着数百名“人民公仆”的面喝农药自杀身亡,那些“人民公仆”竟然眼睁睁地看着她任由她死去。直到此时,暴力拆迁才停了一阶段。
    江苏灌云县:共产党如此邪恶


    
    
     从2011年3月18日起,上述暴力拆迁活动以更加野蛮、更加疯狂的姿态出现了,侍庄乡拆迁别动队整日声嘶力竭地宣传着“依法拆迁、阳光拆迁、和谐拆迁” ,却史无前例地发明了“深夜拆迁、车轮战拆迁、逼迫拆迁、公安干警抓人拆迁、拳脚相加打人拆迁、秋后算账拆迁、株连拆迁、断电拆迁、断路拆迁、深夜人海包围各个击破逼迁、深夜棍棒打砸拆迁、头戴钢盔的一百多人深夜里同时扔黑砖头拆迁、深夜鞭炮骚扰拆迁、深夜挖掘机骚扰拆迁、逼签空白协议拆迁、逼迫停班拆迁、超长时间包围消耗战拆迁、深夜将耄耋老人从床上裹走拆迁、恐吓拆迁、到学校门口拦截并殴打送小孩的被拆迁户拆迁、深夜雇佣劳改释放犯(陆锡猛,被侍庄乡非法任命为村委会主任)动用高音喇叭狂呼乱叫威慑侮辱村民拆迁、用迷药迷翻被拆迁人拆迁”等等疯狂的拆迁非法,到了2011年5月13日,他们更是将这种疯狂发挥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他们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将我村七组村民陆增罗活活打死后又放火毁尸灭迹!!!(如下四张图)(至今没有抓捕任何凶手)
    
     图9 陆增罗被打死后又被放火毁尸灭迹
    
    江苏灌云县:共产党如此邪恶


    
    
     图10 着火时陆增罗所在的位置
    
    江苏灌云县:共产党如此邪恶


    
     图11 陆增罗死亡现场煤气罐被烧
    
    江苏灌云县:共产党如此邪恶


    
    
     图12 愤怒的村民砸坏了救护车的玻璃:
    
    江苏灌云县:共产党如此邪恶


    
     四“国家主人”竟然不如囚犯
    
     为了在上述被暴力拆迁的地块周围打围墙(到目前为止该地块内还有约20户村民没有拆迁完毕),2012年6月25日,侍庄乡乡长张乃鸿指使其属下厉进万雇佣地痞流氓、黑恶残疾人、妓女泼妇近200人,对参与护地的村民肆意殴打,村民陆继先、吴彩萍、陆金连、陆金洋(癌症病人)等人浑身上下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的,无奈的村民只有打110“有困难找警察”。侍庄派出所指导员孙从楼(手机号码:15150900772 )接警后也带着七八个警察去了现场,他们不但没有任何作为,而且伸长脖子看热闹……
    
     图13 村干部厉进万及流氓们在围攻陆金连:
    
    江苏灌云县:共产党如此邪恶


    
     图14 警察在看热闹
    
    江苏灌云县:共产党如此邪恶


    
     图15 癌症病人陆金洋被打,警察站在远处保持“中立”
    
    江苏灌云县:共产党如此邪恶


    
    
     图16 乡干部厉进万在殴打陆金连
    
    江苏灌云县:共产党如此邪恶


    
    
     图17 村民陆金连被打晕抬走
    
    江苏灌云县:共产党如此邪恶


    
    
     图18 警察任由流氓辱骂村民
    
    江苏灌云县:共产党如此邪恶


    
    
     图19 灌云特警的本事为何不用在钓鱼岛?
    
    江苏灌云县:共产党如此邪恶


    
     图20 下图中走在前面的三个人从左至右分别是流氓小混混、厉进万、警察
    
    江苏灌云县:共产党如此邪恶


    
    
     那一天村民们没有阻挡住施工,转而采取下策——趁着夜晚将他们砌好的墙头偷偷地推倒。
    
     为了达到非法施工的目的,乡长张乃鸿指使相关人员在该施工地段大约200米长的范围内埋下了八根水泥杆,在上面装设了八个摄像头,用于抓摄护地村民“违法犯罪”的证据。
    
     2012年7月31日,自以为准备工作做得非常充分的张乃鸿再次致使厉进万雇佣地痞流氓、黑恶残疾人、妓女泼妇到该地块强行施工,这一次遭到了村民们有准备的顽强抵抗,村民们不顾被摄像头抓到“违法犯罪”证据的危险,手拿棍棒与他们对打,村民陆习佗(15950768898)被对方打得头破血流;村民吴彩萍(13115135806)被对方用毒气喷射后失去知觉,被七八个流氓按在地上拳打脚踢;年近七十的村民陈秀梅被打得昏死过去;八十多岁的村民陆继先也被按在地上踢打……
    
     陆习佗被打得满脸是血后,仍然和他们拚命,那帮流氓可能也是怕出大事,纷纷后退,村民们则是越战越勇,拚命挥动手中的棍棒向前冲,吓得那帮地痞流氓抱头鼠窜,四散而逃。那些来不及逃走的残疾恶人则被村民们抓到了几个并被交给了姗姗来迟的“人民警察”(村民们打了110报警)。
    
     图21 流氓同志们,为了党国的利益,冲啊!!
    
    江苏灌云县:共产党如此邪恶


    
    
     图22 村民陆习佗被打得头破血流
    
    江苏灌云县:共产党如此邪恶


    
    
     图23 村民陆习佗被打得头破血流
    
    江苏灌云县:共产党如此邪恶


    
     图24 村民陈秀梅被打住院
    
    江苏灌云县:共产党如此邪恶


    
    
    
     至今,这些恶人不但没有得到惩罚,相反,“人民警察”则在仔细调看那一天施工现场的录像,试图寻找村民们“违法犯罪”的蛛丝马迹。
    
     乡长张乃鸿见屡次施工不成,气得咬牙切齿地破口大骂:“这帮刁民太可恶了,我宁可把钱花在雇佣黑社会和截访上,也绝不让这帮刁民得到一分钱的好处!”有个开发商向张乃鸿提出:“张乡长,能不能让我们私下找没有拆迁的被拆迁户做做工作,多给点钱不就把工作做了吗?”张乃鸿火冒三丈地指着开发商说:“你们直接找被拆迁户去做工作,那我们乡政府能赚个屁钱啊,我们乡政府也没有其它收入,就指望在这次拆迁中赚点好处呢!你们插手了,我们的日子怎么过啊?”开发商吓得没敢再言语。
    
     接着,张乃鸿指使有关人员在施工现场增加摄像头的数量,由原先的八个摄像头一下子增加到了二十二个!!
    
     图25-1 下面这根电线杆上竟然装了4个摄像头:
    
    江苏灌云县:共产党如此邪恶


    
    
     图25-2 下面这根电线杆上也装了4个摄像头
    
    江苏灌云县:共产党如此邪恶


    
     图25-3 下面这根杆子上装了3个摄像头:
    
    江苏灌云县:共产党如此邪恶


    
     我的老天啊,200米长的距离内竟然安装了二十二个摄像头,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啊,你把人民当成什么来看待了?!我们不妨来看一下灌云县看守所和行政拘留所周围的高墙上安装的摄像头数量,我们围着周长大约600米的灌云县看守所和行政拘留所的四周围墙上仔仔细细地搜寻了八十遍,好不容易才在灌云县看守所的西南角发现了一个摄像头!
    
     图26 灌云县拘留所正门
    
    江苏灌云县:共产党如此邪恶


    
    
     图27 灌云县看守所正门
    
    江苏灌云县:共产党如此邪恶


    
    
     图28-1 灌云县看守所西门
    
    江苏灌云县:共产党如此邪恶


    
     图28-2 灌云县看守所西门
    
    江苏灌云县:共产党如此邪恶


    
    
     图29 看守所西南角仅有的一个摄像头:
    
    江苏灌云县:共产党如此邪恶


    
    
     人民,从1949年10月1日就当家作主“从此站起来了”国家主人,竟然连违法犯罪的囚犯都不如!这就是共产党口口声声宣传的“和谐社会”、“法治社会”、“盛世”?
    目前,由于处于“十八大”前夕,以张乃鸿为首的侍庄乡拆迁别动队暂时有所顾忌而蛰伏着,他们整日散布着“等十八大一过,首先要把某几个人抓起来,然后一鼓作气,将陆庄这帮刁民打得满地找牙,打死一个最多就是赔点小钱而已。”张乃鸿甚至在背地里恶毒地咒骂:“共产党开他妈什么‘十八大’啊,走走形式而已。共产党的‘十八大’耽误了我们很多事情,这个会就是我们这些想干大事的人的追悼会啊!!”
    
     五、堂堂乡长是杀人凶手、超级大骗子?
    
     提起侍庄乡乡长张乃鸿(手机号码:13815679076),侍庄乡的老百姓没有不对其恨之入骨的。这个人,表面上看起来还算温文尔雅,但是,谁要是指望他办事情,那就大错特错了,他能骗的你晕头转向、两眼昏花、六神无主。
    
     (一)乡长张乃鸿是杀人凶手?
    
     2011年5月13日,陆庄村七组村民陆增罗在自家屋内被侍庄乡拆迁别动队成员付其成(时任侍庄乡副书记)、孙运军(时任侍庄村支部书记)等人在光天化日之下活活打死后又被放火毁尸灭迹,侍庄乡政府一边在灌云县政府网站上造谣说“陆增罗是自己点燃汽油自焚的”,一边又通宵达旦地采取车轮战术逼迫他的家属“解决问题”从而达到捂盖子的目的。5月17日,口口声声栽赃陆增罗是自焚的、自己没有任何过错的侍庄乡乡长张乃鸿竟然没有经过主人——纳税人同意,随意动用纳税人的钱160万元,将陆增罗的家属封口了。张乃鸿将自己的大名也堂而皇之地签在了关于陆增罗死亡的赔偿《协议书》上,张乃鸿先生为了显示自己为党、为国而殚精竭虑的苦心,专门特别注明了《协议书》的签订时间为“2011年5月17日凌晨2点”。
    
     图30 张乃鸿在陆增罗死亡现场:
    
    江苏灌云县:共产党如此邪恶


    
    
     图31 侍庄乡乡长张乃鸿与公安局副局长徐成在陆增罗死亡现场:
    
    江苏灌云县:共产党如此邪恶


    
     图32-1 陆增罗死亡赔偿《协议书》(第一页)
    
    江苏灌云县:共产党如此邪恶


    
     图32-2 陆增罗死亡赔偿《协议书》(第二页)
    
    江苏灌云县:共产党如此邪恶


    
     凌晨2点,正是一般人进入甜美梦乡的时刻,而死者陆增罗的家人不光要承受失去亲人的痛苦,还要不得不应对着“人民公仆们”你来我往的车轮战的煎熬。
    
     从陆增罗死亡赔偿的《协议书》上看,给付陆增罗家的费用共计160万元,内含“陆增罗的死亡补偿金、丧葬费、亲属的精神损害抚慰金……”人们不禁要问:你侍庄乡口口声声说“陆增罗是自己点燃汽油自焚的”,为什么又给付人家160万元的费用?并要求人家“领取款项后不得以此事为由进行相关民事、行政等诉讼,不得以此事的相关事项为由进行上访、信访。”而且要求“本协议甲乙双方均不得复印、传播。”你侍庄乡既然与陆增罗的死亡一事无关,为什么这么害怕人家去诉讼、上访?还不准人家复印、传播协议书。这是否有“此地无银三百两”之嫌?陆增罗既然是“自己点燃汽油自焚的”,与你张乃鸿又有何关系?你张乃鸿竟然为此事废寝忘食日夜操劳纠缠了人家五天,直到“2011年5月17日凌晨2点”才好不容易签订了这份《协议书》!难道你张乃鸿就是杀人凶手或者与杀人凶手有着割舍不掉的关系?
    
     一句话说白了:陆增罗就是被拆迁人员打死后又被拆迁人员放火毁尸灭迹的,张乃鸿就是直接或间接的杀人凶手!!!
    
     (二)超级大骗子张乃鸿。
    
     张乃鸿对付“刁民”(“刁官”口中的习惯用语)和欺骗上级领导是非常有办法的,他惯用的手法就是哄骗。哪个老百姓只要有问题找到他,他总是满口答应,要在几天几天内把这事给办了,他说话时活灵活现、脸不变色心不跳的,一般老百姓受传统中华美德的影响,认为堂堂一乡之长能说假话吗?非常容易就信以为真了。过了一段时间,再去找张乃鸿,他会说这几天特别忙,暂时没时间,你再等几天,然后又允诺几天几天解决问题……就这样,三拖两拖,就将你拖得有皮没毛、筋疲力尽、焦头烂额。有的人被拖得生气了,他就会耍无赖:你有本事告去。你要是稍微态度不好,他就会威胁你:“你是不是想进学习班、拘留所了?”有的“刁民”实在忍受不了张乃鸿的无休止的欺骗,他们又会跑去上访,难免有时上级领导会问起这事,他都会欺骗上级领导说这个“刁民”的问题已经解决了,这个“刁民”完全是无理取闹。
    
     仅举几个例子,说明一下问题:
    
     1、任华(手机号码:15366681302),侍庄乡瓦房村三组村民,仅仅因为一米多宽的宅基地问题而与村集体发生了纠纷。就这一点点屁大点的问题,上访到了张乃鸿这里,张乃鸿一开始的时候话说的非常好听,承诺多少天之内一定解决,可是,他就是光打雷不下雨,以乡政府的名义下了很多份前后不一的空头文件,就是不予执行,这一拖就是四五年时间,最后任华实在是没办法,又跑去上访,结果被县信访局驻京办主任丁占波派人打得青一块紫一块的……
    
     图33 任华被打
    
    江苏灌云县:共产党如此邪恶


    
    
     2、李志勇,侍庄乡三合村三组人。2007年李志勇因为拆迁后没有对其安置,多次找张乃鸿解决问题,张乃鸿也是采取上述方法欺骗李志勇五年时间,没有给他解决任何问题,李志勇最后气得破口大骂:“张乃鸿你个狗日的不得好死!”
    
     3、陆庆梅(手机号码:13851223238),侍庄乡陆庄村十组人。2003年5月陆庆梅因反对非法征地而去上访,被以“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罪”判刑五年,陆庆梅多次要求依法解决问题,她的问题甚至引起了县长陆永军的“亲切关注”,到现在她的问题一直是悬而未决。
    
     4、为了非法霸占侍庄乡陆庄村七组村民陆庆占(手机号码:15050918212)家的土地,2012年7月14日,张乃鸿亲口对陆庆占承诺:“你只要答应土地给我们用,保证在一个星期内解决你家的问题,如果不解决,叫我张乃鸿断子绝孙”。结果,陆庆占的土地被用了以后,张乃鸿不顾“断子绝孙”的危险,翻脸不认人,叫陆庆占爱到哪里上访就到哪里上访,陆庆占气得咬牙切齿……
    
     六、康居工程却变成了害民工程
    
     陆庄村的土地被非法霸占、房屋被非法暴力拆迁后,乡里原先准备将陆庄村瓜分安置到其他村,经过陆庄村大多数党员、村民的奋力抗争,乡村两级“公仆”最终同意将村民们安置在现在的陆庄小区位置。
    
     全心全意为人民币服务的乡村两级“公仆”时刻牢记自己的宗旨,先是不顾广大党员、村民的强烈反对将陆庄小区的工程不通过招标,违法、违规强行将该工程承包给自己的亲属干。这些包工头偷工减料,干出了豆腐渣式的劣质工程,很多户二楼的现浇面的墙角处都出现了裂缝,现浇面的中心部分像张开的渔网一样自然下垂。而“公仆们”通过这个工程捞取了大量的好处。
    
     党员、村民非常气愤,纷纷要求乡里任命的村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下台并查他们的账目,乡里迫于无奈,只好查账,到最后虽然也抓捕了村支部书记和村委会主任,但是,他们究竟贪污了多少钱、贪污的钱弄哪里去了,至今还是机密。
    
     经过上述事件后,党员、村民们纷纷强烈要求乡里将宅基地划给他们,由他们自家盖房子。乡村干部没办法,只有同意了村民们的要求,但是,乡村干部始终不会忘记自己的宗旨(为人民币服务),他们不开村民大会讨论,直接将村民们的土地以每亩两万多元的价格非法霸占后,他们先将该地块的“肥肉”(靠近交通要道的地方)割去高价卖给开发商谋取暴利,再将剩余部分以每亩二十三万元(每份宅基地六万元)的价格卖给村民盖房子,美其名曰“基础设施配套费”;如果有哪户村民不交该费用,便不让该村民盖房子(根据国家有关规定,此笔款项性质为乱收费,应该退还给村民)。
    
     “公仆们”收取了村民们的费用后,根本没有好好地为村民服务,他们办事拖拉,敷衍了事,导致很多村民受到了不应有的伤害。比如:村民陆家进的老婆因陆庄小区内的道路迟迟没有弄好,一不小心竟然将腿摔断成三段,花了一万多元的冤枉钱,此事发生后,求爷爷、拜奶奶甚至找电视台曝光都无人过问!
    
     然而,就是这样的安置小区,2010年3月竟然获得了中共连云港市委、连云港市人民政府颁发的“2009年度康居示范村创建推进奖”(奖牌见下图)!!
    
     图34 陆庄小区获得的奖牌
    
    江苏灌云县:共产党如此邪恶


    
     六、恶果
    
     灌云县肆无忌惮地非法征地、暴力拆迁,给广大的农民带来了无尽的苦难,原来的农民现在都变成了无地、无工作、无低保、无生活来源、无社会保障的“五无人员”;依法维权的村民有无数人被抓,仅在陆庄村,先后被非法判刑的人员有陆庆梅(13851223238)、陆习佗(15950768898)、陆习生、陆庆四、陆庆周(13151727009)、陆效忠、陆习军、陆习忠(13961337261)等八个人;癌症病人陆金洋(13961356759)赴京看病竟然被以“欲上访”这种千古莫须有的罪名枉法劳教一年且起诉了也不给任何答复;村民陆金洋、陆增华(13961351185)、魏星、孙军、陆庆梅、陆加新、陆效书、陆效志、陆效林、陆庆太、王余梅、陆毅宝(初中学生,15岁)、嵇文英(女,74岁)等人先后被强制送进渣滓洞式的“三个讲清楚”学习班进行野蛮的摧残;村民陆金洋、陆金万(66岁)、陆增华、杜怀英等无数人先后被枉法拘留……
    
     而杀人凶手付其成、刘先仙、孙运军等人不但没有受到惩罚,而且官运亨通;以殴打妇女(先后有吴承桃、陶立红、徐井花等人被打)而成名的“打人专家”邹平齐则从司法所副所长高升为组织委员,成了张乃鸿的座上宾!!
    
     按照常理,越开发、越发展,政府的日子应该越好过,但现实情况却恰恰相反,灌云县政府的财政状况却是捉襟见肘,干什么事情用钱都是紧巴巴的,就连2012年9月10日举行的“建县一百周年大庆”也要动用公安局及各派出所向各单位、各开发商以绑架的方式勒索钱财。先后被绑架勒索的开发商有:
    
     四队镇:朱大江(18352129658) 40万元 未开票;
     徐其良(13151728859)25万 未开票;
     小伊乡:王长井(13151373701) 7万 未开票;
     董志良,上交20万现金,未开票。电话:15189041858
     马红军,上交6万现金,未开票。电话:15151230888
     董志洋,上交4万现金,未开票。
     戚小刚,上交3万现金,未开票。电话:15862900766
     小二牛(大名不清),上交现金5万,未开票。电话:18262768605
     刘佳燕,上交10万现金,未开票
     陈立根、黄成芳夫妇 15万 联系电话:15715120070
     图河乡:王中军 (18795541999) 20万元, 未开票;
     严仁波,被拘留10天。缴纳20万,未开票。电话:15961355336
     朱军,缴纳现金14万,未开票。电话:15195723666
     吉立华,上交现金9万,未开票。电话:13675266188
     范宝华,上交现金5万,未开票。电话:15996107888
     赵井翠 上交5万元现金,未开票,五千元保证金,现被取保候审。
     被绑架勒索的开发商还有:
     戚洪成(13951491658);金额不详
     陈立根(15715120070);金额不详
     黄成芳 金额不详
     圩丰乡徐某 金额不详
     四队的“二强兵”(138156701199),金额不详
     吴德军,金额不详
     圩丰的朱红军、小伊的董超因未向公安缴纳现金,传被网上通缉。
     灌云县公安局收款人薛霜的电话:13851221499
    
     据不完全统计,灌云公安本次数月绑架行动中,非法勒索人民币近千万元。
    
     我们实在不明白:农民的土地被低价(每亩2万元左右)霸占后被非法卖掉近80000亩,每亩地平均卖出价格照50万元计算(有的能卖出120万元),80000亩×50万元/亩=400亿元;再加上开发商缴纳的各种税费以及其他各种收入,这些钱到底弄哪里去了?
    
     尊敬的领导,作为中国人,说我们不爱国那完全是腐败分子别有用心的污蔑。但是,像这种全心全意为人民币服务的党国、为了剥夺人民合法权益而不择手段的党国官员、这种比日本鬼子还要凶恶的“人民公仆”,您叫我如何去爱他?
    
     请求您们在百忙之余向我们伸出援助之手,救我们于水深火热之中。非常感谢。
    
     江苏省灌云县侍庄乡陆庄村村民
    
     (敬上)
    
     二〇一二年九月二十八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54194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江苏灌云县继续动用黑社会迫害人民/任华 (图)
·江苏灌云县:押金被挪用,百姓讨要难 (图)
·江苏灌云县:政府该不该依法 百姓要不要生活 (图)
·江苏灌云遭暴力强拆圈地的农民致邓质方张海迪等呼吁书 (图)
·江苏灌云再掀黑夜强征暴拆行动 村民黑夜轮流值班 (图)
·江苏省灌云县伊山镇暗无天日/周开前
·令人惊心动魂的“学习班”/灌云县陆庆梅 (图)
·江苏灌云县:招干18年,苦干18年,为人搞保障,自己没保障
·江苏灌云:屁大点事情都不愿解决/孙洋、任华
·灌云副县长称打砸强拆手段是文明(闻名)的 (图)
·对江苏省灌云县人民法院的控告(4)
·对江苏省灌云县人民法院的控告(3)
·对江苏省灌云县人民法院的控告(2)/陆庆周
·对江苏省灌云县人民法院的控告 (图)
·江苏灌云拆迁部队强拆抬人 指挥官员凶神恶煞镜头首次曝光
·江苏省灌云县:共产党员向李洪志求救 (图)
·江苏灌云:一个老百姓的漫漫上访路 (图)
·关于江苏灌云县下车乡原党委书记李祥克扣贪污的举报 (图)
·江苏灌云县拆迁拆疯了
·温相十年:国侮院管不住灌云乡县政府毁千亩良田 (图)
·贫困县灌云天价邀董卿捧百年寿辰 索马里公安抬财神 (图)
·江苏灌云陆庄遭强拆 多名抗争村民被殴打
·江苏灌云政府雇佣军施毒抢劫 外界声援村民保家护地
·江苏灌云县侍庄乡政府官员为何如此冷酷?
·周克华劫银行遭三省围捕 灌云7.31抢农民宅基无人问津
·中共灌云当局强行征地雇佣军猥亵护地村姑照片曝光
·江苏灌云镇压护地农民 放毒气施日军暴行
·江苏灌云官员十万元雇刃民军队征地 引发流血冲突
·江苏灌云县:共产党就是黑社会?
·江苏灌云官员乘启东乱局快速强征 致群斗杀声震天
·百年灌云群魔再压城 书写新版浣溪沙
·江苏灌云暴力强征人神共愤 雷电轰击监控
·百年灌云丑剧百出 现李庄藏头诗翻版 千元抢宅基
·江苏教育电视台“采访”灌云陆庄 疑官方直接参与镇压农民
·江苏灌云县:警察、黑社会、泼妇、残疾恶人合伙强占土地
·江苏灌云官匪上演双簧 镇压护地农民致三人伤
·江苏灌云农民保家护地进行中
·江苏灌云县:五毒俱全人员夜袭大陆庄向“十八大”献礼
·为了忘却的纪念——献给灌云5.13暴力强拆遇害者半周年 (图)
·江苏省灌云县的大局究竟是什么? (图)
·陆金洋:关于请求查处灌云黑社会的申请(图)
·毛骨悚然的“三个讲清楚”学习班/连云港市灌云县 陆金洋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